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七嫂,你恨我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她的身體真的很美,華麗得就象雪緞一樣,同為女人,她就沒有這樣令人神往的身體。她笑道:‘少奶奶,我覺得就算鐵石心腸的人也不會不喜歡你的,你一定會得到七爺的心。’

    初初心道,七爺是什么樣的人,我又沒見過,我要是看不上他,就算他看上我也是白搭,嫁給他的是江城雪,又不是我柳初初。跟我有什么關系。不過呢,要是他能入我的眼,那就另當別論了。

    外面忽然有敲門聲,小丫環問:“這么晚了是誰呀,”

    “是我。”一個蠻好聽的男聲。

    小丫環笑道:“原來是八爺,八爺有事嗎,我們奶奶已經睡了。”真是擒賊擒王,處置了一個白菊,剩下的馬上就會說人話了。

    只聽他邁步進來了,聲音頗為關切地道:“聽說七奶奶遭人襲擊,我帶了藥,過來看看。

    “可是,少奶奶在洗澡呢。”

    “沒事,我可以等,看一眼她的傷就走。也是太太不放心,讓我過來看看,我畢竟學過幾天醫。”

    “好吧,那八爺您坐,我給您倒水。”

    “不用了,你先下去吧。”

    ‘那我去告訴少奶奶一聲說您來了。”

    “好,去吧。’

    他們在外間,所以里面隱約能聽見他們說話,那小丫環就過來敲門:"少奶奶,太太讓八爺給您瞧傷來了,現在這里等著呢。”

    海棠應道:“知道了,少奶奶馬上就好了。”

    初初心道,難道在他們這里小叔子看嫂子是合適的嗎?而且還是這樣的時間,沒有避嫌之說?

    初初從浴桶里出來,邊穿衣服,邊問海棠:“八爺怎么會來?”

    ‘您沒聽他剛才說嗎,他聽說你受傷了,來看你的,八爺的醫術很高明呢。”八爺叫子明,九爺叫元白。那天救她的就是九爺元白。

    初初穿好衣服,垂著濕濕的長發,海棠開了門,來到外間,見所謂的八爺子明,子明急忙站起并迎了過來,一臉關切:‘城雪,你沒事吧,我沒在府中,剛聽說你出事了,就來了。”

    一面又嗔海棠道:‘外屋涼,奶奶剛洗完澡,怎么就讓出來了。城雪,快回去。”

    柳初初乖乖地退回到屋里,子明也跟進來了。按理這是江城雪的閨房,除了七爺清平以外的男子是不能進的,但子明好象都沒想那些。仿佛他經常來,都有些熟絡了。

    初初心道,這個子明喜歡江城雪,難道是覺得哥哥出家了,所以就打嫂子的主意?這也夠壞的。

    他模樣長得還不懶,是那種文雅的翩翩佳公子,他的氣質比老九要更書生些,但也更溫柔。

    “城雪,給我看看你的傷。”

    他白細纖長的手指,在她受傷的脖頸上輕柔地按了按,認真地道:“有些淤青,吃些化淤的藥,幾天就會好的。”

    “聽老九說,還不知道兇手是誰?你真的沒看到他?””

    初初搖搖頭:“沒看到,他蒙著面呢。’

    不知怎么,子明忽然特別地激動,他一把抓住初初的手,情意綿長地道:“城雪,都怪我,若不是我,你怎么會遭遇到這樣的事。”

    初初有些難為情:“八爺,請別這樣,我可是你的七嫂。”

    “七嫂?城雪,我端木子明從來沒對誰動過情,可是從遇見你,我的心就被牽絆住了,城雪,你沒忘記我們的見面吧?那一日,你在店鋪外,我的馬忽然驚了向你沖了過去,你嚇得不知怎么好,幸好我把馬勒住了。就是那一眼我看清了你的容顏,我的心就已經不屬于我了。”

    “城雪,今天你告訴我,你心中到底有沒有我,為什么,我看不到你哭,為什么,你一直都那么平靜,難道,你真的沒有愛過我?還是你恨我,卻也不說呢?”

    子明的淚水汩汩地流出來,灼熱的目光殷切地望著初初。

    雖然不是江城雪,可是此情此景,白紙一張的她也被感動了.

