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姐要清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方家老宅雖算不上江陵最大的府第,但也堪稱豪宅。高高的院墻,重重房舍,還有占地面積極大的花園。

    方家小姐方婼兒的閨樓就在花園附近。

    房間很清靜,方婼兒坐在妝臺前,手里捧本書,眼神也放在書上,只是心里不知在想什么,書頁久久未曾翻動一頁。

    丫環雪兒從門外進來,在房里晃了一圈,大概是來看看小姐有沒有什么吩咐,見小姐安靜地看書,又輕手輕腳地往外走。

    “雪兒你不在外面好生候著,又想跑哪兒去?”小姐發話了。

    雪兒停下腳步,回身笑道:“小姐你不知道,前幾天下暴雨,園子里的荷塘滿了,水淌得到處都是。如今水退了下去,低洼處困了好些魚,蒲兒姐不許旁人碰,自個做了個網兜去撈,已抓了好幾條,那鯽魚好大,兩三條就能做一碗呢。”

    方婼兒皺皺眉:“蒲兒的傷好了嗎?我昨天去看她的時候還躺在床上捂頭喊痛,怎么今天就能在園子里瘋了呢?”

    “蒲兒姐的傷早就沒事了。只是破了點皮,大夫說不能見風,蒲兒姐用布包了頭,前幾天就滿院子跑,可精神了。”雪兒十四五歲,說話時嘰嘰喳喳,連比帶劃,是個活潑的性子。

    “這么說,昨天她那病懨懨的樣子都是裝出來的了?”

    “……哎呀,說露嘴了!”雪兒一拍腦門:“蒲兒姐囑咐不要亂說的,雪兒給忘了!……小姐,蒲兒姐也不是有意裝病,只是……只是……”雪兒想解釋,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一張小臉漲的通紅。其實也不用擔心小姐會責罰,小姐性子好著呢,和她們這兩個貼身丫環情同姐妹,不過合起伙來騙小姐,這事總是不好。

    “你不用說了,去把蒲兒喚來,我有話問她。”方婼兒有些無奈,都是自己慣的,兩個丫頭無法無天,連裝病的事也干得出來。

    “奴婢這就去。”雪兒應承一聲出門去了。

    蒲兒……定是有事瞞著自己。方婼兒怔怔地想。

    那天翻車昏迷,都說那年輕公子救了自己,怎么救的,沒人說清楚。那時候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人輕薄自己,醒來后就給了三旺一耳光,后來想想,三旺絕對沒有那膽子,倒是冤枉了他。最了解事情經過的是蒲兒,一直想問問她,可蒲兒……居然裝病。

    表哥昨天來過,那賣桃之人的底細已查明,竟然是自家的一名佃戶。佃戶和奴仆差不多,欺詐到主家頭上,難怪那人要跑。表哥很氣憤,咬著牙要收拾那小子,那人畢竟救了自己,也沒做出格的事,就阻止了。訛詐?挾恩圖報?早看出來了,那人是故意為之,應是對表哥的態度不滿。

    表哥說過幾天要上京城,見了父親,應該就要……提親了吧?

    想到這里,方婼兒臉上一陣發燒。對于這種事,女兒家總是羞怯的。

    自小青梅竹馬,表哥的情意一清二楚,只是那層窗戶紙還沒捅破。要是提了親,在過門之前就不能再見表哥了,會讓人說閑話的。世家子弟,江陵才子,人又溫文有禮……表哥這人實是無可挑剔。

    十七的女子,該嫁人了,可是……自己出嫁了,娘親豈不更孤單?娘親的苦楚再清楚不過,雖是大婦,卻未能生出一個繼承家業的兒子,好不容易懷上了,卻是自己這個沒用的賠錢貨。父親接了二娘三娘上京,娘親不肯同去,守著這份祖業……幾個堂兄全是只會揮霍的主,沒一個能指望上的,沒有臺面上的主事人,有些事情還得待字閨中的自己出頭,否則也不會發生翻車的事了……

    一時間,方婼兒想到了許多亂七八糟的事,心情有些煩躁。

    這時,雪兒和蒲兒推推搡搡地進來。蒲兒頭上纏了青絲巾,白皙的臉上有一道泥痕,穿了一衫湖綠的裙子,裙擺上幾處水印清晰可見,繡鞋上滿是泥污,以至于她進來后頻頻扭頭瞅身后的地面,看有沒有弄臟小姐的房間。

    方婼兒放下書,也不說話,皺了眉頭盯著蒲兒看,從頭上到腳下,看得蒲兒毛骨悚然。

    蒲兒上前拉了小姐的手道:“小姐,不要生氣啊,奴婢不是有意裝……不,奴婢沒有裝病,昨天真的是頭疼……一小點頭疼,今天好了,這不就忙著去捕魚,好讓小姐補補身子……小姐你沒見到,那魚好大呀,安伯都說了,那么大的鯽魚最能補人了。”

    方婼兒不為所動,板了臉道:“一小點頭疼就病得話都說不出來,淘氣胡鬧是為了我補身子,你還真能編啊。你的那點小心思我早摸得透透的,老實說,你為何躲著我?”

