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這就是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嗯……你這個名字的確有點問題,如果你一直叫這個名字的話那你的路會有些不順,你是不是兩歲的時候生過一場病?”

    一棟寫字樓的中層,玻璃落地窗的辦公室里,一盤檀香靜靜地燃著放置在辦公桌的一旁,一位看上去和善的婦女正襟危坐地在辦公椅上一手持筆一手壓紙看著坐在對面的二十歲女孩兒。

    那女孩兒沉默地點了點頭,十指緊扣著放在桌上,鄭重地看著對面的婦女。婦女頗為嚴肅地低著頭,筆在紙上畫了一會兒抬起頭來看著她:“換個名字,會好一些。你五行缺火,水旺,從你的八字看你命格過弱,這兩年沒有桃花運,而且學業會坎坷。本來你的命格之中有四財,可是你看你這個名字,佟貍貍,壓住了你的財運,而且如果你一直叫這個名字,未來會情路不順,三十之前都不能結婚,結了也會離;再來,你近幾個月的身體恐怕會有病,有一災。”

    女孩兒聽著這話皺著眉頭,她思索著了一會兒虔誠地看著對面的婦女:“那麻煩您為我改個名字吧。”

    “嗯,行。不過名字要算的,現在沒法給你,你把聯系方式留下吧,過兩個月我算出來就聯系你。”

    “好的。”女孩兒點了點頭,中分的劉海下是一張鄭重其事的臉,她接過筆將手機號碼寫下后交給了婦女,開口弱弱地問了聲價錢。

    “這個好說,沒有必要的定價,看著給就是了。”

    這話是女孩兒最怕的,看著給,這是個什么概念?可是看到對面婦女臉上溫柔的笑容,她也沒什么話好說,悻悻地拿起了帆布的挎包站起身子向她鞠了個躬就走了。

    這是佟貍貍第四次算命了,之前找過人看相看風水什么都看過,每個看她命格紫薇五行的人都說她是個好命的,只是被各種的不同因素擋住了運。她的臉上有著許多該是福痣的痣,只有一顆淚痣是衰的,即便如此,她的人生依舊不順利。

    有話說人倒霉是喝涼水都會塞牙。可是佟貍貍卻寧可只是喝涼水被塞牙而已。

    每逢出國必被海關抽查,人家說這也沒什么,反正也不出幾次國嘛。可是佟貍貍卻是被老媽踹到了國外去讀書的。每逢網購必被查稅,有經驗的人應該知道,只要買非本國的網購網站都有一定的風險會被查稅,一旦查了稅,少則5%多則50%的稅要交。

    每逢跟朋友去夜店必會碰到臨檢,這個概率不知道算高算低。中學時唯一一次偷懶沒背課文就被叫起來抽背,重要的是三年的初中就被抽過那么一次;這也就算了,就連幾年難得一次的商場大型槍擊案現場都讓佟貍貍給碰上了。

    除此之外,佟貍貍每每出去旅游,隔年去過的地方就會有海嘯或者地震的自然災害,更是在去完了古城的隔半年就在新聞上看到了古城被燒毀的事情。

    百年的日食她能遇到,百年的雪災她能遇到,八十年的暴雨她能遇到,車禍,機禍她都嘗遍了,2012的那天她還在黃石火山公園旅游。就差沒被雷擊遇到山洪火山噴發了。

    其實說起來也不知道是命好還是命不好,至少那些個天災人禍她都算是有驚無險,那些自然災害也是在她走了之后發生的。即便如此,她還是每天都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地活著,生怕下一天自己就會被自己克死。

    可是天要你倒霉你難道還能好得了?等待新名字給自己帶來好運的那兩個月里,佟貍貍就與一輛自行車以飛快的速度相撞后飛上了天,頭先著了地。

    猜到了那個開頭,卻沒能猜到這個結局。一滴委屈的眼淚在閉上眼的那一刻劃過了佟貍貍青澀的面龐。

    媽媽,你為什么要給我起個這樣的名字,你是在鬧我嗎……!!!?

    “哎……咋還是死了。”天際云稍之中,一個白發拖地的老頭兒手中端著一柄拂塵,面色難看地搖了搖頭。

    “我就說這女娃絕對撐不過二十五,哈哈,你又輸了,趕緊的麻利的,把仙丹拿來。”老頭兒身旁是一個面貌年輕的烏發少年得意地挑著眉將手放在老頭兒眼前晃了晃。

    “說吧,是你出手把她弄死的吧。”老頭狠狠地瞪了少年一眼:“老夫掐指算了二十年了,這人的命格根本就絕不了。”

    “你……你這是要耍賴!”

