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意外穿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馬蕓扭過頭看向劉欣,他的眼神還是那樣熟悉,和五年前的那個晚上一樣,憂郁中帶著善良,讓人第一眼就會覺得這是個好人,愿意去親近他,這張面孔不知道在她的夢里出現過多少次,誰會想到他是一個賊呢?當她在警局實習時,翻看那五件陳年案子的材料,嫌疑人雖然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胖有瘦,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只在案發現場出現過一次,然后就消聲滅跡了,再也無從查找。但那些人的眼神,馬蕓再熟悉不過了,她可以斷定這些人都劉欣假扮的。五年前劉欣“英雄救美”時,她還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劉欣的形象便在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她也知道了他的身世,和父親一樣,也對他有了深深的歉意。誰知道他竟然是個江洋大盜,做下的都在驚天大案,她的心都碎了,但她沒有絲毫猶豫,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便得到了上司的支持,對劉欣開展了抓捕。

    馬蕓怔怔地看著劉欣,對他仍抱有一絲希望:“劉欣,是我認定這些案子是你做下的,你還是跟我回去自首吧。”

    當聽馬蕓說完為什么認定是他作案的原因,劉欣哭笑不得,沒想到會栽在這個一直暗戀自己的女人手里,見她一門心思地勸自己去自首,不由說道:“馬蕓,先不要討論自首的事,我有兩個消息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要聽哪個?”

    “先說好消息。”馬蕓很干脆。

    “呵呵,看樣子你是個樂觀派,這我就放心了。”劉欣笑著說道,“好消息就是我們都還活著。”

    馬蕓惱道:“你不是說得廢話嘛!壞消息啦?”

    劉欣不以為然地道:“怎么能說是廢話呢,你看咱們從那么高摔下來,竟然毫發無傷,這不是好消息是什么?壞消息就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我們……”

    馬蕓打斷他的話道:“什么叫回不去?不可能,他們馬上就會找到這里來的,而且周圍也不像沒有出路的樣子。”

    劉欣斬釘截鐵地說道:“肯定回不去了!因為我們穿越了!”

    馬蕓聽了這話,像看一個怪物似的打量著劉欣,譏諷道:“你腦子沒摔壞吧?大白天的說夢話,還穿越?你網文看多了吧!”

    “這是真的,盡管我也不敢相信,但它卻是事實!”劉欣走到馬蕓身旁坐了下來,一臉認真地說道,“你想想看,如果不是穿越,我已經逃走了,為什么還要回來?其實一開始我并沒有認出你,否則我也不會把你銬起來。我逃出了山谷沒多久,遇到一個樵夫,開始我還以為是在拍電影。那樵夫看見我也嚇了一跳,以為我是個胡人。我知道自己穿越了,想起你還被銬在樹上,要是我不回來放開你,你這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美女不被野獸吃掉也會餓死的。不過,我已經弄清楚了,現在是漢光和五年,也就是公元182年,很快就要進入三國時代了,多少大神們夢寐以求穿越到三國,竟然讓我給碰上了,你說多好的機會啊!我要先去洛陽看看貂嬋,再去河北找找甄宓,還有江東的大喬小喬,看看她們到底誰最漂亮,要是有機會我就娶上一個兩個三四個,五個六個七八個……”

    “你怎么哭了?”劉欣越說越興奮,突然聽到耳邊傳來“嚶嚶嚀嚀”的哭聲,他轉過頭去,卻發現馬蕓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淚流滿面了。

    “嗚嗚……”聽到劉欣問她,馬蕓哭得更兇了,“都怪你!嗚嗚……你為什么要跑,嗚嗚……害我再也回不去了,嗚嗚……”

    劉欣大汗,女人真是不可理喻,委屈地說道:“這怎么能怪我呢。如果你不撲到我身上,我們就不會摔下山崖,現在我早就自由自在了,而你現在一定也回到警局了,大不了沒有立功罷了。”

    馬蕓忽然撲到劉欣懷里,兩只粉拳雨點般在捶打著劉欣的胸口,哭著說道:“就怪你!就怪你!你好好的一個人不干正事,去做什么小偷。被抓住了,乖乖認罪就是了,最多坐幾年牢,逃什么逃!”

    劉欣心中釋然,原來警察只掌握了自己少量的罪證,輕輕拍了拍馬蕓的背脊,說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事情已經這樣子了,這是我們誰都沒想到的。我肯定要逃的,如果被你們抓回去,我就要吃槍子兒了,我做下的案子,累計案值上億了,夠上判死刑了。不過,現在這些已經無所謂了。現在是公元二世紀,理論上說,我還沒有犯過罪,你也不是警察,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好好地活下去。”

    馬蕓止住哭聲,擦了擦眼淚問道:“你有什么打算?”

    劉欣想了想說道:“我好辦,你知道我最拿手的是什么,想要弄點錢過日子還是容易的。關鍵是你要怎么辦?本來把你的手銬打開,我們就可以各奔東西了。但現在知道你是馬叔的女兒,我就不能不管了,說起來,馬叔那些年對我還是不錯的。要不,我想辦法找個帥哥把你嫁出去?”

