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美婦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七娘,七娘?”一個輕柔的推動,佟貍貍在與周公大戰了七百回合圍棋敗北后默默離開。她的眼在顫動,終于是有了氣力自主將眼睜開,一個憔悴的面龐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是個女子,當說是個美婦,細聲溫柔地喚著她,目帶桃花眼生媚,此時卻是梨花帶雨,雙目泛紅。

    “娘……”佟貍貍本能地開口用著微弱的嗓音喚了這位一聲,這是佟七娘的母親周氏,一位美貌的夫人。在佟七娘的記憶力,這位婦人如今已是三十余來,面上卻是如豆蔻般的細嫩光滑,再加之精致的眼鼻,怎么看都如畫上飄仙,不似真人。

    難道這里的人都那么好看嗎?佟貍貍腹誹著,卻看向了夫人握著自己的那只手。她記得她還沒睡時就已被人握住了手,難道……

    一絲驚訝閃過眼底,佟貍貍只覺鼻子一酸,不覺之中已落淚兩行。記得小時候自己在學校讓人不小心推下了樓梯,摔得雙膝雙肘都化了儂。那個時候,母親便是將自己橫抱懷中拼命地向著醫院跑,她睡在母親的懷里,醒來的時候,手也是被母親這樣牢牢地握著。

    “怎么了七娘?是何處不舒服么?哪兒不舒服哪兒疼?快告訴阿娘。”美婦的眼中泛著焦急,手也在輕輕地顫抖,她面色慘白,打量著躺在榻上的女兒淚便不由自主地又掉了下來,惹得佟貍貍連忙收住了眼淚,使勁地翻過身用另一只手去為她抹去眼淚。

    “不疼,阿娘莫哭。”佟貍貍說著為她再抹去溢出來的淚。

    “好,娘的兒,娘不哭,娘不哭。”美婦的手顫抖著抓住了她的小手,將泣聲收起,為女兒將被子緊了緊,靜靜地坐在一旁看著她:“七娘,答應母親,日后萬不可再自輕了,好嗎?”話到嘴邊,美婦強忍住抽泣之聲,開口便是臉話音都滿是顫抖:“娘已經沒了三郎,娘,娘不能再沒有你了。”話到此處,美婦還是無法壓抑地再次落了淚:“你再走了,娘,娘就活不下去了……”

    佟七娘的記憶里,三郎這個人并不陌生。那是五年前母親剛誕下的自己的胞弟,只是這孩子的命短,在兩月的時候便夭折了。那時候,關于佟七娘流言蜚語已起,即便家中沒人說過,可佟七娘卻默默地覺得是因為自己去看了胞弟一眼才將胞弟給克死了。

    話沒再繼續,美婦將臉埋在了被褥上已是泣不成聲。而佟貍貍又何曾不明白?她的手輕輕地撫著婦人的發,就像是在撫摸著一個被欺負的孩童,憐愛之色已是浸滿眼中。

    “阿娘,我答應你,我再也不做傻事了。為了阿耶,為了阿娘,就算日后有人拿刀架在七娘的頸上七娘也會好好兒活下去。”

    “不許胡說。”美婦的手連忙掩住了女兒的口:“不可胡說,娘再不會讓人傷害你,再不會讓他們這般欺辱你了。你是我佟家的七娘,是娘的女兒,她們若敢再來害你,娘便是一具尸首也會為你遮擋。只要你活著,好好兒活下去。”

    “娘放心吧,女兒還等著阿娘百年之時為阿娘敬孝呢。”二人生離死別后的重逢被滿滿的淚光所團,此時,請了大夫正要進來通報的清露也連忙上前攙扶起了夫人附和道:“是啊夫人,您這些日子守著娘子人都弱了,這若是娘子好了您又病倒了該如何是好?如今娘子已醒,夫人還是回房歇歇吧,這兒有奴和清泉伺候著,我倆會好好看著娘子,定不出紕漏的。”

    “是啊,夫人。”端著白水進來的清泉也應聲附和著,加之帳里的佟七娘也開口請母親回房,美婦這才又囑咐了兩句讓婢子扶著走了。

    哎,說什么也不能再死了。佟貍貍默默一嘆,隔板便傳來了清泉的聲音:“娘子,莫大夫在門外候著,可讓進來?”

