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臨盛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盛京,北隅帝都。

    花天錦地,王氣蒸蔚,長街上車水馬龍,京民攘來熙往。大開的城門也與他處不同,古樸莊嚴的礦髓城門經多年沉淀,折射出黑色的光芒,無處不彰顯著這座華都古老的繁華與磅礴。

    鳳祁國主鳳唳天虎踞高位,一雙鋒利的銳眼目不斜視,威嚴地看著遠處的河山。在他稍低一些的位置,依次坐著鳳祁的幾位王爺,再往下就是成群的王公貴胄,這樣一排排坐下來,竟也坐滿了整個城樓!

    寧王笑意吟吟地站在城樓的墻垛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輪廓漸晰的錦繡一行。

    一騎快騎從官道上飛奔而來,尚未到城下便揚聲高呼:“啟稟國主,錦繡皇朝歌風華已到一里之外!”

    禮官看了鳳唳天一眼,得到許可,高聲唱道:“錦繡皇朝,歌風華郡主到!”

    晏揚歌剛掀開幕簾,驚聞一道龍吟號角嘯聚山河!

    繡了錦繡二字的旌旗逐漸在眾人眼里清晰,風華郡主迎上城上所有注視的目光,高視闊步地走到城下,欠身示禮:“錦繡,歌風華拜見國主。”

    寧王的目光卻并未放在她身上,而是看向了鎏金車轎后方的一輛車轎,晏揚歌正吃力地在他人協助下走下車轎,坐上輪椅,蕭瑤推著他緩緩往城下靠近。

    “草民晏揚歌,拜見國主。”晏揚歌微微頜首,聲線極是明朗。蕭瑤放下墨琴,行了一個欠身禮:“民女蕭瑤,拜見國主。”

    鳳唳天臉上露出一絲興趣,“可是身處北隅,一計逼退南楚敵軍的麒麟軍師晏揚歌?”

    “回國主,正是草民。”他話音落下,城上的半數貴胄都往城下望了一眼,卻又都失望地收回目光,沒想到享譽盛名的麒麟軍師,不單生了一副雌雄莫辨的陰柔模樣,更是一個半身癱瘓的廢人。

    城上議論紛紛,城下晏揚歌倒是安之若素,不期然與寧王的目光撞在一起,寧王率先對他露出一個友好的笑容,晏揚歌亦對他點了點頭,這一幕看得寧王身后的太子一陣窩火。聽著四周的竊竊私語,太子眼珠一轉,趕緊對禮官喝道:“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請帝師入城!”

    那禮官讓太子一嚇,慌亂中竟唱錯了詞:“迎——帝師晏揚歌入城!”

    晏揚歌尚未受封,此刻自受不得帝師二字,風華郡主方才是今日主角,卻未得邀請。正是城上眾臣對晏揚歌議論紛紛之際,太子此舉無異是把自家臉面扯下貼給了晏揚歌。看清了晏揚歌在太子寧王眼中的分量,城上混亂的竊竊私語戛然而止,齊刷刷地將目光投向太子,而太子則滿面笑容,似乎頗為滿意這樣的結果。

    寧王咬牙轉頭盯住太子,太子亦不甘示弱!眼見氣氛逐漸詭異,鳳唳天早一步對禮官喝道:“還不快請貴客入城休息!”

    早已呆若木雞的禮官如夢醒般一震,急忙唱道:“迎——錦繡歌風華郡主與帝師晏揚歌入城!”

    唱完迎辭,禮官額上汗如雨下,任他擔任禮官多年,卻也看不出這人究竟是何來歷,未得受封竟也能令太子寧王默認他帝師的地位,小心地瞥了眼國主的臉色,卻發現國主似乎也并未表示任何不滿。

    冷眼相看太子寧王城樓相爭,風華郡主下意識轉頭看了晏揚歌一眼,卻只能看到他從容安定的微笑。

    大婚的日子距今已不足半月,這期間錦繡一行暫且落腳在盛京的行館中,綠樹繁花環抱著風華郡主暫居的海棠苑,海棠苑的東邊便是一方仿做的瑤池。一眼望不到邊的池水之上,矗立著仿制的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池邊的百余座亭臺水榭更是金碧輝煌,美輪美奐。

    這本是仙人也住得的地方,此刻卻顯得冷冷清清。

    蕭瑤初來乍到,什么都覺得新鮮,早不知野到哪里去了。而風華郡主則早早地就被接進宮里,偌大的行館里就只剩下晏揚歌一人。

    “王爺,王爺,您不能亂闖郡主的行館……”耳邊傳來一陣吵鬧,緊接著便聞一陣急促的腳步,攜著不耐的語氣:“滾開!老子又不是來找郡主的!”

