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金黃荷包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慟哭著擁緊傅琰,蘇縈淚流滿面。樓瑄起身抱住二人,低低嘆。樓妤小小的大拇指在少年手背輕輕摩挲,片刻,終是抬起覆上少年咬得泛白的唇。裝得再像稚童,終究沒有辦法在面對濕了臉卻死死咬住唇不肯哭出聲的少年時裝作不知發生了何事。以前,在寢室頂樓,自己怕是也是像現在的少年一樣吧。

    一樣的,可憐可惜。

    晚餐菜色是蘇縈之前就吩咐了的,滿桌色香味俱全,只是再沒有人有心情欣賞品嘗。

    靠著傅琰坐,看著少年想起上一世,樓妤只覺得心都絞著。

    暮色漸深,燈起。

    樓府很大,樓家兩位爺未分家,只堪堪用一個大花園子隔開兩家。樓瑄領著傅琰、樓妤去歇息,一手牽著一個。蘇縈卻是因為聽聞噩耗整個人都恍惚,被樓瑄喚蘇縈貼身伺候的素娘伺候著回房了。

    樓瑄領著兩個孩子,玉瑤在樓妤身后跟著,一路穿過花廳。

    三歲前的樓妤是由玉瑤帶著,睡在樓瑄與蘇縈臥房外室的。后來樓妤大些了,便安排在隔壁圍上了三面矮墻的獨立小院兒,畢竟是女兒,獨立住著安靜許多。樓瑄本想讓傅琰住到自己臥房對面的房間,想了想,還是領著傅琰去了女兒的院子。

    希望懂事乖巧的女兒能給傅琰當個開心果,也不枉他帶著傅琰回來這一回。至于閑話,妤兒還小,自家里也沒有這么不長眼嘴碎的下人。

    而傅琰,樓瑄這一生,已然是忘不了當初在緒州見傅琰時的情景了的。

    瘋狂如困獸般沖著還穿著盔甲的傅韞嘶吼著:

    “我娘死了!你回來做什么?!她死了!死了!”

    “滾回你的軍隊去,滾啊!”

    而傅韞,直挺挺地“鏗”地一聲在靈堂跪下,在疆場面對千軍萬馬依然豪氣沖天的,頂天立地的,滿身新傷舊疤從未低過頭的堂堂七尺男兒,在十歲的兒子面前,直直跪在妻子靈柩前,淚灑戰衣。

    樓瑄站在傅琰身后握著小困獸的胳膊,目睹這一切別開眼不忍再看,卻感覺手上的胳膊輕輕掙脫。本來已然幾乎瘋魔了的小傅琰看著跪下依然背脊挺直的父親,掙脫樓瑄的控制,踉踉蹌蹌走到父親旁邊,跪下。顫抖著嗓音:“娘,爹,爹回來了。爹他,他身上的戰衣沒破,這回出戰爹沒傷著。娘,你可以,你可以,安心了。”

    樓瑄潸然淚下。

    淚中只見傅韞將傅琰擁著,手掌放在兒子的頭上,將兒子的頭牢牢埋在自己胸口。跪著的兩父子緊緊擁著,只有傅韞胸前啞啞的哭聲低低地傳出來。

    顏婉與蘇縈姐妹相稱,樓瑄與傅韞年少時亦是好友,鮮衣怒馬意氣風發羨煞多少旁人。來緒州分鋪巡查,也是想看看傅韞,只是沒想到才到傅府,便看見白幡遍布,靈堂已立。

    至于為何傅琰會跟著樓瑄回京師,是因為傅韞本來就是要與傅琰一起回京師去顏家報喪,不巧胡人再起戰事,傅韞只好托好友先行帶回兒子,等自己戰事暫休再行回京。

    從緒州一路至京師,樓瑄與傅琰同乘同住同食,傅琰沉默,早慧,經此一事,已經頗有其父的穩重了。肩膀小小,卻總是同背脊一樣挺直,是能擔當大任的。不過一個月的路程,樓瑄未見傅琰笑過,別說開懷大笑,就連微笑都不曾有過。然今日見了自家傻女兒卻是笑了,這也是樓瑄決定讓兩個孩子住一個院子的原因。

    推開樓妤臥室隔壁的房間,吩咐玉瑤讓下人準備沐浴,樓瑄牽著孩子往里走,直至圓桌前:“琰兒,你住這間,隔壁是你妤妹妹的房間,有什么事就找下人。沒事的時候讓妤兒陪陪你,她是個傻的,還不懂事,就當陪你解悶了。”

    “恩”,傅琰應了,又摸了摸樓妤的頭,“妤妹妹很好。”

    “我讓你玉姨幫你弄水去了,妤兒,陪你琰哥哥說說話,等你玉姨姨來喚琰哥哥沐浴。好不好?”

    “好!妤兒陪琰哥哥。”樓妤笑著應答,末了還重重地點了點自己的小腦袋瓜子。

    笑著揮手送爹爹出門,樓妤知道自己這樣傻傻的很逗趣,逗趣就好,不然這寡言少語的少年何時能稍稍開懷?

