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夫人慟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巳時三刻。

    “小姐,夫人差人來請了。”二等丫鬟百合進屋請示道。

    “嗯,現在是什么時辰了?”謝貽珂問道。

    “回小姐的話,現在不過隅中。”

    “恩,走吧。”謝貽珂回身跟子晴吩咐道。那百合見此便行禮退下了。

    謝貽珂主仆二人稍作整理便離開了祥瑞院,卻不想那剛剛退下的百合又鬼鬼祟祟的從墻角探出頭來,左右瞧瞧見無人注意,偷偷地溜進了謝貽珂的臥室。

    絲毫不知情的謝貽珂此時剛到了柔夫人的積善堂,側頭避過守門婆子半掀起的門簾,右腳邁過門檻,一抬頭就看見柔夫人略顯焦灼的容顏。

    柔夫人今年不過三十有一,多年禮佛的原因只穿著深色的衣服,顯得倒是比侯爺老上了幾歲。但是盡管柔夫人不施粉黛,今日正襟危坐在香樟椅上,還是能叫人看出她年輕時的影子。仍舊是眉眼極盛,雙目炯炯有神,直瞅得叫人心神不寧。

    “娘親”,謝貽珂輕輕地喚了一聲,并略施一禮,“娘親這么早差人叫女兒來,可是有什么話要對女兒說?”

    聽得謝貽珂的話,柔夫人不由得將語氣放得輕松些,“珂兒過來,為娘有些話要說與你聽。”

    ……

    原來前些日子皇上便透漏了風聲,有意在貴戚中選一小姐和親。但是皇上并未定下人選,只說這是大功一件。

    只是不知為何,今日下朝皇上突然留住了侯爺,先是談了兩國議和的重要性,若是有人分憂必將重賞一番。而后又談了侯爺無子嗣的事兒,說是一直以來爵位都是嫡系親傳云云,若是侯爺再無子嗣只得待侯爺百年之后收回爵位。言下之意便是若是恪靖候府不出這和親人選,爵位就將不保。反之,則是有可能重新恢復為國公。

    最后皇上又留了侯爺在宮里用飯,所以侯爺只好遣了兆福回來傳話。

    “珂兒莫怕,娘已經給你外祖父家去過了信兒。你外祖定能想出辦法的。”柔夫人拉著謝貽珂的手微微有些顫抖,即便是端了幾十年的禮儀架子也隱藏不住柔夫人內心的擔憂。

    謝貽珂卻是忽略掉了柔夫人的緊張,直視著柔夫人的眼睛道,“母親,女兒并不害怕。而且,女兒也愿意嫁到龍奎國去。”

    柔夫人深感震驚,一時竟然說不出什么話來,雙眼一眨便有兩行清淚落下。

    見柔夫人如此,謝貽珂也有些手足無措,連忙掏出懷中的手帕給她擦拭起來。“娘親莫急,女兒如此說也是有原因的。難道娘親就沒有覺得今日之事有何不妥之處?”

    “這……”柔夫人沉吟不語,只仰著臉向上望去,似是要止住這源源不斷的淚水。

    謝貽珂也不急,只等柔夫人漸漸平靜下來才繼續說道:“娘親,您可有注意到,父親平日里是不與祖母帶話兒的。而今日傳話兒的兆福是這兩日新撥到父親身邊的。所以,這話……”

    “這話恐怕是打算帶給靜怡的吧?唉,也是,平日里你父親連請安也不喜,今天又怎么會突然差人帶話兒呢?只是兆福這孩子怕是要吃點苦頭了。”柔夫人臉色有些黯然,“不過那又如何?無論怎樣,你父親還是不會主動送你去和親的。他……不是這樣的人。你祖母也不會同意的。”

    “話是這樣講,但是,娘親可曾仔細斟酌過皇上今天這話的意思?皇上今番此舉不就是要父親允諾從咱們府里派人和親么?不然的話,恐怕恪靖侯的爵位待父親百年之后也就隨父親而去了。和爵位相比,娘親覺得父親與祖母會如何抉擇?”謝貽珂循循善誘道。

    柔夫人雙眉緊鎖顯得很痛苦,“即便如此,你祖母還是偏幫著你的不是么?咱們家也不只珂兒一個女兒,而且、而且你外祖也會為你爭取的,我的珂兒還是不必去的……”柔夫人將謝貽珂從凳子上拉起到自己身前,輕輕將謝貽珂環在懷里道,“囡囡不用擔心,娘親怎么也不會讓你嫁到那不毛之地的。”