    “進來吧。”佟貍貍細聲地回道,就見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身子骨卻健朗,身后帶著個拿藥箱的藥童,步子不緊不慢就進來了。雖說佟家是商賈,可女子未出閣在閨房之中還是不宜讓旁人所見的。

    清露將帳簾放下,將七娘的手輕輕置在了帳外,又以絲帕掩之,待到莫大夫坐到一旁,伸手過來不緊不慢地扣在脈上,不過一會兒便將手撤開,清露也將七娘的手放回了帳內。

    “嗯,七娘倒是命大的,前幾日還氣若游絲今日脈象已是穩了。老夫還只道娘子若是過不去這個坎怕是這幾日就又要掛喪,看來老天還是開眼的啊……”莫大夫嘆了一句站起了身子捋了捋須:“老夫這些年也算是看著娘子長到如今,自詡可向娘子說句話。那文家小兒是個人畜,娘子若是為他送了命就是白白將老爺夫人的心都送去讓狗食了,娘子日后還請自重。”話說完,莫大夫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到桌邊在紙上寫下了藥方遞給了藥童再吩咐了兩句就走了。

    “謝謝您,莫大夫。”看著老人臨走之際,佟貍貍從發愣里回過神連忙補上感謝。老人的腳并未停留,沒再說話背著手就出了門。

    在七娘的印象里,莫大夫是自她記事起唯一給她看診的大夫。不說從前,只十歲的克名出去以后,這莫大夫卻并不退縮,依舊愿意為自己看診,只這一點就讓佟貍貍敬佩不已。此時的佟貍貍聽著莫大夫的話更是感激,可想想卻又覺得惋惜,畢竟原主已死,她只是個冒充的替代品而已。

    ‘佟七娘啊佟七娘,你性子也算堅毅,怎就能拋下愛你的人為一個辱你的人就去死呢?你難道沒想過她們該有多傷心嗎?’佟貍貍的心里在嘆息,可她也明白,這樣的事情出去,佟七娘的名聲恐怕已是遺臭萬年,上街都會讓人行注目禮,指指點點。古時的女子又有誰能經得起這份侮辱?

    可錯卻不在佟七娘,她以詩寄相思,在這個朝代不算是什么大膽的舉動。只是錯就錯在她是佟七娘,是那個克夫克友的災星佟七娘。她遮遮掩掩了五六年,心中明明是那么的在意卻要在面上裝得云淡風輕只為不讓家人擔心。她很累吧。佟貍貍回想著觀看記憶時那原主內心傳來的獨白之音。

    她活得真不容易。不過……

    佟貍貍的心中漸漸暖起了一絲陽光,她朝著帳外看著忙碌的婢子與照射在屋里明媚的陽光。

    佟七娘,我替你活下去,就不會再讓你的家人為你擔心。我會讓你變得堅強,不會再為渣男所害。不就是命中帶煞嘛,我佟貍貍上輩子又不是沒衰過,還不如你呢,你這好歹還算是個攻擊性武器,我就只能造福別人弄衰自己。想著,佟貍貍咯咯笑了一聲。

    放心吧,你泉下有知,我會讓那些瞧不起你的人,辱沒你的人都后悔到姥姥家去。你不要再憂心,因為我,佟貍貍,會替你好好的,完完整整地活下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294637_80_806-m
爆笑修仙:帝尊要親親
作者 愛打瞌睡的蟲
  世人皆知富法修,窮劍修,但是尋天宗的兩千號劍修不認同這個觀點,他們有個富裕到能養活他們整個...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