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十六歲,是禍躲不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一天,天旭和天素兄妹二人十六歲生辰。

    清早,一陣喧鬧過后,九星鎮突然變得異常安靜了,所有的聲音都沉下去了。天空就像九天瀑布滌蕩過,異常清澈,太陽似被熱血染過,紅得觸目驚心。

    鎮上男女老少都聚集在了鎮子中心的廣場上,外圍一群身著黑色鎧甲的士兵包圍著他們。士兵站得挺拔,面無表情,手持長槍,槍頭閃閃發亮,寒氣逼人。

    站在臺上的巫將軍身材魁梧,皮膚黝黑,笑望著大家,牙齒很潔白。或許是臉上有一道傷疤的原因,抑或是黑色戰甲給人的壓迫感,笑容的親和力一下子變成了震懾力。臺下的眾人只是齊刷刷地望著他,心神不安。

    一陣晨風拂過,巫將軍的玄色披風隨風飄起。

    臺上臺下沒有一個人說話。

    巫將軍朝前跨了一大步,清了清嗓子,隨即雄性特有的嘶吼聲傳出來了:“九星鎮的各位鎮民,天魔會不日后將拉開序幕,讓夢沸騰的時刻就要到來,英雄或將從這里誕生,讓我們一齊歡呼吧!

    大家對巫將軍的豪言壯語均無動于衷。

    巫將軍看在眼中,他也明白天魔會完全不值得興奮,這一次家中孩子離去,或許就是生離死別,白發人將送黑發人,從此以后,一家再也不能團圓。

    畏于士兵的長槍,人群中有幾個人皮笑肉不笑起來了,接著大家都開始歡呼,笑得異常浮夸。

    天旭也沒有太傷痛。死,就一個字。何況,他夢中經常去地獄。

    巫將軍慷慨之音再次響起:“一將功成萬骨枯,英雄是踩著鮮血走來的,或許你們中的有些人會壯烈犧牲,但是你們的犧牲保全了你們的家人,保全了你們的鎮子,也保全了我們的國家。你們的犧牲是值得的,是偉大的。你們每一個人都是國家的希望,國家的驕傲。歷史是屬于我們的,但最終是屬于你們的,你們終將譜寫一段輝煌的歷史篇章!現在,請你們回到自己家中,收拾好行囊,和你們的親人告別!十六歲的青年男女,穿上你們的戰甲,拿起你們的武器,午時在這里整裝待發,點名過后一齊上路。”

    忽然,巫將軍的聲音提高了三分,說道:“千萬不要想著逃跑,一個人逃跑的代價就是全家人的性命,甚至全鎮都得為你陪葬!這樣歷史的罪人,我們都做不起!明白了嗎?”

    或許是畏于巫將軍的威嚴,沒有一個人回答。

    巫將軍的聲音提高了八度,幾近咆哮,嘶吼道:“明白了嗎?明白了嗎?”

    “明白了!”一個平淡的雄性聲音響起了。人們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他的臉上,他微笑著。接著他周圍的人回應了,一時之間,以他為中心,聲音一浪一浪擴散,最后,整個廣場上都回蕩著“明白了”的聲音。

    巫將軍的眼里泛起了淚光,不過很快就消失了,他雙手一抬,示意眾人安靜。他又恢復了之前的微笑,宣布道:“好了,明白了就解散,午時集合!”

    鎮民離開的隊伍浩浩湯湯,巫將軍目送著鎮民離開,漸漸地,眼神仿佛望到了千里之外。

    天旭一家人回到家中,斷柔魂趕緊將鍋里熱著的豐盛飯菜端出來,之前去廣場急迫,大家都沒有顧得上吃飯。

    天素第一個拿筷子,站了那么久,她已經餓壞了。

    天旭也笑著拿起筷子,對著爹娘說道:“爹,娘,你們也吃啊!”

    天九盛和斷柔魂搖搖頭,嘆了口氣,拾起筷子開始吃早飯。

    大家都沒有說什么,連天素也沒有想說話的意思。一個原本美好的日子,變得很沉重;一頓豐盛的飯,大家吃得索然無味。

    天素吃完后笑著地走進自己房間,天旭望著天素的背影發呆。

    “天旭,你也去收拾東西吧!”斷柔魂說完走進了天素的房間。

    “女兒啊,你這是何苦呢?”斷柔魂壓著喉嚨心疼地說道。

    天素忽然像變了一個人,苦笑一聲,凝重地說道:“真相被隱瞞才夠安全,揭開真相的那一刻總是異常殘忍!”

    斷柔魂勸說道:“可是,被隱瞞的真相就是一條沉睡的毒蛇,醒來之后便會將你咬傷!”

    天素得意一笑,說道:“我是毒醫,毒蛇都被我拿來煉藥了,毒蛇傷不了我!”

    “別太自已為是!”

    “我有驕傲的資本!”天素說得很驕傲,但是此時,整個人完全沒有驕傲的姿勢。

    斷柔魂又一次試探性地問道:“我看你哥對你似乎心有怨恨,真不要告訴你他,你一直要他試毒其實是在為他解毒?”

