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妖孽你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海之中不知何時彌漫了一股霧氣,秦歡抱著撿來的湯圓兒跟李懷雪并肩朝著山下走去。

    “懷雪,我跟你說了這么多,你知道這小東西到底是什么了么?“

    李懷雪看了湯圓兒一眼“雖然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我卻知道那顆七彩蛋是什么“

    秦歡看著李懷雪,聽他接著說到“圣雪山上有一種鳥,很像鳳凰但卻不是,顏色有七彩,被世人稱作彩鳳,什么顏色的彩鳳便下什么顏色的蛋,名為天卵,據說是延年益壽永葆青春不可多得的奇藥,而你說的七個顏色的,我倒是第一次聽說。”

    “有那么神奇?”秦歡從袖中掏出那顆彩蛋,湯圓兒立刻流著哈喇子眼珠子緊盯著那顆蛋“懷雪,今晚吃狗肉煮蛋!”

    “嗚。。”湯圓腦袋瞬間耷拉了下來。

    “湯圓煮蛋也行”

    “汪汪汪!”湯圓瞪著淚光閃閃的大眼睛可憐巴巴的蹭了蹭秦歡。

    看著斗嘴的兩只,李懷雪頗有些無奈,淡笑著搖了搖頭。

    “小歡,我們快要下山了,想好去哪兒了嗎?“

    “去大秦!“秦歡看著前方的路,眼神明亮”去討債!“

    “討債?“

    “恩,有人說要請我吃大閘蟹的“

    李懷雪看著秦歡臉上那抹堅定的笑意,緩緩開口說道“好,依你“

    “嗚?“秦歡懷里的湯圓此時突然朝著前方豎起了腦袋,一雙黑漆漆的眼睛看著前方。

    “汪!“湯圓忽然從秦歡的懷里蹦了出去,云白閃電一閃,瞬間消失在前方。

    “湯圓兒!“

    。。。。。。

    山下草地之上停著一輛繁華精致的轎子,四名轎夫恭敬的站在一旁,轎子之后是一隊上千人的士兵,各個面容冷峻,批鎧執銳,一片鐵色,遮天蓋地。

    淡淡的紫檀香氣從那頂描金紅漆轎子之中漫出。

    “嗚~!“

    突然一個白色的圓球兒從轎子之中飛了出來。

    秦歡撲上去一下子接住了湯圓兒。

    “汪汪汪!“湯圓在秦歡懷里朝著那頂轎子不住的叫著。

    秦歡站在原地皺眉看著轎子,還未說話,卻聽見一慵懶聲音從轎子之中傳出。

    “什么人?“

    “回主子“轎邊一個轎夫彎身湊在轎子邊說了幾句什么。

    “山上來的?“美麗的聲音里透著一絲興趣,忽然,轎簾應聲而起,淡風輕拂,還未看清楚,只覺得一團輕盈的火忽然在天邊燒開,下一秒便穩穩的落到了秦歡的面前。

    秦歡覺得一瞬間天地間都亮了起來。

    面前的男子,唇紅齒白,一雙丹鳳星眸微微上挑,瀑布般的墨發被一條綢帶松垮的束在身后,朱紅衣衫松松的貼在身上,露出一雙精致的鎖骨。

    面前的男子妖艷到了使天地都黯然失色,混沌一色之中只能看得到那抹靚麗的朱紅和將萬千星海融于一指雙眸的燦爛。

    妖艷男子瞇著一雙星眸彎腰湊到秦歡面前,一邊仔細的打量著她,一邊嘖嘖嘴。

    秦歡呆在原地,空氣之中淡冷的梅香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她,她認識這個人。

    面前的人比之前更加的美艷不可方物,氣質妖艷,膚如凝脂,如果不是之前領略到了他的為人,秦歡一定會抑制不住的上去揩一把油,但是現在,她不敢。這個世界上讓秦歡害怕的人幾乎沒有,然而面前的少年就是其中之一,那是因為五年之前,在秦歡剛剛穿來這個世界的時候,便深深領略到了少年的腹黑與老謀深算。這個少年正是寧梵。

