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 闖深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砰!”

    墓穴的大石門狠狠顫動了一下,連周圍墓穴頂的沙石都紛紛滑落而下。這一聲響,連帶著姬玄那本就虛弱的小心臟也顫動了起來!

    正在墓門周圍例行打掃的侍女嚇了一跳,都紛紛扔掉了手中的麻布捂住了頭,蜷縮在地上,嬌弱的身軀顯得很是無助,楚楚可憐。

    姬玄陵墓的藏機閣在陵墓后廳,而大石門在陵墓的前廳,他飛快得跑下樓來,來到了前廳中,望見了蜷縮在地上的一眾侍女。

    “砰!”

    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姬玄聽到那巨大石門的外部正被什么東西撞擊著!然后是無數雄性牲口的咆哮聲!

    這些咆哮聲傳到了墓中侍女的耳中,與惡魔的嘶吼一般無二!

    面前的巨大石門底部,出現了一道不易察覺的裂紋,姬玄立刻環顧四周,拼命揮手,示意那些侍女往后廳撤退,自己也慌忙將玄王墓重新封棺,蓋上棺蓋后,離開了前廳。

    跟著臉色慘敗,有些慌不擇路的侍女一路退到后廳,姬玄不知如何是好。

    路途之中,不時有侍女哭花了眼道:“小王爺。外面的那些掘墓人好可怕!我們到底該怎么辦!”

    “小王爺!您心地善良又聰穎,一定會有辦法就我們的對不對?”

    “我不想死在這里!我不想被那些惡心的家伙侮辱啊!”其中一些心理承受能力較弱的侍女們,干脆是哭喊了出來。場面令姬玄有些手足無措。。

    惡徒要比預想的來的還要快一些,如今的姬玄不能耽擱絲毫時間,他沖進眾女云集的內廳大聲道:“沒時間在這陵墓中多耽擱了!想活命的跟本王走!”

    眾侍女面面相覷,都在對方的眼眸之中讀出了困惑與不安,與心底深層次的絕望。她們現在有的選擇嗎?一眾人等都悄無聲息得跟著姬玄向著陵墓深處飛奔而去。

    在過年時節挖墳多半不是什么好人,若是落到了他們手中,那侍女的命運就可想而知了!

    帶領著眾人在山體中的洞穴中穿梭著,越往深處走,濕氣便越來越重。

    這本該飽含著大地之下的污穢骯臟的濕氣,卻是莫名帶給了姬玄一陣陣的清涼與活力。在他腦海中剛剛形成的八卦陣忽然轉動了起來,姬玄的靈魂力量仿佛又強橫了幾分!

    “這是?”姬玄感受著身體上的變化,很困惑。

    “王……您的眼睛……”倩月此刻便在姬玄的身側,當他看到姬玄的眼中泛起的那抹幽藍光芒時,嚇了一跳。她指著姬玄的眼瞳說道:“王的眼睛在發光……”

    姬玄也是一陣驚愕,他用眼瞳環顧四周,發現周圍的環境,人都如同現成的數據一般匯聚進了腦中,清晰無比。

    此刻姬玄的大腦,就如同一臺高速運轉的計算機,在解析著周身的一切!包括了地理環境,周身空氣以及,女子的身軀……

    “逆天啊…”驚異于自己的轉變,姬玄卻也沒有沉醉太久,因為他們已經來到了那口幽藍深潭之中。

    同時,眾人也聽到了墓穴的大門被重兵擊破的聲音!

    “這潭中是活水!底下應該有出路!”姬玄望著那自潭底散發出的幽光,回頭對一眾女子道:“我現在便去深潭中尋找出路,你們在這里等著!尋到出路我馬上回來接你們!”

    “王爺您快點離開吧!反正奴婢們的命是您救得,實在不行您就一個人逃出去吧!奴婢只怕這群惡徒要對王爺您不利啊!”

    姬玄望著那些個面無人色的女子,搖搖頭,縱身躍入了深潭之中。

    那些女子分明都恐懼不安至極還能想到身為主人的他的安危,可見她們的忠誠度是有的。事到如今他又豈能見死不救?

