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卻未道別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尚稚嫩的少年身線挺拔,仍是墨衫,散發卻悉數被束起。只一剎,倏地劍與身隨!挑摸穿刺、提點、崩攪、壓劈、攔掃、披截。真正應了那一句:“神與劍合,縱橫揮霍,行若游龍,翩若飛鴻,隨風就勢,飄忽浮沉,仿如輕云蔽月,飄若回風舞雪。”

    樓妤腦子里翻來覆去翻來覆去便是這一句,前世今生活了二十幾年,這是第一回親眼看見有人練劍。曾經樓妤看武俠小說的時候就想過,每個女人心里怕是都住著一個西門吹雪罷。樓妤不懂劍法,并不能分辨出傅琰身法如何,力道如何,劍法如何,她單純地覺得眼前專心練劍的少年一刺一挑,一翻轉一旋繞,暗含遒勁,行云流水。

    “身與劍走,身與氣合,氣與神合。”

    來人贊嘆般低語,卻驚醒了看得如癡如醉的樓妤。

    “玉姨,”樓妤抬頭看已行至身邊的玉瑤。為何玉姨會說出這番話,玉姨懂劍么……

    “玉姨方才說什么了,妤兒沒聽清呢!”歪著頭,樓妤裝作未聽清玉瑤先前之言,想玉瑤能說得更清楚些,最好是能解了自己的惑。

    “呵呵,玉姨姨剛剛是在夸我們妤兒的琰哥哥劍法好。”玉瑤一襲素色裙衫,略寬的腰帶系著盈盈一握的柳腰,明明一副嫻淑態。這樣的女子懂劍?

    “妤兒都不知道琰哥哥劍法好不好,就覺得好有氣勢。玉姨能看懂,好厲害好厲害!”說完,樓妤送上一個豎著的大拇指。

    “哎喲我的小姐,你玉姨懂縫衣做飯,哪里懂劍喲。這不是瞅見琰少爺練劍,覺著氣勢十足,這才夸了夸,”說著,玉瑤右手捂嘴,輕笑,十足小女子模樣。

    樓妤自是不信,要真不懂,怎會說出“身與劍走,身與氣合,氣與神合”這樣的話來,可是,玉姨是一直跟著自己娘親貼身服侍的,怎么可能懂武呢?樓妤還欲在問,玉瑤卻喚了聲“琰少爺”,徑自拿著毛巾走向聞聲已停的傅琰,柔聲道:“琰少爺請歇歇,已經練了大半個時辰了。玉姨讓人在浴池換了熱水,去泡泡吧,再等半個時辰就用早食。”

    “麻煩玉姨了。”少年拿過毛巾擦了擦額頭沁出的汗,臉帶笑意。擦罷,待玉瑤接過毛巾,幾步走向樓妤。

    “妤妹妹早。”

    “哼,”樓妤皺了皺小鼻子,“琰哥哥笑話人家。琰哥哥都練了大半個時辰的劍了,妤兒才起。琰哥哥還說妤兒早,一點都不早嘛!”

    短胳膊叉腰,皺著小臉,一派嬌憨。

    傅琰看愣了神,玉瑤卻是“噗”一聲笑開了。傅琰這才回神,亦笑道:“妤妹妹還小,比我遲醒是正常的。再說,妤兒最乖了,我怎會舍得笑話妹妹你呢?”

    上下拿小眼神兒掃了傅琰好幾遍,揉揉鼻子,仍是叉著腰,這回頭高高仰著,道:“琰哥哥你要是明日練劍帶著妤兒一起,妤兒就信你沒笑我!”說完,放下胳膊,扯著面對著自己的傅琰胳膊來回晃,“好不好嘛,好不好嘛,”嘴里的威脅卻換成了嬌嗔。

    將一邊手上持的劍遞給玉瑤,任樓妤搖晃另一只手,傅琰寵溺地輕輕摸了摸樓妤的頭,應了。而玉瑤,早已被自家小姐逗得前俯后仰,止不住笑了。

    就自家小姐,還早起練劍呢,平日念書都是自己提前半個時辰就喚起床,途中還必須隔一陣子再叫一回,大概喚上五回,才迷迷瞪瞪地睜眼起床。不過,自家傻小姐有一點好,再貪睡,每日早飯后必先去給老爺夫人請安,才去夫子那里,從未間斷過。若是像今日夫子放了小姐們的假,小姐起床后也同樣會去請安,陪著說會話,然后回小院自己看書練字。

    現在晃著傅琰胳膊撒嬌的樓妤,寵溺著看著樓妤任她鬧著的傅琰,嗤嗤笑著合不攏嘴的玉瑤,都沒想到,樓妤嘴里的那個明日,只有早起的樓妤,和接走傅琰的那匹戰馬揚起的塵。

    樓三爺攜蘇縈站在樓府門外,殷殷叮囑前來接人的傅韞照看好傅琰,莫讓他再傷心,別凍著累著,說著蘇縈又紅了眼眶:“傅大哥,琰兒是個好的,婉姐姐走了,他就你一個至親,你多陪陪他。我知你軍務忙,可是琰兒總是需要父親的。”

    即使未穿戰袍,一身便服,軍人軒昂之勢沒弱沒分。傅韞坐在馬上,扶了扶坐在自己身前的兒子,滿面感激之色:“多謝樓夫人今日之言,我定會遵言多陪我兒。樓兄,你夫妻二人之恩,我傅韞銘記于心!”

