第四章 尋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夫人身邊的大丫鬟紅玉拿了不少的好東西過來,蔡萍從里面挑出一件淺綠色的褂子,把安悅拉到身邊,“你試試,把這件套在外面。”衣服是全新的,蔡萍越看越滿意,又給安悅頭上插上一朵閃閃的小花簪子。看上去既俏皮又可愛。

    安悅也很開心,把桌上蓮花簪子給娘親帶在了頭上,“娘親,很美。”

    蔡萍笑笑,把剩下的東西都賞了下去。讓下人們在新年里也有個盼頭,可以打扮一番。芍藥愛不釋手的看著手上的鐲子,眼睛都貼到上面去了。

    紅玉又出現在門口,這讓她們有點奇怪。這不是剛剛才送了東西過來了嗎。紅玉道,“悅姐兒,大夫人讓你去她房里一趟。”曹萍看了她一會兒,把安悅的小手一拉,示意她跟她一起去。

    安悅揚起頭,“娘親,你不能出去吹風的。我同紅玉姐姐去就好了。”

    蔡萍替她系好帽子的帶子,摸摸她的頭,“沒事的,娘親多穿一點就可以了。”

    大夫人屋里正烤著火,一群人圍成一圈。柳眉一家,幾個小孩子,就連老夫人也湊熱鬧喝著茶。特別難得的是大老爺也回來了,還把米店的管事劉能也喊了過來。桌上既有茶又有酒,還有果盤和在火爐上炙烤的羊腿。

    見到安悅同蔡萍進了門。

    “弟妹跟悅兒都來了啊。”大夫人臉上露出了難得喜氣,示意安悅跟娘親過來坐。兩人都入了座,安悅右邊坐的大夫人,左邊坐的劉能,這讓她有些不舒服。

    大夫人瞥了一眼道,“弟妹怎么坐在那里,快過來,讓悅兒跟孩子們坐去。”蔡萍扭捏的起了身同安悅換了座位。

    劉能是個粗人,坑肯吃苦心眼好。雖然因為家里窮一直沒有娶妻。但對安家十分忠心,辦起事情來也相當可靠的。

    大老爺端起酒杯來,“來來,劉能,敬你一杯。米店能有今天,有你的一份功勞啊。”大夫人也點點頭,讓身旁的丫鬟把羊腿上一大塊肉割了下來,放進劉能面前的盤里。

    被這么一說,他倒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了。臉紅的像熟了的蝦子,“不敢擔,不敢擔……”一直含糊說著。

    安悅注意觀察著,忽然頭發一痛。再一回頭,張嚴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溜到了她身后,惡狠狠的盯著她。

    “你敢告狀,我就打你!”揮揮拳頭。一副威脅的模樣。

    柳眉注意到了這一幕,“張嚴!”喊了一聲。張嚴頓時嚇得手一抖,趕緊老老實實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安悅再次看過去,娘親已經在同劉能敬酒了。

    蔡萍本來不想跟一個外人敬的,可是大夫人說的她不能不敬了。眼神微斂,蔡萍抿了一小口,只覺得肚子火辣辣的。

    大夫人笑著道,“這劉能為米店做事這么多年,相當于半個安家人了。就是啊,這娶妻的事情一直沒能解決。阿眉,你有沒有可以介紹的啊。”

    柳眉只覺得莫名其妙,自己身邊怎么會有這樣的女子。再說即使有,誰又會看得上這么個大老粗呢。

    大夫人一直用眼神打量著蔡萍。

    安悅看的心底一跳,頓時有了不好的猜想。從凳子上跳了下去,跑到娘親身邊,拉著她的手,“娘親娘親,悅兒肚子不舒服,想回去了。”

    蔡萍有些猶豫的看著大夫人。

    大夫人沒法,只得道,“那弟妹就領著悅兒趕緊回去吧。”等到她們娘倆一離開。大夫人就對劉能問道,“怎么樣?”

    劉能紅著臉,但笑不語。

    安悅牽著娘親的手,心里百轉千回。沒想到大夫人還有這么一出,感情是想把娘親介紹給那個粗人啊。可是,抬眼看看娘親。

    接下披風,抖了抖身上的雪。房內燒起了碳,瞬間暖和起來。倩兒又把燒熱的茶壺端了進來。手里捧著茶杯,身子暖了一些。

    眼神瞥到窗外,在記憶中,這場雪似乎會下的格外的長。

    “悅兒怎么了?娘親總感覺你有心事似的。”蔡萍把這些天自己內心的感覺說了出來。

    收回視線,對著娘親關心的眼。安悅緩緩開口,“娘親,我最近做了一個夢,真的好真實好真實啊……”

    她把上輩子自己所遭受的一切當做一個夢講了一遍。在娘親離去后,自己所遭受冰冷待遇。以及后來被夫君休了回到安府,到后來甚至被逐出了安家。安悅眼底淚光點點,“娘親,我好怕啊,娘親……”

    蔡萍聽完后,心里也是一片震驚。怎么會,怎么會,安慰的拍拍她的后背,“悅兒不怕不怕,不會的,不會這樣的……”

    安悅抬起眼,反問道,“真的嗎?娘親,真的不會嗎?”

