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李代桃僵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青翠的綠葉,在陽光下閃爍著嫩綠的光芒,靈氣環繞,是人間難得一見的青靈木。尉遲家族家底雄厚,有幾位飛升仙界之人,所以用青靈木來裝飾院子也是自然。

    少女坐在樹干上,雙腿自然垂下,虛弱的靠在樹邊,病態蒼白的膚色顯得透明。她伸出手輕輕的觸碰綠葉,靈氣纏繞在指尖,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冰凍,寒氣沾染到綠葉,一大片都布滿了冰霜。

    “寒噬又開始了嗎……”少女喃喃自語道,眉頭微皺。

    “夙夙,你又坐在這里了。”樹下年輕男子輕喊,隨后一笑,腳輕點地一跳躍就輕輕的站到樹干上。

    云汐內斂著體內冰寒氣息,身上的寒氣無影無蹤,綠葉上冰霜融化變成水滴滴落下來,晶瑩剔透。“今日是族內大會,你為何沒去參加?”

    族內大會只允許直系子弟參加,而云汐是旁系,因此沒有權利參加。

    尉遲霄也坐到樹干上,沒有注意到云汐眼深處淡淡的憂傷,漫不經心的說道:“今日上仙過來選取年滿十四的女子,雪兒那丫頭被召了過去,家族長輩因擔憂,取消了這次族內大會。”

    聽著尉遲霄的話語,云汐撫摸著自己的手腕,她也十四了。她似乎有些慶幸自己不是直系子弟,每十年上仙就會過來選取十四歲的少女當成先祖祭品。十年前,她最親近的姐姐卻不幸被選中,姐姐跪在族門三天三夜,卻沒有一人替她求情。

    “要是雪兒那丫頭被選中,那些老頭們肯定惋惜死……”尉遲霄無賴的笑著,云汐卻沉默不語。

    族內都會為年滿六歲的孩子測試靈根,尉遲雪就測出了水屬性天靈根,萬中之一,天賦光環落在了出身直系的女娃身上。她是尉遲家族的重點培養子弟,是金貴的公主。而自己卻測出了廢靈根,看不出任何屬性,勉強的可以認為火屬性較強些。身為旁系子弟,天賦成為了翻身的最后機會,如果被認定為廢物,那么待遇跟被家族除名差不多。

    “夙夙……”尉遲霄看到云汐心不在焉的樣子,急忙安慰道說:“其實當個普通人也很好的,我會保護你一生一世……”

    “霄哥哥!”云汐打斷了尉遲霄的言語,認真的看著他,“你是族內的天才,全心全意修煉的話肯定有飛升之日,我只是一介凡人,一生八十載短暫,不值得為我修煉制止不前……”尉遲霄聽到后沉默,有些茫然和心痛。

    云汐想說點什么,動了動嘴唇但還是保持了沉默。

    尉遲霄對她的好,她明白,她也把尉遲霄當做了唯一的哥哥,所以她不能讓他毀去大好前程。再說最近族內競爭激烈,若尉遲霄再不抓緊提升功力,恐怕會被各大長老放棄。

    這個冷血無情的宗族,強者為尊的世界,只有實力高強才是贏家。

    云汐這么想著,突然感到心臟一緊縮,身上寒氣凝聚,她面色一白,立即跳下樹頭也不回的進入閣樓內,緊閉房門。

    她的手緊緊的握著門把,冰霜慢慢的覆上木框,白霧狀的哈氣從她口從哈出。為什么……為什么近些日子身上的寒氣越來越重。

    “夙夙,你不要生氣……”

    尉遲霄見云汐頭也不回的就走,急忙跟在身后,站在房門外。“夙夙……”

    尉遲霄的聲音環繞在耳邊,云汐慢慢的跪在地上,地板凍結成冰,體內寒氣逼人,周圍空氣卻開始灼熱起來。

    八年前。

    “是廢靈根。”長老冰冷的話語,將云汐的一生判定下來。她是個廢體,無論怎么修煉都不會有成就。

    年僅六歲,受到強大失落感的她只能獨自承受,但未曾放棄過修煉。當第一次感受到天地靈氣,將溫熱的火靈氣聚集到掌心內,才發現自己并不是長老所說的廢靈根。而是隱靈根,只是靈根的屬性沒有顯出來而已。

    云汐激動的想要將這個事實告訴長老,她云汐還是可以修煉的,而且天賦并不比尉遲雪低。火屬性天靈根,說出去必然會受到家族的重視,成為重點培育對象之一。

    但好景不長,她的體內逐漸衍生出了一股寒氣,當她吸靈氣入體的時候,火屬性的靈氣和體內的寒氣攪在一起,身體痛苦不堪,所有修煉毀于一旦。時日過久,體內的寒氣愈來愈盛行,寒氣外露,就會將所有冰封起來。

