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機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楊鎮“咦?”一聲,喜道:“是你?你怎么找到這里來了?”

    乞丐不耐煩道:“你與那小道士飛來飛去聲勢浩大吵人睡覺,還怕人不知道你在哪里?”

    楊鎮驚奇道:“你看到我們飛了?你也不是凡人對不對?”

    乞丐哈哈大笑:“不是凡人是什么?俺就一個討吃要飯的叫花子!”他話鋒一轉又道:“但叫花子窮有窮的志向,向來不欠人東西,尤其不欠人情。先前你幫我擋小賊,我幫你擋女娃算是抵過了,但你小子不地道,趁我睡著又給俺一白面饅頭。饅頭被我吃了,但這人情老花子卻不能欠你。”

    楊鎮心中好笑,不想欠我人情,便把饅頭還回來就是了,繞彎彎做什么?

    乞丐一掌拍在地面上,從床下飄出來立在床邊,嘻笑道:“我這輩子最會殺人,你有沒有深仇大恨的仇家?我幫你殺了,還你人情。”

    深仇大恨的仇家?楊鎮眼神頓時恍惚一剎,卻又搖頭道:“仇家沒有,倒是客棧掌柜很惹人討厭,經常欺負我。殺了他?欺負一下就殺人,不至于吧!”

    乞丐見他搖頭,吮一下臟兮兮指頭,道:“不要殺人?要不給你些銀子?”

    一聽到銀子楊鎮立刻眼冒綠光,忽地一想,自己都要修仙學道了,要銀子做什么?他又搖搖頭道:“不要,不要!”

    老乞丐噗嗤一笑,跳坐在一旁圓桌上,大笑道:“你就是要,叫花子我也沒有啊!”

    他若能拿出銀子,還做叫花子做什么?

    乞丐笑了半晌,忽地正色道:“要不我也傳你套修行的功法?”

    楊鎮頓時露出喜色,興奮道:“你果然也是修行的人,你有什么功法?比師父的《弈劍決》如何?”

    乞丐嗤一聲,露出一臉不屑:“弈劍決是個什么東西,不過是劍道末流道術罷了。哪能和老叫花子比。”

    見他吹牛,楊鎮覺得好笑,也不點破,只把心里疑問提出來:“劍道是什么?昨天師父也說了,我卻沒聽明白。前輩能講講么?”

    乞丐擺手道:“我又不是你師父,教你這些作甚?”他話雖如此,卻已經側臥在圓桌上開口解釋:“修仙修仙——何為仙?呼風喚雨、飛天遁地、變化多端,這自然是仙。可這仙中也有不善變化的《弈劍決》,以力破巧近身搏斗,有不修仙法不修武技的陣修,路過處草木山石皆可為陣,殺人無形。還有那野獸成精的妖修,邪氣凜然的鬼修,毒蟲邪異的蠱修……林林種種便如繁星多不勝數。但修道一途,不管什么門派,正也罷邪也罷,大體上都有兩種修行途徑。一種叫做‘劍道’一種叫做‘丹道’,兩種途徑各不相同,各有千秋。”

    “劍道注重功力,重在打斗;丹道注重道行,重在養生。簡單來說,劍道是把自身氣力逼出體外,形成外力與人戰斗。而丹道則是溝通天地元氣,修身養性。修行劍道的人雖然打架厲害,但時常消耗元力,壽命不過兩三百年。而修行丹道的人,六七百歲也是尋常。”

    楊鎮眨眨眼,驚問道:“打架劍道比丹道厲害?”

    乞丐搖頭嘻笑道:“不然,哪里有絕對厲害?劍道只是修行快罷了,百歲劍道高手可以和三百歲的丹道高手打的旗鼓相當,但是修行到一定境界很難再進步,而丹道里修行六七百歲的老怪物,跺一腳天崩地裂,有幾個劍道人物能與他們比肩?”

    楊鎮皺眉想了想,道:“所謂劍道就是用本命元氣祭煉一柄自身靈劍與外劍結合,施展無上威力。丹道呢?煉丹?服鉛汞之物?”

