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靈獸湯圓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郁郁蔥蔥,一片林海。千年大樹枝節盤錯,陽光透過墨綠色的繁雜枝葉細細碎碎的打在地上。灌木叢里,開著五顏六色不知名的小花兒,跟各種灌木混雜,別有一番情趣。

    一只修長素凈的手撥開一根長出來的樹枝,微微側身“小歡,小心點兒,雖然御陣被師傅關了,但是這林子仍然不容小覷。”

    “我知道”秦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朝懶懶懷雪一笑“不是有你在嘛!”

    李懷雪看著秦歡,靜靜的笑了笑“是,有我在。“

    “都怪老頭子不肯教我武功“秦歡忽然將狗尾巴草吐了,恨恨說道”不然我現在一定武功蓋世,天下無敵!“

    “師傅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李懷雪一抹白衣飄在秦歡前方,沿路將荊棘樹枝撥開。

    “他不過是嫉妒我天賦過人罷了“秦歡撇了撇嘴”懷雪,如果有一天,我煉成絕世武功,毀了清音殿,你會怎么辦?“

    走在前方的李懷雪突然微微一停,一向寧靜的眼眸露出一絲訝異,他回頭蹙眉靜靜的看著秦歡。

    “別這么嚴肅“半響,秦歡突然撲哧一聲笑了,”我開玩笑的!要是能打敗長青那個老頭子,我得煉成多么絕世的武功!。咦?“

    旁邊的灌木叢忽然顫了顫“兔子?野雞?“秦歡朝著李懷雪眨了眨眼睛小聲說道”看我做叫花雞給你嘗嘗“

    看著秦歡躡手躡腳的撥開灌木,走了進去,李懷雪無奈的搖了搖頭。

    秦歡走進了旁邊的灌木叢,卻什么都沒有發現,然而在她抹著肚子沮喪的轉身時腳下卻突然一緊,接著就被一股力氣給急速的拖了出去。

    “小歡!“一道白色身影風一般沖出灌木,在后面緊追不舍。

    無奈那速度實在太快,異于常人,秦歡只覺得眼前都變成了一片蔥郁的綠色,耳邊是呼嘯的風聲,兩旁的碎葉齒距將她裸露的肌膚割了很多細碎的小口子。

    忽然周身那種細碎的疼感痛消失,秦歡只覺得身體一下子失重,整個人倒掛著便騰空而起。

    此時她才得以看清楚,自己的腳上纏著一根手臂粗細的藤蔓,而自己被倒掛著懸掛著在一棵參天大樹上,這棵樹非常巨大,七八個人環抱的樹干上纏著很多手臂粗細的藤蔓,很多被風干的尸體在秦歡的周圍一晃一晃的。當然,還有新鮮的喘著氣兒的,在藤蔓上掙扎,越掙扎,藤蔓纏的越緊,隱約聽見空氣里骨骼被勒緊的聲音。

    樹下還有一批穿著士兵鎧甲的人跟生了一堆火,滔天煙氣,將樹圍繞。然而,在煙氣里,古樹像是暴躁了般,揮舞著粗壯的藤蔓從各個方向狠狠掃過去。

    “把火都滅了!”一直拿著把刀在一邊觀看的士兵將領忽然皺眉說道“這株不是一般的九龍藤,不怕煙熏!“

    “是!“士兵們急忙用腳踩滅了煙氣。

    漸漸消散的煙氣里,一抹瑩白衣袖從煙霧之中奔來,衣袂被風吹起,是天山之上最圣潔的白雪。

    “秦歡!“李懷雪抬頭看去,滿是垂掛的藤條跟密密麻麻的尸體,無法分清秦歡到底被帶到了哪里。

    “懷雪!我在這兒!“秦歡使勁兒的晃了一下身體,立即有三四根藤條飛了過來,纏在秦歡的身上,秦歡立刻就不敢動了。

    有了剛才的顫動,李懷雪很容易就看到了秦歡的位置,正在他要飛身而起的時候,一隊士兵拿著劍沖了上來,將他團團包圍住。

    “閣下何人?可也是沖著天卵而來?“士兵將士上前握拳一拜”不好意思,這片林子里的天卵都被我家主子包了!“

    李懷雪用雪山圣水般的眸子看了一眼秦歡所在的方向,藤條一動不動,眼中冰冷,抓過靠自己最近的一個人抬臂一擊,寒光一閃,手里多了一把冷劍。

    士兵左右看了看,臉上閃出一絲凝重之色“上!“

    一片煙海之中,刀光劍影,其中有一抹月白衣袖,衣袂飄飄,如若天神降臨舞了一段驚艷九霄的神舞。

    怎么打起來了?秦歡暗自咒罵,手從腰間艱難的拔出一柄精致的小刀,反手拿著,細細的割那條纏住自己雙手的藤條。。

    放佛感受到刀割的疼痛般,那根藤條顫了顫,隨即所有纏住秦歡的藤蔓將她向上一拋,秦歡跟著藤蔓沖出層層疊疊的樹葉被拋上了天空。隨即藤蔓以一種及其怪異的姿勢將她固定在天空之中,條條藤蔓越勒越緊,秦歡感覺到胸腔之中的氣體都被擠了出去,太陽穴一跳一跳,血液放佛要沖天而出。此刻已經不管三七二十一,她拿出刀便狠狠的割著自己身上的藤條。

    “秦歡!”圍戰之中的李懷雪,忽然抬起頭來,向來從容的臉上閃過一絲急色。只見月白衣袍以一種無法言語的速度縱身一旋,一朵雪山之上的雪蓮縱然開放,而澆灌它的正是醇厚的鮮血!

