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好吧,沒逃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番外————

    “白了個白,你為什么要把我寫成男的啊?嗚……嗚……”林佳垚梨花帶雨的說道。

    “剛第一章,著啥急?”白了個白一邊碼字一邊道。

    ————正文————

    林佳垚和子仲哭著哭著,馬車又驟然停了,二人頓時雙唇緊閉不敢再哭了,生怕惹怒了大胡子,心臟即刻提到了嗓子眼里。誰料大胡子竟毫無反應,半晌聞不見一絲動靜,馬車始終駐在原地。

    一種疾風驟雨前的寧靜籠罩在整個馬車內,久久,久久……

    大胡子該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這會兒興許是在磨刀?

    二人額頭上的冷汗直往外冒。

    “司馬先生曾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如今你我二人若要葬身野外,豈不是連鴻毛都不如,嗚……嗚……”

    毫無疑問,這是從子仲嘴里說出來的話,更毫無疑問,他是一邊抽泣一邊說的,說完又哭了。

    他怎么能比我們語文老師還煩!

    與其坐在馬車里等死,不如看看外面究竟發生了什么,林佳垚往車窗挪了挪,用頭頂開布簾向外一探。

    馬車駐在野外,一茅草屋前支著棚子,棚子的頂是用舊布縫補拼接而成的,能看的出這些布有些是來自破損的衣衫,有些是來自舊了的被褥,剩下的應該是一些下腳料,棚子下排列著幾張方桌,若干長椅。醒目的位置上還掛著一面旗子,旗子迎風而飄,上面寫著個大大的“灑”字,而不是酒字。

    大胡子正坐在長椅上,面前兩大壇子酒,手持臉大的碗,正咕咚咕咚飲個痛快,酒水順著下巴的胡茬濕了領口,這一碗接著一碗下肚,肚子越來越圓,不多就是一個字:爽!

    “渴死朱爺爺了!店家,再上一壇!”

    店家是位兩鬢斑白的老婦,身著打了補丁的舊衣。老婦多年來獨自一人住在這野外的茅屋里,支個酒棚特意為往來的客官歇腳,順便掙些酒錢以足溫飽。

    她從茅屋內端出一大壇子酒,這位朱爺爺連忙上前搭把手,“謝啦大娘,您趕緊歇著吧。”

    沒想到這位朱爺爺也是粗中有細之人。

    探頭望了一會兒,林佳垚的頭皮被這烈火驕陽烤的火熱,將頭縮回了馬車。

    “怎么樣了承康兄?”

    “大胡子在喝酒呢。”

    “不是在磨刀?那在下就放心了,想必朱兄一路駕車過于勞苦,方才覺得口渴歇歇罷了。你我理應靜下心來,莫慌,莫慌。”

    也不知道剛才誰以為朱爺爺要殺人給嚇哭了。

    不行,老這么被綁著也不是辦法,林佳垚垂下頭成沉思狀,沒過多會兒,“啊哈,有了!”

    見他的承康兄突然這么興奮,子仲不禁問道:“有什么了?”

    林佳垚真心懶得搭理他,將頭再次探出窗外。

    “朱大爺!朱大爺!”

    那位朱爺爺聞聲回過頭去望向馬車,濃眉緊蹙,“喊叫什么!”

    “朱大爺,在下內急!可否下車方便下?”

    真事多!朱爺爺放下手中的碗回到馬車給林佳垚松綁。林佳垚恨不得立馬跳下馬車。

    “承康兄,快去快回啊。”子仲仿佛失去了依靠般,給人感覺就像被父母丟在家中沒了安全感的孩子。

    林佳垚心一軟,“朱大爺,他也內急!”

    想必承康兄在這荒郊野外不敢獨自一人前去,身為義弟理應陪他。

    “好!我內急!”

    還有比他更二的嗎!

    朱爺爺也給他松了綁,兩個一起解決總比一會上了路另個再找麻煩的強。

    佳垚和子仲躍下馬車朝酒棚對面的草叢中去了。朱爺爺再次回到桌前坐下,大口大口的飲起來。

    林佳垚起初不敢走的太快,見朱爺爺坐穩當了,步子越來越急,可這盛夏的草木實在繁茂,即便跑也跑不快。

    見她越走越快,想必承康兄真的是很急,子仲向四周望了望,喜出望外般的看到一棵樹,跑到樹下,指著樹對她喊到:“承康兄,來這里吧!”