    乞丐哈哈大笑:“評書聽多啦!害人不淺哪!所謂丹道練的可不是鉛汞外丹,當然仙丹靈藥也是少不了的。不過真正丹道精髓乃是內丹,以人體為鼎爐,精氣神為藥物,在體內凝練結丹,丹成之日不借外物飛天遁地,翻手為云覆手為雨。踏一腳天崩地裂,喝一聲海枯石爛。端的歷害無窮。更有傳說若能化丹為胎,則能舉霞飛升,長生不死做個真正的仙人。”

    楊鎮聽得神往,嗟嘆不已:“這么說,丹道豈不是比劍道厲害的多?”

    乞丐搖頭道:“也不見得,劍道三重境界,第一重啟靈,第二重祭劍,第三重神融當今世上能煉到祭劍已是神一般的存在,一般人都是啟靈境界,只不過高下有差別罷了,便如你師父就是啟靈大圓滿,半只腳踏入祭劍。若是有人能修煉到傳說中的神融境,那也是長生不死金剛不滅之軀,無人可以匹敵的。”

    楊鎮聽得垂涎三尺卻聽乞丐又道:“劍道是個統稱,更有人直接把劍道等同武修,說二者一般無二也無甚錯誤。據說劍道當年并非修行之人,只是些天賦逆天的武者,悟出天地玄機,才踏入修道行列。所以斗性更加強盛。你們天璣門的祖師當年便是一位武林高手,臨死時才由武入道。天璣門劍法固然妙絕,但道法《弈劍決》卻有些差強人意了。老叫花今日便傳你個丹道秘法,還你人情如何?”

    技多不壓身,楊鎮當然樂的多學本領了,只是他又有些許擔憂:“我師門修的是劍道,你傳我丹道心法,不會有什么沖突吧?”

    “當然會有!”乞丐尖叫一聲:“丹道與劍道修行截然不同,劍道修自身,要閉合自身與外界一切聯系,丹道修天人合一,道路不同,沖突必然存在,若是要將兩者強行修煉,哼哼——”老乞丐冷哼一聲,見楊鎮垂下頭顱,頗有些失望,他話鋒一轉又道:“也罷!你小子魂魄無力,修丹道最多延年益壽,難有所成,看你心思極高還是修你的劍道去吧。這丹道之術不傳也罷!便送你個小玩意也算結緣。”

    乞丐探手在懷里一陣亂抓,摸出一顆紅彤彤的事物丟向楊鎮道:“這東西老花子得來百多年,卻也揣摩不透,送你吧。”

    楊鎮一把抓住,卻是一顆普普通通的甜棗,散著淡淡棗香,他疑惑的看向老乞丐。

    乞丐混不在意道:“別看我,老子也不知道這玩意有什么用,既不能祭煉也不能吞服,倒是泡水喝可以大大改善體質,可惜只對啟靈境界的小不點有用,老花子拿來就沒什么用處了。送你罷!”

    楊鎮大喜,拱手謝道:“多謝前輩!”這老乞丐說的輕松,只對啟靈境界小不點有用,啟靈之上是祭劍,祭劍可是神仙般的存在了!連師父都只是半只腳踏入祭劍!

    乞丐卻不在意,摸了摸光禿禿的下巴,悠哉道:“你這娃娃老乞丐看著順眼,仙道之中廝殺如家常便飯,你這娃娃天賦一般不定何時走霉運被人一劍劈做兩半,豈不可惜?再送你些機緣吧。”

    楊鎮眨著眼好奇。

    乞丐伸出骯臟右手,在懷中摸了半天摸出兩本破爛書本來,想了想收回一本,只取出一本遞給楊鎮,道:“這本都是些稀奇小法術,你將口訣背下來便把書燒掉,免得被他人得去。”

    楊鎮欣喜,接過來問道:“什么小法術?”

    乞丐道:“教你如何陰人或者逃跑的東西。”

    “逃跑?”楊鎮睜大了眼睛。

    “當然!”乞丐點頭道:“打不贏,當然就逃啦,就像現在——”他忽然打了個響指,跳下桌子口里喊聲:“土遁!”身子陡然往地下沉去,猶如沉入水中,頃刻消失。

    楊鎮驚得長大了嘴巴,連叫幾聲都無人回應,他躥出去,院中也空空如也,根本沒有乞丐半點影子。

    這叫花子竟然借土遁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279069_22_18-m
煉器真仙
作者 暗黑茄子
  器仙之道,煉乾坤、融日月、修陰陽、脫生死,乃造化大道也,萬仙難及,是為真仙。   徐遊,...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