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玉雕花云紋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習安哥,別研究你的破玉了,快來快來,有任務了,”傅詩佳拍著電腦桌喊到。

    王習安嘿嘿笑著將自己從地攤上淘來的云紋玉牌揣在褲兜里,“什么任務?”

    “還是老一套啊,”傅詩佳略顯無聊的嘆了一口氣,“一點都不刺激,還以為做私人偵探會很刺激的說。”

    王習安聽了哈哈大笑,“傻丫頭,你以為這是打仗啊?還追求刺激?要不今天還你出行動?”

    “算了,我可沒你那么敏捷的身手,說不定出門就被人逮著了,還是在家里做指揮員比較好,”傅詩佳連忙擺手,“吶,這次任務目標是一個女性,王晴,二十四歲,未婚,本地人,常住地址景瑞花園A32棟別墅,座駕是一輛紅色的保時捷卡宴,車牌號為魯B3C689,任務是拍到她劈腿的證據,沒有期限但越快越好,賞金最低五萬,最高十萬。”

    傅詩佳認真的把任務介紹完之后揚起白嫩的小手打了一個清脆的響指,“是個肥差!”

    王習安卻嘆口氣,“回報豐厚,也就意味著風險更大啊,這任務能值十萬快,不管是這女人還是雇主,應該都不是普通人。”不過說是這么說,王習安心里卻沒怎么放在心上,這樣性質的任務他兩年下來接了好幾十個,早就不當一回事兒了。

    “吶,這是可能用到的裝備,我昨天晚上才調試過的,有的還做了些改裝,絕對好用,”傅詩佳拎出一個雙肩包給王習安,“注意愛惜裝備啊,不然損失都是你的。”

    王習安點點頭,伸手拍了傅詩佳的腦瓜頂一把,“就你啰嗦,說說任務吧,看看該怎么做。”

    傅詩佳雖然看到了王習安的動作,也想躲開,但無奈王習安的動作太快了,根本來不及躲開,只能氣鼓鼓的白了王習安一眼,然后噼里啪啦的敲打著鍵盤,像是要把怨氣都發泄在鍵盤上一般,“王晴,女,一九九零年四月九號生日,老家在泊里鎮,嗯,父母都是普通農民,她是獨生女,魯東科技大學畢業,在恒通科技做過經理助理,前年離職,去年自費買了別墅跟車子,資金都是從國外賬戶打進來的,其他資料暫無。”

    看看這簡單的資料,不用多想也能知道這個叫王晴的女生大概做了什么,反正不是中了超額彩票。王習安擺擺手,“算了,別調查了,盯住她就行,咱們不是六扇門的,也別管那么多,完成任務就行。”

    “好的,”說到任務,傅詩佳認真起來,在黑色齊耳短發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干練精神,精致的小臉上透露著滿是動人的氣息,“已經連接到景瑞花園的監控,連接到A32棟車庫監控和別墅周圍的監控,目測目標人物在別墅里沒有離開。”

    王習安點點頭提起雙肩背包背在身上,又抓起鑰匙串對傅詩佳揮揮手,“那我出發了,拜拜。”

    傅詩佳點點頭,等王習安快出門的時候喊了一句,“注意安全啊。”

    王習安嘿嘿笑了一聲沒再說什么,帶上門離開了。暗暗尋思自己雖然是個修真廢材,但還不是廢物,普通人能對他造成什么傷害?

    到草房里推出自己的永源戰隼350,王習安一轟油門嗖的躥了出去。這戰隼是他用來代步的車子,在做任務的時候更是好用,只要不上高速就沒有追不上的車子,時速最高能達到一百六十公里每小時。有多少人敢把自己的車子在市區內提到這個高度?

    景瑞花園是島城西海岸新開發的海景別墅小區,那里最便宜的一套都在四百萬以上,還不算裝修什么的,可以想象的得到,住在里面的都是什么人。不過跟王習安沒什么關系,他只是想要完成任務而已,至于王晴是什么人,怎么弄到那么多錢,他不想管也管不著。

    就在他將要達到景瑞花園的時候,傅詩佳改裝過的超距離對講耳麥中傳來她的聲音:“習安哥,主意,目標人物離開了景瑞花園,沿著幸福路往北走,目的地暫時未知。”

    王習安回話道:“明白,繼續盯著,”說完放慢車速,等著目標人物的出現。等了不到兩分鐘,看到了那輛鮮艷的紅色卡宴遠遠的駛過來,王習安向傅詩佳匯報一句,“發現目標,準備跟行,”等卡宴駛過之后,王習安掉頭跟了上去。

    市區內車速都不快,王習安也沒有跟的太緊,而且有傅詩佳在監控中盯著,也不怕跟丟。跟了大概幾分鐘后,又聽到傅詩佳興奮的聲音,“習安哥,她的GPS定位設定了目的地,是位于北三環的泰德大酒店,看樣子咱們運氣不錯。”

