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價桃子1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八月的江陵府,天氣依然悶熱。午后的天空陰沉沉的,像一個巨大的蓋子扣在頭上,將整個地面變成了悶葫蘆,連空氣都沉悶得讓人窒息。

    和早晨的喧鬧完全不同,大街上幾乎看不到人,兩旁商鋪的掌柜伙計閑了下來,躲在通風處拼命搖著手中的蒲扇,可不管他們怎樣用力,全身上下的黏糊糊總是揮之不去。

    好像起風了。感覺到臉上的清涼,靠在扁擔上昏昏欲睡的唐赫掙開眼,賊老天,憋了好幾天的雨終于要下了么?

    果然,天空愈發陰沉了,黑乎乎的云層翻滾著似乎要壓了下來。“哐當”一聲,突如其來的一陣狂風將誰家的窗扇拍得驚天響。

    不好,這雨恐怕馬上就來。唐赫一躍而起,扣上斗笠,慌亂地抄起扁擔將身邊的兩只竹筐挑了起來。現在趕回家肯定來不及了,路上說不定會澆個落湯雞,還是先找個地方躲躲雨吧。唐赫略一思量,就奔往街東頭的小飯館。那飯館的趙老板是個好老頭,和唐赫有些交情。

    飯館并不遠,不過百步距離,唐赫才走了一半,身周陡地一亮,“轟!”一個驚天巨雷在頭上猛然炸響,連腳底下的地面都震得簌簌發抖。

    唐赫嚇得差點摔了一跤,耳朵“嗡嗡”直響,還沒等回過神來,“希律律——”身后傳來驚馬長嘶,緊接著就是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閃開!快閃開!馬受驚了——”有人大叫。

    唐赫回頭一看,不由大驚失色——一輛馬車直直地向自己沖來,駕車的伙計使出全身的勁拽著韁繩,卻止不住驚馬狂奔的勢頭。

    媽呀,這不是要老命嗎?緊急間唐赫顧不得多想,將擔子一扔,身子就往旁邊竄了出去。

    奔馬轉瞬即至,風一樣的馳過,只是唐赫扔下的扁擔以及上面的繩子竹筐像一道天然的絆馬索,牢牢地縛在了馬腿上。

    奔馬繼續往前沖,卻已失去了平衡,馬身騰空躍出老遠,然后“轟”一下狠狠地砸落地面。緊隨的馬車撞在馬身上,“嘭嗵”一聲側翻在地,空中一只車輪猶自轉個不停。

    這事說來話長,其實就是一瞬間,待唐赫顧得上回頭看時,躺在地上哀鳴的轅馬、跌出老遠的車夫、摔散架的車廂,還有扁擔竹筐以及散落滿地的兩筐桃子,眼前已是一片狼藉。

    災難,絕對是災難!呆了半天,唐赫都無法抑制“怦怦”亂跳的心。擦擦額上的冷汗,心中后怕不已,剛才若是反應慢一點,這災難恐怕立時就要降臨在自己頭上。我日,今天還真是倒霉,桃子未曾賣出半個,連命都險些丟掉!

    “轟——”又是一聲炸雷,豆大的雨點“啪啪”地打了下來。

    賊老天,你想把老子往死里整啊!唐赫恨不得跳腳大罵。自己算是逃過一劫,也不知道那車夫是死是活。

    正打算過去看看,卻聽車廂那邊傳來一個女子的呻吟。

    不好,還有人困在車廂里!唐赫立馬奔了過去。用力掀開兩塊木板,一個女子的身子露了出來。

    女子不知傷到哪里,滿臉血跡,不斷“嗚嗚”哭泣。唐赫要將她拖出來,可誰知那女子不管不顧地往里面鉆,嘴里哭叫著:“小姐!小姐!快救小姐!”

    唐赫一聽也急了,廂內應是還有一人,可到現在半點聲音都無,看來兇多吉少,得趕快救人。他發了狠,車廂的木板一根根生生掰斷,實在掰不動就用腳踹,直到拆去半個車廂,才發現最下面有一床薄薄的被子,被子里面裹著一個人。

    此時雨已下得很大,街道上一片迷茫,但仍有幾個店鋪伙計聽到動靜出來幫忙,眾人齊心之下,很快將兩個女子和車夫弄到街邊一家酒樓的門廊內。眾人都被大雨澆了個透心涼,只有被子裹住的女子身上還干爽,但雙目緊閉,臉色煞白,生死未知。

    剛剛放到地上,滿臉血跡的女子哭叫著就撲了過來:“小姐小姐,快醒醒,小姐你怎么啦快醒醒啊……”

    唐赫伸手一探,被子上的女子氣息微弱。他皺皺眉頭沉聲喝道:“你家小姐沒死,還不趕快讓開!你這樣子下去,只怕你家小姐不死也要被你揉死了!”

    那女子一嚇之下,連忙挪開身子,卻正正地對著唐赫跪下:“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救救小姐……要是小姐有事,我……求求你!”說著,俯身下去“咚咚”磕了幾個頭。

    唐赫一下子為了難,這女子應是丫頭身份,為了主子連自己的傷勢都不顧,全身濕淋淋的,跪在地上磕頭求救,一片忠心令人感動。可自己對醫道一竅不通,實在是求錯了人。

    唐赫抬頭掃掃其余眾人,想問問有沒有人懂醫理,卻見眾人退得遠遠的,只好叫道:“快去請郎中!”

