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計劃不及變化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噠噠噠!”馬蹄聲響起,洪復和他身后的兩人皆轉過頭去。

    一騎匆匆而來,洪復很快就看清了對方的相貌,鐘望!

    “三叔,是爹爹想見我嗎?”洪復眼中一亮道。

    洪復雖然迫使洪健允許他離去,但是這也讓洪健心中有刺般,不再理會洪復,甚至連離別都不愿相見。

    如今洪復見到鐘望追來,心中第一個念頭就是自己父親心軟了,終于肯見自己。

    鐘望策馬到洪復近前,神色凝重萬分,直搖頭道:“不是這樣的!事情緊急,你快點上馬,否則可能來不及了!”

    洪復眉頭一跳,心中隱隱有不安,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鐘望如此神色,在他的記憶中鐘望一直都是心智堅定,穩如泰山之人,尋常事情根本不能讓他皺眉本分。

    沒有絲毫猶豫,許揚直接翻身上馬,和鐘望向山上沖去,落下那兩個面面相覷的仆從。

    路上鐘望說個不停,洪復心潮起伏,神色劇變起來。

    因為鐘望第一句就是“大哥快不行了,希望你能見他最后一面!”

    洪復幾乎不敢相信,不久前還對著自己咆哮的父親,突然之間就會垂死!

    聽著鐘望之后的話語,洪復就明白過來了。

    洪健其實一直都有暗疾,那是在多年前就落下的,雖然百般求醫,但是都無法根治,并且日漸加深。

    在上段時間,已經病入膏方了!

    正是因為這樣,洪健才會極力反對洪復離開。

    兩人在馬上疾馳,很快就趕回山寨之內,兩人翻身下馬,相繼沖入一間居室之中。

    “咳咳!”洪復一進入其中,就見到洪健將頭伸出床邊,對著地下的一個痰盂不斷的咳嗽,大口的鮮血,讓人觸目驚心!

    “爹!”洪復眼中滿是驚慌之色,即使是兩世為人,在這個時候,他也難以保持鎮定。

    “你怎么回來了?!要走就走,回來做什么呢?難道想看我的丑態嗎?!”洪健一見到洪復,馬上咆哮起來。

    “爹!你都這樣了,身為人子,復兒怎么可能不管不顧!”洪復眼眶有淚珠打轉。

    洪健沉默了,一向脾氣執拗的他,在這個時刻終于軟了下來,道:“你不應該回來的!這里就是一個牢籠,將會困住你,讓你不能展翅高飛!”

    隨后,他將目光轉向鐘望,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天國的傳承不能斷!”鐘望沒有以往一貫對洪健的順從,而是挺直身子,高聲道。

    洪健沉默了,鐘望也沒有繼續言語的意思,而洪復則聽得一頭霧水。

    洪復將目光移向房中的第四個人,崔言!

    崔言其實一直都在,他負責服侍洪健,只是洪復剛才見到父親咳血,沒有理會他而已。

    “哎!”崔言輕嘆一聲道:“事到如今,此事也不用瞞著復兒了吧?你們認為呢?”

    洪健仍舊沉默!

    鐘望則一臉理所當然的道:“當然了!復兒如今是天國唯一的繼承人!”

    崔言看了看洪健,然后轉頭盯著鐘望,最終再度嘆息一聲,對洪復道:“你姓什么?名什么?字什么?”

    “姓洪,名復,字太平!”洪復神色有些微白,按照他們的對話在一番思索后,隱隱想到些什么。

    “祖籍何處?”崔言繼續問道。

    “廣東梅縣!”洪復的臉色更加蒼白起來。

    “你可知你高祖是何人?”辰形的問話緊接而來。

    洪復搖了搖頭,但是神色已經沒有半分血色了。

    “那我就告訴你!你高祖是洪秀全!是我們太平天國的天王陛下!”崔言無比嚴肅的道,眼中滿是崇敬之色。

    洪復身子一顫,目光在父親和鐘望三人身上轉過。

    父親依舊沉默,但是神色變得復雜之極。

    而鐘望則一臉狂熱的和洪復對視,隱隱有期盼之色。

    “看來這是真的了!但是都過去這么多年了,天國也早就覆滅了,為何在這個時候還要提起這件事呢?”洪復皺眉道。

    “當年天京將破,眾將領為了保留天王血脈,大部分將領護衛幼天王,一部分護衛其他天王血脈。有的王子被護送出海外,有的直接潛伏在天京城中,有的則送入內地隱藏。而我們這一支,就是送入內地的其中一支,我們祖輩就是當年護衛此脈天王幼子的文臣武將。”崔言道,“原本我們打算在內地繼續起事,奈何清妖勢大,我們根本沒有機會,最終流落到這里茍延殘喘。”

    “不!我們的先輩只是在等待機會而已!只要時機到來,我們定會重現天國的輝煌!”鐘望大聲道,眼中滿是堅定之色。

    “天國如過眼云煙,清妖數十年后依舊不倒!我們還要繼續下去嗎?”洪健這個時候終于開口了。

    “這是當然的吧!天王陛下!”鐘望直接跪了下來,淚眼婆娑的看著洪健。

    洪健眼中滿是疲憊,道:“其實你明白的,只是不相信而已!不要再束縛后輩了,雖然我也不希望復兒離開,但是崔言說的是對的,讓他離開吧,否則他只會如我們一樣,困死在這里而已。”

    洪健、崔言和鐘望三人,眼中都溢出了淚水,久久沒有言語,而洪復也因為剛才的信息,而被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同樣沉默了下來。

    突然,洪健身子一挺,就不再動彈了。

    “爹!”洪復神色悲傷道。

    “天王!”鐘望和崔言高呼。

    但是洪健已經逝去,呼喊注定無用。

    看著漸漸冰冷的尸體,洪復、崔言和鐘望都痛哭出聲,良久才停止下來。

    驀然間,鐘望跪伏于地,向著洪復叩拜起來,道:“求復兒繼天王之位!”

    崔言看著洪復,道:“復兒你可以先思量清楚,此事知道之人并不多,也就是附近的一些老人而已,如果你不想繼承的話,我們絕對不會勉強的!”

    洪復神色變幻不定,在崔言、鐘望兩者身上徘徊,然后又在洪健的尸體上流連,心中掙扎起來。

    留下來等待辛亥革命到來,帶領天國遺部乘勢崛起?還是按照計劃前往武昌參加起義,尋找機緣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588586_5_222-m
天唐錦繡
作者 公子許
  穿越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兒,但是當房俊穿越到那位渾身冒著綠油油光芒的唐朝同名前輩身上,就感覺...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