    “你瞎說什么!”馬蕓嗔怪道,“五年前你就說過,不許別人欺負我,只許你一個人欺負我,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

    “我說過嗎?我怎么不記得了。”劉欣摸了摸腦袋,“暈倒,你不會看上我了吧,追我追到東漢來了!”

    馬蕓俏臉一紅,一把將劉欣推開道:“臭美!誰追你了。不過,你可不能去做小偷了,咱們有手有腳的,怎么的不能找點事做養活自己。”

    “找點事做?現在什么年代啊!東漢末年啊!你我男耕女織?你會織布還是我會種地?就算會,我們也沒土地啊!”劉欣聳了聳肩說道,“算了,和你說了半天,不知不覺都到中午了,肚子早餓了,你在這等著,我去搞點吃的去。”

    馬蕓一把拉住剛剛站起身來的劉欣道:“不行,你不能去偷!”

    劉欣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說道:“放心吧,這荒郊野外的,我想偷也沒地方偷去,除非偷你。幸好的我背包還在。”

    馬蕓感到臉上發燙,看著劉欣漸漸走遠的背影,輕聲嘀咕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劉欣有一手飛刀絕技,他的背包里長年放著三十六把柳葉飛刀,這柳葉飛刀做得真和柳葉一般大小,是那位前輩用一種特殊的鋼材打造的。山谷里的小動物頗多,劉欣的飛刀在二十米之內百發百中,奪人性命有如探囊取物,不過他還從來沒有真的殺過人,這手絕技大多數時候倒用來打獵了。

    劉欣轉悠了半圈,便拎了一只山雞和一只野兔走了回來。劉欣每每做了案子,都喜歡跑到山里游玩,餓了就打些野味來烤著吃,背包里鹽和佐料都是現成的。沒一會功夫,山谷里就傳來陣陣肉香夾雜著松枝燃燒的香味,聞得馬蕓垂涎欲滴,不住地追問好了沒有,這丫頭顯然也餓了。

    “怎么樣,香吧?你慢點吃,別燙著。”劉欣看著狼吞虎咽,全無半點淑女形象的馬蕓,忍不住提醒道。

    馬蕓的父母從小對她的要求就十分嚴格,進了警校教官們又不近人情,現在眼前這個自己暗戀多年的帥哥對自己關切有加,馬蕓的心底不由升起一種溫馨的感覺。當她啃下一只雞腿,看向劉欣,突然眼睛一亮說道:“想不到你手藝這么好,我有辦法了,你去當廚師。”

    “我去當廚師?!”劉欣一下子蹦了起來,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開玩笑,我好不容易穿越了一回,你讓我去當廚師!那能掙幾個錢?能娶到美女嗎?找死我也不干!”

    馬蕓伸出那只油乎乎的手,一指頭點在劉欣的額頭上,氣惱地說道:“你整天就想著娶美女,難道我不美嗎?”

    劉欣只得連連告饒:“美,美,你當然美了。咱們先不談這個,先想想接下來怎么辦。你好好的一個大姑娘,把頭發剪這么短,走出去要嚇死人的,需要好好化妝一下。出了山谷三五里外有個小鎮,我們一會去那里弄幾件衣服換換……”

    馬蕓不等他說完就急忙道:“不許去偷!”

    劉欣無奈地說道:“好好好,不去偷,我花錢買還不行。”

    馬蕓奇怪道:“你哪來的錢,你身上的錢在這里買不了東西吧。”

    劉欣得意地說道:“現在流通的是五銖錢,我身上的紙幣當然沒用,但是我背包里有金子,一百克一根有十根呢!”劉欣前些天從那個副市長那里偷來的金條都放在背包里。

    馬蕓這才恍然大悟:“難怪我早晨背著這包,覺得怎么這么重。”

    劉欣帶著馬蕓來到小鎮,忍受著路上行人異樣的目光,找到一家布店,拿出一根金條,買了些衣物,找了間客棧住下。這些年,劉欣除了神乎其神的偷技外,還學會了四**寶:輕身功夫、飛刀絕技、青城劈空拳和易容術。兩個人按照路上行人的裝束進行了化妝,只是二人均是短發,一時卻沒有辦法,只得弄了兩頂帽子,馬蕓也只得女扮男裝。

    二人裝扮已畢,走出客棧,到小鎮上閑逛。鎮子雖然不大,只有一條穿鎮而過的街道,街道兩邊是林立的商鋪,人來人往,卻也十分熱鬧。兩個人走在路上,有如來到一座漢代影視基地,對什么東西都感到新奇。

    走著走著,迎面來了一個瘦小干枯的黃臉漢子,經過他們身邊。劉欣腳下一滑,與那個漢子輕輕撞了一下。

    那漢子怒道:“走路不長眼睛啊!”

    劉欣忙不疊地道歉,那漢子才罵罵咧咧地走開。馬蕓一路上可不僅在游玩,而且還在思考可以找個什么合適的營生讓劉欣去做,見劉欣不小心撞了人,扭過頭去,正要責怪他,卻見他手里多了個小包袱,不由漲紅了臉,柳眉倒豎,雙目圓睜,怒聲喝道:“劉欣,你……”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我在撒旦教的日子裡
作者 猥瑣斯達叔
  一個中國留學生,進入邪惡組織的日子,沒有一晚睡過安穩的覺。   生死的較量,在夢魘裡進行...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