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陸蕭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麻痹的,沒想到這次沖擊筑基期還是他媽的失敗!”摸著空虛的丹田,向著地面吐了一口唾沫,陸蕭然從蒲團上站立起來,嘆了一口氣。

    修道至今已經十多年,現在他已經二十多歲,沒有想到實力依舊只是練氣士巔峰的水平,再也沒有了前進的空間。

    “媽的!”站起來之后,他頓時感覺煩惱如同泉涌而來,為了緩和自己現在的心情他只能望著窗外的景色再度大罵了一聲。

    修道這么些年,陸蕭然體內靈力渾厚,若是換做一般人早就已經是筑基期的高手了,但他卻不知為何只能在練氣士巔峰和筑基期徘徊。面對這樣的情況陸蕭然也不止一次的突發奇想:是不是我身上有什么物件,里面關押著某個神靈?它不斷的借助他的靈力恢復其實力?或者自己身上是不是封印著類似九尾妖狐這樣厲害的上古妖獸?不過可惜的是,陸蕭然身上并沒有這些東西,別說封印了,他周身雪白甚至連一塊胎記都不曾發現過。

    妄想終歸不是現實,陸蕭然在長時間不能突破之下,也總算接受了現實,在幾次沖擊筑基期失敗的情況下,他不斷的尋找著原因。甚至這件事情連無相宗外門的長老執事也驚動了,但是任誰見多識廣也找不到其中的緣由,成了一樁奇事在無相宗外門流傳。

    “上仙,好走!”門外兩個童子見著修煉房屋中房門大開,隨后便異口同聲的叫了起來,他們每日不知要叫多少次,所以聽著有些機械。

    走出大門,陸蕭然可以看見門旁的兩個童子用著鄙視外加譏諷的眼神看著他,這讓他不由得心情不爽起來。想到年,陸蕭然還是外門天才的時候,何時見過這樣的眼神?

    若是之前自己還是萬人矚目的天才,早就上去管他青紅皂白給他們一人兩個大耳光子再說。可現在靜下神來一想,這何嘗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的舉動?

    “哈哈,我終于突破到筑基期了!”

    而就在陸蕭然前腳沒走幾步,后面就有人興奮的大叫了起來,隨后便是此起彼伏的祝賀聲,門口的兩個童子也欣然的前去,討要一些彩頭。

    陸蕭然看了一眼突破的那人,見他被眾人圍繞,表情幸福,心中不由的想到,估計當年的我也是這個樣子吧。

    頓了頓,陸蕭然也不顧是誰突破了,于是邁著八字步向著自己的小屋走去。

    “陸蕭然,你突破又失敗了?”沒曾想陸蕭然還沒走幾步,這時就有人叫住了他。

    再次停下腳步,轉身看去,陸蕭然面色沮喪的看著來人:“啊,沒錯是失敗了!”說完轉身便要抬腳就走。

    “呵,陸蕭然沒有想到你也有今天?突破失敗!我看你這樣的實力還不如直接離開外門,滾到世俗界當一個小家族的客卿,安逸一輩子也好,就不要再這里浪費時間了!”

    聽著、看著陸蕭然的舉動,這聲音不由得一喜,隨即一陣刺耳的譏諷向著他迎面擊來,炸的陸蕭然頭皮發麻,青筋直冒,同時也停下了腳步,緊皺著眉頭轉過身看著這人。

    來人唇紅齒白,長得也算是白凈,但是唯一不足的是他滿面都是麻子,就連鼻翼和鼻子海拔最高的地方也全部都是麻子,星星點點的活像夜晚晴空的“滿天星”,看的陸蕭然有些發麻。

    “不過這話說出來還真是爽啊,陸蕭然你不會忘記了這話當年你也對我說過的吧?”

    “滿天星”瞪著陸蕭然,他言語之間完全沒有在乎陸蕭然的感受,完全是在發泄,或者說是在尋求一種莫名的快感。

    原來又是來奚落自己的?陸蕭然嘴角淡淡揚起,苦笑了一聲。這幾個月來這樣的人不知道來了多少,當聽聞自己的實力定格在練氣士巔峰之后,那些突破練氣士抵達筑基期的人幾乎每天都要在陸蕭然面前報個到,耀武揚威一番。

    漸漸地陸蕭然也已經習慣了,當面對這些人的時候表情不在有任何的變化,但是他的內心卻并不好受。被人嘲笑和挖苦的感覺真心不怎么讓人舒服。這種感覺就像是你的胸口被人壓著一塊大石頭,你想挪開卻無法使出力,只能讓他壓著,壓著,之道讓你喘不過氣來,你也無可奈何。

    這就是武力決定地位的表現,在這個修道為尊的世界之中,你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贏得別人的尊重,這就是這個游戲的規則。這是這段時間來陸蕭然收獲最大的感悟。

    “怎么,陸蕭然?你怎的不說話了,你以前不是很囂張么,現在沒實力了我看你還狂什么!”