    姬玄縱身發力,向著潭底部游去,愈是往下,阻力愈是大,潭中的暗流愈是兇猛!潭中的那抹藍光也越是明亮!其中散發出的些許如星辰般的零碎波光都盡數被姬玄腦中飛速轉動的八卦陣吸取了。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姬玄感受著腦中那越來越充滿靈性的八卦陣,心中的疑惑逐漸強烈起來。而他分明感受到,潭底的某處與他在不經意間形成了一種極為親密的聯系!他循著感覺尋去,竟是一個泛著光華的潭底深洞!

    “吼!”

    就在姬玄失神的瞬間,潭側的深洞之中忽然傳出了駭人的獸吼聲!那聲音不是很大,卻浸透著一股兇狠之息,仿佛是那蠻荒古獸一般!

    姬玄的好奇心是難以阻擋的,他在那聲獸吼之中,感應到了八卦陣與之的某種聯系。想必這水潭的洞穴中,有著什么奇獸。

    他轉身向洞穴游來,靜靜游到那水潭洞口,然后用力一躍,沖破了那道光華,躍入了洞穴之中。

    洞中四壁上空蕩蕩的,只有些碎石和爪痕,可姬玄卻隱隱間感受到來自山洞外圍那大自然中清新的空氣!這里毫無疑問可以通向陵墓外邊!這里便是諸人生還的希望!

    當下,唯有他的正前方有一個藍色的龐大光球體堵在通向外圍山體的通道上,其上包裹著一個繁雜的法陣。

    法陣無比復雜,層層疊加,藍色的符箓時隱時現,似乎蘊含了無上的威能。姬玄走近了一看,不禁嚇得雙腿發軟,險些跪伏在地上。

    那藍色光團之中,竟然封印著一只體型巨大的白色奇獸!

    那奇獸大口如巨鱷,鼻前有長須,頭上長一對犄角,頭似傳說中的龍!再看其鬃毛華美,體魄強健而有力,一對虎爪。通體雪白的巨獸似乎蘊藏著無窮無盡的能量!

    “形似虎,或曰熊,毛色灰白,遼東人謂之白熊!”(引自徐珂《清稗類鈔》)

    姬玄目光呆滯得望著這傳說中的獸,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別人或許認不出來,但姬玄可是在腦海中多次幻想過這種神奇的獸類!可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會在眼下如此焦急的情形之中與之相見。

    眼前那擁有無比威能的神獸,分明是一只貔貅!貨真價實,如假包換,從封神年代存活下來的上古神獸!

    “姬誦你·他·媽的!把老子陵墓罩在貔貅潭外面到底幾個意思?!”深潭之中,傳出姬玄暴怒的喝罵聲!

    陵墓深潭里藏了只神獸,周成王姬誦這擺明了不讓姬玄安息啊!現在上古神獸貔貅堵在他與陵墓內眾人唯一的出路上,也令當下的情形更危險了幾分。

    貔貅此刻面對著數年來的第一位客人,出乎意料顯得很是安靜,只是瞪大了眼睛,歪著頭仔細打量著眼前身著龍袍,眼瞳中泛著幽光的少年。

    "這位爺,我是路過的,千萬別激動啊!"姬玄心中這樣想著,望著藍色光團中的異獸正在洞穴墻壁上一遍遍摩擦著前爪,一顆本就虛弱的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此刻的他心中縱使后悔,也已經來不及了。俗話說的好,好奇害死貓啊!這一刻姬玄算是深切體會到了。

    姬玄一步步緩緩向洞口退去,貔貅卻一步步跟了上來,姬玄退得越快,貔貅亦奔跑相隨。最后只聽得一聲獸吼,貔貅居然高高躍起,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姬玄撲來!

