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 玄王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暗黑色的金邊棺材落在碩大的宮殿前,發出低沉的碰撞聲。

    棺材兩側各有六人,白衣素帶,神色肅穆,目光都落在了棺材正前方那道看似偉岸實則顯得有些蒼老的背影。

    姬奭那書生氣甚濃的面龐此刻如古井無波,一雙深邃黑瞳越過大殿前一級級高大的白玉階梯,直射入王宮深處。

    熟悉他的親信都知道,此刻的他在這高大的宮殿前絲毫沒有臣服之色,表面上從容平靜,實則心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年少的姬誦不顧周公姬旦的阻攔,來到棺材前,搖了搖頭,哽咽著大聲重復著:“不會的!不會的!我大哥他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你們在騙我!”姬誦從地上爬起來,沖到了姬奭身后的棺材前,大吼道:“來人吶!給我打開它!”

    “大王!”姬旦趕忙上前拉住姬誦道:“王子玄既然已經安息,按照禮法不應再開棺!”

    “我是大王!我說開棺就開棺!”姬誦大吼著掙脫姬旦的拉扯道。

    ······

    除了姬誦自己,沒有人知道姬玄與他的感情究竟有多深!

    那是血濃于水的親情!

    六年前的深宮之中,姬誦年僅六歲,時常獨自玩耍來填補從小便沒有娘親的空虛。姬誦的衣衫時常浸滿灰土,時常破爛不堪。受了委屈也沒有任何人傾訴,因為他的父王忙于國事,大小他便沒有娘親。但是這一切,在那個叫玄的少年來到了鎬京之后,都變了。

    “快叫大哥!”

    “才不要。”

    “這樣,我們打一架。我贏了呢,以后你叫我大哥,我帶你出王宮去玩好玩的。”

    “好。”

    “哈哈!我贏了!叫大哥!”

    “大哥!”

    “乖啦。走,帶你去找好玩兒的。以后衣服破了跟我說一聲,看大哥我給你買不料結實的去!”

    這便是那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見面了。雖然被姬玄狠狠修理了一頓,但姬誦仍然記得,那是他第一次在清冷的深宮之中,感受到一絲溫暖。

    ······

    四年前,二人結伴溜出王宮玩耍。夜半三更,荒郊野外,面對著山上忽然從四面八方涌來的土匪。

    “姬誦你快走吧。他們馬上要追來了。”

    “不行,大哥教過我,做人怎么可以貪生怕死?”

    “你離開,我才能放開手腳啊!你大哥我這么會算,怎么會出事?”

    “真的?”

    “真的!”

    那夜姬誦獨自逃回了王宮,姬玄七竅詭異流血,重傷的身體在荒山野嶺中與一眾山賊的尸體躺了六七個時辰才被找到。

    ······

    三年前的王宮之中,兩人對弈。

    “大哥,你的鼻子怎么了?”

    “什么?”

    “又流血了!”

    “哈哈哈,姬誦別擔心。你大哥我這前十年開悟得太早,計算的東西太多,起卦起得太平凡了。這是老天爺在懲罰我呢!”

    “會死嗎?”

    “怎么可能!我可以算到老天爺會如何懲罰我啊!避開了,他還怎么懲罰我呢?”

    此后的三年里,姬誦確實再沒有看到姬玄的鼻血。但是姬玄的身體越來越差,臉色越來越蒼白,以至于每一年回到召公的封地,每次馬車行進必須極緩才行,要足足一月有余才能回到召公的封地。

    三年時間,姬誦的武學造詣早已經超過姬玄。只是看著大哥那日益衰弱的身軀,他實在難以心安。

    ······

    如今,姬玄的壽命終于走到了盡頭。

    就在姬誦眼前那口大黑棺材中,躺著他畢生最敬佩的人物。

    天空之中忽然飄下點點雪花,覆蓋在棺材上。冷風亦變得緩和下來,輕輕吹拂著那口暗黑色的棺材。

    姬誦抬頭望著天,望著那在層層詭異的黑云之中掙扎,連一絲光芒都散發不出的太陽,忽然嘆了口氣道:“大哥。我不知道父王為何在臨死前都還在念叨著你的名字。我不知道你還有多少神通不為人所知。但或許你同父王一樣,該是和這個時代告別的時候了。”

    姬誦的手輕撫過黑棺,輕輕扶開那黑色棺蓋上的積雪,露出下面黑木上的金色銘文。

    望著那“玄王”二字,姬誦忽然笑了,有些凄楚,有些喜悅。

    “或許,真的只有玄這個名字才適合你吧。你說呢?大哥!”

    “召叔,準奏!城郊之外三十里,造玄王陵!”姬誦頓了頓后,放聲道:“從今以后。寡人必當以國事為重!父王同大周數位親王歷經心血打下的江山,又豈能斷送在寡人手中!”失去了姬玄的姬誦,算是徹底斷絕了左膀右臂。從今往后,所有的朝中大小事物,姬誦只能一己擔當了。

    “臣,遵旨!”姬旦與面色凄楚無比的姬奭恭敬行禮,拜伏于地。

    “吾王萬歲!”大殿四周,無論侍衛,奴仆盡皆拜伏于地,在這周朝新天子的威嚴下顫抖,臣服。這一幕,標志著周朝新王,周成王時期的統治正式開始!