    任小女娃牽著,坐在桌前,看小腳墊著,胖乎乎的小手使勁夠桌上的白釉瓷壺,然后翻過一個杯子笨拙地倒茶,隨后又捧著茶杯送到自己面前,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笑著看著自己,傅琰覺得有什么在心里暖暖的熱熱的發酵著。

    小小的丫頭,傻乎乎,可是好溫暖呢。

    “琰哥哥,喏,喝茶喝茶,”把手上的茶杯湊近傅琰,樓妤想打破兩人之間的沉默。茶杯是被傅琰接過去了,卻又被放回桌上,樓妤正怔怔地,冷不丁被傅琰抱起來放在了膝上,嘴唇邊溫熱,一看,傅琰一手端著自己倒的那杯水遞到了自己嘴邊:“晚飯見你沒吃多少,水是溫的,先喝著暖暖胃,要是餓了,等玉姨來叫她給你弄些吃的吧。”

    傅琰緩緩的抬高茶杯好讓樓妤能喝完水又不會嗆到。樓妤默默喝著,她知道傅琰的母親,蘇縈曾經說起過很多次,顏婉聰慧,溫婉。而這一刻,樓妤忽然對顏婉充滿了好奇,是怎樣的女子才能將孩子教得這般好呢?

    才十歲大的孩子,經歷母親逝世,獨身跟著之前從未見過的人離開熟悉的家,歷經三十多天,身心俱疲。好不容易到了,卻被勾起傷心事哭了一場,傷了心神居然還如此細心地觀察到自己。半大的孩子,究竟是有多懂事才這么招人疼?

    玉瑤的速度很快,畢竟浴池的水每天都是燒著的,只需要沐浴前稍稍看看有沒有還需要清理的地方。樓妤起身看著傅琰自己從行李里拿出換洗衣衫,又將行李整理好放在一旁,牽著傅琰大踏步扯著去了浴房。

    “玉姨,廚房里備著面條嗎?妤兒肚肚餓”目送傅琰進了浴房,樓妤搖著玉瑤的胳膊撒嬌。

    “我們妤兒晚上沒吃飽是不是?廚房備著面條,還熬著有雞湯,玉姨給妤兒做雞湯面好不好?”邊說,玉瑤牽著樓妤邊走去廚房。

    “好呀好呀!等妤兒再大一點點,就可以煮面條給玉姨姨吃啦!”

    “那玉姨就等著小姐煮好吃的雞湯面!玉姨真有口福呢。”

    小眼珠子轉了轉,樓妤道:“玉姨,給琰哥哥也煮一碗吧,我跟琰哥哥一起吃,吃多多的!”

    著手煮面條的玉瑤笑了:“妤兒惦記著琰哥哥呀。看來妤兒很喜歡小哥哥啊。”

    很喜歡,還小哥哥?樓妤額頭三根黑線。誰讓自己年紀小呢,哎。

    “琰哥哥很好噠,還喂妤兒喝水水呢!”

    等傅琰沐浴完回房,就看見笑嘻嘻坐在桌前的小女娃面前兩碗熱騰騰的面條,多的一碗上面還蓋著一顆金黃金黃的荷包蛋。

    一口一口吃完面條,把荷包蛋分一半給對面埋頭大吃的女娃,傅琰濕了眼。樓妤此時并不知道傅琰情感的外露,也不知道為什么外露。她只是感同身受想給予少年一點點關心,卻不知道這一點點的關心對剛失去母親的少年來說,是多么厚重的溫情。

    其實不過一碗雞湯面,一顆荷包蛋而已……而已

    次日。

    樓妤昨晚夢見了爺爺奶奶,晨起睜眼,長吁一口氣,忽覺恍如隔世,也確實已隔世。于是拍拍臉,掀被起床洗漱。

    洗漱的水已經打好,樓妤還是不習慣有人在一旁伺候著洗漱,正好樓三爺跟蘇縈也是自己相互打理,只是讓伺候的人打水換水而已。細細洗漱完,把昨晚入睡前散了的頭發攏到一處,拿粉色發帶綁住,出門去尋自己娘親綁發髻。卻不想才出門,便看見少年持劍而立。

    于是張大嘴瞪大眼保持著跨步走的姿勢癡癡呆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30425_80_804-m
富貴不能吟
作者 青銅穗
  鎮北王燕棠作風端正守身如玉,從小到大眼裡只有清純可愛的青梅,不想馬前失蹄被個妖豔賤貨揩了油... (馬上閱讀)
Sys_80_801-m
嫁做錦衣婦
作者 霖琳
  落魄官家女VS傲嬌錦衣男   本以為萍水相逢,卻不料暗生情愫。   官家女:我想要忠厚一忠...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債主獨寵小孤女
作者 月陌紫觴
  當債主的鋪子遇到了困難,小孤女出了個主意,讓債主不但沒虧損,反而賺個滿盆彩。   當債主...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女商
作者 小巷谷芽
  糊里糊涂變成葉家傻女,一清醒就被父親盯上,想要她再當他棋子。她又不是以前的傻子,怎么還會任... (馬上閱讀)
Sys_80_801-m
烙梅
作者 冰偌羽
  縱使這張臉千分萬分的像她,卻終究也不是她。我洛城,活著只是為了那個一轉身,便能讓萬朵梅花失...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