    “沒有沒有,奴婢的職責就是侍候小姐,哪敢躲著小姐啊。要不從現在開始,奴婢寸步不離地跟著小姐,小姐上哪,奴婢就上哪,就算上茅廁,奴婢也跟著!”蒲兒舉起小手,信誓旦旦地道。

    方婼兒的臉終于繃不住了,嗔道:“女孩子家的,什么字眼都往外蹦,也不怕人笑話。我要你跟那么緊干嘛,一天到晚的不省心,還不把人煩死。”

    蒲兒作出委屈的樣子:“那奴婢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跟著說煩,不跟著說躲著,唉,咱們做下人的……難啊!哦,對了,要小姐不煩也很簡單,只要表少爺天天來就好了。”

    “找打!”方若兒輕斥一聲,臉上飛起一片紅云。這丫頭越發膽大了,竟敢拿自己打趣。

    兩丫頭吃吃地笑,小姐情根深種,瞎子都看得出來,偏偏嘴硬,死不承認。小姐不開心的時候,只要提起表少爺,立馬多云轉晴,這一招屢試不爽,兩丫頭深有心得。

    方婼兒正色道:“蒲兒,那天我們損壞了人家的桃子,我讓表哥打聽了,那人是咱們家的佃戶,你去跟財伯說一聲,拿十兩銀子給人家,當是補償。”

    蒲兒應了一聲,正要出門,卻又被喚住:“還是等會再去吧,蒲兒,我問你,那天……那人對我做過什么?”雖然難以啟齒,方婼兒還是問了出來。

    蒲兒一聽頭都大了,她這幾天裝病,就是怕小姐問這個問題,小姐千金之體,哪怕是表少爺也不曾碰得半點肌膚,卻讓一個陌生男子嘴對嘴吹氣,還摸了胸,這事居然發生在自己眼皮底下,要讓小姐知道,還不得氣壞身子。

    蒲兒否認道:“沒有啊,沒人對小姐做什么。”

    然而她卻不知道,撒謊并不是每個人都會的,她臉上不自然的神色早出賣了她。

    方婼兒道:“那你將我昏過去之后發生的事詳細說一遍,不許有半點遺漏,也不許騙我。”

    蒲兒知道瞞不過了,以小姐的精明,恐怕早就猜出了事情的真相,既然她執意要問,還是實話告訴她吧。對于沒有阻止那人,蒲兒從未自責過,心里對那人還十分感激,因為小姐對她來說,就是生命的全部,只要小姐能保得周全,無論做出什么都是可以原諒的。

    “雪兒,送到廚房的魚肯定煮好了,你去端過來給小姐嘗嘗,魚湯要趁熱喝才鮮,涼了就有腥氣了。”

    雪兒興致很高地去了,捕魚有她的功勞,做出魚湯讓她很有成就感,根本未想到這是支開她的借口。

    蒲兒把事情復述一遍,在她嘴里,救人的公子古道熱腸,仁心仁德,沒有他的幫助,小姐能不能醒轉很難說。

    方婼兒不發一言,安靜地聽著,聽到對嘴吹氣,臉色一下變得煞白,淚珠子成串地從眼中滴落。

    蒲兒嚇壞了,搖著小姐的胳膊道:“小姐,你這是怎么了?”

    方婼兒慘然道:“蒲兒,你難道不知道名節對一個女子的重要性么?那登徒子如此輕薄我……這事要傳了出去,袁表哥……我還有活路嗎?”

    蒲兒連忙道:“沒人看到,奴婢保證沒人看到!小姐,不會有人傳出去的。再說了,醫者患者,就算有些越禮也是迫不得已,哪個敢亂嚼舌根看我不撕了他的嘴!”

    方婼兒搖搖頭,淚如雨下:“就算沒人看見,能過得了心中的這道坎么?你叫我如何面對表哥?還有那人,你能擔保他也……”

    蒲兒這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超出了預料,一下子慌了神:“都怪我,都怪我,小姐你可千萬不要想不開啊,我也是急于救小姐……都怪我!”說著,嚶嚶地哭出聲來,哭了片刻,隨即一抹眼淚,決絕地道:“那人就是一佃戶,我這就找人做了他!”說完就往外走。

    方婼兒嚇了一大跳,一把拉住她,連屈辱和傷心都顧不上了,這丫頭出奇的膽大,殺人的事還真的做得出來。

    蒲兒抱著小姐落淚,過了一會小心地道:“小姐,奴婢看那人也是正人君子,不如讓奴婢去跟他說說,囑咐他幾句。”

    好半天,方婼兒才道:“讓安伯多帶點銀票……你自己看著辦,把事情辦好。”

    蒲兒見小姐的心意有了轉變,放下心來,又開導了小姐幾句,便下樓去找安伯。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48-m
三國之天下至尊
作者 君子毅
   秦野穿越三國,擁有了一雙至尊法眼,能看穿世間一切破綻。於是,開啟了橫行霸道的征途!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