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鑲金手杖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阿諾醒來時,小瑞正端著濃黑的湯藥進來,看見阿諾睜著眼睛看天花板,不禁嫣然一笑,湊上她的耳朵道:“小姐,昨日漣衣姨娘回了王府,世子爺不多久就被王爺叫去訓話了。”語氣中頗有些幸災樂禍的味道。

    阿諾懨懨的應了一聲,隨后問道:“我睡了多久?”

    “小姐睡了兩日。近月先生說,小姐情緒波動過大,導致身體虛弱,需要靜養。還有得知世子爺深夜游船,蕓姑娘被王爺禁足了。”

    阿諾擺擺手:“小瑞,你的話太多了。你先下去吧。”

    小瑞指了指桌上的湯藥,磨磨蹭蹭退了下去。

    阿諾端起藥碗,一飲而盡。苦澀的藥味彌留在唇齒間,讓她煩亂的心境為之一肅。睡了兩日,那天晚上,她竟是哭暈了過去。想到此,不禁苦笑。

    那日的屈辱,更讓她明白,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沒有好的身體,一切都是枉然。她現在能做的,必須是養出一個健康的身體。

    一連數日,阿諾都在努力的治療恢復中,郁陽天偶爾來看看她,也并不多話。游船的那一夜被悄無聲息的揭過,就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般。漣衣依舊來照顧她,卻再也不應允出府之事。

    她曾問過漣衣,為什么王爺會讓她來照顧她,不陪在王爺身旁她不覺得委屈嗎?誰知漣衣的回答出乎意料,她說這是她自己求來的,王府的生活過的累了,她想換個安生一點的地方。

    阿諾說這個世子府也不是個安生的地方啊。漣衣卻捏著她的臉蛋笑:“小傻瓜,世子府里沒有暗箭傷人,妾身不需要整日整夜提心吊膽的防著。更何況,住在世子府,王爺還時不時要惦記著一下。”

    知道漣衣的真實心思,阿諾也就放心的讓漣衣住下了。也幸虧是漣衣,蘭若居的大小事情被打理的井井有條,阿諾許多不明白的事情經過漣衣提點,每次都豁然開朗。甚至整個大安朝的風土人情,她都了解的七七八八。

    阿諾知道,漣衣沒有子嗣,如此用心的幫襯她,也是為老來尋個依靠,念及此,心中又多了幾分悵然。她只等完全康復之后,就會考慮離開世子府,那個時候漣衣,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也許等她有能力安置自己的時候,也有能力安置漣衣吧。

    ------------------------------------------------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轉眼之間,三個月悄然而逝。

    終于將腿上綁著的繃帶拆掉之后,阿諾瞬間有種滿血復活的感覺。近月笑瞇瞇的看她:“世子妃可以試著站起來看看。”

    阿諾連鞋子都顧不上穿,直接赤腳站在地上。雙腳踏上土地的厚實感,讓她對蒼天大地多了許多感懷與眷戀。扶著小瑞慢慢走了幾步,卻已虛弱的流了一身的汗。慢慢來吧,這么長時間都熬過來了。她對自己說。

    抬頭卻看見郁陽天,矗立在石板路上,陽光將他的影子拉的老長。他就這樣靜靜看著她,陰影下的眸子晦暗不明。阿諾就這樣突兀的笑了,明媚的笑顏,綻放出天地間最美的風景。

    郁陽天說:“既然你的傷已經好了,就讓漣衣幫襯著,著手準備酬神會吧。”

    百日酬神是大安朝最古老的傳統,但凡請神弄佛,受益者于百日之后必須親手籌辦酬神會,一來感謝神靈庇佑,二來為家人祈福,期盼神靈繼續庇佑。而對施法之人,在受益人能力范圍之內,必須滿足其一個合理要求以示誠意。因此,酬神會就是施法人的許愿大會,而往往這個愿望,總能讓很多人的命運瞬間改寫。神喻不可違背,這也是酬神會一直備受推崇的原因。

    阿諾是因招魂之術醒來,酬神會自然要籌辦。據說此次為阿諾施法的老者,是象黎族的族長,孟荊族長。象黎一族有通曉天地之能,可感天命、通鬼神,招魂之術更有起死回生之效,在大安朝境內,地位極其尊崇,就連當朝皇帝都禮讓三分。

    阿諾不信鬼神,可閑暇時讀過記載象黎族的諸多史料,加上異時空莫測,不信也信了三分。更曾幻想著能否借助象黎族回到從前,因為身體原因,只是按住不提。

    這時聽見郁陽天如此說,她心中一喜,點頭應是。既然是酬神,孟荊族長自然出席,只要能見到孟荊,她必定能打探到想要的消息。

    因此,對于這次酬神會,她一改往日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作風,親臨現場指揮,將這一盛大的宴會布置的格外隆重,就連一向管理王府大小事務的漣衣,都被她指揮若定、有條不紊的強大氣場所折服。

    本想過來幫忙的世子府老管家郁盛則怔怔站在那兒,眼睛里都是訝異和欽佩,這才是女主人的風姿和手段,對于那個纖瘦的身影不禁又多了一分敬重之意。

    看見郁盛過來,阿諾迅速圈起一個數字,隨后放下手中勾畫的筆,笑容怡人:“盛叔,我將宴席的規格改了改,騰出了二百兩銀子,我想給孟荊族長準備一份禮物,你能否給我照這個圖樣去制作一個鑲金的手杖,七日后送至蘭若居?”

    接過阿諾遞來的圖樣,郁盛越是細看,越是佩服阿諾的玲瓏心思。象黎族族長身份尊貴,他身邊值錢的東西必然很多,而阿諾則選了年邁之人使用最尋常的手杖作為禮物。手杖要輕巧結實耐用,更要彰顯身份地位,鑲金便是最好的方法。而同時,手杖上帶有凹槽,便于存放煙斗之類零碎東西,更有夜明珠鑲在外圍,即便黑夜,也能準確找到手杖的所在,更能撥開金屬彈片,點亮燈油,為照明而用。

    他從未見過如此多功能的手杖,反而對成品手杖多了一分期待,聽見阿諾要七日,連聲答應:“請世子妃放心,老奴定不負世子妃所托。”

    阿諾點頭應是,抬眼看見幾個奴才正在擺放花盆,不禁喊道:“花盆不要這樣擺,都照著正殿的擺法辦。”郁盛不禁向正殿看去,花盆擺成了對稱的圖樣,顯得靈動活潑,更難的是比從前的擺法整整少了一半的花盆。他豁然明白,原來世子妃的銀子竟是這樣省出來的。

    “小姐,您要的白蘭花已經從斷天涯移到蘭若居了,您要不要回去看一看?”小瑞匆匆走來,在她耳邊低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70130_80_804-m
覆手繁華
作者 雲霓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
  當她重新睜開眼睛...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