    天素堅決地說道:“娘,不要告訴他,這個時候萬萬不能讓他知道他身中劇毒!”

    斷柔魂痛心地說道:“哎,想想我和你爹,一代名醫,行醫數十載,治病救人無數,可是連天旭的毒我們都無法幫他解!”

    天素拉了拉母親的手,說道:“娘,別太自責!我們一定會想出為哥哥解毒的辦法的!”

    斷柔魂稍作回憶,便道:“想想你當初才那么大點兒,我和你爹都絕望之后,你卻鋌而走險,背著我們抓來無數毒物給他解毒。你自己被毒物所傷之后我們才知道,原來你不忍心天旭死去,想要以毒攻毒,死馬當活馬醫!”

    天素忽然嬌羞地說道:“我一直想著把他醫好了當我夫君啊!”

    “傻丫頭,他是你哥哥!”

    天素坐到床上,低頭望著床榻,說道:“娘,我聽到過你和爹的對話,知道他不是我親哥哥。”

    斷柔魂條件反射一般堵住了天素的嘴,后又松開了,低聲問道:“你都知道啊?”

    “我一直都知道!”

    斷柔魂剛準備出去,天素拉住母親再三叮囑:“娘,你現在千萬千萬不要告訴哥哥這些!”

    斷柔魂望著她,望了好久,沉重地嘆了口氣。

    斷柔魂來到天旭房間,天旭還在整理包裹。他抬頭望見娘過來了,給他搬了把凳子。

    天旭忽然一把跪在了地上,朝著她磕了三個響頭,磕完后說道:“娘,孩兒不知道以后還能不能在您面前盡孝,先給您磕頭了。”

    斷柔魂趕緊要他起來,不假思索地說道:“你當然能回來!”因為是內心深處的愿望,所以說得自然,好像真的一樣。

    天旭笑了笑,不再說什么。忽然斷柔魂開口了,問道:“你妹妹經常拿你試毒,你恨她嗎?”

    原來娘一直都知道此事,竟然都不阻止妹妹!他猶豫了片刻,恨不恨天素?這個問題他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有時候是恨之入骨,但是一覺醒來就不恨了,畢竟是妹妹。最終,他輕輕搖了搖頭,眼神盡量不去望母親。

    斷柔魂見天旭有一絲埋怨她的表情,未免和他的感情生出罅隙,說道:“天旭,無論何時何地,你要記住,我們是你的家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好,好好照顧妹妹!”

    天旭覺得母親話里有話,不過不清楚她具體想表達什么。

    斷柔魂笑了笑,說道:“總有一天你會發現,你妹妹拿你試毒其實不是為了滿足她的一己私欲,更不是害你!”

    天旭臉上的表情忽明忽暗。

    “娘,我會好好照顧妹妹的,你放心吧!”

    斷柔魂點點頭,笑著出去了。

    午時,天九盛斷柔魂將兒女送至廣場,廣場上全是告別的鎮民,有的人強顏歡笑,有的人故作堅強,更多的人則哭得稀里嘩啦。

    “娘,我不想去王城參加什么天魔會!我就是個平凡的人,為什么是我?為了保全全家人我就得犧牲?”

    一個顫抖的聲音從天家一家人身后傳來,大家回過頭去,原來是度家幼子度修的聲音。度修維持著一如既往的書生形象,白布長衫,羽衣飄飄,不過臉上的表情和整個人極不搭調。

    “兒啊,我們……都不希望你去……參加天魔會,但是沒有……辦法啊!”度嬸已經泣不成聲了。

    天素沒心沒肺笑個不停,對著天旭說道:“哥哥,度修這小人還真是沒用!”

    天旭瞪了她一眼,說道:“別動不動叫人小人!”

    “我這是為你抱不平耶……”

    “別鬧了!”斷柔魂嚴肅地說道。

    大家別過頭去,不再看他們度家,天旭天素和父母一一擁抱。

    “活下去,如果被選中了,一定要活下去!”母親叮囑道。

    天旭抬起了頭,他的眼角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一滴淚水滴了下來。

    這一年十六,還真是一場災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08726_1_201-m
大龍掛了
作者 白雨涵
  有能拉出金屬的龍,有種田養花的精靈,還有一心想要騎龍的鄉下男爵。

  奇... (馬上閱讀)
Sys_1_38-m
軍火召喚師
作者 我是游戲王
  神魔大陸上,萬族林立,神魔族獨尊大陸藐視眾生,獸族規模龐大野心勃勃,海族統治海洋卻對陸地覬... (馬上閱讀)
3193259_21_73-m
異界最強系統
作者 雷殺
  什麼,你問我學習靈技的速度為什麼那麼快?   呃,你說的是技能吧,這當然是一點就會的,難... (馬上閱讀)
Sys_7_240-m
盜仙逸風
作者 良家煮夫
  被迫參與星際移民的蕭易風進入了一個近乎真實的修仙界。   奇遇連連的他卻被一老頭忽悠進了一... (馬上閱讀)
Sys_1_62-m
霸皇
作者 Devil偉偉
  霸者凌界,皇勢臨壓。   逆天的開始,猥瑣的潮流。   本是修仙之人,陰差陽錯落入奇異大陸...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