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麒麟軍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十日后,錦繡王都。

    通往城門的長街齊中劃開一條道路,兩邊的羽林軍肅然而立,擋住了齊出家門的王都百姓,卻擋不住震耳欲聾的喧天鼓樂!

    這一幕鼓吹喧闐,既是送走,也是迎回。送走為使兩國和睦,以將帥之身下嫁鳳祁的風華郡主,迎回以二十萬兵力力抗殷獻五十萬大軍的副將燕皓天,回朝受封!

    “欽此——”行令合上詔書,笑瞇瞇地道:“攜十萬兵權外嫁,風華郡主可算是錦繡第一人!”

    ……

    上千黑甲鐵衣的羽林軍浩浩蕩蕩地行進在蜿蜒的盤山路上,擁著中間的一輛鎏金車轎緩緩前行,風華郡主閉目正坐其中。另有一輛華麗馬車緊隨其后,載著晏揚歌和蕭瑤二人,前后兩方行軍旗上用金線繡著大大的錦繡二字。

    “停、停!”華麗車轎中忽然傳出一聲急促的喝令。羽林軍統領立即喝止:“暫停行軍,原地休整!”

    “嘔——”車轎尚未停穩,蕭瑤人影一閃就已躥進灌叢,毫無形象地嘔吐起來。風華郡主探出身來,嫌惡地看了蕭瑤一眼,吩咐就近的羽林軍:“給她送點水過去。”

    “不準過來!”蕭瑤趕緊喝住那羽林軍,要是讓人看見她這副模樣,她以后就沒臉見人了!

    身后忽然傳來些聲響,“我說了不準……嘔——”她話還沒說完脾胃就又是一陣翻江倒海,不防左方遞來一個水囊,晏揚歌忍著笑:“是我,蕭瑤你還是用些水吧,漱口總是要的。我可不想一路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蕭瑤面色一黑,但還是恨恨地接下水囊飲了一口,再吐出去,如此反復幾次。待心中的不適感有所緩解,她使勁一抹嘴巴,正要狠狠地將水囊拋回去,卻見晏揚歌正出神地望著錦繡的某個方向。

    蕭瑤也望向那錦繡山河,不由得苦下一張臉,雖已出發了大半日,但錦繡王城的輪廓仍是那么清晰,像這樣的山路還不知要顛簸多久,不由撇嘴:“你在看什么這么入神?”

    揚歌仍舊看著那處河山,伸手向錦繡王朝的某處指去,蕭瑤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授嶸門?晏大哥與燕副將相識嗎?”

    晏揚歌緩緩收回目光,推了輪椅往車轎走去:“不認識。”

    “那你干嘛盯著他受封的地方看。”蕭瑤不禁翻了個白眼,一路追著晏揚歌跳上車轎,立馬就嘰喳開了:“誒,誒,聽說沒有,燕皓天不但是下一任戈丹邊境軍的統帥,還同時執掌塔戈爾邊境二十萬兵權誒!”

    一轉眼,錦繡的送親隊伍已經出發了半月有余。

    風華郡主坐在轎里,低頭看著手里那代表了十萬大軍的暗金色令牌,望向窗外,思緒回了到十天前——

    “還有多久啊……”一路的勞頓讓蕭瑤氣息奄奄,無力地掀開幕簾一角問跟在一旁的羽林軍。那羽林軍眺望了一眼前路,指著輪廓漸顯的河山答她:“不遠了,再有兩日就該到了。”

    “叫你別跟來你非要來,貢獻沒多少,反倒添累贅。”風華郡主瞥了一眼她氣若游絲的模樣,蕭瑤登時暴跳,一嗓子吼了回去:“你說的貢獻是要我下去推車嗎?我要不跟來,什么時候你死在鳳祁我都不知道!”

    “你除了吃喝玩樂還會干什么,有晏先生跟著就行了,不比你強?”

    “你以為晏大哥到了鳳祁還有空理你嗎!”蕭瑤一手戳上她的鼻梁,一手指著正在小憩的晏揚歌:“你到現在都還沒好好看過他的那份詔書吧?”

    風華郡主眼底浮上疑惑之色,蕭瑤瞪她一眼:“那份圣詔只是模棱兩可地說請他到鳳祁做帝師,卻并未說明做誰的帝師!”

    “寧王向你求親,本就醉翁之意不在酒,去了鳳祁,光是麒麟軍師這個名頭就夠那幾個王爺爭得你死我活的了!”

    蕭瑤當日錚錚之言猶在耳,風華郡主不由嘆氣,接到圣詔時,只感到滿腔盛怒,沉浸在被當作物品交易的憤恨中,竟連這等稍作思考便可看穿的下作手段都未能發覺。

    指尖輕輕摩挲令牌,她不禁想起一年前戈丹邊境的一場雪夜戰役。

    鳳祁越過已成冰原的戈丹長河,逆向偷襲錦繡糧營補給營,燒毀半數糧草,御寒衣物盡毀,軍情緊急刻不容緩。一干謀士商議一天一夜皆無良策,這時有謀士推薦了住在戈丹長河邊的晏揚歌,她在雪中站了兩天兩夜,終求得兩記良策,一計救急,一計退敵。

    也是因為那一次,架不住她日日登門造訪,晏揚歌終于同意留在軍中為謀。

    而事實證明,她的決策是多么英明。

    后有南楚殷獻趁虛侵犯塔戈爾邊境,他身處極北的戈丹長河,卻一計逼退遠在南楚的殷獻敵兵,經此一役,麒麟軍師一譽響徹四疆!

    外人贊他學富五車雄韜偉略,退敵之計盡在運籌帷幄之中,而她營中一干兵將,卻嘆他退敵只在談笑風生間!

    傳令兵來報時他正與她下棋,周圍一干兵將圍看,而他一手擎茶一手捏子,棋風散漫卻步步緊逼,招招驚心,落敗之余方才愕然驚覺,這棋盤上的每一處落子,竟皆是退南楚之敵的上上之策!

    落一棋,即一計!

    尋常人皆以為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只是自古以來的軍師謀士夜郎自大的空話,其中夸大成分居多。然此番親見,卻是徹底顛覆了一營兵將的認知,非先人所言不真,而是自己見識短淺!

    車轎外來回交錯的火光映上車簾,車內滲進微弱的火光,照得手中令牌顏色愈發沉重,這才發覺天色已經全暗了,她回過神來,那日晏揚歌所說要為她取回兵權她只當是閑時笑語,若非行令送來令牌,她幾乎要忘了這事。

    “啟稟郡主,過了前方天塹便是北隅的地界。”

    捏緊了手中暗金色的令牌,風華郡主神色逐漸沉重:“今日在此休養一夜,明日直赴盛京。”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92857_82_822-m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作者 囧囧有妖
  「你救了我,我讓我爹地以身相許!」寧夕意外救了只小包子,結果被附贈了一只大包子。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