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就這樣上路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承康兄,醒醒,醒醒啊,承康兄。”

    男子語氣雖急但仍不敢大聲的喚道。

    林佳垚覺得渾身緊繃,身子有節奏的左右輕輕晃動,迷迷糊糊睜開眼,發現自己被綁成了個粽子,轉頭一看,身邊還一個粽子。

    林佳垚頓時傻了眼,掃視了一周后,發覺自己居然坐在搖搖晃晃的馬車里。

    “承康兄,你可算醒了。”男子臉上露出一絲悅色,可仍不敢大聲道。

    林佳垚打量了番這說話的粽子,青衫白襯,發髻高挽。

    這還有別的可能嗎?分分鐘表示她穿越了!

    切莫激動,切莫激動,林佳垚心中默念。

    “嗚……嗚……”男子突然啼哭了起來。

    聞聲,林佳垚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位兄臺您可不可以不要這么娘?

    看在同是粽子的份兒上安慰兩句吧,順便打聽下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你能別哭了嗎!”

    等一下,不是說好安慰嘛,這語氣未免也太漢子了吧!

    身為一個女子還是嬌羞為好,這畢竟是古代,流行閨秀,林佳垚語氣急轉,輕聲細語道:“公子為何落淚?”

    不問還好,一問男子哭的更大聲了。

    “承康兄……嗚嗚啊……”

    承康兄?貌似他喊了很多遍這三個字了吧。不會在叫我吧?兄?不是對男子的稱呼嗎?林佳垚慌忙低頭看了看自己,一身白衣長衫,無一絲點綴,貌似沒他那件好看,最起碼他那件還有個顏色,又仔細瞅了瞅這身裝扮,畢竟古裝劇看多了,自己這身分明是男裝啊!

    蒼天啊!大地啊!觀世音菩薩啊!我林佳垚雖說是女漢子,可不是真漢子啊!這是要鬧哪樣啊!如一晴空霹靂從三土姐姐頭頂劈過。

    “嗚……嗚……”林佳垚也大哭起來,哭聲蓋過了男子的聲音。

    男子慌忙不哭了,緊張兮兮道:“噓……承康兄小聲點,別被外面聽見了。”

    又聽見他叫承康“兄”了,林佳垚實在hold不住,哭個沒完沒了。女漢子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我不要當男生啊!三土姐姐內心咆哮一聲。

    二人身子猛的一晃,險些栽了過去,馬車驟然停了。

    一大胡子哥奮力甩開車簾,一手叉腰,一手拿著鞭子指著車內的人,瞠目豎胡道:“呀呀呸的!吵死了!都給朱爺爺閉嘴!一個個跟受了氣的小媳婦兒似的!”

    林佳垚即刻不哭了,被眼前這位比張飛還張飛的車夫嚇丟了魂兒,怔在那里。

    大胡子見他們可算老實了,牛眼一瞪,短而快的哼了一聲,又繼續趕車,“駕!”鞭落一聲脆響,馬車再次顛簸了去。

    她只想弄明白究竟怎么回事,最起碼知道自己是誰吧,除了知道自己叫承康,連姓什么都不知道。

    “喂……那誰……”

    見沒反應,她轉頭看向身邊的男子。

    沒想到這男子竟被大胡子剛才的氣勢給嚇暈了過去,臉色煞白。

    這位兄臺,你是男的好不好!

    林佳垚無奈至極,又不敢大聲呼喊他,一是不知道他叫什么,二是再把大胡子招來就不好了。想推推他,可是手腳均被綁的死死的,只好往他身邊挪了挪,欲用身子撞醒他。

    可男女授受不親啊,問題是,哪來的女?眼下自己分明也是個男子!

    這下放心了,林佳垚用肩膀拱了拱他的前胸,力度不夠,他依舊沒反應。林佳垚一咬牙,一狠心,一跺腳,用頭頂猛的撞向他的額頭。

    “啊!”男子大叫一聲,即刻意識到不能出聲,生怕大胡子手里的鞭子萬一抽他怎么辦,趕忙抿緊雙唇。

    他的額頭漸漸隆起一個紅包。

    “我問你,我是誰?”