    其實也怪不得別人退縮,趨吉避兇是普遍人的心理,攤上死人的事,誰都怕惹禍上身。請郎中倒是無關緊要,有兩個熱心人沖進了雨中。

    “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丫環又沖唐赫磕頭,好像認定了眼前的年輕人是救命的稻草。

    郎中不知什么時候來,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唐赫躊躇了一下蹲下身子。自己好歹知道點急救之法,也不知道對不對路,這時候只有趕鴨子上架死馬當活馬醫,看能不能湊效了。

    粗略地看看,沒發現明顯的外傷,唐赫開始動手了。先掐人中,再捏虎口,那女子沒動靜。再一探,好像連鼻息都沒有了!唐赫大急,一咬牙,只有拿出最后的手段——人工呼吸了!

    “你們都轉過身去,不要妨礙我救人!”唐赫沖伙計們吼道。這時代的女子可不能亂碰,特別是大庭廣眾之下,要不然毀了人家清白,即使救活了也會尋死。

    伙計們聽話地轉過身去,有的甚至避進屋中,人命關天,要真妨礙人家救人就是大過了。這就是“專家”對外行的絕對權威性。

    唐赫伸出手猶豫半天,終于一狠心按在了那女子的胸前。入手之處一片柔軟,唐赫急于救人,卻沒有半分雜念,雙手疊放,用力推按幾下。那丫頭大驚之下想要阻止,被唐赫一眼瞪了回去。

    記憶中好像推幾下胸還要吹吹氣,可這種事實在是不能做,便說了法子讓丫頭去做,可憐丫頭摔了個七葷八素,自身難保,因憂心小姐的安危一直勉力支撐,哪里還做得來。救人要緊,唐赫也顧不得許多,只有親力親為了。

    才吹了兩下,那女子身子動了一下,嘴里發出一聲呻吟。唐赫大喜過望,連忙縮手起身。人工呼吸也不知道是誰發明的,確實有效,沒想今天自己也救了一條人命。不過此法子好是好,但男的救過女的之后好像下場都不怎么好,所以唐赫才急急避開。

    恰在這時,車夫醒轉,掙扎著撲了過來:“小姐……”

    “啪!”清脆的一聲,車夫臉上結結實實地挨了一耳光。

    又躲過一劫!唐赫想笑,可實在是笑不出來。

    車夫誠惶誠恐地后退幾步,趴在地上一個勁兒磕頭。自己趕車摔了小姐,是天大的罪過,別說一巴掌,就算一頓板子也不為過,回去后還不知道能不能保住性命呢!卻不知,這一巴掌替別人受了過,挨得冤枉。

    “小姐你醒了!”丫頭又驚又喜,眼淚簌簌流下,嘴角卻是歡喜的笑容:“謝天謝地,小姐你沒事就好!”

    小姐掙扎坐起身,感覺嘴唇有點異樣,看看自己貼身丫環守在一旁,始終不敢肯定剛才是不是有人趁機輕薄了自己,眾目睽睽之下又不好多問,只是狠狠瞪了車夫一眼。再回頭,看見丫環滿臉血污,記起了先前發生的事,忙拿衣袖去擦丫頭臉上的血跡,眼里流下淚來:“……好蒲兒……你拿被子捂住我,又緊緊地抱住我……我怎么會有事……倒是你……”

    “小姐不要擔心,蒲兒沒事的……”丫頭說著,身子一軟,倒在了小姐的懷中。

    唐赫嚇了一大跳,不會又要來一次人工呼吸吧?

    還是小姐沉著,收起眼淚,仔細檢查一下丫頭,從被子上撕了布條包住丫環的頭,扭頭對那車夫道:“蒲兒的頭撞破了,不是太嚴重,想是疲乏了才昏睡過去。三旺,你趕快回家報信,叫人來接我們。”

    車夫連滾帶爬地去了。他身上或許也有傷,說不定還很重,但這時候小姐吩咐下來,只要有一口氣在,也得強撐著辦好。

    聽小姐的口氣,丫頭的傷也不打緊,唐赫長長吁了一口氣,一場災禍,所有人都無事,也算福星高照了。三人之間,小姐完好無損,著實令人意外。這小妞當時許是受了驚嚇,一時昏迷,其實救不救都無所謂,早晚都會醒轉,卻讓人白白擔了一回心。

    那自己……豈不是白白占了一回便宜?唐赫下意識地想去摸嘴唇,手到中途又生生忍住。這時候千萬露陷不得!想回憶剛才吹氣的感覺,卻什么都不記得了,只留下鼻端幽幽一股清香。他卻不知道,剛才的情形實在是兇險,小姐驚嚇昏迷,偏又裹著被子,那被子澆了雨密不透氣,小姐一口氣便喘不過來。人在睡覺時呼吸不暢會自然醒轉,但失去了意識,就只有憋死的份了。唐赫唯一知道的急救方法剛好對了路,小姐心肺復蘇,從鬼門關逃了回來。

    被唐赫喝退的眾人又圍過來,皆慶幸不已。這時酒店的掌柜冒了出來,將眾人請到店內。雨越下越大,門廊早不能呆了,做生意的雖然利字當頭,但也不是冷血之人,剛才是擔心死人,現在沒有這層忌諱,自然是略施小惠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4-m
明末好女婿
作者 任國成
  「崇禎,別急著上吊,只要把女兒給我,我帶你殺出北京!」   「李自成,這座北京城就留給你...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