    “蘇姨,”傅琰跳下馬,走上臺階,站在樓瑄夫妻面前,“樓叔,蘇姨,琰兒走了。今日一別相見之日遙遙無期。樓叔和蘇姨要保重。”說畢,退后一步,做了個長揖。正欲轉身,頓住了腳。

    “蘇姨。我今早沒告訴妤兒我今日走,見她睡得熟,”少年看著蘇縈,眼光卻漏向了樓妤小院的方向,“等妤兒醒了,煩請蘇姨轉告,等日后再見,我再帶著她練劍。”

    下階,蹬腳上馬,聽得父親一聲“告辭”,傅琰急急轉頭,望向樓府,直至遠去。其實,傅琰那句話并未說完,等日后再見,我再帶著她練劍。只希望那時妤兒會記得我。

    樓府門前,目送傅韞父子離開,想著還睡著的不知情的女兒,蘇縈有些為難。傅琰來了兩天,妤兒與他形影不離,什么都先顧著傅琰。府里年齡相仿的孩子有是有,可是一想到這里,蘇縈生怒了。樓妤小不懂,自己卻是明白得很。樓家大爺那邊,嫡女也好庶女也好,甚至旁支之女,對樓妤從未客氣過。而且,樓家大小姐,蘇縈暗暗嘆氣,有才有貌,在京師估計也是數一數二的,只是這脾性。還是叫傻妤兒遠著她點吧。

    “爹,娘。”蘇縈正亂想著,冷不丁卻聽見自己女兒的聲音,心里“咯噔”一聲,糟了,還沒想好怎么跟女兒說傅琰走了的事兒啊!

    與夫君齊齊轉身,對視一眼,看見夫君嘴角的苦笑,蘇縈只好自己試著交代,沒想到才張嘴欲說,就被樓妤打斷了話。

    “娘,琰哥哥說等他再來,會帶妤兒練劍。妤兒躲在門后面聽見了。”看著急急想向自己解釋的娘,生怕自己難過不開心的爹,樓妤先開口了。

    在整個樓府,偌大的樓府,能傾心交談的除了爹娘、素姨玉姨,就再無他人。傅琰,年齡雖小,心智卻早熟,而且,他是真的對自己好。明明悲傷,卻微笑著對自己,對家人,怕有人因他的悲傷而憂心。這樣的少年,怎么不讓人心疼,不讓人喜歡?

    只是自己不是真的五歲孩童,遭遇分離,不會用哭鬧來宣泄表達自己的難過。再者,雖然覺得傅琰很好,只兩天朝夕相處有了些感情,也還不至于深到悲傷得不能自已。理智上曉得這許多,可心里酸澀卻是騙不得人。不過,人都走了,不好再惹自己爹娘擔心。

    于是,樓妤才在蘇縈開口前道出自己已經知道傅琰離去的事情。

    “爹,娘,琰哥哥這么說了,就一定會回來的,對吧?”

    五歲的女娃一手無意識卷著自己腰帶上的結,一手握成拳垂在一側,樓瑄心疼急了,一把抱起女兒,連聲道:“會回來,當然會回來。妤兒不傷心好不好,今天爹爹帶妤兒去鋪子里玩,妤兒喜歡什么爹爹都給!”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35371_80_804-m
金玉良醫
作者 寂寞的清泉
  為給老駙馬沖喜,長亭長公主庶孫迎娶陸家女,新娘子當天卻吊死在洞房......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女商
作者 小巷谷芽
  糊里糊涂變成葉家傻女,一清醒就被父親盯上,想要她再當他棋子。她又不是以前的傻子,怎么還會任...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債主獨寵小孤女
作者 月陌紫觴
  當債主的鋪子遇到了困難,小孤女出了個主意,讓債主不但沒虧損,反而賺個滿盆彩。   當債主...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御膳坊
作者 一顆梅子
  虎頭雞,辮子魚,干貝粉絲豆腐湯。   萵筍絲,玉米腸,脆皮五香炸帶魚。   蒸鰻魚,鮮鴨頭...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萌寶來襲紅杏娘親
作者 涙魚
  本文女強男更強,全程搞笑,不喜慎入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