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父女?仇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轉眼間已是陽春三月,草長鶯飛,這段時間楊家廢物小姐的豪言壯志便傳遍了整個中土,所有人都在等著看弟子選拔那天她會怎么樣。

    楊夢嵐毫不關心外面的流言,她向著南方的天空看著,最終長長嘆了一聲,悵然若失。她輕輕撫摸了手中的長劍,對于能否加入天元派她并不擔心。

    嘹亮的號角打破了沉寂的天地,楊夢嵐關上窗戶,看了一眼鏡子里的自己,而后戴上面紗,身背長劍,毅然決然地走出那個破敗的小院子,身后那株梧桐樹枝葉搖擺,所有火紅色瞬間隱去,只剩一片翠綠。

    一架巨大的云舟停在楊家的后山廣場上,三三兩兩的世家子弟聚集在一起,相互間不知在談笑些什么。唯有一襲藍衣的楊夢雪三尺之內無一人靠近。她靜靜地在云舟旁打坐,忽然,她睜開了眼睛,一雙妙目凝視著上下山的臺階,只見一個白衣少女翩然而至,步履輕盈,猶如九天神女漫步于云路之上,又如水神凌波,不染一絲煙火。輕紗覆面,眸光清冷,在和楊夢雪對視那一瞬間所有的冷淡便散去了幾分。“八姐。”

    “十七妹。”

    兩個少女同時開口,隨后相對一笑,而那些少男少女在得知那個如天仙般的氣質高華的少女居然是傳聞里的廢物楊十七,不禁訝然不已。

    “十七妹,此去昆侖萬里,驚險萬分,雖有族老相互,但我等修士,本就該于磨難間得悟天道。資質不行就拿勤奮來補,天道酬勤,但愿你不要自暴自棄,忘卻當日誓愿。”楊夢雪望著遠山的云起云落說道。

    “我愿如是,我心亦如是。”楊夢嵐只是堅定地說道,緊緊地握著手里的劍。

    這時,身后的人群一下子變得安靜下來,楊天虎和一眾長老終于出現在廣場上,他一下子就發現了楊夢雪和楊夢嵐站在一起,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待他聽到人群里不時的竊竊私語又不屑地掃了一眼楊夢嵐,便認定了她不過是往天元那里走一個過場,她所需要的不過是一個吸引眾人眼球的機會罷了。

    把眼光從楊夢嵐身上移開,楊天虎淡淡掃了眾人一眼,威嚴地說道:“如此,便出發吧!”

    一路無話,轉眼間已是三月之后,昆侖山已是遙遙在望,路上他們也遇上幾波不入眼的攔路盜匪,皆被那些少男少女打發走了。

    氣溫越來越冷,入眼處的綠色也越來越少,到了最后只余下一片蒼茫的白色,間或可以看到一只只白色的仙鶴翩躚在云山飄渺處,就連呼吸之間的靈氣也濃郁了起來。

    所有人的安靜下來,看著越來越近的昆侖山,臉上愈加亢奮起來。

    “真不愧是天下第一修仙圣地,只是外圍就有如此濃郁的靈氣。”楊天虎深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贊道,隨后眼睛直接略過楊夢嵐,盯仰楊夢雪繼續說,“雪兒,以你的資質被選上定是自然,然為父所思所想的卻不僅僅是你被選上而已,你可有信心?”

    “夢雪定當全力以赴!”楊夢雪斬釘截鐵的答道,“十七妹亦是如此!”

    楊天虎重重地哼了一聲轉過頭去,而楊夢嵐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

    “十七妹......父親......”楊夢雪有些無奈地看著他們,說他們是父女倒不如說是仇人更有人信。

    “八姐。”楊夢嵐拉了拉她的手,“沒用的。”她笑著搖了搖頭,“他不喜歡我,因為......我一點也不像他,就算母親是他最愛最重視的女人,也抵不過他心中那根刺。”

    楊夢雪咬緊嘴唇,她還記得,當年父親出了一次遠門,沒過多久大娘就懷孕了,可這一懷就是三年。十七出生的時候整個天空都像是血染一般的紅,天雷滾滾響徹九天,而大娘最終也難產而死。

    楊十七長得一點也不像楊天虎,只有眉眼間依稀一點像她母親,再加上她出生時的種種異象和資質,使得楊天虎從見到她的第一眼就開始厭惡她。

    楊天虎是深愛著她母親的,所以就算懷疑十七不是他的女兒才沒把她拋棄,可是要他有好臉色卻是不可能的。

    而楊十七自小就性子倔強,不與人親近,家中的長輩奴仆多是輕視于她,除了楊夢雪外根本不和任何人來往,如此一來各種風言風語便更加不絕于耳。

    楊夢嵐看著越來越清晰的昆侖山,輕輕摘下蒙面的輕紗,滿懷期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76025_81_811-m
女boss坑仙路
作者 兩顆虎牙
  一覺睡了六百年,再睜開眼,異能研究所資深女boss肖果果覺得,這個世界瘋了。精神病友滿天飛...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