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資過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初冬的天氣雖不是很冷,卻也叫人隱隱感到一絲寒意。盡管這才剛剛入冬,各個院子里卻已經將火盆燒起來了。

    謝貽珂居住的祥瑞院離老夫人的院子不算太遠,一盞茶的時辰便可行至。進得院來左右皆是花圃,因著已經入冬,并不曉得這里曾種了些什么花。

    再向前走便是謝貽珂居住的正房,閨房的外間放著一張花梨木大案,案上磊著各種名人法帖,并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上方墻壁當中掛著一大幅周崇公名畫《煙雨圖》,左右掛著一副對聯,乃是顏魯公墨跡,其詞云:煙霞閑骨格,泉石野生涯。對面窗下設著二椅一桌,桌上還有一副未下完的棋局。

    復十步,里間以屏風隔開,便設著臥榻。拔步式的臥榻上懸著蔥綠雙繡花卉草蟲的紗帳,并著鏡臺、軟榻、多寶閣等物什。

    此時的謝貽珂摒退了眾人,正在里間更衣。她向來不喜人多,只讓大丫鬟子晴貼身服侍。

    “小姐好像一點兒也不奇怪早上的事兒呢。”子晴一邊給謝貽珂系著扣子一邊搭話。

    “嗯,你且看著吧,父親和祖母怕是又要鬧起來了。”謝貽珂的表情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對了,告訴小廚房一聲不用備飯了,晌午我們去娘親那兒。”

    “是,小姐。不過今早兒兆福到底要說的是什么事兒啊?為什么小姐好像都知道了的樣子,奴婢還是不明白呢。”

    謝貽珂這才回過神來,輕輕一笑,“從今早的情況看,圣上恐怕是有意在我和妹妹之間挑一個送去和親,而且祖母想要把妹妹推出去。不過現在我們得到的消息太少了,具體是怎么回事兒還要到娘親那兒去問問。”

    “和親?”這個詞兒讓子晴有些驚訝,“小姐怎么這么說?”

    “唔……這個嘛……”謝貽珂斟酌了一會兒,“上個月我與外祖父遞消息時聽得龍奎太子就要進京談和,其有想要迎娶大公主和親之意。不過皇上一直沒有松口,所以現在談和一事就只剩這個條件沒有談成了。”

    “恕奴婢愚笨,那小姐怎么就確信今早的事兒與和親有關呢?”子晴一臉崇拜得望著謝貽珂。

    “這不怪你想不到。”謝貽珂安撫似的拍了拍子晴的手臂,“近幾個月來朝中并無大事,能關系到侯府的更是少之又少。兆福今早兒說是向祖母回話,還是皇上有旨。可是看到我和妹妹后,眼神就一直在我們兩個身上飄,可見這旨意怕是在我二人身上。圣旨傳于適齡女子歷來只與婚嫁有關,皇上又不會突然賜婚于我。再加上祖母素來偏心于我,而今日從前廳出來后,卻對妹妹格外親近。因此我便推斷是皇上要讓侯府出人和親,而且祖母大約是要將妹妹推出去了。”

    “可是皇上為什么要在咱們府上選人去和親呢?”

    “你不要急,皇上只是屬意于咱們府上,最終人選是不是咱們府上的人還不一定呢。”謝貽珂看著子晴急得小臉通紅的樣子,笑容更深了。

    “小姐,您就別揶揄奴婢了。奴婢都要急死了,您倒好,像個沒事兒人似的!萬一老夫人沒拗過侯爺怎么辦呢?”

    “現在我們了解的情況太少了,擔心也沒用。不過依我看,沒有宮里的公公來宣旨說明皇上還沒有最終決定,只是看兆福的樣子恐怕就是近日了。而自使團到達京城已一月有余,皇上剛有此番旨意說明皇上是最近才令得使團放棄迎娶公主。那么這龍奎國便是必定要取一位真正有地位的女子以交秦晉之好。所以若是隨便選一個宮女庶女之流封了公主嫁過去,看龍奎太子的強硬態度怕是不會應。”謝貽珂頓了頓道。

    “使團當初計劃在京城逗留兩個月,現在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如此看來這和親之人必定要在京城貴戚中選取了。寧王府中的適齡女子已有婚約,瑞王府中只得庶女,而伯、子、男的爵位又并不算高,所以這人選便只有在公、侯府里挑了。”

    “即便如此,侯爺上頭還有一等公呢!怎么就落到咱們府上了?”子晴仍舊摸不著頭緒。

    “這就要看對于朝中情況的了解了”,謝貽珂站起身來走到書桌旁拾起了一本小冊子,翻了一番,隨后指向著其中的一句話道:“喏,這里,我朝一等公現在只有安國公定國公兩家。其中定國公家并無適齡女子,而安國公自先皇親政后便歸隱潮州不問政事,所以現在看來,京中貴戚只有忠勇侯、肅毅侯和恪靖侯府三家了。”

    謝貽珂說著拿起紫豪筆在書上標注了幾下,又道:“不過這三家中只有咱們府上沒有子嗣,即便是過繼個男丁來,能否繼續承襲爵位還要看皇上的意思。所以這當中又是咱們府上最好拿捏,皇上當然也會更屬意于咱們府了。”

    說完謝貽珂合上了書往子晴手中一遞,“這本冊子是我央求外祖父著人特意為我著的。朝中大臣和一些世家大族的情況在上面都有記載,你拿去看看,說不定哪天就用上了。以后也省得凈問一些沒用的問題。”

    “是,小姐。奴婢定不辜負小姐的期望。”子晴雙手接過書來就要下跪,卻被謝貽珂攔了下來。

    “我與你說這些,是看在你忠心耿耿又是個可塑之才的份兒上。”謝貽珂頓了一頓,加重了語氣道,“而且,你我將來也必然不會只拘泥于后院而已。”

    “是,小姐”,子晴一直知道自家小姐有意栽培自己,卻不知道竟是如此看中,心中感激非常。

    不過饒是子晴曉得謝貽珂天資過人,也只當這話說的是小姐會嫁到比恪靖侯府還要高貴的人家罷了,卻不曾想過謝貽珂心中早已另有一番打算。

    隨后謝貽珂便不再理會子晴,倚在軟榻上陷入了沉思。遠遠看去,當真是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儀靜體閑。瑰姿艷逸,綽態柔情。此情此景若是讓那些名仕大夫見了,恐怕京城第一美女的稱呼就要易主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52915_80_801-m
嬌寵令
作者 夜惠美
  恩情已還,仇恨已報,她了無遺憾地——重生了!
  同樣的朝代,一樣的姓名,不一樣...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