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萬劍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長老,我們呢?”

    眼見陸蕭然走了進去,后面排著長龍的人卻是有些著急了,對著王長老詢問起來。

    “你們回去吧,”打了一個哈欠,王長老瞥了一眼里面的陸蕭然點著頭說道:“功法閣自即日起關閉,內門考核完畢之后重新開啟!”

    “這……”

    聽見王長老居然這樣說,在場的人全部都愣住了,他們望著陸蕭然背影一時間居然不知所措起來。

    為什么陸蕭然能進去,他們只能在外面看著?

    “沒有這那的了,這是宗門的意思,你們還是等內門考核之后再來吧。這次考核你們的勇氣,修道者連叫起一個人起床人的勇氣都沒有,你們還修什么道?”

    王長老冷笑一聲,揮了揮手打發這些人離去。

    在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各自嘆著氣,搖著頭便悻悻離開。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這一切居然都是王長老刻意為之專門試探他們的,若早知如此,這些人一定會將王長老給叫起來的。

    但是,現在一切都晚了。

    陸蕭然在各個書架之間走來尋去,尋找著自己所需要的功法。

    “《大悲掌》,”陸蕭然走到了一本武技面前,皺了一下眉頭看了看他的說明:“佛家功法,中級下品功法,近戰專用。”

    看了看這本功法,陸蕭然將其就帶了一邊,然后走到了另外一部功法面前。

    “《天羅拳》,中級中品功法,近戰專用……”

    看了看這些拳法和掌法,陸蕭然搖了搖頭,開始向著兵器類功法走去。對于空手而言,陸蕭然更喜歡使用武器。

    眾多武器之中,陸蕭然更喜歡長劍,所以他毫不猶豫的走到了關于武器長劍這邊。

    “看來你偏好長劍,這里有本《無雙劍招》還有《蛟龍斬》比較適合你。”

    就在陸蕭然在書架之中轉悠之際,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陸蕭然的面前,盯著陸蕭然哈哈笑著說道。

    “這么說這兩本功法已經很多人選擇了?”

    陸蕭然看了看,這兩本功法已經是中級上品了,《無雙劍招》甚至無盡的接近高級下品功法,這樣的功法已經算是不錯了。

    “沒錯,外門幾乎所有使用長劍的弟子都是選擇他,你放心據我說知現在還沒有一個人修煉到圓滿境界,像你這樣連基礎劍招都能修煉到大圓滿的人算是小事一樁!”

    王長老點點頭,好東西都是別人搶著要的。這也導致了這兩本功法成了爛大街的東西,至于其余的功法斗放置在了角落,沒有人愿意去動。

    “還是算了,這種功法不適合我,我喜歡尋找適合自己的!”

    陸蕭然搖著頭,繼續在書架之中尋找適合自己的功法。他知道如果選擇了別人都選擇的功法,那么太沒有意思了,因為這些功法的優點,攻擊特點以及缺點都被人掌握,給人一種暴露自己底牌的感覺。

    所以尋找功法陸蕭然還是希望找一點兒比較冷門,但是威力強大的功法,這樣讓人一時間也摸不清頭腦,給予致命一擊。

    “如果這樣,這里還有幾本功法,你看看適不適合你!”

    王長老面色一滯,這是第一次他被被人拒之千里,于是他尷尬的又遞給陸蕭然幾本武技,也算是其中的上乘之選。

    陸蕭然看了一眼這些功法上的名字和簡介,然后搖著頭對著王長老說道:“不用,我還是自己尋找吧。”

    “好吧!”

    沒有想到陸蕭然居然再次拒絕,王長老尷尬的一笑,垂手戰力到了一邊,等待著陸蕭然接下來的選擇。

    “這是?”

    沒有理會自己身邊的王長老,陸蕭然繼續在書架之中尋找著自己所需要的功法。終于在書架下的一個角落,陸蕭然看了一個讓自己滿意的功法,便很快握在了手中。

    “《萬劍訣》,品階不詳,戰斗效果不詳,修煉方式不詳,注:曾經有人修煉過,但最終爆體而亡,其爆體原因尚未查明!”

    打開了簡介頁,陸蕭然頓了一下,緊皺著眉頭讀了起來,沒有想到這居然是一本沒有品階的功法,而且看上去及其的危險。

    “給我,”這本功法在陸蕭然手中還沒有握熱乎,王長老直接將其從陸蕭然的手中奪了過來:“真本功法是根本無法修煉,你也最好不要修煉。”

    說這王長老直接將這本功法緊緊的捏在了手中,生怕陸蕭然將其奪了回去。

    狐疑的看了一眼王長老,陸蕭然好奇的問了起來:“為何不能修煉,這其中難道有什么玄機?”

