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章 惡仆自討苦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初初先給歐陽夫人行禮,然后是在旁的幾個妯娌嫂子。幾個妯娌不自覺地把胸脯挺了挺,下頦揚了揚,有的表情慵懶,有的是等著看好戲的興災樂禍。

    初初施禮畢,也沒人讓她坐,她就自己找座兒坐下。海棠輕咳了一聲,提醒她,太太沒讓坐,是不能坐的。白菊在歐陽夫人身后冷笑了一聲,挑釁地望著著她。

    “放肆!”歐陽夫人沉聲道。

    初初被她威嚴的聲音驚得顫了一顫,但她最終沒有起來。

    “江城雪,我端木家的門不是輕易能進的,既然進來了,就得守規矩。”

    “他們都跟我談你的出身,誰都知道,就算十個你也配不上我們清平,可是,清平與別人不同。他性子孤僻冷傲,得要你們,噢,得要你多盡一些溫柔暖意,才能讓他回心轉意。”

    “可是自你們成親以來,我未嘗看到你有什么行動,似是你端著女孩兒的架子,等著她來找你!把當初我說的話都當了耳旁風。一個人要是不知道自己所處的地位,該做什么事情,那是多么蠢啊。就算旁人有心維護你,也沒有理由。”

    “方才我的丫環捂著臉哭著來找我,求我打她,她說她惹你生氣,她從小兒跟著我,是我一手**出來的,我人老眼花,看著她還伶俐,你來了,我就把她拔給了你,沒想到,我真是不中用了,挑的人也不行。”

    這話說得相當重了,海棠嚇得撲通一聲跪下,哆嗦著:“太太,不怪七奶奶,都是我的錯,奴婢惹七奶奶誤會了白姐姐,請太太責罰。”

    ‘這是誰買的孩子?倒機靈懂規矩,看來懂不懂規矩不在出身貴賤,在于兩個字‘家教’,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以為飛上枝頭就當了鳳凰,枝頭上的鳥兒多了,哪就成了鳳凰,也許你就是只麻雀,麻雀要變成鳳凰,是要掉層皮的,那叫脫胎換骨。”

    “你有脫胎換骨的本事嗎?”

    海棠努力抬頭,連連給初初施眼色。意思是讓她跪下認個錯兒。

    我柳初初到這里又不是來受氣的,雖然進了這王府,但我又不是沒有別的選擇,我可不是那個死了的江城雪,任人魚肉,能在殘酷的現代混得不錯,在這里當然也能如魚得水。你以勢壓人,大不了我不跟你玩兒。

    可是這歐陽夫人出招兒她不接倒沒意思了,你裝模作樣,覺得王府了不起,連別人的生命安全都難以保證。兒媳婦連著死了四個,說不定就跟你有關。

    初初笑著優雅地站了起來:“太太這一番話講得真好,太太教導的是,不管什么人都得守規矩,也得知道自己的位置。象咱們這么顯赫的端木王府,規矩更是重要,主是主,仆是仆,里是里,外是外,若是不懂規矩,本末倒置,傳出去倒讓人家笑話了。”

    “方才我一直注意聽著,太太說七爺性格孤僻,想必也不止太太一個人這么想,家里的兄弟姐妹,特別是下人們恐怕也不能不那么想。時間久了,下人們難免會產生,七爺沒出息的想法兒。我是跟著七爺的人,七爺都沒出息了,我還能有什么出息?何況我出身又低,我們小戶人家的女兒不懂王府這樣大戶人家的規矩,今日,不小心冒犯了太太跟前的白姐姐,還請太太責罰,”

    說著,她又走到白菊跟前,微微一福:“江城雪冒犯了白姐姐,姐姐恕罪,若是姐姐不解氣,就把我兩下吧。”

    白菊憋得直伸脖子,臉色腫漲,眼睛瞪得牛大。

    “姐姐不說話,是不原諒我嗎?”

    白菊胸脯氣得一鼓一鼓。

    歐陽夫人氣得發抖:“狗奴才,”

    白菊過來,撲通一聲跪在太太跟前,嚇得磕頭如搗蒜:“太太,太太,沒有啊,我沒有那么說,”

    歐陽夫人咬牙道:“狗奴才,你是什么人,你敢看不起七爺,不用說你,就連你爹他也不敢,敢說七爺沒出息?這話是你說的還是你爹說的,來人,把白川那個老小子給我叫來。”

    “我要讓你們知道知道,你們吃著誰的飯,穿著誰的衣,”

    不久,一個中等身材五十多歲的男人,躬著肩驚慌失措地進來了,一來就跟她女兒跪在一起:“太太,白菊做錯事,請太太責罰。”

    歐陽夫人指他罵道:“責罰?我敢嗎?清平是我的兒子,我的兒子都被人說成是沒出息,兒子沒出息,當娘的還有什么臉,沒臉的人還有權利責罰誰!”歐陽夫人聲若驚雷,震得金殿嗡嗡響。

    王府的大管家白川嚇得汗水直流,頭磕得地板咚咚響:“太太息怒,太太息怒,七爺才華橫溢,一表人材,人中龍鳳,誰敢說他沒有出息,誰說的,我割了他的舌頭。”歐陽夫人用手一指:“還能有誰,你**出的好女兒,小姑娘家都聽爹娘的,不知她跟誰學了這樣的話!”