    初初被他感動得心潮澎湃,可是她畢竟不是江城雪,也許他還不知道,真的江城雪已經死了:“子明,凡事有天定,不可太執著,過去的就讓它過去,該忘的就忘了吧,不然你會很痛苦。”

    “你還要在這個世界生存,在這個王府里生存,有很多人看著你,江城雪是你的七嫂,你不可以跨過這條線。不然,你就沒有立足之地了。”

    子明俊秀的臉上漫上了永遠也消逝不了的痛苦,眼淚卻總也不止,凝立在那兒,雙手的筋都暴了起來,但是他的怒氣只是表現出來,卻沒有暴發,他在極度隱忍,自虐。

    “城雪,都怪我當初太軟弱,如果不是當初的妥協,也不會有今天的局面。我恨我自己太軟弱。七哥能夠做到的事,我沒能做到,也許我真比不上他,可是,城雪,我愛你的心,七哥是比不上的,你讓我叫你七嫂,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不會強迫你,但你不要忘記我的心好嗎?就算將來你忘記了也不要對我說,因為我永遠也忘不了你。”

    “多謝你能聽我說這些,城雪,我還有一件事想求你,求你把我當成朋友,不是八弟,我們只守朋友之禮,不是叔嫂之禮,好嗎?”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初初有什么不能答應的,她心中微酸,她不知道真正的江城雪會怎么想,怎么說,反正她是被深深地感動了。不知道,是他欠江城雪的,還是江城雪欠他的。

    但她覺得,她借用了江城雪的身體,也許她也有責任做一部分江城雪。本來她以為,江城雪死了,她是她,我是我,可是,由于這身體的瓜葛她怎么逃得掉?也許壞可以逃掉,好怎么能逃掉呢。

    這一夜,子明的話在初初心頭來來回回地縈繞,這樣的男子,難道不值得江城雪愛上嗎,江城雪一定是愛他的。聽子明的話頭,他們相識在先,但為什么,她又成了七爺的妻子?她喜歡七爺嗎?腦子里除了江城雪就是端木子明,一直到凌晨才睡。第二天起得很晚,太陽升起老高,她才爬起來。

    剛起來,海棠笑嘻嘻,煞有介事地跑到床跟前,擠眉弄眼,故弄懸虛地道;”少奶奶,你猜白菊被她爹爹打了多少板?”

    初初笑道:“多少板?十天半月起不來了,狠極了。”

    海棠驚奇道:”咦,你怎么知道?你去看了?”

    “廢話,我剛起來,上哪兒看去,再說,我犯得上看她嗎?”海棠嘟著嘴:“那你怎么知道十天半月起不來呢?你怎么不說,只是輕輕擦破了皮呀?畢竟是她親爹呀。”

    初初洗了把臉,道:“你呀,就是笨,你沒見昨天太太發了多大火兒,白川嚇成什么樣兒,太太讓他處理自己的親閨女,是在試探他呢,他若是打輕了,輕則還得挨打,重則,他就不用管家了,直接回家吧。都什么時候了,他還顧小節,他又不象你這么笨,人家精明著呢。”

    “所以寧愿犧牲閨女,也不要丟了飯碗。”

    海棠深嘆了口氣:“少奶奶,你好象變了,以前你不這樣。”

    初初擦著臉,有些戒備地道:”以前我什么樣?現在又什么樣兒?”

    海棠深思般地道:“以前您膽子特別小,凡事都謹小慎微,而且什么也不懂,也不敢說話,別人說話,您只有聽的份兒,不然那些丫環怎么會造反?就象昨天吧,八爺那么晚來了,而且,而且說了那么多話,要是以前,你怎么會讓他進來呢,更不用提聽他說的那些話了,早把他趕走了。”

    “城雪那樣嗎?’自覺失言,初初掩住口,提到八爺,她就把自己忘了。

    她急忙又笑道:“我江城雪是那樣的人嗎?人都是在成長的,吃一塹長一智,吃了那么多虧還不學精明點兒,不真成傻子啦。”

    “嚇我一跳,我說呢,您怎么自己喊自己名字了。”

    海棠邊給她梳頭還嘀咕呢:”反正我覺得您變了,變好多呢,都有點兒不象您了。”

    初初笑道:”那是變好呢,還是不變好呢?是以前好,還是現在好?“

    海棠的小薄嘴唇兒又兜起來,笑道;”當然是現在好啦,以前我們總受欺負,現在她們也不敢對付我啦,有您撐著腰呢,她們哪里敢再起壞心眼兒,”

    她又捂著嘴得意地悄聲道:“特別是白菊挨打,而且還是被她爹爹打的,哎呀那個慘,白菊都疼昏過去好幾回了,她們都去看她啦,回來嚇得什么似的,她們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起刺兒了,少奶奶你幾句話,就讓她丟了半條命,她還是管家的女兒,誰以后還敢欺負咱啊。”

    初初啼笑皆非地道:“聽你那么說,我咋那么狠呢,誰得罪我了,我就要誰的命。而且不用動手,只用說話。”

    海棠脖子一梗,得意道:“那是,這就是咱的本事,誰不服誰去衙門里告去。”二人哈哈大笑。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647_80_806-m
重生最強女帝
作者 夜北
  前世,她靈根被挖,一心正道,卻被判為邪魔妖道!重回少年之時,她力挽狂瀾,逆天改命,前世欺她...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