    為何冰與火會在一體內,這是云汐近些年來最為苦惱的一件事。

    院子外,一個少女看著尉遲霄的背影,眼中的憤怒和嫉妒毫不掩飾。云汐明明只是廢物一個,根本無法修煉,霄哥哥卻對她溫柔有加。

    “雪兒。”一年輕貌美的中年女子雙手撫上尉遲雪的肩,語氣顫抖,“雪兒,我的女兒……”

    尉遲雪回過頭,正在心煩意亂上,看到娘親后所有的委屈都爆發出來。“娘,你說云汐那個廢物到底哪里好,我哪里比不上她……”

    “雪兒,娘寧愿你出生在旁系啊,我的女兒,這該怎么辦……”中年女子抱住尉遲雪,眼淚不停的落下。尉遲雪疑惑的看著娘,突然面色一白,語氣變得顫抖起來。“娘……我是不是……被大仙選中了?”

    被大仙選中,剩余的路只有成為祭品。

    中年女子無法說出話,只是緊緊的抱著尉遲雪。

    “娘,我不要……我不要去當祭品……我是天靈根啊,娘,我再修煉百年肯定可以飛升……”尉遲雪顫抖著身子,眼神空洞。明明還有美好的未來,但為何會扼殺在這里。

    她會修煉有成,會跟霄哥哥雙修,從此當個逍遙仙。但……

    “娘,我不要啊……”

    “雪兒,娘一定會保全你的……”中年女子面色變得猙獰,她這輩子的期望就是雪兒,一個人辛辛苦苦的把孩子拉扯長大,現在決不能毀在這一刻。

    中年女子抱住抽泣的尉遲雪,靜靜的凝望著閣樓,眼中的冰冷讓人心顫。

    云汐,怪就怪你是廢物一個,怪就怪你與雪兒同年出生。

    身在房內的云汐根本不知道暗中謀劃的這一切,她痛苦的蜷縮著身體,冰與火的攪亂,使得體內靈氣混亂。房間內半邊冰封,半邊高溫騰升。

    為何自己要有這樣的體質,云汐無時無刻都在反問著自己。

    她是最為渴望修煉的一個,卻偏偏是無法修煉的體質。即便是廢靈根,修煉起來比現在要好的多。不甘不愿充斥在心里,一番折騰后云汐才昏過去。

    房內溫度逐漸變成正常,蜷縮在地上的云汐小臉煞白,額頭上布滿了冷汗。

    “娘……”夢中的囈語,此刻的她才像是十四歲的孩子。從小開始她就學會了隱忍,因為她是旁系,根本無法跟直系的子弟們爭奪;冷靜,除了隱忍就是冷靜,她無父無母,根本無法像其他孩子跟父母撒嬌,如果不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可能會瘋掉。

    當醒來的時候,房門被輕輕的推開,云汐想要睜開眼去看,卻發現眼皮沉重,身體也沉重,根本使不上力。以前也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難道是寒氣凝重將自身凍麻木了……在云汐暗自苦惱中的時候,細碎的交談聲傳來。

    “娘,亂神散真的有效嗎,她不會途中醒來吧……”

    “放心,我加重了一倍用量,就算是筑基之人吸入了也會全身無力,精神渙散。”

    云汐一下子就聽出了是尉遲雪和她娘的聲音,她疑惑這兩人到底要干什么。

    “雪兒,只要避過一陣風聲就可以了,家族還是會重點培養你的……”中年女子靜靜的說道,語氣有些冰冷。云汐心中一涼,雖然不知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大概能猜出七七八八。

    “你終于要消失了,云汐。”尉遲雪拽住云汐的頭發,看著緊閉著眸子的臉,說道:“這下子再也沒有人礙眼了,以前看到你黏在霄哥哥身邊時,我恨不得把你千刀萬剮!”

    尉遲雪一笑,眸子波動,美艷無雙。

    “廢物就該消失。”

    淡淡的一語,卻刺痛了云汐的軟肋。她心中一悶,如果不是控制不了身體,她肯定會憤怒的顫抖。不過心里一靜,將所有的憤怒都壓到心底,現在這個情況,尉遲雪是要將自己送到上仙那里當祭品。當即如何恢復身體,逃離這里才是首要。

    尉遲雪和中年女子應該完全沒有想到,因為云汐的特殊體質,她的精神力變的異常強大,此刻已經恢復了意識。

    “雪兒,快,要是暴露了就前功盡棄了。”

    在清晰的意識下,云汐感覺到自己被她們弄出了尉遲府,之后被帶入馬車內,臉上覆蓋著面紗,靠坐在車上。

    真是好手段,云汐心中冷笑,見過尉遲雪的人就是幾位上仙,此時她帶著面紗,從身段上來看跟尉遲雪極為相似,根本不會有人去懷疑,也根本不會想到她們竟然大膽到敢糊弄上仙。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454424_84_841-m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作者 陌煙
  24世紀的至尊瞳術師一朝穿越,成了下等小國鎮國侯府被廢的天才大小姐!修為被廢,雙眼俱瞎,家...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