    姬玄只感到一道藍光掠過眼前,疾風幾乎要撕裂自己的面頰!他痛得趕忙閉上眼睛,卻不想一個踉蹌跌坐在地,無奈之下他只能兩只手往身前一架,抵擋將要到來的攻擊。

    姬玄的手臂處忽然感到一絲柔軟,他猛地睜開眼睛,卻發現貔貅蹲坐在姬玄面前,瞪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毛茸茸的肉爪正試探性觸摸著姬玄的手掌。

    "咦?"姬玄的眼中,忽然清晰發現自己腦海中的八卦陣與那貔貅身體周圍的藍色符箓有著某種聯系,貔貅在這種聯系之下居然對姬玄很是親密與依賴。仔細一想下,姬玄不禁釋然。

    既然周文王撰寫《周易》,姜子牙亦會符箓與八卦之術,想來其中一定有著某種聯系或是共通之處!那擁有周易遺卷的姬玄自然會讓被符箓包裹的貔貅感到親切,這也就理所當然了。

    望著貔貅剛才還兇神惡煞的表情,現在眨眼之間變成了溫順的大貓,姬玄不禁啞然。不過既然貔貅暫時構不成威脅,那么姬玄帶領眾人離開墓穴的任務就容易多了。他越過貔貅,來到這潭底洞穴的另一側,看到了一個黝黑的深洞。

    外界的清新空氣,正是從那黝黑洞穴中滲透進來的!

    姬玄探出脖子,伸進那深洞之中,忽然聽到了潺潺流水的聲音!姬玄不由大喜過忘,一腳跳進那寬大而漆黑的洞穴之中,貔貅亦是默默跟在后面。

    一路的崎嶇洞穴蜿蜒曲折,很是難走,但姬玄的眼睛忽然感到一抹刺痛之時,他不由虛瞇上眼睛,小心翼翼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他看到了數月之間的第一抹陽光!這亦是他穿越到周朝后所看見的第一抹陽光!

    洞口處仍然是一道藍色屏障,姬玄探頭向外望去,看到了出口在大山的山澗之中,洞穴底下便是湍急的河流,但洞穴之側亦有峭壁和山道可供攀爬!

    山林間的翠綠散發出蓬勃的生機,那高山流水給予了姬玄極大的感官刺激。

    河流便如富有靈性一般穿梭在群山之中,雖磅礴卻不失優雅。

    姬玄大聲笑道:"我找到出路了!!我找到出路了!!哈哈哈!天不枉我!"他趕忙收回身來,一路小跑,穿越過層層阻礙,原路返回來到了深潭底部,深吸一口氣便準備躍入潭中,去救他的諸位侍女~

    然而就在此時,貔貅卻堵在了洞口處,不讓姬玄通過。嘴中醞釀著低吼,獠牙顯露,貔貅露出了最開始的猙獰模樣!

    "我靠!貔貅大爺!你又想干嘛!"姬玄嚇得連忙向后躍出好幾米,大聲道。

    貔貅看到姬玄遠離了那道藍色屏障,立刻又變得溫順起來,俯下它碩大的頭部用力蹭著姬玄的大腿。

    "賣萌可恥。"姬玄立馬挪開身體道:"貔貅大老爺,我沒時間在這里耽擱,有什么事您就直說吧!"

    貔貅立刻來到藍色屏障前,伸出手爪輕輕觸碰了一下那道屏障。

    頓時間藍光綻放,一道橙黃色的霹靂閃過,伴隨著撕裂空氣的轟鳴聲,重重劈在了貔貅龐大而毛絨的身體上。

    只聽的一陣哀鳴響起,貔貅耷拉著頭,虛弱無力得匍匐在地,發出一絲嗚咽,可憐巴巴得望著姬玄。

    姬玄的眼瞳瞪得快從眼眶之中蹦出來了!長這么大他什么事情沒見過?但是這如同魔法般的閃電之術,他著實是頭一次親眼目睹。

    "你媽啊......"姬玄望著那看似無害的藍色屏障,不禁暴起了粗口。他自問剛才那道閃電若是劈在自己身上,那是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的。

    "這里......居然是囚禁貔貅的牢籠!"明白了這個道理,姬玄有些駭然,背后不經意間涌出一身冷汗!