    聞聲,林佳垚看了看身邊,人呢?掃視了半周后看到子仲站在一棵樹下。

    “承康兄快來!來這里!”子仲如同在沙漠中行走數日后發現了一片綠洲般欣喜若狂,生怕她聽不見,聲音越來越大。

    一句經典的話語飄過,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林佳垚真心不想管他了!可看到他朝著自己招手,臉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燦爛,她的心再次軟了,急步來到樹下,一把拉起他的手臂,“快走,咱們趕緊逃了!”

    子仲方才恍然大悟,狠命點了下頭。

    由于先前子仲的喊聲就已經引起了朱爺爺的注意,見眼下二人不像老老實實想要小便的,反而跑了起來,越跑越遠,“呀呀呸的!”朱爺爺放下手中的碗,向草叢中狂奔而去。

    別看朱爺爺身材矮胖,可跑起來真是健步如飛!

    “給朱爺爺站住!站住……”

    聲音越來越近,佳垚邊跑邊回頭看,子仲壓根兒不敢回頭,閉著眼咬緊牙拼命往前沖。

    一個書生和一個女生怎能跑的過一個武夫!

    眼看朱爺爺快要追上了。

    “你往左,我往右!”佳垚喊到。

    “好!”子仲堅定的點頭道。

    二人分頭跑去。

    菩薩保佑,朱爺爺追他別追我吧!追他別追我,追他別追我……佳垚邊跑邊雙手合十在心中默念。

    “站住……別跑……”

    怎么聲音不是越來越遠反而越來越近了呢!

    佳垚苦著臉回頭一看,好吧,我認栽。

    她實在跑不動了,腳越來越抬不起來,比在學校跑完八百米還累,恐怕不止八百米。她被草叢中的碎石絆倒,“哎呦”一聲趴在地上。

    朱爺爺喘著粗氣上前,攥住她領口的衣襟,一把將她從地上提到半空,吹胡子瞪眼,怒吼道:“跑啊!有本事接著跑啊!”

    林佳垚雙腳離地,臉憋的通紅,險些喘不過氣來。

    好漢不吃眼前虧,更何況我現在真的是個漢子了!

    她哀聲求饒道:“朱爺爺我錯了不成嗎?放我下來吧,我再也不敢了。”

    此時,“撲通”一聲,子仲突然跪在了朱爺爺面前,“朱兄,請您高抬貴手放了承康兄,要抓就抓我吧。”他神情嚴肅,上身繃的筆直,可大腿不停的在顫抖。

    這呆子咋又回來了?

    朱爺爺放下佳垚,押著她向酒棚方向去了,子仲乖乖在二人身后跟著,哪也沒跑。

    朱爺爺回到酒棚將二人綁成了兩個蠶繭,麻繩從二人肩膀纏到了腳脖。

    剛又跑了一身汗,朱爺爺再次坐在桌前補充水分,兩只蠶寶寶一高一低,立在炎炎烈日之下看著朱爺爺喝酒。

    呆子!佳垚在心里默叫了他一聲,“你怎么又回來了?”

    “承康兄為了小弟不顧自身安危而引開朱兄,身為義弟又怎能棄承康兄于不顧呢?”說完,子仲對著佳垚微微一笑。

    額……好吧……你想多了……

    正值正午,日頭正毒,二人額頭上的汗順著臉頰連成了線,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二人身體里的水分也在一點一滴被蒸發。

    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簡直比軍訓還軍訓,算了,身為一個真漢子,男子漢大丈夫,忍了!佳垚站的筆直。

    子仲覺得頭暈暈的,身子也左右微晃,垂著頭如同被曬蔫的葵花,一副中暑之相。

    我都此番不適了,更何況承康兄如此嬌小瘦弱之人了。子仲緩緩抬起頭,疲憊的雙眸望向朱爺爺,微弱的聲音喊道:“朱兄,朱兄,可否給承康兄口水喝。”

    謝你還想著我哈。

    話音剛落,子仲兩眼一黑撲通一聲倒地,平躺在地上暈了過去。

    佳垚瞅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蠶寶寶。

    額,既然我都成漢子了,為何不賞我個女子,反倒給我個弱不禁風的呆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22161_80_806-m
炮灰攻略
作者 莞爾wr
  意外死亡後百合得到了生存的機會,為了保持現狀,她不得不穿越各式各樣的奇葩文中完成任務。(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