    “耍賴!?我呸,你小子我還不知道!?你跟老夫扯犢子呢!?老夫都在這兒算了幾千年的數了這點東西還算不準了?你就耍賴吧,賴死你,我這就找玉帝告發你去,你等著你,氣煞我也!”

    “你個混老頭兒,這女子明明就是寡宿命,命里多財卻遇財就有災,情路坎坷,命主七殺,破軍并行,再加之天羅地網,就算不如天煞孤星,我就沒見過這么霉的命。都這樣了還能不死,都不知道你是腦子燒了還是學了人類老年癡呆了。”

    “閉上你個臭嘴,我明明昨日還算到她命不該絕,再過兩月就會步入平坦,十年里大富大貴,死個鬼死個鬼。”

    “你就耍賴吧,趕緊給我把仙丹拿來!”

    “滾蛋!”

    ……

    天上的兩位正吵得熱血沸騰,地上那位的頭已破,血流滿地。科學證明,在心跳停止后的五到十分鐘內,腦于慢慢缺氧的情況下還是有可能幸存的,然而腦部的直接嚴重破壞后,像躺在地上的這位腦漿都已經碎了許多像豆腐乳一樣流出來的,估計就是沒得救了。

    佟貍貍只覺得頭一陣劇痛后睜開眼,自己已經站在自己的尸體旁邊了。她看著那個頭破血流的人,不忍心地吸了口氣遮住了眼,淚流滿面。

    明明再撐一個月自己就能改運了……她無聲地啜泣,魂體里卻沒有眼淚給她哭。她抬頭看了看天,明明是大中午,四周卻很昏暗。一道強烈的光籠罩在她的頭頂,自己卻沒有灰飛煙滅。

    “咦……還真沒活下去?”不知道哪里傳來的一陣心不在焉又帶有嫌棄的聲音讓她即刻覺得說話的人估計正在嚼軟糖。

    “啊?”她愣了一下四周看了看。

    “別看了,小妮子,你瞅不著本王的喲,你不要瞅了,就你這衰命。哎……我都不知道怎么說你,明明你早一秒鐘晚一秒種都能避過了,結果你就選這一秒過馬路,真是倒霉死的。前面給你來槍擊案都沒死卻能被自行車撞死,你真是太厲害了,還能摔得連腦子都流出來,虧我替著太白老兒想辦法給你續命,算了算了,你就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一聲扼腕的嘆息從頭頂輕輕飄過,佟貍貍感覺到了萬分的恥辱。

    他媽的是我要這個命的嗎,你特么早說我就不過馬路了,你以為老娘想要這時候死啊,你以為我想死啊,你以為死那么容易啊。佟貍貍在心里腹誹了百句,最后聽到的又是句哀怨的嘆息聲和幾道鼠標的點擊聲。

    “誒,不是啊,你別把我晾在這兒啊,我現在要干嘛?”佟貍貍瞅著自己的尸體被一群人圍觀著看著救護車的聲音慢慢傳來不解地抬頭看了看天上。

    “閉嘴,老子查著呢。”那個不耐煩的聲音這次在喝水,咕咚一聲之后煩躁地吼了她一句再沒出聲。

    閉嘴就閉嘴,你牛逼,你最牛B。佟貍貍繼續看著自己的腦漿往外流,那個肇事的小青年此時正慌張地站在原地,急得滿頭都是汗。難得的一張小白臉此時被嚇得毫無血色,看得佟貍貍都想拿張紙巾遞給他安慰一番。

    哎……要是我沒被撞死,還可能跟這小青年來個撞車邂逅什么的。只是斷胳膊斷腿的,讓他來照顧我也不過分吧。想著想著,佟貍貍帶著diao絲的氣息深深地哀嘆。突然之間,一聲拍掌傳來,剛才那個嫌棄的聲音突然大叫了一句:“哎喲喂,還真能找到比你更慘的,行吧,正好試試本王從平二閻那連上的新系統,就給你再去活一次。”話說完,一陣傻笑從天而將,怎么聽都像愛情公寓里曾哥的笑聲。

    佟貍貍還沒來得及吐槽,還沒定下驚,只覺得一陣風卷來,一時失足而墜落千里,直到最后一刻,她大喊的那聲‘艸……’還在空間里回蕩,就眼前一黑就再無知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397459_80_806-m
林氏榮華
作者 郁雨竹
  某天,有人嘲笑林玉濱,說她的縣主之位是用錢買來的,林玉濱回家找小姑告狀。林清婉溫柔地對她說...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