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馬背上的秋千(求收藏推薦)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蘇云騎馬提刀去砍宋驍飛,袁保中估摸著蘇云離自己只有三四十米遠了,到了左輪手槍的射程之內,便悄悄摸出左輪手槍,對準蘇云的后背“砰”放了一黑槍。

    這時宋驍飛已經如一只矯捷的猿猴,一躍上了蘇云的白色駿馬,從后面抱住蘇云,把她整個身子用力往下壓,貼緊馬背,整個動作一氣呵成,速度極快,子彈剛好從他倆頭頂飛過。

    宋驍飛無意間幫蘇云躲過了一劫,但他在馬背上,抱著蘇云,手一不小心滑落蘇云的胸前,摸到一團柔軟的東東。蘇云冷不防被宋驍飛從后面牢牢抱住,還遭遇咸豬手襲胸,她長這么大,第一次和男人這么親密接觸,宋驍飛的力氣有一點大,她渾身動彈不得,一身的功夫使不出來,又急又惱,大叫:“淫賊,快放開我。”

    這時,官道上塵土飛揚,蘇云的五六個手下騎馬追趕了過來。眼看賊人越來越近,“砰”、“砰”,袁保中開了兩槍,一名黑衣匪徒應聲墜馬栽倒,恰巧摔在一塊巨石上,肝腦涂地,肚子都摔破了,追上來的人嚇得肝兒顫,不敢靠太近。

    爆砂開花的彈片再次從蘇云的馬背一側呼嘯而過,飛進白色駿馬的皮肉里,這匹白馬發瘋似地馱著宋驍飛和蘇云朝前狂奔,速度極快,他們顛簸得厲害,像蕩秋千似的,蘇云手里笨重的長刀“哐當”一聲掉在地上。

    馬受到極度的驚嚇,宋驍飛坐不穩,他的“小和尚”正好對準蘇云豐滿的臀部,不停撞擊,瞬間原生態膨脹。蘇云雙手死死抱住馬脖子防止掉下去,根本無暇自顧后方。

    最終,宋驍飛和蘇云都掉下馬來,摔在地上。宋驍飛的左臉也摔出了兩道口子,鮮血直流,徹底破相了。袁保中顧不上腿傷,趕忙上前用硬邦邦的左輪手槍頂住蘇云的腦袋。宋驍飛看那幾個追上來的捻軍顧忌蘇云被擒,又害怕袁保中手中的左輪手槍,不敢靠太近,便上前去解蘇云的紅布腰帶。

    “淫賊,你想干嘛?你不要亂來。”蘇云摔下馬,受了傷,她以為宋驍飛想非禮她,又驚又怒,渾身顫抖,甩手打了宋驍飛一耳光。

    宋驍飛觸不及防,臉紅辣辣的,跟吵架時被小媳婦打了一樣,怒道,干什么?賊娘們,借你的腰帶一用,把你綁起來!說完,將她五花大綁。蘇云的眼中,露出一絲倔強和恐懼的眼神,樣子有點楚楚可憐。袁保中拿槍頂著蘇云的腦袋,上了一匹馬,威脅她的下不許追趕。宋驍飛上了蘇云的白馬,帶上秋伊,四人兩騎絕塵,很快跑回項城里。

    暮色將近,天空殘留著幾絲紅云。袁保中住進城里的一家客棧,找來郎中處理傷口。郎中拔出飛鏢,往傷口上噴了點老燒酒,袁保中疼得快把自己的舌頭都咬掉了。郎中便從藥箱里取出一小塊黑色大煙,遞給袁保中。大煙能鎮痛、止咳、治療拉肚子,鴉.片戰爭后傳入中國,當時已是土郎中的常備藥。袁保中深知這東西上癮,硬是咬著牙拒絕了。

    宋驍飛也讓郎中幫自己處理臉上的傷口,把自己的大頭包得跟木乃伊似的,只露出小半邊臉,這樣別人更認不出他是冒牌袁世凱了!