    在男子看來,剛才的碰撞想必是馬車被路上的石頭絆到造成的顛簸所致。

    承康兄該不會被在下撞的癡傻了吧?

    “承康兄,可否感到不適?”

    “別廢話,我是誰?”

    莫非承康兄想考考在下的記憶?承康兄還真是頑皮。

    “兄臺姓孟,名承康,字長健,號樂夫,廬州撫陽人士。”

    勒夫?德國隊主教練?等一下,常賤?又是哪倆字?

    “那你又是誰?”

    “承康兄難不成忘了小弟了?”

    “嗯,好像是吧。”

    聞言,男子撇嘴抽泣了兩聲,“承康兄,昨夜你我在城南破廟外對著明月起誓,此生結為兄弟,今日豈能把小弟忘了呢,嗚嗚……”他再次哭了起來,當然聲音不敢太大。

    林佳垚頓時感到頭疼,甚至開始懷疑身邊這位究竟是不是男的了,仔細一看,他是有喉結的。她語氣中夾雜著一絲不耐煩,“你再說一遍,我保證這次記得,行了不?”

    男子吸了吸氣,真跟受了氣的小媳婦似的,淚眼汪汪道:“承康兄這回可要記牢了,小弟姓杜,名二娃,字子仲,號田隱公子,廬州臨安縣杜家村人。”

    “二……二娃?哈哈。”

    看他文質彬彬的怎么起了個這名。林佳垚絕非嘲笑,只是覺得這名與男子的氣質實在是不符,險些笑抽過去。

    子仲羞紅了臉,“承康兄怎能取笑小弟呢,義兄還是喚我子仲吧,是書院的梁先生為小弟取的字。”

    子仲家中排行老二,祖上耕種為生,雙親肚子里沒有半點墨,便給他取名二娃,見他從小喜文樂讀,便砸鍋賣鐵,省吃儉用供他去書院念書。書院的梁先生每每喚他二娃,總覺得違背這課堂氣氛,念在他家中排行老二便給他取了字:子仲。

    笑了好久,林佳垚可算停了下來,真想抹抹眼角的淚,可惜手被綁在身后。

    “對了,咱們是怎么被綁架的?”

    一提到被綁架,子仲的心底防線再次崩塌了,“嗚……嗚……”

    “stop!停!親,你能說完再哭嗎?”

    哭聲戛然而止,子仲臉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眼睛和鼻頭都紅紅的。

    見承康兄如失憶了般,他便耐著性子款款道來:“你我二人均過了會試回家報喜,在進京趕往殿試的途中相遇,便在城南破廟對月盟誓結為兄弟,翌日你我二人途中不幸遇到這位大胡子兄臺,不明緣由非要挾持你我,你我均是讀書之人,手無縛雞之力,怎斗得過如此草野莽夫,便被綁了去,現今成了籠中之鳥,嗚嗚……咱們還能趕上殿試嗎?嗚嗚……”

    殿試?進京赴考?考狀元嗎?老天爺,您老人家坑人也要把握個度好不好!

    我要不是在語文課上睡著了,怎會成現在這副模樣!

    林佳垚從小到大都不喜歡上語文課,成績自然……呵呵……也只能用呵呵來形容了。

    林佳垚碎碎念道:“菩薩保佑,趕不上最好,趕不上最好……”

    “小弟家境貧寒,此次進京的盤纏都是雙親跪求挨家挨戶籌來的,我怎么可以讓父母大人失望,怎能讓杜家村蒙羞呢,嗚……嗚……”

    子仲的頭倚著林佳垚的肩膀上又哭了起來。林佳垚掃了一眼肩上的腦袋,已經完全敗給了身邊這位。

    誰能送我對兒棉花把耳朵堵上?哭哭哭,有什么好哭的,我都成男的了,我說什么了我。

    想著想著,我怎么能成男的了,林佳垚也忍不住再次抽泣了起來。

    馬車內二人一起“嗚……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7975_80_806-m
天醫鳳九《原名:絕色妖嬈:鬼醫至尊》
作者 鳳炅
  她,現代隱門門主,集各家所長的變態鬼才,精醫毒,擅暗殺,世人眼中的變態妖物,一次意外身亡,...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