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地下室選武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吃完早飯,天九盛帶著一家人來到屋后一片竹林,來到竹林的西北角一處。他站著隔空將竹葉卷成了一個圓球懸浮在空中,一塊光亮的鐵板呈現在眾人眼前,鐵板上還烙印著一個天字。

    “哇,這是鐵嗎?風吹雨淋的,怎么都沒有生銹?”天素問道。

    “別啰嗦了,我們先下去!”天九盛右手隔空對著鐵板,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鐵板移開。

    天九盛拿出火折子,天素欠著身體,望著那個黑暗的洞口,問道:“這是地洞嗎?我們要進地洞?”

    天九盛扯出笑容說道:“你就不能說得好聽一點嗎?地下室!”

    天素心不在焉地說道:“好吧,好吧,我們快點進地洞!”

    “地下室!”天九盛微微不耐煩地糾正道。

    在天九盛的帶領下,借著星星之火,大家走下狹長的石階,穿過黑暗的甬道,左轉之后繼續摸索前進,最后在一扇石門前面停住了。

    “天旭,你過來!”天九盛招呼他上前。

    天九盛忽然掏出一把利刀,還沒等天旭反應過來,他的左手手掌已經被劃了一道口子。還沒等天旭感覺到疼痛,天九盛已經抓著他的手拍到了石門上。

    想必開石門也需要血祭!

    天九盛一言不發,天旭和天素都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盯著石門,滿心期待石門洞開的剎那。

    等待許久,石門一直沒有被打開!

    “爹,石門怎么還沒有打開?”天素顯然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天九盛閉目回答道:“我還沒有開始!”

    “那,那……”天旭顯得有些躊躇,不過還是問了:“那爹你剛剛割我的手干嘛?”

    天九盛解釋道:“這扇石門吸了你的血,從今以后,你就能打開這扇石門了,你也要擔起守護石門的責任!”

    天旭心頭,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油然而生。

    “可是,這石門我該怎么打開呢?”天旭問道。

    “和石門溝通!”

    天旭無奈地說道:“太抽象了!”

    “很簡單,對著石門三跪九拜,再用流過血的手拍打石門九次,接著聚氣凝神,用念力即可打開了!”天九盛解釋道。

    “爹,這么簡單,要是別人知道這個方法那也打得開了啊!”天素說道。

    “所以不能讓別人知道!”天九盛回答道。

    天素催促道:“哥哥,趕快試一試!”

    天旭站到石門前,一番開門儀式之后,石門巋然不動。

    天九盛微微皺眉,這怎么可能呢?“你再試試!”他吩咐道。

    天旭咬牙繼續,家人都看著,再不打開就有負眾望了。

    天九盛仔細觀察著兒子的舉動,搖搖頭制止了他,說道:“你念力不夠,需要再加把勁,完全靜下來,心無旁騖,消去自己的氣息,使自身的存在感更加薄弱!”

    天旭回頭望了望,大家似乎都在鼓勵他。他吸了口氣,集中念力,一瞬間石門轉動,門竟然開了。

    “我竟然做到了!”

    天素眼睛瞪得老大,不過不是因為天旭把石門打開了,而是石門里面的一切讓她目瞪口呆。她的眼神直接將天旭過濾掉了。

    天旭見妹妹驚訝至此,也回過頭去,他的表情更加夸張,瞠目結舌,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

    這簡直就是地下宮殿,宮殿的占地面積大概是天家地面房舍的五倍,四壁金光晃人眼,明鏡高懸似青天,真是亮堂堂一片。

    石室的左手邊是各種武器;右手邊是生命力頑強的植物,在這樣的地下室里竟然還能茁壯成長。

    迎面立著兩根大石柱,石柱上面雕刻的圖騰精致到繁瑣,特別是石柱上面的金龍,金鱗金甲,活靈活現,頗有躍躍欲飛之勢。

    天旭問道:“爹,石柱之間怎么還浮著五個人啊?”

    天素正在欣賞這里奢華的裝潢,聽哥哥這樣一說才注意到兩根石柱頂部五個白發垂髫的老者正在打坐,他們圍成一圈,一動不動,好像根本就沒有發現有人進來。

    天九盛解釋道:“他們是你爺爺,二爺爺……”

    不知道為什么,天旭似乎對這五個老者十分感興趣,耳朵也轟鳴作響,完全沒有聽進去父親的解釋,他像受到咒語的牽引一般,不自覺地走上前去。

    爺爺?他們不是已經死去了嗎?死了那么久的人不應該是一堆白骨嗎?他們怎么還會有肉,還能浮在空氣中?天素百思不得其解。

    天素急切問道:“爹,爺爺們不是都死了嗎?”

