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眾叛親離 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ps:求收藏求推薦!)

    “王宸啊王宸,算我王雨欣看走了眼,沒想到你如此敢做不敢當,在這里逼迫我一個女孩子家算什么,我若是知道你殺人的緣由,或許你就不會鑄成如此大錯!”言畢,王雨欣朝王道成及在座的諸位元老們躬身歉禮道:“欣兒身體有恙,尚未康復,想要回去休息片刻,還望義父和各位長輩們見諒。”

    通過剛才的對話,眾人已經知道這位天之驕女與王宸不同尋常的關系。短短時間,喪失理智的情郎殺人傷己,事后狡辯推諉,與平時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模樣判若兩人,換做自己身上,也受不了,不想再見到他。

    況且,熟悉王雨欣的人都了解她敢愛敢恨,下定決心的事,絕不拖泥帶水的行事風格。她這么做,倒也沒有人懷疑她逃避事實的意圖。

    王道成面部有云霧籠罩,沒有人可以根據他的表情,猜測他的心情,他的語氣仍是一如既往的平淡道:“無妨,你下去吧。”

    望著王雨欣頭也不回,裊裊離去的身影,王宸神色一黯,心如針刺,淌出血來,無法言喻的痛楚令他的靈魂一陣悸動。

    現在,王宸終于看到了這個少女隱藏的另一面,狠毒,絕情,為達目的不折手段,敢于拋棄一切來賭的決絕,多么讓人恐怖啊!王宸在她身上,仿佛看到了一代梟雄的影子,看到她腳踏累累白骨,手持滴血長劍,端坐寶座,漠視蒼生!

    “或許這正是你的聰明之處,利用‘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原理,把人們的思維帶入誤區,不可能的事變成了可能,別人自然無法懷疑到你身上,可惜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再狡猾的狐貍也有露出尾巴的時候,你沒有想到王若琳會撞見你的丑惡行徑,延誤了你逃脫現場的時機,結果功敗垂成。”王道衍侃侃而談,一副智珠在握的神色。

    王宸眉頭緊皺,對于這個說話不陰不陽,欲置自己死地而后快的三叔,他實在厭惡的很,熱血上沖,腦袋一熱道:“尊敬的三叔,我知道你對家父繼承家主之位懷恨在心,至今耿耿于懷,不過,比不過老子,就欺負兒子,這便是三叔您的本事么?”

    你誣陷我有殺人之舉,我就誣陷你有謀反之心!

    王道衍一愣,詫異的看了一眼這個不知天高地厚,以下犯上的小屁孩,不急不氣,皮笑肉不笑的搖了搖頭,道:“牙尖嘴利的小子,須知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為逞一時之快,意氣用事,會觸霉頭的。月滿盈缺,過剛易折,怪不得你要早早的夭折掉,唉!”

    話已出口,覆水難收。面對在場諸人略帶輕視的目光,王宸視而不見,把昨晚發生的一切一字不落的講述出來……

    “夠了,編故事也要有個限度,那子虛烏有的黑衣人暫且不提,昨晚若琳姑娘明明是在你離開許久,才對我們說要與七夫人敘舊,先請告辭的。奶奶個熊的,睜著眼睛說瞎話,當我們是白癡啊!”

    王天闕氣的吹胡子瞪眼,一掌把身側上好的黑鱗香檀木茶幾拍的粉碎,那架勢似乎想沖過去狠狠地收拾王宸一頓。

    “王天闕,你動一下宸兒試試,老娘我跟你不死不休!”王紫怡柳眉倒豎,杏眼圓睜,指著王天闕的鼻子罵道,她實在是氣壞了,保護王宸的意思她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這些人依舊不依不饒,分明不把她放在眼里嘛。