    麻子冷笑一聲,走到陸蕭然面前,竟然越發囂張起來,肆無忌憚的在陸蕭然面前嘲笑著他。

    “我說麻子,你要嘲諷的話,已經夠了,我不想動手!”

    陸蕭然面色陰沉,他有些怒了。

    “呵,你還想要動手?就你現在的實力?”

    “滿天星”聽著陸蕭然說話的口氣哈哈一笑,直接揮動著拳頭向著陸蕭然攻擊而來:“老子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實力!”

    兩人相隔不遠,只是幾個箭步,“滿天星”便沖到了陸蕭然的面前,強有力的拳頭夾雜著破風聲向著陸蕭然猛烈的轟擊而去。

    呼

    陸蕭然向后退了一步,感受著“滿天星”攻擊所帶來的破風聲冷淡的一笑:“雖然我是練氣士,但是你一個筑基期一重的王八蛋我還沒有放在眼里!”

    緊接著陸蕭然揮動著拳頭,穩住身形之后便迎了上去。

    “百殺拳!”

    見著自己的第一擊居然落空,而陸蕭然居然向著自己迎了上來,“滿天星”面色一喜,跟著揮動拳頭便迎了上去,直擊陸蕭然的面門。

    “基礎拳法,直拳!”

    由于現在自身的實力還只是練氣士巔峰,所以陸蕭然現在還沒有修煉功法,只能施展低級功法,便是幾乎每一個宗門弟子都會的基礎拳法。

    “哈哈,陸蕭然,你現如今果然已經墮落了,基礎拳法你也敢拿出來,真的是作死!”

    “滿天星”看著陸蕭然的架勢,不由得大喜起來。這基礎拳法只能對練氣士攻擊有用,但是面對筑基期的高手,這基礎拳法完全不能造成傷害。

    “哼,你可以試試!”

    對于這廝的嘲笑,陸蕭然面色不變,單拳刺出,毫不拖泥帶水。

    碰!

    強烈的撞擊聲,居然驚動了林中的飛鳥,讓那些原本安靜的飛禽一下子全部飛向了天空。

    “噗嗤,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將基礎拳法修煉到了大圓滿?”

    “滿天星”捂著自己的胸膛,痛苦的看著陸蕭然,他沒有想到陸蕭然的攻擊居然后發先至,而且還是施展的是大路貨一般的功法將自己擊傷。

    但是最令他吃驚的是,陸蕭然居然將基礎拳法修煉到了大圓滿,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功法是修道者專門攻擊用的武技,功法除了自身有著嚴明的等級劃分以外,修煉功法的時候也有著它森嚴的等級:初步掌握、掌握、小成、大成、小圓滿、圓滿、大圓滿這幾個等級。

    “沒什么不可能的!”

    陸蕭然冷哼一聲,對著面前的麻子說道:“連基礎都沒有掌握好,就急著去修煉高等功法,我看你完全是在尋死。還有,我雖然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練氣士巔峰,但是不是你這樣實力的人能夠戰勝我的!”

    天才有著天才的特殊之處,陸蕭然被人稱為天才他自然也有著他自己不足為外人道的秘密,這也是為什么陸蕭然沉寂這么久了每人愿意來找他麻煩的原因。“滿天星”這人在晉級成功之后,完全就忽略了這點,所以才被陸蕭然給反殺了。

    “我承認你很厲害。但是陸蕭然你現在沒了實力,想要對付你的人可多了去了,今日你打敗了我,說不定明日就是別人打敗你!最近我聽聞柳東城要回來了,你可得小心點兒,他現在可是筑基期三重!”

    “滿天星”冷笑了一聲,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擦拭了一下自己嘴角的血跡,對著陸蕭然說了幾句,便轉身離開了。

    “他媽的,老子也想提升自己的實力!”

    看著“滿天星”走了,陸蕭然低聲罵了一句。

    看來,得突破!

    必須得突破!

    “滿天星”說的不錯,現在自己沒了實力,就什么也沒了,而且內門考核的日子也越來越近,自己只有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回來才行,不然到時候他們回來了自己還真有的看了!

    之前“滿天星”所說的柳東城,是陸蕭然第一大勁敵,也是陸蕭然的死敵。若是柳東城回來了那么就意味著一場不死不休的戰斗將會來臨,到時候陸蕭然面對的可不是“滿天星”這種程度的選手了。

    但是突破是自己想就能夠達到的么?陸蕭然帶著一抹苦笑,向著回家的方向走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77214_22_18-m
我從凡間來
作者 想見江南
  我從凡間來,到此覓長生。

  我從凡間來普通群:546435549(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