    白川的汗珠雨點般地打在地板上,抓著袖子連連擦拭,卻是越擦越多,聲音都抖了:”太太,這是誰要白川死啊,白川全仗王爺太太給臉,三十多年來,若不是王爺太太施恩于小的,小人白川什么都不是,七爺是我的主子,我也是看著七爺長大,我要是說出那樣的話,豈不叫我天誅地滅,”

    白川舉起手來,大聲道;“白川要說過那樣的話,叫白川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死后不留全尸”。

    歐陽夫人的氣才平了一點:“白川,你知道我在七爺身上操了多少心,而七爺也傷了我多少心,不管怎樣,七爺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希望他幸福,也希望他將來能有個好前途,我不希望背后有人詆毀他,也不希望有人議論他,今天,你的女兒就交給你處理,你應該知道輕重,若是我再聽見有關這樣的話,無論是誰,我先割了他的舌頭喂狗吃。聽明白了嗎?‘

    白川戰戰兢兢地起來:“是,太太,奴才記住了。”他兇巴巴地拽起他女兒,一副不留情面的架式。

    歐陽夫人這才有點語重心長地對初初講話:“城雪,方才聽你說話,是對七爺有情的,你千萬別怪七爺冷淡,你聰明貌美,是咱們府里最漂亮的媳婦兒,你這模樣兒,在咱們金鼎國也是屈指可數的,我看你善解人意,能看透人的心思,咱們七爺不是個冷酷無情的人,時間久了你就會知道,他非旦不冷酷,反而很多情,七爺能否回心轉意就靠你了。到時候你們好了,再生個小王子,你就是這府里的功臣,誰再敢背后嚼說你什么,我一樣割了她的舌頭喂狗吃。”

    她拉著她的手,撫著她白玉般的手背,有點邪媚地道:“你主動點兒,別學以往那幾個不知好歹的東西。”

    初初自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這么被人撫摸著,不由得起一層雞皮疙瘩。下面那幾個妯娌,都帶著一點譏笑的意味,她們盡量不讓歐陽夫人看見,卻讓初初看得很清楚,顯然是譏笑她的。

    初初瞪了她們一眼,她們馬上規矩了不少,看來她們也怕初初在歐陽夫人面前講點什么,落得白菊的下場。

    歐陽夫人和藹地道:“不早了,城雪你們也回去休息去吧。我也乏了。”

    回到自己的臥房,終于可以大大地松一口氣,簡直象過了一次鬼門關,初初大字形地躺在床上,這溫馨雅致的屋子,雖然不那么金碧輝煌,卻是極好的休心之所。一個房子有必要那么夸張嗎,象個金籠子一樣。

    海棠打了洗澡水來,伺候初初,贊道:“少奶奶真是深藏不露,我以為咱們去了,一定要吃大虧了,沒想到她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不但她自己挨罵連他爹也被罵了。這下子,因禍得福,太太對您的偏見也沒有了,別人也不會象以前那樣小看咱們了。”

    初初閉眼享受著,任她自說自話,忽然她搓動的手停下了,象是有重大發現一樣:“少奶奶,我發現自從您死里逃生以后,就變聰明了,膽子也大,在太太面前講話一套一套的。要是以前,你可不敢這么著,連行個禮還緊張呢,太太問的話,你從來答不上來。以前您太老實了。”

    初初笑道:“噢?是誰要我賠不是的?我要是賠了不是,白菊不知道要怎么囂張呢。”

    “她真的說過七爺沒出息嗎?”

    初初笑道:“她沒說,不代表她沒那么想過。連她父親也是如此。你沒看他們不敢往深辯駁嗎。”

    海棠佩服地道:“您真是神仙。居然知道他們心里想什么。”

    “不是我神仙,是他們表現出來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盛世醫嬌:帝尊的禦獸狂妃
作者 十六意
  【解壓爽文,專治各種憋屈】   沈相如,21世紀國安局異能行動處組員,活死人,肉白骨,馭萬...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