    但是旋即一個隱隱間的疑團卻在姬玄的腦海中升起:"為何封神之戰后,眾神歸位,被稱為瑞獸的貔貅卻被囚禁在這深潭之中?為何姬玄記憶中,姜子牙也沒有歸位?他又為何要囚禁貔貅?"

    一連串事件的背后,似乎隱藏著什么重要的秘密!

    姬玄的眉頭一挑,回過頭來望著匍匐在地上的貔貅道:"雖然我很好奇你為什么被囚禁在這里,但是我想我實在沒有什么能幫到你。"

    貔貅一聽,縱身躍起,前爪拼命拍著姬玄的小腦袋瓜子,把他拍得一陣生疼。

    "打住打住!我明白了!"姬玄胡亂擺動著手臂,示意貔貅停止進攻后怒斥道:"我也猜到我腦子里的八卦陣可能對你有些幫助了!你就不能下手輕點?"

    貔貅轉過身來,蹲下了碩大的身軀,姬玄在它的背上看到了一個好似龜殼的藍色大陣,大陣成八邊形,八個邊上都貼著一道符。上面依次寫著"天地山澤,水火雷風",正是八卦陣的八字真言。

    "你要我怎么辦?"姬玄問道,貔貅應聲轉過身來,肥碩的肉爪照著姬玄的臉頰就是一巴掌。

    這一掌突如其來,打得姬玄暈頭轉向,七葷八素。姬玄倒在一旁,嘴角都快裂開。他暴怒著站起身來,指著貔貅破口大罵道:"夠了!你這畜生!提醒我用嘴念有必要下手這么重嗎!"

    貔貅兩顆大眼睛睜得老大,盯著姬玄,一臉無辜相。

    看著貔貅耗呆的表情,姬玄氣不打一處來,他立刻拉下臉,冷冷說到:"不要我幫忙算了。"

    剛剛還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貔貅一聽到這句話,立刻蔫了,馬上乖乖轉過身去,把背上那道陣法展現在姬玄眼前。

    貔貅的身軀實在太高大了,姬玄沒有辦法只能爬上貔貅的背上,大聲念道:"天!地!山!澤!水!火!雷!風!"

    只見大陣上出現了一道黑色線條,姬玄每念一聲,黑色線條便似乎與姬玄腦中的八卦陣相呼應一般,變成一個小陣嵌入到貔貅背部的藍色大陣中,依次解開了大陣的八個面。

    整個大陣變成了黑色,最后只聽的"咔嚓"一聲,那大陣在剎那之間消失不見了。

    貔貅周身包裹著的藍色光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聚成一道流光,盡數注入了姬玄的腦海之中!如果說姬玄原來的力量如同池塘一般,那么如今他的靈魂力量已經可以稱作是一條溪流了。

    "還有這種好處?"姬玄望著自己靈魂中所摻合的藍色能量驚訝道。同時他也無比慶幸今天大發慈悲救了貔貅。姜子牙留下來的功力殘存可能夠抵得上凡人苦修數載了!

    但是,獲得新力量的,并不止他一個!

    當最后一絲藍色能量從貔貅身上消失之時,從洞穴兩端立時涌進無數天地之間的靈力,如颶風一般匯聚,急轉,環繞在貔貅周身,震飛了仍然沉浸在喜悅之中的姬玄。

    貔貅龐大的身軀如同行進中的暴風眼一般,四周的靈力組合成一個漩渦,沿著洞穴的四壁射入貔貅的體內。

    貔貅的軀體便在姬玄的眼皮底下不斷壯大,拔高,居然頂到了洞穴的頂端才停止!

    它俯下它那足有一人高的碩大頭顱打量著姬玄,二者同樣泛著幽蘭深光的四目相對。姬玄的脖頸間,一絲冷汗流淌而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25938_21_73-m
原始戰記
作者 陳詞懶調
  這坑爹的原始部落!

  終有一天,我們將重返故地。榮耀依舊在,炎角之火永...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