    天九盛望了一眼頭頂,說道:“他們差不多是死了。”

    “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差不多是死了究竟是何死亡狀態。”天素問道。

    “他們五人合力使出強大的法力,將自己封印在了他們現在所處的空間,我們沒法到他們的空間去,他們現在也沒有辦法到我們的空間中來。雖然沒有死,但是跟死了一樣,只能一直這樣打坐。”

    天素撓撓頭,這些明顯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圍,她接著問道:“為什么不自然死亡呢?自己封印之后活不活,死不死的。”

    “以后你們就知道了!”

    “等待宿命的安排!”天旭忽然回過頭來笑著說道:“他們說的,他們說將自己封印是要等待宿命的安排!”

    “你就在那里胡謅吧,我們都沒有聽到!”天素咯咯直笑。

    天旭趕緊解釋道:“我沒有胡謅,爺爺們說的,我剛剛走到他們下面的時候就聽到這樣的聲音了!他們還說只要宿命的時刻再次到來,他們就能活過來,然后再次進入到我們的空間,完成他們的使命。”

    天素指著天旭說道:“你出現幻聽了吧!”

    幻聽?天旭頓時傻眼,撇著嘴無奈地望著大家。

    不過父母卻沒有急于否定他,因為他們知道兒子說的是對的,長輩們確實是在等待宿命的安排。

    天素還在笑,天九盛走到兵器處,說道:“天旭,天素,你們過來,這里十八般武器樣樣俱全,你們自己選個喜歡的吧!這些可都是難得的好武器!”

    天素雙眼落在一對大錘上面,興奮地說道:“爹,我可以拿大錘嗎?”

    天旭聽聞妹妹想要使大錘,一副強忍住笑的樣子。

    斷柔魂一本正經地說道:“天素啊,你力大無窮,拿大錘好是好,只是,只是你不是要維持你淑女的形象嗎?”

    天素撓了撓頭。

    斷柔魂上前一步,在眾兵器前走了一圈,回來時,手里已經拿了一樣金色的軟鞭。

    “這個武器好美,但是感覺沒有什么殺傷力。”天素說道。

    天九盛說道:“天素,你母親眼光還真是獨到,你可別小瞧了這個軟鞭,這軟鞭叫做銀蛇軟鞭,它的絲不光堅韌,而且吸附能力極其好,可以淬取大量的毒,只要軟鞭落到誰的身上,那人身上不但會被絲所傷,而且還會中毒,它的每一根絲就是一條毒蛇。”

    “天下竟然會有如此歹毒的武器!”天素一臉大義凜然的樣子,忽然狡黠說道:“不過,我喜歡!”

    “爹,我又不會武功,還是不要選兵器了,我估計這里面的兵器都非常重,我都扛不住!”天旭望著父親,一臉不情愿。

    斷柔魂安慰道:“孩子啊,這可由不得你了,要是被魔王初厄選中了,終究是避免不了一場廝殺,有個厲害的武器防身總比你血肉之軀耐扛!”

    “這……”

    天旭還在猶豫,斷柔魂從眾武器中挑選了一把劍,他直接拋給天旭。

    天九盛不解地問道:“你怎么給天旭這把劍?”

    “有何不可?”斷柔魂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她轉身對天旭說道:“兒子啊,據說這是一把寶劍,你就拿著吧。”

    “據說?”天素問道:“據說是什么意思?”

    “這是天家祖上傳下來的一把曠古絕倫的神器,只是迄今為止沒有一個人見識過它的威力,不過即便一切都只是傳說,這也是一把肖鐵如泥的寶劍!”斷柔魂接著說道:“天旭,你就拿著這把劍去創造你自己的傳奇去吧!”

    天旭聽母親這番囑托,不禁熱血澎拜,雙手托著寶劍,躬身向父母道謝。

    天九盛望了望寶劍,語氣平淡地說道:“好吧,我們出去吧!”

    四人剛剛邁出石室,石門就自動關上了。天旭和妹妹走在前面,天九盛和斷柔魂回頭望了一下石門,石門上一個紫色的手掌印,二人頓時啞然失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9514_21_73-m
天道圖書館
作者 橫掃天涯
  【2017最火玄幻作品,海外點推雙榜第一】   張懸穿越異界,成了一名光榮的教師,腦海中... (馬上閱讀)
2083259_21_8-m
將夜
作者 貓膩
  一段可歌可泣可笑可愛的草根崛起史。
  一個物質要求寧濫勿缺的開朗少年行。(馬上閱讀)
1908768_5_224-m
錦衣夜行
作者 月關
  靖難削藩,遷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無處不在,卻無人知道我在。乾坤入袖,錦衣夜行,低... (馬上閱讀)
1771445_21_8-m
大周皇族
作者 皇甫奇
  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住其身。

  命魂住胎,衍化七魄。
(馬上閱讀)
Sys_22_64-m
尊臨九天
作者 午夜冷風
  這是一個衰男轉運的故事。   秦空,一個古武家族的落魄弟子,慘遭陷害,丹田破碎,潦倒不堪...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