    蔡萍心里一抽,真的不會嗎,她也在心里問著自己,安家的那些真的不會這樣對她的悅兒嗎。忽然想到什么,這種事情,他們怎么會做不出來。心里越發的悲傷了,揪著手帕咳嗽起來。

    安悅心底一硬,她這么做,不過是想讓娘親認清事實。能夠變得堅強起來。不要相信大夫人的話。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娘親肯定有一部分財產在大夫人手上。而那個時候她的言辭是自己根本沒有從她家那里拿過一分錢。這么些年來都是看在親人的面子上,無償的收養她。

    “娘親。”握住了那雙很難熱和起來的雙手,“我們不能靠他們了,我們只能靠自己的。”眼底滿是認真,一種不符合她這個年紀的成熟。

    蔡萍震愣了會兒,她沒想到一直木訥膽小的女兒會說出這種話。她忽然發覺,有些不懂眼前的小女孩兒了。

    安悅接著說道,“娘親,我知道,你很詫異我的轉變。你一直把我當做一個小女孩,覺得我很弱小需要人保護。可是,悅兒懂了,悅兒已經懂得許多了。不要再把悅兒當做小孩子了。”

    蔡萍驚異之余是欣慰,點點頭。摸摸她的頭,“恩,恩。悅兒是大孩子了。”

    安悅對著她開心的笑著。

    午睡的時候,安悅一直都沒睡著。她一直想著大夫人要跟娘親和劉能做媒的事情。雖然劉能人不錯,可他畢竟是安家的下人。如果真的成了,那么娘親的身份就變得尷尬了,而且娘親也不會答應的。萬一……安悅心底越發擔心起來。不停想著辦法。

    從床上起身,偷偷溜了出去。院子里還下著飄飄灑灑的大雪。安悅沒有穿披風,雪花偶爾鉆進脖子里,癢癢的涼涼的。

    溜到了后門,瞥見熟悉的身影。

    “陳嬤嬤!”大聲一叫,嚇得前面手上挎著籃子的藍襖婆子身子一顫。回過頭來,“哎喲,小祖宗哦,突然嚇我干嘛?”

    安悅嬉笑的跑到她身邊,“陳嬤嬤,我想出去買點東西,你可不可以帶我出去啊。”

    “這可不行……”趕緊搖頭,要是讓大夫人知道了還了得。

    揪住她的衣角,“求你嘛,陳嬤嬤,你人最好了,求你啦……”

    陳嬤嬤沒法,只好答應了。給了她一個草帽讓她帶上。路過門口的林老頭的時候,就假稱是跟著一同來的小石子,小石子是她的外孫,在安家做幫工。

    “謝謝你拉,陳嬤嬤,記得到時候在街口等我,把我帶進去就可以了。”

    “誒誒……”陳嬤嬤正要說些什么,安悅已經交代完后溜之大吉了。

    憑著上一世的記憶,安悅走在街頭。兩邊皆是做生意的小販,紅紅的冰糖葫蘆,熱騰騰的包子,似乎都在挑起路人的食欲。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安悅決定了,現在她要去找她的父親,安家的二老爺安致遠,原本是一讀書的秀才,據說還才情不錯。只是戀上了一個伶人。

    老夫人愛看戲,總是把戲班子請到府上聽戲。而這個時候,他有才多情的爹,邊戀上了那個扮演杜十娘的女子,為她,跟家里決裂,放下自己的身份地位。同她一起去過苦日子。

    安悅走過幾條街,忽然注意到前面的吵鬧聲。

    一群看熱鬧的人圍在一起。

    一個胖胖的女子指著一個柔弱的女子道,“你們瞧瞧,這狐媚子不要臉,勾引我家夫君。都過來看看啊!”似乎要昭告天下。

    柔弱的女子一身粗布衣裳,低著頭,低聲辯解道,“我沒有,是雷公子要調戲我。”

    “放屁!”胖女子氣的跳到她跟前,一把揪住她的領子,“臭狐貍精,你以為我不認識你,你不就是前面唱戲班子的小賤人嗎,聽說你勾引了別人的夫君不算,居然還想勾引我夫君。”旁邊一個被揍得眼睛紅腫的男子大聲喊道,“沒錯沒錯,就是她勾引我的。”

    女子淚水漣漣,一下子被胖女子一推,坐在了地上。

    “還賣什么字畫,我看,也不是什么正經東西,我給你全砸了!”說著就把攤子一翻,開始用腳踩,用手撕。

    “不要,不要!”女子嚇得趕緊爬過去,用手抱住她,卻被用力踩了幾腳,“求求你了,不要……”女子可憐兮兮的哀求著。

    安悅看著這一幕,良久無語。這個女子,她認識,她就是扮過杜十娘的女子,羅傾,也就是她爹如今妻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04599_80_804-m
鳳門嫡女
作者 意千重
  她,天命之女,身份尊貴,卻被堂姐幽禁六年,毀了容貌,奪了身份,家破人亡血干而死。   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