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行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傅詩佳也趕緊坐起來,故作鎮定的理了理自己烏黑的齊耳短發后干脆的說道:“馬上動手。”

    “要不算了吧,”王習安現在走動不方便,自然不能動手,傅詩佳說的動手肯定是指她自己。王習安不愿意她去冒險,甚至寧肯不要這個任務。

    傅詩佳扭頭朝王習安調皮的笑笑,“很簡單,看我的,”說完打開王習安隨身帶著的電腦,噼里啪啦的忙活一陣子后說道:“現在他們的監控就是睜眼瞎,嘿嘿,我進去拿到攝像頭然后再出來,相信用時不會超過三十秒。”

    看到傅詩佳雖然看似調皮卻透著堅定的眼神,王習安點點頭,“那趕緊點,我幫你盯著,”說著把對講耳麥取出來給傅詩佳戴上。

    事實上這個任務確實不難,誰讓傅詩佳手里有了電腦呢?電腦在傅詩佳的手里所能發揮出來的作用,遠比王習安想想的要大。再加上王習安在這邊通過熱成像儀盯著,確認對面房間真的一個人都沒有了,王習安這才勉強放心。

    一分鐘后,傅詩佳一臉疑惑的回來了,“習安哥,沒找到攝像機。”

    王習安有驚訝一下子隨即明白過來,“被誰拿走了?”肯定是被人拿走了,只是不知道是蒙面人?還是王晴?如果是蒙面人,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如果是王晴的話,她這次受到驚嚇,那么想要再找到這么輕松的機會怕是比較難了。想到這里王習安無奈的嘆口氣,“回去吧,等下一次機會吧。”

    傅詩佳瞇縫起漂亮的眼睛,帶著些狡黠的微笑道:“其實,攝像機里有定位裝置的,回去以后打開定位系統就能找到那兩枚針孔攝像機在什么位置。”

    王習安苦笑一聲攤攤手,“就算你在里面裝了定位裝置又怎么樣?他們又不是傻子,就是留著攝像機,也不會把攝像機里的內存卡留著啊,就是留著內存卡也不會留著內存卡里錄下來的內容。”

    傅詩佳聽了王習安的說法,不但沒沮喪,反而揚起潔白的頸脖得意的說道:“早就考慮到這種情況了,其實攝像機里有兩塊內存卡,只要他們沒有把攝像機砸碎,那么就不可能發現另一塊,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情其實也很簡單,找到攝像機的位置,然后把攝像機拿回來。”

    王習安沒想到傅詩佳只是改裝一下攝像機就弄了這么多門道,一時間有點發愣,這姑娘真的只是一個黑客嗎?為什么感覺她是十項全能呢?

    看到王習安沒說話,傅詩佳還以為他生氣了,走到王習安身邊摟著他的胳膊撒嬌道:“習安哥,別生氣啊,我只是習慣性的做了些準備,也沒想到會用上,所以才沒有提前跟你說的。”

    王習安嗅著傅詩佳身上散發出來的馨香,心里有點酥酥的感覺,掩飾性的咳嗽一聲道“沒事兒,我只是在想我養好傷得需要幾天,這個樣子可沒辦法潛入到別人家再把攝像機拿回來。”“應該很快吧,”傅詩佳推測到,“你的傷口并不嚴重,比一般人的槍傷要弱很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修養一個星期應該就差不多了,當然最好多休息兩天。”

    王習安點點頭,“那咱們回去吧,退房。”

    回到租的公寓里,王習安被傅詩佳伺候的妥妥帖帖的,簡直成大爺了,什么也不用做,真正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雖然傅詩佳做的菜并不怎么美味,但感覺卻舒坦很多,長這么大還真沒有女人這樣伺候過他。

    除了在家里養傷之外,王習安一直在抓緊時間修煉自己的《煉氣心訣》。這一套煉氣之術,在王習安的眼里就跟呼吸吃飯一樣簡單,這可是修煉了二十年的心法,幾乎已經練成了他的本能,甚至在睡覺的時候都在修煉。

    效果很明顯,在“登峰造極”層次熟練度的加成下,王習安覺得自己的真元積累速度格外的快。可惜王習安原本煉氣期巔峰的真元被法寶吸了個干干凈凈的,不然的話這幾天的時間里就能恢復到原本的水平,而不是現在的區區六百多真元值,大概也就是恢復了一半左右的水準。

    法寶嘛,都是這樣,沒把王習安給吸干就算他運氣不錯了,只是沒有弄明白那一枚雕花云紋青玉牌的功能到底是什么,即便是修真系統也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查詢也是讓王習安自己摸索。