    先且不去理會他們的爭吵,王宸能在十八歲達到歸真九轉的修為境界,自然不是傻子,他用屁股也能想到,昨晚自己應該是中了迷惑心智的幻術。

    可是,能在高手云集的王府壽宴上,瞞過神虛強者青云老祖對自己下手,也只有同為神虛境界的問道閣太上長老,王若琳的師尊“冥河老祖”可以辦得到。

    王宸默然,神虛強者居然“屈尊降貴”對付自己,還真是受寵若驚啊!現在他倒是有些相信王若琳說的了,自己或許在“冥河老祖”的幻術催眠下,做了什么有違本心的事也說不定。想到這里,王宸手腳冰涼,打了個冷戰。

    不過,轉念一想,“冥河老祖”如果真的長時間催眠自己,比他只強不弱的青云老祖肯定會有所警覺,到時候偷雞不成蝕把米,得不償失。

    如果換做自己來辦這件事,一定會讓王若琳接近目標,尋找機會,在目標的酒水里放入致幻藥物,然后,哪怕由王若琳親自施展幻術,縱然王宸修為比王若琳高深的多,恐怕也難以抵擋,如此神不知鬼不覺,必收奇效。

    看見王紫怡千方百計的為自己求情,王宸不由得鼻子發酸,淚光閃閃。自己幼時喪母,是姑姑無微不至的關懷、呵護伴隨自己度過了童年,因此,在王宸眼里,王紫怡就是他的“母親”。恩同再造,死不能報!

    王宸心中嘆息,對方準備充足,計劃周詳,簡直無懈可擊,現在看來,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父親王道成身上了。

    如玉崩山倒,王宸“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朝著王道成一字一頓的朗聲道:“人在做,天在看,我王宸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希望父親明察,還我清白。”說著一叩到底。

    一旁,王天闕聽得暗暗皺眉,心道王宸這小子倒也有點小聰明,這番話看似毫無特點,其實大有玄機。

    首先,在宗法祠,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主審人員和被審人員關系再親近,也不能把私下里的稱呼搬到臺面上來,以免罪犯打親情牌,影響裁決者的理性判斷。

    希望王道成明察,還他清白,那么如果不能還他清白,豈不就是不明察,成了黑白不分,是非不明的老糊涂了!

    王宸這一拜,頓時所有人都停止爭論,齊齊看向王道成,他們知道自己叫的再歡也沒用,最高決策權掌握在家主手里。

    本來,族內糾紛理應由宗法祠長老會受理的,但是這件事牽扯太大,多方重視,王家家主親手接管,宗法祠長老會便成了處境尷尬的陪審團了。

    王道成沉吟片刻,語氣低沉,道:“近日我修為有所精進,可借古今之事,通未來之變,蛛絲馬跡,便可追本溯源。也罷,我就為你推演一番,看看到底誰是誰非。”說著,并不見他如何動作,眾人只覺眼前一變,已然來到昨晚的案發現場。

    如此鬼神莫測的手段,眾人皆是心驚不已,暗暗稱奇。而王天闕則是臉色有些難看,目光閃爍,神情陰晴不定。

    王道成盤坐在地,雙手罡氣繚繞,玄奧的符印擊入虛空,不一會,虛空竟然變得扭曲起來,隨即,天地失色,雷霆炸響,異象紛呈。

    接著,在場所有人看到了他們這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一幕,虛空泡沫一樣破碎,由點到面,迅速擴大,像史前巨獸的血盆大口把眾人吞進肚子里。

    天一下子暗了,白天變成黑夜,漫天星斗灼灼生輝――他們回到了昨天晚上!

    舉手投足,時光倒退,父親的通神手段令王宸隱隱有些期待,說不定可以平冤昭雪,一舉擊潰敵人的陰謀詭計。

    可惜……

    幻想很是豐滿,現實極其骨感。身為旁觀者,王宸雙目無神的看著“自己”深夜尾隨壽宴上醉酒請辭的七夫人雨月靈,在偏僻的林間小道上,攔住她后動手動腳,七夫人雨月靈大怒,一巴掌甩在“他”臉上,于是“王宸”惱羞成怒,殺了七夫人雨月靈,把圣女王雨欣打成重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8-m
超級神武道
作者 會飛的是魚
  地球聯邦時代,開发基因潛能成為人類賴以生存的依靠。   一部十八重的基礎心訣,開啟了基因全...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