    李懷雪臉上仍然掛著那抹經久不變的淡淡笑意,拂一拂衣袖,自然的擋在了秦歡的面前。

    寧梵意味深長的看了眼李懷雪,突然回身飄在一把早已備好的梨花木椅上,懶懶的靠著后背,噙一抹慵懶的微笑“閣下氣質如此飄塵出眾,只是沒想到,“他把玩著小機上的茶杯,笑著看了眼李懷雪身后的秦歡”品味卻如此特別!“

    李懷雪笑了笑沒有說話,秦歡卻從他的身后走了出來“閣下品味卻是極好的,紅衣翠袖,憑軒描眉,不知,要嫁的是哪位少年郎?“

    “大膽!“寧梵身后的士兵將領拔刀便要上前,被寧梵一揮衣袖攔住。

    遠遠的一棵樹上,樹下一地的瓜子殼兒,兩三個人蹲在樹上磕瓜子兒“唉你說,主子眼光什么時候變了?怎么有空搭理這么個丑女?平時不都是,直接殺了算完嗎”

    “對啊,我刀都準備好了。”

    “我覺得,主子八成是看上那個男的了,你看那身材,哎呀呀”

    其余兩只白了那人一眼,一腳把他踹了出去“滾滾滾,主子怎么可能喜歡男人,要喜歡也喜歡我!”

    .

    坐在椅子上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他的屬下**成了一遍,他坐在椅子上,一雙星眸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秦歡,唇邊妖嬈笑意“實不相瞞,奴家已在此等候多時了,郎君可愿意娶我?“

    “我娶你?“秦歡一步一步的走到寧梵面前,將自己的驚天地泣鬼神的臉湊到他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說道”那你說,我美嗎?“

    此刻,秦歡還是很佩服寧梵的定力的,他們身后已經吐到了一大片,寧梵臉不變心不跳的盯著那隊冰玉葡萄般的眼眸,突然笑了,伸手捏了捏秦歡粗糙的臉,從牙縫兒里塞出一個字“美!”

    身后的人吐得更厲害了!

    秦歡向后跳了一步,眉毛一跳一跳的看著寧梵,幾年不見,這小子定力越發厲害了。

    “懷雪,我們走。”秦歡轉身拉著李懷雪的衣袖便向下走去,她決定,暫時還是不要與這個瘟神斗為好。

    此時忽然一隊人從林子里沖了出來,各個鼻青臉腫,身上血跡斑斑。

    那隊人跟秦歡撞了個滿面,驚訝過后是橫眉冷對,滿臉憤怒。

    只見為首的一名壯漢忽然朝著寧梵的方向普通一聲跪了下去“主子!對不住,最后一顆天卵被人搶走了!”

    “哦?”寧梵若有深意的看了秦歡一眼“是誰搶走的?”

    “就是他們!”那名壯漢朝著秦歡一指。

    “呵呵“寧梵低低笑了一聲,揮了揮手。壯漢彎腰退了下去。

    秦歡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轉身看著寧梵。

    “怎么?郎君改變主意了?”

    “就憑你,會讓我們走嗎?“秦歡頭一仰。

    “說的好像你挺了解我似的“寧梵星眸一閃“怎么?我們認識?”

    秦歡心里一跳,面上卻強裝淡定,冷冷哼了一聲“長得這般猥瑣,壞人都是一個樣的!”

    “對,并不是每個人都如姑娘這般。。美麗“寧梵手支著腦袋笑的很欠扁。

    李懷雪突然上前拉住秦歡的衣袖:“秦歡,我們走吧”

    秦歡有些訝異的看了李懷雪一眼,那張淡若雪蓮的臉上依舊那般寧定,素白衣袖一拂,毫不猶豫的將秦歡拉住向山下走去。

    兩人漸漸消失在路的盡頭。

    “主子,您就這么放他們走了?“

    “不然呢?“寧梵星眸一挑,凝定光華,不怒而威。

    “那天卵。。“那人手一抬,擦了下額邊汗水。

    “無妨。我們下山”

    那人抬頭驚訝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躬身道“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05426_80_801-m
盛華
作者 閑聽落花
  眼見為實嗎?耳聽為真嗎?讓她恨極了的,是仇人嗎?

  歷經兩世,阿夏姑娘...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