    在一片血珠之中,士兵紛紛倒地。

    李懷雪毫不停息,抓住自己的手中的劍就向秦歡身上的藤蔓射去。

    秦歡只覺得自己腳上一空,隨即自己便跌倒在了一個松松軟軟的地方。

    秦歡抬起頭來,撞進一雙漆黑的瞳孔里面。

    她無法說明跟自己頭對頭,大眼瞪小眼的這個東西.到底是什么。

    它通體雪白,比成人的巴掌大不了多少,一雙烏七八黑的眼睛像兩快黑寶石,說它是狗,它卻偏偏有一雙折耳,說它是貓,它的尾巴卻只有一丟丟。小鼻子小巧可愛并不如狗鼻子般突出來,如果這貨放到二十一世紀,絕對是貴族喜愛的玩物。

    秦歡第一眼看到這個小東西,一下子便聯想到了軟軟膩膩的湯圓兒。

    只見小湯圓趴在一個巨大的鳥巢之中,眨巴著眼看了看秦歡,又流著口水看了看自己身下的一個比它小不了多少的蛋,將四肢都抱在那個七彩的蛋上,沖著秦歡嗚嗚的叫了幾聲。

    秦歡一下子就看呆了。。

    “喂,你.你這是在孵蛋嗎?”秦歡趴在鳥巢之中看著地上的小東西忍俊不禁的問道。

    “汪汪汪!”

    秦歡撓撓頭“好吧,我聽不懂狗語”

    “汪汪汪汪!”

    “汪汪!”秦歡露出一副比它更兇的樣子。

    “嗚.”小湯圓一下子蔫了,屈服在某人的威嚴里。

    “乖~”秦歡滿意的伸出手想要摸摸它的腦袋。

    突然,一條藤蔓在小湯圓兒的身后向秦歡凌厲的掃來。

    “小心!”秦歡一把抓過小湯圓兒抱在懷里,藤蔓甩過她的胳膊,留下一條深深的傷口,皮開肉綻。

    “小歡?”此時樹下傳來李懷雪的聲音。

    秦歡透過樹葉看了看,李懷雪在樹下一邊甩脫充滿攻擊力的藤蔓,一邊朝這邊張望。

    “懷雪,我暫時沒事,你快想辦法抽身,千萬別被纏住!”秦歡一邊看著樹下一邊急急的說道。

    “好”李懷雪臉上綻開一抹柔潔的微笑,身姿更加凌厲的閃爍在條條藤蔓之中。

    秦歡專心的看著樹下的戰況,她沒有注意到,懷里的小湯圓兒驚奇的看了看小詩胳膊上的傷口,伸出小爪子碰了碰那汩汩流出的鮮血,又湊在嘴里舔了舔,忽然,黑漆漆的小眼睛一道紅光閃過。

    “嗚!!!!”小湯圓忽然在秦歡的懷里發出一聲凄慘的尖叫。

    秦歡急忙回頭,發現小湯圓兒出奇的依偎在自己的懷抱里嗚嗚,黑黑的小眼睛周圍有點兒濕潤。

    秦歡抱起小湯圓兒湊在眼前,難以置信的問道“你。。這是哭了?”

    “嗚嗚。。”小湯圓兒伸出肉乎乎的小蹄子捂住自己的大眼睛。

    “喂!”秦歡捧著小湯圓兒肉乎乎的身子搖了搖。

    “汪汪“小湯圓忽閃著淚眼婆娑的大眼睛看了看秦歡淌著血的胳膊。

    秦歡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忽然笑道“我沒事兒,你能聽得懂人話?那你知道怎么擺脫這些惡心的藤蔓嗎?”

    “汪!”小湯圓兒忽然從秦歡的懷里跑了下去,邁著小步子跑到鳥巢的邊兒上,回頭看了秦歡一眼,又回頭仰天長嘯了一聲。

    小湯圓兒還太小,聲音也不大,但是所有的藤蔓都像是收到了命令般迅速收攏,纏繞在粗大的樹干上不動了。

    秦歡坐在原地,張大了嘴,一動不動。

    “汪!”小湯圓兒邁著小碎步跑到秦歡腿邊咬了咬秦歡的衣袖。秦歡才回過神來。

    她滴溜起小湯圓兒,這下可撿了個寶貝“走,我帶你吃肉去!”說著便向樹邊走去。

    “汪汪汪!“小湯圓兒忽然在秦歡懷里不住的擺著腿腳。

    “怎么?“秦歡順著小湯圓兒渴求的小眼神兒看去,臉抽了抽,一手抄過那顆七彩蛋扔給了小湯圓兒,湯圓一下子便牢牢的抱住。

    “小~~~~~~~雪~~~~~~~~~~~~“高大的樹上忽然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

    樹下玉立的身影抬頭看去,臉上一抹溫柔笑意,忽然飛身而起,伸手攔住那抹柔軟,風一般緩緩飄下。

    “汪!“秦歡懷里的湯圓兒忽然伸著小腦袋向李懷雪不住的叫著。

    “這是?“懷雪驚訝的看著秦歡懷里的湯圓兒,。

    “這是我從樹上撿來的湯圓兒“

    “湯圓兒?“

    湯圓兒偎依在秦歡懷里,警惕的看著李懷雪不知的犬叫。

    “好名字”李懷雪笑著伸出手想要摸一摸湯圓兒雪白的大腦袋。

    卻被湯圓兒一下子咬住。

    “湯圓兒!“秦歡拍了一下湯圓兒的小腦袋,湯圓兒才嗚嗚的松開手。秦歡看著李懷雪笑著說”你別介意,這小東西還不認人“

    李懷雪放下手,笑笑沒有說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01499_80_804-m
名門春事
作者 飯團桃子控
  賀知春嫁給崔九郎十年仍是清白身!重生後,她端起陶罐狠狠砸破丫的頭,從此崔郎是路人。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