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相逢兩字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站在小木凳上,認真地看娘親揉面團,小小的手掌捏著娘分的一點面團,跟著娘親的步驟加水和面。

    “娘,今天做什么好吃的面粉點心噠?”

    蘇縈笑著看對著面團快要流口水的自家小包子了:“今天爹爹回家,妤兒給爹爹做元寶餃好不好?”

    “爹爹要回來?!喔,好棒!那妤兒要包爹爹最愛吃的蝦仁餃子!”得知爹爹今天從緒州分鋪回來,樓妤高興極了,“唔,爹爹要回來了呢,真好,一路上平平安安的。不過出去了兩個多月,爹爹肯定累著了,多包點餃子!”

    “好,妤兒多包點,你爹要知道今天的餃子妤兒出了這么大力氣,不知道有多得意。哎,妤兒果然更疼爹一些。”蘇縈故意搖頭嘆氣,一臉的失落。

    聽到自己美人娘親這么說,樓妤急了,扭身朝娘親撲過去,一把抱住美人娘親的細腰:“妤兒也很疼娘的嘛,爹爹跟娘妤兒都疼!”“呵呵,傻丫頭,”蘇縈用臉頰蹭了蹭樓妤的額頭,“娘逗妤兒的,娘當然知道妤兒最疼爹跟娘啦。看看妤兒這一抱,娘親的衣裳是不是有兩個小巴掌印了呀?”

    “呃,哈,哈哈”,把肉掌子趕緊收回來,果然瞟見美人娘親腰上兩個白白的小掌印,不好意思地拿手揉揉鼻子,又逗得蘇縈和兩位廚娘樂出聲來。

    嫩黃色的裙子,白色窄窄的腰帶,頭發扎成兩個小發髻,左右一邊一個,隨著小女娃小腦袋的轉動微微搖晃。肉嘟嘟的臉蛋很是討喜,小小的鼻頭一片白色,兩只小手沾滿面粉,兩只食指對著指啊指啊的,眨巴眨巴眼睛盯著正發笑的三個大人,小嘴嘟著,一副“你們再笑我要生氣了的”表情。

    一路風塵仆仆回到家就要找媳婦女兒的樓瑄樓三少站在廚房門口看到的就是這模樣的寶貝心肝。

    “妤兒!”樓三爺中氣十足。

    “爹爹!”正委屈又被笑,卻聽見一聲興奮地喚,思緒還沒來得及跟上,身體卻是早一步做出了反應。

    聽到熟悉的聲音小短腿立馬跳下板凳,揚著頭小馬似的沖進向自己伸開雙臂的爹爹懷里,爹爹爹爹地喚個不停。

    看著面前把女兒抱起舉過頭頂逗玩的相公、手舞足蹈哈哈大笑的女兒,蘇縈彎了眉眼。

    被舉得高過頭頂是樓妤最愛的游戲,低頭便能看見爹爹滿眼小小的得意笑著的自己,樓妤的幸福每每都脹得像要蔓延出來。

    只是,這一次,廚房門邊站著的小男孩兒是誰?

    “爹爹,有個小哥哥!”鑒于殼子只有五歲,即使門邊目不轉睛一直看著自己的小男孩只有大概一米五高,自己還是得稱呼小哥哥。

    與妻子對視一眼,樓瑄把寶貝女兒小心翼翼放下扶著站穩,伸手牽著小男孩跨進廚房門站在自己妻女面前,開口了。

    “縈兒,這是傅韞的兒子,傅琰。也就是,你總念著的顏婉的孩子。”

    顏婉,未出閣時與蘇縈是極好的閨中好友,兩人相識十年,自相識便是姐妹相稱。只是后來顏婉嫁給了傅韞,傅韞又因為升了將軍被任命去了緒州戍守,顏婉隨軍。一別便是十一年。

    “琰兒?!”急急蹲下身看仔細面前不茍言笑的男孩兒,連右膝已經跪在地上都沒有察覺。知道是婉姐姐的孩子,蘇縈簡直是欣喜若狂了。

    “琰兒,你娘總給我來信談起你。你出生,叫娘,走路,讀書,習武,你娘都寫信跟蘇姨姨說過。蘇姨姨想你娘,也想見你。琰兒,”有些語無倫次的蘇縈想摸摸傅琰,又怕面粉弄臟小臉,手足無措了。

    “蘇姨”蘇縈才聽得一聲,便被傅琰輕輕抱住了。“琰兒也總聽娘說起蘇姨。”

    說完傅琰放開蘇縈,退回原來站著的地方,只是臉上柔和許多。“還有妤妹妹,娘常說妤妹妹討人喜歡,只看蘇姨寫的信就疼妹妹疼得不行。”

    聽到話題轉移到自己身上,樓妤傻傻眨了眨眼,她還在想著小屁孩這么早熟這么會討人喜歡呢,怎么就說到自己了呢?

