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佟七娘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關于原主的記憶在這平緩的路上慢慢地被喚醒,佟貍貍像是在看電影一樣在一片漆黑之中觀望原主的記憶。

    她姓佟,家中排行第七,在這段記憶里,佟貍貍沒有聽過有人喚過她七娘以外的名字。令佟貍貍失望的是,她所在的這個朝代非唐非漢,而是一個叫蒼樂的國度,她所在的這個時候正逢文帝在位,國號是文安,到她死的這個時候正好是文安十年整。

    佟家所在的縣叫梧桐縣,是安樂府的州治所,安樂府在蒼樂的江南道中,有點類似現世的蘇杭,是漁米之鄉。佟家是梧桐縣的首富,商賈之家。此朝此國之下的商賈并非賤民之位,商農所屬同梯,所以商賈的地位并不低賤。原本佟家只是個并不聞名的商家,以販賣糧米為生,家中所有農田不過數十畝,結果在佟七娘出生的那年巧縫大汗,佟老爺子卻恰有屯糧的習慣,于是在那年,糧價瘋漲,佟家就此發了一筆橫財。

    佟七娘滿月的那日,梧桐縣外的兩百畝田地忽而遭來了蝗蟲之災,原主因此賤價而出,佟父則就此以低價而入,結果天隨人愿,在他買入那日,蝗災就被除了。如此一來一往,佟老爺子的生意就此越做越大,從一開始的糧米販售擴至各行各業,于是佟七娘也就成了家中所供奉的財星。

    然而,佟七娘這個財星卻只照耀得了佟家,佟家的生意越做越大,知道了佟七娘的人也越來越多。只是卻沒人知道,佟七娘僅僅活了十五年便已是歷逢劫難數十遭,天災人禍一應俱全。佟家的對手聞其名便有了瘋狂之舉,綁架,暗殺,無一不全,出個門便是坎坷萬分,每日都小心翼翼惶恐不安。自十歲之時便有人登門求娶,然而可怕的事情才從這兒開始。

    十歲那年登門求親的人已要踏破門檻,當真是一家有女百家求。不僅是安樂府,大致整個蒼樂都慕名而來,為的也不僅僅是財星這個名頭,更是這財星的厚重嫁妝。

    佟父在佟七娘十周歲時便為了感謝上天的恩賜,將佟家一半家財劃作為佟七娘的陪身嫁妝。一時之間,上至皇親國戚,下至商旅之家都請來冰人遞上庚帖求娶,佟母周氏忙了許久才在之中挑了京城富商秦家嫡子為婿,然而就在合八字的前夕,一向處事莊重的秦二郎卻在花樓飲酒后鬧事被人暴打至死,婚事就此作罷。

    若只是如此也就算了,接下來再定下的一樁婚事,新郎卻在出外辦貨時遇了山賊亂刀砍死。第三樁是個文生,不到半年出門垂釣結果最后被撈了尸體上來。三樁婚事一時便使得蒼樂滿國風雨,財星化作了災星,克夫之名就此傳揚萬里。

    名聲對于一個女子來說就與命一般,克夫之名一出,再無冰人攜帖前來。只是幸得佟家的人都并沒有一個因此而看輕了這個女孩兒,父親依舊疼,母親依舊愛,兄弟姐妹依舊親和,甚至比從前更甚,只怕七娘傷心,再不提婚字。

    只此一處也罷,可老天卻偏偏不憐香惜玉。佟七娘的命運多舛,雖然為家中帶了財富,即便是有了克夫之名,可又如何?然而跟隨著克夫之說而出,傳來的是更多的流言蜚語可又都有真憑實據,無法辯駁。最為蹊蹺的是自幼與佟七娘稍有親密的閨閣密友,除去佟家的子孫以外,無一例外地都出過事。不是得了病便是生了瘡,再嚴重的已是腿腳不便。如此一來,不只是沒人提親,便是連個閨中密友也沒有了。

    佟七娘的身邊只剩下了佟家的兄弟姊妹,就連時而前來作客的表親都盡可能地躲避,不愿與她接觸。家中眾人雖不明言卻也看得出七娘的苦悶,一年前大家便應著堂會表示愿意將她供養在家,不讓她去受那姑嫂妯娌之苦。

    然而即便是大家的關懷仍舊強烈,原主的心里卻還是有了疙瘩。這個疙瘩不是因為外面的傳言,而是她喜歡上了一位郎君。他姓文,字承峰,家中排行第三,人稱文三郎;他是梧桐縣里有名的才子,生得俊朗舉止溫雅不說,待人柔和,是在一次詩會之中入了佟七娘的眼。

    那時候佟七娘已是十四,懵懂之年情竇初開,她遠遠地望著這位少年郎提筆揮墨的英姿心中便是小鹿亂撞。可是自己的名聲卻早已在外,不說是聲名狼藉卻也不堪。即便如此,佟七娘仍舊是在遠遠地注視了一年之后決定向文承峰傾訴情誼。就在她的那首情詩讓婢子轉呈到了文府的次日,也就是佟七娘死的前一日,那首情詩被人以筆描作了大字,高高地貼在梧桐閣詩壁的正中央,不僅僅是詩歌,就連自己的落款也描繪之上。

    梧桐閣是梧桐縣中最高的閣樓,以往詩會多于此處展開,平日即便是沒有詩會茶會時,這處閣樓也是人滿為患。許多的詩人才子到此登高品酒,揮墨留名,交筆識友。

    一時之間,佟七娘克夫之女詩詞寄相思的笑話就在縣中傳得沸沸揚揚,那文承峰卻是面無表情地仍舊在梧桐閣里品茶與人談詩作畫,甚至是會復合著旁人的話對佟七娘的情詩笑上一笑。次日,佟七娘便不堪眾嘲在閨閣之中以三尺白綾上吊了。

    頭七后蓋棺之日,嗩吶之聲吹響,同一頻率上,佟貍貍被一輛高速行駛的自行車給撞了個頭破血流。

    果然是比我還慘……觀摩著這位女孩兒的一生,佟貍貍嘆了口氣,老天果然為你開了一道門就會把所有的窗都關上。這命是該比我還悲催,我最難堪也只是在大學時碰到了這輩子唯一在初中追過我的男生在我拒絕他的六年后身邊帶著校花與我重遇而已。雖是單親之家長大卻還是有閨蜜的關心。

    佟貍貍在心里戚戚然嘆了口氣,可惜原主還是死了,自己也被坑著來了。本來覺得滿心歡喜的佟貍貍一時心情無比的沉重,不只是因為覺得自己被閻王給坑騙了,更是因為佟七娘的悲催遭遇。

    佟貍貍信佛,她相信自殺之人在死后是會下地獄的。然而對她而言,自殺之人多半是沒了活下去的勇氣而想要解脫,結果還是會下地獄,不僅要經歷生死的掙扎,還要感受比意外與死亡更漫長痛苦的死法。許多時候,她們都是被命運所逼而走投無路,若是能活,誰會想死?

    佟貍貍呆呆地躺在棺木里,直到感覺自己似乎被人抬下了馬車,有人伸手將自己輕輕抱起,平放在了軟和的被褥上,耳邊是各種雜亂的吩咐與呼喊聲。一雙溫暖的手一直將自己的手緊緊握著,她感覺渾身懶懶的,很是困倦,只一會兒就漸漸睡了過去,進入了夢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盛世醫嬌:帝尊的禦獸狂妃
作者 十六意
  【解壓爽文,專治各種憋屈】   沈相如,21世紀國安局異能行動處組員,活死人,肉白骨,馭萬...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