    可惜哪怕是最低級的法寶,也不是王習安這個煉氣期的菜鳥能使用的,最起碼也得到開光期才能勉強使用,越是高級別的法寶,對使用者的要求只會越高。

    而煉氣期的修為,甚至都還算不上正宗的修真者,只能說是找到了修真的大門而已,至于能不能真正的踏入修真界,要看你能不能筑基成功。而煉氣這東西,其實好多人應該不陌生,那些在世面上流傳的氣功和內丹術都算是一種修真法決,雖然是最最基礎的那一種,但要是有機緣有悟性,也不是不可能邁入修真界的大門。

    王習安的大師兄原本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形意拳拳師,只是對傳說中的內丹術很感興趣,再加上形意拳本身就需要配合道家的呼吸之術來練習,所以自己摸索著開始練習內丹之術,而且頗有成效。因此,在三十八歲那年被師父碰到,然后被帶回山門,就此踏入修真界。

    所以說修真不見得有多難,但難得是你有沒有這一份天賦和心性以及機緣。一般人在一般情況下,一輩子連煉氣期都沒辦法突破,因為他們很難靜下心來放棄俗世生活而一心一意的修煉一門基礎的法決。這也是為什么這個世界里到處都有各種煉氣之術而修煉有成的反而更少的原因。

    別說一天十個小時以上的打坐練氣,就是每天工作生活的間隙能夠堅持下來練習的也沒幾個。正是身在寶山不知寶,所以呢,受窮也怪不得別人。

    而煉氣期到筑基這一階段,其實就是凝聚自氣海的過程,讓修煉者對修真有一個比較直觀的了解,也對自己的身體和意識有一個大概的概念,并且進行強化,好達到筑基的水準。要是水平不足而強行筑基,誰也不知道修煉者會不會灰飛煙滅。

    兩天后,王習安大腿上的傷口已經完全愈合了,大腿肌肉也沒了不適感,連一個傷疤都沒留下,好像根本沒受過傷一樣。傅詩佳看的嘖嘖稱贊王習安的體質太好,其實王習安自己心里明白,這是他自己修煉的結果。

    煉氣之術本來就是排除身體雜質凝聚自身精氣神的一個過程,王習安雖然沒能筑基成功,但二十多年的煉氣讓他的體質遠遠超出了普通人的水準。不管是速度力量敏捷還是抗擊打能力以及傷口愈合能力,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

    這就是修真,這就是修真者的神通,比如說元嬰期的修真者,就是沒了肉身都不怕,不管是自己重新煉化還是奪舍別人的肉身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樣的小傷口幾乎能夠在瞬息之間愈合。

    不過傅詩佳不是修真者,硬是帶著王習安到醫院里做了一個檢查,確認是真的沒事以后才放心,允許王習安去執行任務。

    任務自然是取回那兩枚被人發現并取走的針孔攝像機,而取走攝像機的正是這次的任務目標王晴。通過定位裝置發現,兩枚攝像機現在就在王晴的別墅里放著。

    而這兩天傅詩佳一直盯著景瑞花園和A32棟別墅的動靜,發現王晴一直留在別墅里,哪里也沒去,也沒有接待別人,看樣子是真的被嚇壞了。

    在做虧心事兒的時候發現被人偷拍,想必這種感覺很不好受吧,王習安暗暗尋思,不過卻一點都沒覺得自己大半夜的翻人院墻也是一種虧心事兒。

    景瑞花園的小區院墻高達兩米,每一道墻上都布置著一對對射紅外報警器,還有無死角高清監控,此外還有全天候不間斷的巡邏保安,這樣的安保措施足以讓絕大部分的小賊望而生畏。

    可惜碰上了傅詩佳這個克星,沒有多大會兒功夫就讓一對報警器和一堆監控攝像頭變成了殘廢,眼睜睜的看著王習安從翻墻而入,卻發不出一絲警報聲,監控視頻中也沒有留下王習安一絲一毫的影子,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

    王習安像是一只輕盈的貍貓,又像是一只靈活的猿猴,輕輕的助跑然后蹬在墻壁外側,身子就躥起了很高,順勢一把趴在墻頭,跟著輕盈的翻身,整個人無聲無息的就落在了院墻內側,而后根據傅詩佳的指示向A32棟摸去。

    此時的A32棟別墅里黑漆漆的沒有一絲燈光,要不是傅詩佳一直盯著王晴知道她沒有外出,還真以為這別墅是空的呢。不過王晴一個人住這么大的別墅不害怕嗎?真不知道她怎么受得了。當然,王習安沒有一絲同情王晴的意思。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任,有得有失是必然的規律,她享受著錦衣玉食的生活,自然要承擔一些該她承擔的責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奶爸的田園生活
作者 我喝大麥茶
  在爾虞我詐的大城市奮鬥多年的程赫,帶著萌娃回到他的家鄉小山村,從此開啟了一段奮鬥在深山的傳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