    姬誦張開雙臂,在這漫天飄落的雪花中盡情享受著天地間的每一絲靈氣,每一個因為他而臣服的生命。他的目光卻是落在那漸行漸遠的大黑棺上。

    “王兄保重!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我!”

    ············

    大周照常運轉,不知不覺間,距離周武王駕崩,周成王繼位已經有一年多了。

    武王駕崩第二年,玄王墓正式完工。同年,天有將星明滅不定,異象突顯。

    玄王墓的封墓,是令人興奮的。這座墓的陪葬儀式空前盛大,各類的經書古籍,王室用具,以及各種絕色侍女都盡數列入了陪葬清單。

    浩浩蕩蕩數百之眾,著實令圍觀的諸王侯將相嚇了一跳!

    但因姬玄生前不好殺生,極為反對陪葬一事,因此這座大墓奉王命修建于鎬京之側的深山洞穴中。其中諸多生靈,可供陪葬者茍延殘喘。洞穴之中的地下深潭,奇花異草居然自行生成了一個生態系統。

    玄王墓,是一座活死墓。墓主人姬玄雖然身死,但是一眾侍女卻仍然在資源匱乏的玄王墓中生存著。常年見不到陽光的侍女們,只得不斷拓寬那延伸向山洞深處的墓道,以此來不斷獲得愈用愈少的生存資源。

    但是玄王墓完工后的第二年,妖異之事發生了!

    玄王的棺材蓋從里面被人掙脫開了!龍袍少年從棺材中爬了出來!一眾昔日在王府服侍的侍女們望著少年那熟悉的妖氣面龐與親切的神情,不猶一陣歡呼。

    掩面而泣者有,伏地叩拜者有,呆若木雞者亦有。

    但歸根結底,都盡數歸于無限的欣喜。

    在外人看來,死而復生,事出反常必有妖!

    在墓中諸人看來,少年卻是神邸般的存在。

    無論他是人是鬼,是妖是魔,在墓中的侍女們看來,都象征著一件事。那從黑色棺木中坐起的少年,那個即使先王周武王都贊不絕口的少年,成為了她們重見天日的唯一希望!

    少年自棺木中坐起,眼中卻盡是愕然!

    “這是什么鬼地方?”這便是少年的第一句話,他的木訥語調令眾侍女一愣。

    但旋即侍女們卻紛紛笑了起來回答道:“回玄王,這里確實是鬼地方啊。是住鬼的地方呢。”

    姬玄的魂魄確實已經離開人世間了。而他能夠再次復蘇,自然是又有了新的靈魂來到了他的體內!

    少年望著面前眾人,環顧四周昏暗中的建筑,翻箱倒柜調查了一遍墓室后,心中一陣驚愕:“我靠!穿越!?搞錯沒有!我還有研究要做呢!”

    靈魂的穿越自然繼承了主體的所有記憶。而觀看了他所有生前記憶的新靈魂卻對他這天賦異稟卻弱爆了的人生經歷嗤之以鼻。這便是少年往后的日子里不住搖頭的原因了。

    少年看看自己羸弱的身軀道:“明明是妖族體質,居然被折騰到如此地步了?太差!”

    少年望著手上的一本手記道:“明明拜姜子牙為師,就撈到這么點粗淺功夫?太差!”

    少年望著墓中眾絕色侍女道:“明明佳人盡在眼前,居然終生未娶?太差!”

    少年敲著腦袋,大為不滿道:“明明可以位極人臣,你有病吧,居然拒絕冊封?太差!”

    姬玄的一生在此時少年的眼中實在是既犀利,卻又弱爆了!

    “不過沒想到周朝居然有此等人物!真叫人大開眼界!”少年心中暗贊一聲。

    “想我堂堂三十世紀智商最高的學者,居然參透一本古書還不如姜子牙獨到。看來古人真是有幾把刷子!”少年再次贊嘆道。

    少年的上一世叫季軒。他是三十世紀最具智慧與權威的學者,特長是史學領域。因為他獨特的對于任何數據的分析能力,在科研之中他的領悟力可謂是鶴立雞群的。

    對于歷史的獨到見解,也令他在這一領域獨樹一幟。

    他始終堅信,人是有靈魂之說的,人的靈魂定然具備著奇特的能量,也定然能與飛速發展的科技相輔相成!在眾人眼中,他是怪才,但他自己清楚,他這令人不屑的看法,是源于一本古書!

    一本曾在古代陵墓中發掘出的有關靈魂的古書,《鍛魂》!

    《鍛魂》古書中提到,每個人的靈魂中都存在著自己獨有的潛能!只要通過一定的刺激進行一定重塑的!每個人的靈魂可以擁有自己獨特的性質。

    刺激來源于一切!一切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事物!季軒的刺激便是一眾古書。他廢寢忘食得注解翻譯,一遍遍在古書的字里行間咬文嚼字。

    終有一天,他開悟了。他從靈魂中獲得了他這一生都夢寐以求的能力—對于數據的解析能力與圖像的分析能力!