    當目光掃到不遠處的亭臺時,錢王頓時眼前一亮,“晏兄!”

    晏揚歌望過去,他已走到了石子路上,幾步踏進亭臺,“晏兄,可算是找到你啦!”那小廝戰戰兢兢地站在一旁,晏揚歌拂手示意他下去。

    “渝青二州的漕運風波可平息了?”晏揚歌上次來時,正值渝青二州的漕運形勢最為緊張的時候,而錢王當時運了一批時鮮到青州,青州方面卻不肯交由渝州儲運,要是繞路得繞上兩倍的時間,貨物早壞了。

    看錢王被這事攪得焦頭爛額,晏揚歌便給他出了個治標不治本的方法,讓他揪著青州漕運司使的小辮子去辦事,這才將貨物運到盛京。

    此刻見了面,自然要先關心一下。

    錢王拖過一條凳子坐下,一手拍上桌子:“平息個屁!就因為渝青二州爆發的漕運事件,盛京的果蔬價格漲了三倍不止!”

    “你不正好趁此時大賺一筆?”晏揚歌打趣道。

    “晏兄就別取笑我了,果蔬價格居高不下,盛京民眾怨聲載道,不出三月朝廷必定介入,那我不虧死!”錢王說完,忽又直起身軀,興奮道:“晏兄,你這次來可趕上大熱鬧了!”

    晏揚歌一挑眉,錢王愛看熱鬧是出了名的,掛著個王爺的頭銜,哪家的熱鬧他都敢看。熱鬧看多了標準自然也水漲船高,他說是大熱鬧就一定不會小到哪兒去。

    “廷尉府的人瘋了!居然把盛京大小官員給抓了個遍,連輔國公都給抓了起來!”錢王嘿嘿一笑:“而且最有考究的是,被抓的那些人,明里暗里都是支持太子的!甚至連詹事府的人都有!”

    “這倒確實是個大熱鬧。”晏揚歌幽幽說道,“那太子可算焦頭爛額了。”

    錢王猛一拍大腿:“豈止太子焦頭爛額!寧王素來與太子不和,這次被抓的一邊倒都是太子的人,涉及栽贓陷害就數他嫌疑最大,這兩天寧王府的門檻都快讓廷尉府踏破了。”說罷又神秘兮兮地湊近晏揚歌:“你猜,是因為什么事兒?”

    “唔……明目張膽地抓了數位權貴,連詹事府都被拘了人,這是把太子往死里得罪,若非國主授意,廷尉府不會如此不遺余力。”晏揚歌似乎早有思量,笑道:“我猜還是老問題,細作。”

    “不遺余力四字算是說到點兒上了。”錢王咂咂嘴,似驚嘆于廷尉府的作風:“廷尉府這次算是下了血本,連最后的班底兒都出動了,真假不論,照名單抓人。也不知他們哪兒來的名單。”

    晏揚歌不置可否地搖搖扇子,忽然問道:“昨日進城時,怎的不見你和宸王?”

    “啊?”錢王回過神來,嗤道:“我每天那么多賬本要看,哪有時間去城樓。至于老三么,他就是想去,父皇也不能讓他去啊……”

    晏揚歌唇邊浮起一絲笑意,也對,宸王好男色是整個北隅出了名的,若國主讓他去城樓觀禮,說不得他便帶上個小倌一同出席。

    “皇室早就不管我和老三了,這樣也好,我就可以專心經商了。”錢王笑嘻嘻地搓了搓手,引來晏揚歌的無奈搖頭。

    皇家人誰不為了皇權打得頭破血流,偏偏錢王生來就不是個做官的料,政務處理得一塌糊涂,做起生意來反倒蒸蒸日上。到最后索性主動請辭,掛了個空頭王爺的名號經商到現在。

    “誒?那個會攝魂術的女娃呢?不是整日都賴在晏兄身邊嗎?”錢王左右張望起來,晏揚歌折扇將他視線擋了回來:“這才是你今天來找我的原因吧?”

    錢王悻悻地摸了摸鼻子,訕笑一聲:“一半一半。”晏揚歌無奈地搖搖頭,道:“靈惜過兩天到,不過你別想再拐了她去幫你騙錢。”

    “咳!”錢王干咳一聲,正欲狡辯幾句,忽聞苑外傳來陣陣車軸滾動,錢王站起身來,“既然郡主回來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晏兄得空記得來錢王府轉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04305_82_822-m
恰似寒光遇驕陽(原《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
作者 囧囧有妖
  「這傢伙,口味是有多重,這都下得去口?」
  一覺醒來,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爆炸...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