    王習安聽了也有點高興,能快點完成任務自然是非常好的,不說有加倍的賞金,就是沒有賞金也沒人愿意這樣天天跟蹤一個人啊,哪怕這個人是王晴這樣的美女。至于為什么說運氣不錯,很顯然,王晴放著自己家的別墅不住卻要跑到北邊酒店去,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什么人沒事兒才到酒店去呢?答案很明顯。王晴這個目標人物簡直就像是在專門配合王習安和傅詩佳的行動一樣,也難怪傅詩佳這么興奮。

    知道了王晴的目的地,王習安也就不再被發現的危險繼續跟蹤,而是直接走小路提前去泰德大酒店埋伏,反正一路上有傅詩佳盯著不怕跟丟。

    在泰德大酒店的員工停車棚里停下摩托車,王習安背著背包靠坐在車座上摸出手機玩起了手機游戲,不過卻分了幾分心思在酒店的地下停車場入口處。一手刷著屏幕一手揣入口袋摸索著自己花了三百塊淘來的雕花云紋青玉牌,余光掃視著周圍的動靜,耳朵里聽著傅詩佳的提示。

    幾分鐘后,傅詩佳提醒道:“習安哥,目標人物即將到達泰德大酒店,嗯,現在已經轉彎了,準備進入停車場。”

    王習安放下手機低聲回應道:“看到了,你繼續行動,準備好為我打掩護。”

    “收到!”

    看著目標人物王晴從地下停車場出來,王習安沒有急著跟上去,依舊在原地等著。兩分鐘后,傅詩佳那邊傳來消息,“王晴的房間號碼是612,對門602空著,習安哥,該你了。”

    王習安將手機和玉佩放好帶上墨鏡施施然進入酒店,目不斜視的對收銀臺的服務員道:“602號空著嗎?就那間了,我以前住過的。”

    身份證登記交押金之后,王習安進入電梯,對著電梯里的監控暗暗的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耳朵里傳來傅詩佳氣急敗壞的聲音,“你知不知道我為了消除你的痕跡費了多大功夫,就因為你這個動作,我又要浪費好幾分鐘的時間。”

    王習安習慣逗弄傅詩佳這個清爽開朗的女孩子,嘿嘿一笑低聲道:“沒事兒,不用這么緊張,一會兒就能完成任務。”

    602跟612正對著,王習安進入房間后迅速將房間門上的貓眼拆下來,然后裝上一根蛇管攝像機偽裝成貓眼,這樣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對門甚至走廊里發生的事情。當然,這只是開始,緊接著王習安又翻出一款熱成像儀,這東西的探測距離足足有十多米遠。

    將熱成像儀對準對門,隔著墻壁看到了目標人物王晴的身影,只是在顯示屏上顯示出來的熱成像顯然沒有什么美感。將熱成像儀固定好,王習安認真的對傅詩佳說道:“我這里一切準備妥當,你也準備好,行動的時候不能有任何失誤。”

    傅詩佳也認真的回答:“我這里同樣一切準備妥當,備用覆蓋錄像已經準備好了,保證酒店的監控錄像中不會出現你的身影。”

    王習安放佛能看到傅詩佳認真的小模樣,心里感覺很好,同樣對她的技術也從沒有懷疑過,雖然他不知道傅詩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只要不出問題就行。

    習慣性的盤腿坐在沙發上,一邊盯著熱成像儀的顯示屏,一邊摩挲著兜里的玉牌。被傅詩佳稱為破玉的玉牌確實是不值什么錢,玉質很普通,只是青玉而已,也沒什么年頭,是一塊新玉。但雕工很不錯,是純手工雕刻的。

    這年頭這種檔次的玉器大都是機器雕刻的,因為光是手工費就超出了玉牌本身的價值。當然,王習安看重的不是這一點,而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反正覺得這一塊玉佩不同尋常。當初在古玩街上他可是一眼就相中了,然后毫不猶豫的就買到了手里。只是好幾個月過去了,王習安愣是沒有發現這塊玉佩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然而這更讓王習安有些好奇了,他從小到大見識過的寶貝也不少了,卻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物件。“習安哥,有人上六樓了,可能是目標人物之一。”

    王習安收起玉佩盯住貓眼上的攝像機顯示屏,很快看到一個男人站在對門房間,扭頭四處張望幾下之后才開始敲門。王習安無奈的聳聳肩,心思哥們你別胡亂張望了,我就在你的背后望著你呢。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黑科技研發中心
作者 凡核桃
  一個位於深山老林中的研發中心,卻彙集了全球所有人的目光,只因這裡不時流露出一項成果,就引動...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