    這便是他成為智者的根本所在!他還發現,這種獨特的能力已經與他逐步合二為一,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在他的腦中,都是信息,都是數據!

    自此以后,他愈發投入到了科研之中,在越來越多的書中發現了關于靈魂的說法!他也愈發堅定自己的想法。人的靈魂是有開發價值的!

    就在前一陣子,季軒接到了一項考察任務:進入一座新發掘的周朝古墓中探查。

    那墓室中的一眾設施,因為時間倉促他都記不清晰了,唯獨古墓中那本《周易》遺卷中所記載的信息令他嚇了一跳。

    “靈通天知天命,魂封天逃天罰。”

    《周易》乃是周文王所作,為古代最著名之卦書,其中占卜之術后世傳聞幾近出神入化!但是就季軒對《周易》的探索,卻并未有任何發現,這不免令其有些失望。

    但是這本殘卷既有掛算之術,又存在著對于靈魂概念的感悟,如何能不令季軒震驚!事發突然,就在他準備著手研究這本書時,他穿越了!

    《周易》遺卷剎那間宛如一個黑洞,將他的靈魂硬生生抽離了本體,穿越到了這黑暗的玄王墓穴之中,附身在了姬玄身上!

    “可憐我一世英名,居然回到了周朝啊!”心中這般想著,少年老成般搖搖頭,望著手上那本《周易》遺卷,又是一聲嘆息。

    望著那道黑色大門,少年又是一陣怒罵道:“我說老天爺,你要玩穿越我也忍了。他媽的一穿越過來先是一個實木大棺材,再是一個封閉諸侯墓!等于說你存心整我?這石頭這么厚不知道哪年才能鑿通啊!還有我怎么回去?我總不可能在這待一輩子吧!”

    哭喪著臉的少年在大石門前蹲了下來,不知道如何是好。

    忽然,少年靈光一現道:“撰寫《周易》的文王雖然死了,武王據說也駕崩了,但是仍然有一個精通這本《周易》的人存活在這世上!我何不去請教他!”

    少年所指,自然是武王的軍師,姜子牙!也是姬玄生前的師父!

    “這老頭兒是如今世上唯一一個從封神年代活到現在的人。估計有些能耐!說不定文王那些學問跟他有些關系呢就!”

    想通了此事,接下來少年的辦事思路就很清晰了。“這姬玄生前可是個了不得的人物,還是當今天子的大哥。出去以后用他的身份應該很方便辦事!到時候好好享受一番古代諸侯的滋味!哈哈!算起來姬姓還是我祖宗呢!”

    “不過為今之計,還是要先好好處理一下這件事。”想通了一切,問題又回到了攔在他身前的那道巨門上。

    “據侍女們說是山體挖空建造的?四周山巖那么厚,那估計這道門是僅有的突破口了。”望著那道幾乎不可撼動的大門,少年無力得蹲下身子,再次罵道:“我還是覺得老天爺是故意整我啊。”

    “臥槽!我都忘了這姬玄小祖宗會算命了!算一卦得了!”少年從地上驚叫著站起來,一路小跑離開了大石門,來到了墓穴深處最重要的地方:藏機閣。

    這經過大周萬民勞作過后的山中洞穴可謂一絕。雖然漆黑一片,卻深不可測。其中當真是有高樓美女,小橋流水,自成一方天地!

    藏機閣因為紀念玄王,所以其中存放的一眾算命陣法俱全。

    如今姬玄不僅僅想要算到今后命運,更想尋一個破解之法。但這是一個學問很深的卦算大陣。他穿越而來的靈魂并沒有開悟,因此只能透支自身的壽命來進行超過負荷的預測。

    “那《周易》中的“魂封天逃天罰”應該比較靈驗吧?否則這一卦降下的天罰都能把我搞死了。”對自己安慰了一句,姬玄走進了藏機閣中,開始鉆研起掛算之術。

    ············

    “姬玄那個小子不知道有什么魔力,怎么死后還讓我家大人念念不忘的!”月光之下,黑色駿馬上,一個黑衣男子罵道。

    此時又是一年深冬黑夜,數百人馬乘著黑夜的掩護,飛速架馬離開了鎬京王都,向著荒郊野外行去。

    “是啊!王爺真是夸張,說什么“爾等豈能知曉”什么的。其實他們還不是一般聽信了那些市井之間的傳說謠言,以為姬玄小兒真有什么神通之力!他們若真知曉姬玄道行,又何必派我們去墓中搜尋?”在他身側的男子亦是滿面不甘道。

    “大過年的去挖墳,真是晦氣!”黑衣男子再次罵了一句,隨即一行人向荒郊行去。在他們正前方,借著月光,隱隱約約能看到起伏的山巒。

    而山脈正中間,赫然是如今已經曠世著名的玄王大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579_21_8-m
通天武尊
作者 夜云端
  他是絕世煉丹天才,因生來不能修鍊武道,遭到自己最親近的女人背叛殺害,轉世重生於一個被人欺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