    “娘親”,謝貽珂雙手扶著柔夫人的肩膀,輕輕地推開了些距離,直視著柔夫人的眼睛說,“但是現在的形勢并不只是這樣啊。別的不提,單只說女兒比玨兒年歲大這一條。娘親也知道,自古沒有長姊未婚先嫁幼女的道理啊。”

    “可是……”柔夫人還要再分辯些什么,卻被謝貽珂打斷了,“而且娘親可有想過,今日父親在宮里聽了這些話會作何反應?這些年父親對女兒和娘親的態度如何,娘親應該比女兒清楚。想必這會兒父親已經向皇上舉薦女兒,讓女兒去和親了。”

    這話像是在柔夫人的心口上狠狠得刺了一針,柔夫人像是被雷擊中了一般,身子一頓,隨后整個人癱在了椅子里。“都是娘沒用。是娘不爭氣。若是娘不像現在這樣討你父親的厭惡……”

    “娘親不要難過了,女兒自己也是愿意去的。娘,你想,女兒嫁過去了可就是太子妃,將來就是皇后,一國之母、鳳儀天下。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呢。而且女兒走了以后,無論是父親還是祖母,因為愧疚也好,因為女兒的身份也罷,都會好好對待娘親的。”謝貽珂輕輕地回抱住了柔夫人,眼眶也是紅紅的。

    “娘這一生,頭一次感到如此的失敗啊……”,柔夫人摟緊了謝貽珂失聲慟哭起來。母女二人就這么靜靜地擁著,大廳里只有柔夫人的啜泣聲。

    “夫人,飯菜已經準備好了,夫人打算什么時候傳膳?”直到柔夫人的大丫鬟過來請示才打破了平靜。

    “現在吧。”柔夫人起身,拿起帕子一邊說一邊擦拭著眼角,連聲音也透著一股子濃重的鼻音。

    直到飯菜擺好,二人坐定,柔夫人才又恢復了正常,“珂兒可有想好,龍魁畢竟地處西北,偏遠不說,氣候也不好。早年間娘聽你外祖說,那邊民風甚是粗獷,一言不和就會打起來呢。”

    “娘,您不用為女兒擔心,真的。女兒早年間看過記錄龍奎國風俗地貌日志。別的不提,單就上面說龍奎國女子都自由得很,可以像男人一樣拋頭露面的事兒,女兒就向往得很呢。”謝貽珂笑著說道。

    “不過珂兒可要答應為娘的兩個條件”,柔夫人沉默片刻后說道。

    “娘親莫說是兩個條件,就是十個、百個、千個,只要是娘親發了話兒,女兒就莫有不從的。”

    “那好。第一,雖然珂兒今天說的為娘承認都極有可能發生,但是畢竟都是珂兒的推測。所以在事情沒有敲定前,無論是形勢所迫還是珂兒心意所向,為娘都還是要爭取一二。珂兒不能什么都沒做就這樣放棄了,你可明白?”柔夫人鄭重道。

    “是,娘親大人”,謝貽珂有些撒嬌的意味,“如果可以,女兒也不想離開娘呀。女兒知道,娘對女兒是最最最好的了!”

    “別說笑,這可是人生大事,豈能兒戲?”柔夫人瞪了謝貽珂一眼,又道:“第二,即便這事兒成了真,珂兒在也外須得常與為娘通信。不可斷了消息,不可報喜不報憂,不可有事瞞著為娘,知道么?”

    說著說著柔夫人的聲音又哽咽起來,“珂兒無論有什么事都要告訴娘,千萬不要受了委屈憋在心里。娘一定可以想到辦法幫你的,你要知道,在娘眼里,珂兒永遠都跟剛出生似的。小小的,軟軟的,時時需要人保護……”

    謝貽珂聽著聽著眼圈也又要紅了,連忙轉移話題道:“娘,丫鬟們都在呢,別再叫她們看了笑話去。來,再不吃都涼了,這可是您最愛吃的八珍嫩豆腐。”說著謝貽珂親自用湯匙舀了一勺豆腐向柔夫人的碟子里送去。

    柔夫人見此,破涕為笑,道:“好,好,好。珂兒也快些吃吧。娘今天聽說珂兒要來,也特意命人備了些珂兒喜歡的菜式呢。”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8844598_80_804-m
春閨密事
作者 秦兮
  握了一手好牌卻打得稀爛的衛安死了,家破人亡又成了下堂妻,冗長的人生就像是個噩夢。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