    “沒錯,”王長老見著陸蕭然的表情,知道若是不講清楚,陸蕭然還是會將其奪回的:“這本功法本來是我宗一位長老從一處遺跡奪來的,當時真本功法是放置在凌霄閣之中的。但是后來修煉這本功法的人全部都爆體而亡。若不是你今日發現,我還真將其遺忘了,這東西還是毀掉比較好!”

    “原來其中還是這樣的故事,一本功法能夠讓人爆體而亡,這怎么可能!”

    陸蕭然微微搖頭,若是說修煉的法訣能夠讓人爆體而亡的話,他還會相信一二,但是這功法讓人爆體而亡則有些讓人不敢相信了。

    “開始我們也認為不是這樣,后來才發現,凡是修煉這本功法的人幾乎都是在戰斗中施展這一招的時候爆體而亡!”

    王長老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傷心的回憶,對著陸蕭然幽幽的說道。

    “戰斗的時候?”

    “沒錯,每次都是這樣。在激戰最酣的時候,有人施展出了這一招,便瞬間靈力爆發,然后身體支撐不住,直接爆體而亡!”

    王老嘆了一口氣,然后將真本功法收入到了自己的衣兜之中,準備永久的將其封藏起來。

    “王長老,這本功法我要了。”

    靈力瞬間暴漲,導致身體承受不住直接爆體。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陸蕭然淡淡一笑。自己身體中有納點,體內的靈氣若是控制不住,直接收入到納點之中那么自己也不會有大礙。

    可以試一試,陸蕭然心中這么想著,直接對著王長老說道,說完便要上前搶奪這本功法。

    “什么,你要?你瘋了!”

    王長老向著后面一退將功法護在自己胸前:“陸蕭然你可要考慮好,我兒就是因為修習這功法才隕落的,我可不希望看見這功法再出來害人!”

    難怪王長老這般在意這功法,原來因為這功法他失去了自己的至親,看來這王長老也算是有情義之人。陸蕭然默默的點著頭,但還是開口說道:“長老放心,我自有方法解決這個難題,功法交予我便是!”

    “你有辦法解決?開什么玩笑,這功法迄今為止不知道難倒了多少長老和執事!”

    王長老將手中的功法捏了捏,很是擔心這個陸蕭然將其搶走。

    說來也好笑,陸蕭然的實力遠不及王長老,而且王長老地位尊貴,居然還害怕陸蕭然搶奪。這倒不是王長老暗弱,而是他愛才心切,在外門之中陸蕭然算是一個另類,雖然現在起步較晚,但是王長老還是很看好陸蕭然的。

    “沒錯,你安心交予我便是!”

    陸蕭然點點頭,這功法應該是適合自己的,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將其收納懷中。

    “交予你也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如果身體稍有不對,你得立刻停下!”

    細細思量了一番,王長老面色沉寂的望著陸蕭然說道,這本功法危害太大了,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爆體而亡。

    “這個自然!”

    陸蕭然接過《萬劍訣》然后便將其放入到了自己的內衣夾層之中,告謝了王長老便轉身離去。

    “哎,萬般皆是命,只好由他去!”

    王長老看著陸蕭然離去,只留下一人看著空曠的書架搖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王長老感慨的時候,一個倩麗的身影跳到了王長老身后,用力的拍了一下王長老的肩頭輕聲叫了一下:“嘿!”

    王長老被嚇了一跳,捻著胡須轉過身來:“又是你這小丫頭,沒大沒小!”

    “嘻嘻,王世伯,我交代與你的事情你辦的如何了?”

    來人是個小女孩模樣的人,一雙大眼睛呼哧呼哧的眨動著,配上白皙的肌膚,俊美的臉蛋以及俊俏的五官讓人看了都不忍對著他發脾氣。

    “辦妥了,但是那小子也危險了,我讓他進了功法閣,不知得罪了多少外門子弟,怕是這小子出門之后會遇到不小的麻煩!”

    王長老搖著頭,現如今宗門不允許外門子弟進入功法閣,那么一本功法對于外門而言就顯得彌足珍貴了。作為最后一個進入到功法閣之中的陸蕭然,自然會最先成為眾矢之的!

    “這個你就放心好了,他沒問題的!”

    少女嘻嘻一笑,便一邊跳躍著一邊向著功法閣外走去。

    “真是少女懷春,對我可就過河拆橋咯!”

    王長老看扎蹦蹦跳跳離去的少女,搖著頭嘆了一口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174538_22_207-m
兔子必須死
作者 一夢黃粱
  自從一隻賤兔子來了天庭後,天庭各大神仙居住地就拉起了橫幅:防火防盜防兔子。   同時,食...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