    “妤兒,叫哥哥。”見傅琰微笑地看著自己的傻女兒,樓三爺發話了。

    “琰哥哥!”樓妤嫩生生干干脆脆叫了聲,還不吝嗇送上大大笑臉一枚。

    “恩。妤妹妹好。”被樓妤的笑帶著,傅琰臉上的笑越發明顯。

    “好啦好啦,廚房也不是說話的地兒。相公,你先帶琰兒去花廳坐著好好歇歇,我跟妤兒收拾收拾就去。”送樓三爺與傅琰出門,交代廚娘把餃子包好,吩咐了晚餐菜色,蘇縈這才牽著樓妤回房梳洗換衣。

    乖乖地跟著娘親來到花廳,看著側座一身墨色的傅琰,默默地嘆了口氣。也是自己娘親知道是故人之子太高興了,沒認真看樓三爺和傅琰的神情。從在廚房看到自家三口團聚,傅琰眼眶就是紅的。縱使從容地跟自己娘親輕擁,交談,樓妤都注意到這個眉眼透著堅毅的小男子漢的手臂無論抬起垂著,一直都在微微顫抖。

    沒有跟著自己父親,反而獨身一人出現在這里,跟著樓三爺來,滿身孤寂,怕是家里出了什么變故。明明傷心至極卻裝作無事,強迫自己堅強,這樣的模樣,生生是樓妤上一世的翻版,樓妤又怎會猜不到少年發顫的手,難得顯露的笑,藏著怎樣的苦。

    被娘親拉著坐到傅琰旁邊的座椅,看著重新梳洗的娘紅著眼一寸寸撫過少年的額、眉、眼、臉頰,樓妤垂下眼心里再次默嘆。

    罷了

    于是跳下座椅,繞過蘇縈和傅琰,小胳膊撐在椅墊上爬上傅琰坐著的椅子。

    “妤兒,這是做什么呢,擠著你琰哥哥了。”被女兒笨拙地爬椅子的動作引開了心神,蘇縈趕忙起身想抱回已經爬到傅琰坐的椅子上的樓妤。

    “蘇姨,不要緊的,”怕之前留著的空間不夠樓妤坐,少年索性把白白胖胖的肉團子抱起來放在膝上側坐著面對蘇縈,“就讓妤妹妹坐這吧,我替母親抱抱妹妹。母親一直想有機會抱抱妤妹妹。”

    雖然告訴自己自個兒只有五歲,只有五歲,樓妤還是有點不好意思被少年這樣抱著。紅著臉飛快地瞥了眼少年,卻正好對上少年含笑的眼睛,于是這下連耳朵都紅了。

    “對了,相公,琰兒怎么跟相公回京師來了呢,婉姐姐也回來了嗎?”被女兒一打岔,蘇縈看到傅琰的激動散了些,總算能恢復冷靜了。

    感覺抱著自己的手倏地緊了,猜到少年獨身來的原因,感同身受才更憐惜,樓妤把肉乎乎的小手放在了傅琰抱著自己的手上,用力地抓住,希望能在接下來的談話中給傅琰些許力量吧。

    “縈兒,”半晌,樓三爺說話了,“顏婉沒有回來,她,”

    “樓叔,”樓三爺詫異地看向打斷自己的傅琰,“樓叔,我來說吧。”

    垂眼看小小的手掌附在自己手上大了一倍的手上,感覺到被緊握,稍回力扣緊懷里溫暖的來源。傅琰抬頭,看著怕是猜到了什么眼睛急劇紅透了的蘇縈,“蘇姨,我娘,我娘她不回來了。有機會,有機會我帶蘇姨去看我娘,她,葬在緒州了。”

    看向朝自己點頭的相公,蘇縈眼淚奪眶而出。

    “怎么會,琰兒,我三月前才跟你娘通過信的,怎么會?!”說到這里,蘇縈幾是啞了聲音。

    父親戍守,難得有假期歸家。多數時間只有自己母親陪著,如今母親逝去,自己不能不面對,甚至堅持要親口說出自己母親逝去的事實。對只有十歲的傅琰來說,已經是用了最大的力氣了。他也想哭,也想問怎么會,為什么!為什么那么好的娘親就是沒熬過這場病?!為什么那么狠心讓他一個人送走自己的娘?!為什么從今往后再看不到娘對自己笑,抱著自己哄?!他有無數的為什么想問,可是找誰回答?!誰又能答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74099_80_803-m
掌家小農女
作者 南極藍
  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渣爹狀元郎,娘親下堂婦,她是個嫁不出去的不孝女?
  陳小暖...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女商
作者 小巷谷芽
  糊里糊涂變成葉家傻女,一清醒就被父親盯上,想要她再當他棋子。她又不是以前的傻子,怎么還會任... (馬上閱讀)
Sys_80_801-m
嫁做錦衣婦
作者 霖琳
  落魄官家女VS傲嬌錦衣男   本以為萍水相逢,卻不料暗生情愫。   官家女:我想要忠厚一忠...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萌寶來襲紅杏娘親
作者 涙魚
  本文女強男更強,全程搞笑,不喜慎入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御膳坊
作者 一顆梅子
  虎頭雞,辮子魚,干貝粉絲豆腐湯。   萵筍絲,玉米腸,脆皮五香炸帶魚。   蒸鰻魚,鮮鴨頭...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