    當時天已黑了,袁保中連夜雇人聯絡項城里的其他地主豪紳,并出重金招募鄉勇。太平軍、捻軍興起之后,河南許多名門望族以防剿的名義扯旗辦理團練,這些地主豪紳和農民軍水火不容,他們都愿意幫忙。其中有個毛姓大戶,毛昶熙、毛亮熙兄弟都是進士出身,名頭甚是響亮,和袁家是世交,毛亮煕親自帶了兩百多個全副武裝的家丁過來幫忙。

    加上袁世凱的曾祖母郭老太太禮佛,樂善好施,袁家興旺發達以后,每年她都要施舍棉衣數百件,施粥施藥若干,每到災荒之年,還設粥場,發大米面粉,保住了很多村民的性命,所以袁家在項城當地深得民心,聽說袁家有難,招募鄉勇,附近不少知恩圖報的村民自發趕來幫忙。

    到了半夜,袁保中就集合上千余人的剿賊隊伍。

    考慮到袁保中的腿傷,宋驍飛讓他在客棧休息。袁保中心急如焚,堅持父子一塊上陣。

    那晚,鄉勇在他們的帶領下,奔赴袁寨,一千多個松油火把將袁寨的夜空燒得通紅,如同白晝。袁保中仔細觀察了一下炮樓上的捻賊,不禁眉頭深皺,這幫匪徒不一般,多數人持白桿長矛,辦團練的他對這種白桿長矛相當熟悉:結實的白木做成長桿,上配帶刃的鉤,下配堅硬的鐵環,作戰時,鉤可砍可拉,環則可作錘擊武器,必要時,數十桿長矛鉤環相接,便可作為越山攀墻的工具,懸崖峭壁瞬間可攀,非常適宜在山寨作戰。加上袁寨易守難攻,今夜要是強攻,恐怕不僅占不到什么便宜,家人還可能會有極大的危險。袁保中悄悄下令將袁寨圍得水泄不通,只圍不打。然后,讓宋驍飛帶著被綁的蘇云,到袁寨的大門前叫戰。

    不一會,沉重的寨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位黑衣少女騎著高頭大馬出寨,身后一隊頭裹黑布、手拿白桿長矛的小兵。黑衣少女正是蘇云的雙胞胎妹妹蘇雨。她手里拿著一把青龍偃月刀,戴黑頭巾,裝扮和姿態與蘇云不分彼此,只是臉上略顯稚氣了一點,她指著身后的炮樓對袁保中說,“袁賊,你看看炮樓那人是誰!你們快放了我姐姐,要是她少了一根毫毛,我馬上下令將她推下炮樓。”

    在袁寨的炮樓上,兩鬢斑白的郭老太太被一個頭裹黑巾的壯漢拿刀挾持著,站在炮樓上面,她是個見過大世面的女人,刀架在脖子上竟然還神色自若。袁保中是個孝子,見郭老太太有危險,連忙說道:“姑娘,你先保證不傷害我的母親,我們一定不傷害蘇姑娘的半根汗毛!”

    “妹妹,別管我,開炮替父親報仇。”蘇云看見妹妹,說道。

    蘇雨和姐姐感情很深,擔心姐姐的安危,搖搖頭:“不,姐姐,我一定會救你的。”

    雙方都有人質在手,陷入僵持。冷風呼嘯撲面,夏夜的村莊格外寧靜,還不時能聽到稻田里青蛙的呱呱叫聲。

    突然,一聲炮響,“轟”一聲如驚雷落地,袁保中身邊附近兩米的地方被炸開了花,出現一個大坑。

    “小心!”宋驍飛看到袁寨樓上炮臺的異動,猛然撲上去,將袁保中撲到,但慢了一步,袁保中受傷倒地。

    袁保中旁邊的蘇云,手被綁著,行動更慢,沒有躲開,被炸藥的沖擊波一下子掀翻倒地,嘴角流血,昏迷了過去。

    “姐姐!你怎么啦?”蘇雨遠遠看到姐姐受傷,花容失色,喊道。她拍馬帶人殺了過去,但很快被毛昶熙、毛亮熙兄弟的隊伍英勇擊退,雙方一場混戰,各有死傷。蘇云被宋驍飛帶回。

    見強行突圍無望,蘇雨雙眼通紅,轉頭拍馬撤回袁寨。在路上,她看見王庭櫟身邊的火炮還冒著黑煙,立即明白,是他私自下令放炮,心里大怒,回去去找他算賬!當時項城的捻軍余部,成立了黑風舵,成員多是蘇天福當年逃走的舊部,蘇云任黑風舵舵主,蘇雨是副舵主,她剛下軍令,出寨之后,沒她的命令,任何人不可擅自妄動,以確保姐姐蘇云的安全。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413595_5_222-m
唐磚
作者 孑與2
  夢回長安,鮮血浸染了玄武門,太極宮的深處只有數不盡的悲哀,民為水,君為舟,的朗朗之音猶在長...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