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丸子頭四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其實文文也很有修養的,算不上太新的新人,有存稿,歡迎跳坑。

    ———————————正文—————————————

    朱爺爺壓根兒沒聽見子仲說什么,而是聽聞他倒地的聲音后才轉過頭來,上前踢了踢他,當然力度不敢太大,生怕一用力再把他踢散了。

    “喂……醒醒……”

    見沒反應,他叉著腰,喘著粗氣,一副憤然之相。

    好心的店家端來酒水,俯身喂子仲喝去,一口下肚他竟恢復了意識,如此文弱書生,一看便是不勝酒力之人,真僅一口下肚,臉頰泛起了紅暈,“好……酒,好……烈的酒。”

    米酒能治療中暑?

    店家將子仲扶起來,子仲打了個飽嗝,“老人家,謝謝您,可否給在下口白水喝。”

    店家看的出她一介書生,想必這么烈的酒如若再喝下一口,恐怕又該不省人事了。

    店家端來了白水喂子仲喝去,子仲就連飲水的樣子也儒雅的很。店家的手都酸了,可這不到半碗的水他還沒有喝完。林佳垚都替他著急。

    子仲喝飽后,抿了抿嘴唇,“再次謝謝您,可否也給承康兄來一碗。”

    他無時無刻不想著他的承康兄,店家再次端來了白水喂佳垚喝去,佳垚如飲牛般大口大口喝下肚。

    “再來一碗嗎?”

    “來!”

    不喝不知道,一喝才發覺原來自己也渴壞了,佳垚竟連續喝了三大碗。希望她一會兒不要真內急呦。

    為了表示感謝,佳垚好心提醒店家旗子上的酒字寫錯了。店家用卷好的草紙蘸了蘸墨汁。她家沒有毛筆,有墨就已經不錯了。

    “什么地方少了一橫?”

    “那里,那個方框里的小胡子下面,一橫別太長,不要頂住兩邊的框。”

    可店家個子不高實在難以夠到,朱爺爺見勢趕忙上前接過蘸墨的草紙,踮起腳補上了那一筆。隨后他支付了酒錢,還多出一兩來。店家硬要找給他,但被他拒絕了。

    朱爺爺到底是什么人,不像山賊劫匪之類的,反而像梁山好漢。

    “店家,這蘇州城什么時候到?都趕了半天的路了。”朱爺爺問道。

    店家看了看這馬車馬頭所沖的方向,“客官,您好像走反了。”

    啊!不是吧,還有比大胡子更坑的嗎?等一下,他走反了,關我什么事。

    原來朱爺爺是個路癡啊!

    朱爺爺狠拍自己腦瓜一下,仿佛自己也覺得自己有點迷糊,不是有點迷糊,簡直是太迷糊了!

    這還能怎么辦呢?他將佳垚和子仲杠上馬車。

    “等一下,朱爺,您到底想把我們帶哪去?”佳垚實在不想在這么糊里糊涂下去了,向朱爺爺打聽到。

    “去見我們爺!”

    “你們爺是誰?”

    “見了你就知道了!”

    生平最討厭的一類人就是只把話說一半的人,有意思嗎這樣!

    朱爺爺調頭繼續趕車,向著蘇州城方向顛簸了去。

    又趕了半天的路,到了蘇州城都已是黃昏。馬車在福來客棧停下,朱爺爺力大無窮,一個肩膀扛一個,將兩只蠶寶寶抗進客棧的天字號房。

    “朱能,你怎么才回來?爺都等你一天了。”

    朱能?原來朱爺爺叫朱能,請問是否少了個字呢?若要在中間再加個悟字,豈不就是二師兄八戒哥哥了嗎,嘿嘿。

    等一下,這個說話的聲音是誰?好好聽的聲音哦,佳垚情不自禁朝著聲源望去,見到一位也身著白衫的男子,男子眉目清秀,面向俊朗,手持折扇,一番超然脫俗之相。

    這位兄臺你可不可以不要這么帥,仿佛再多看一眼便會醉倒,佳垚險些犯了花癡,一想到自己也是漢子了,即刻清醒過來。

    朱能畢竟轉了向,男人嘛誰不好面子,他覺得實在難以啟齒,便跳過了男子的問題。

    “紀綱!爺呢?”

    原來這位帥帥的公子叫紀綱,名字是稍微土了那么一小點,但是人長的帥就可以了,別的都是浮云。

    “在隔壁。”

    朱能累了一天了,他邊說邊將佳垚和子仲放下。

    佳垚沒站穩,紀綱連忙上前扶住她,她倒在了紀綱的懷里,瞬間心臟跳動的頻率如高鐵提速般,心率直線上升。

    紀綱俊眸看著她,“當心點。”他邊說邊給她松了綁。

    可否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大家都是男人!

    朱能也給子仲松了綁。

    朱能和紀綱將佳垚和子仲帶到隔壁另間天字號房。

    “四爺,人都帶來了。”紀綱雙手作揖畢恭畢敬的說道。

    四爺?吳奇隆嗎?不對,吳奇隆是梳麻花辮的四爺,這位是盤丸子頭的四爺。

    四爺身著暗紫色長袍印有金絲暗紋,體型勻稱,跟紀綱的身形很像,背對眾人。

    等一下,他為什么要背對眾人?沒臉見人還是耍酷?

    既然是眾人,那肯定還有別人,比較突出的是位和尚,他身披袈裟,右手掛著一串佛珠立于胸前,此人名曰姚廣孝,法號道衍。

    還有一位叫張玉的人,此人相貌平平,但從站立的姿勢來看,再加上皮膚既暗又糙,準是位習武之人。

    一個和尚四個人,干哈?演西游記嗎?

    佳垚心中默數加上自己一共七個人,還好房間夠大,不然豈不成沙丁魚罐頭了。

    見人帶來了,四爺緩緩轉過身來,神情肅然,即便冷著臉,也難以掩蓋他俊秀不凡之相。

    “誰是孟承康?”四爺冷冷道。

    子仲被這一屋子的男人嚇到了,雙臂緊緊夾著身子不敢亂動,苦著臉看了一眼他的承康兄。

    好吧,先承認了便是,看看他們究竟是什么人,到底想怎樣。

    “我是。”佳垚昂首挺胸道。

    張玉噗地一聲笑了出來,心想這小豆芽兒竟是孟承康,將魏國公長女徐秋華迷得神魂顛倒私自以身相許之人,簡直難以置信。

    四爺來到佳垚面前,頭微垂冷眸看著她,“你真想要功名的話,本王可以給你,但你要答應本王一件事。”

    佳垚最不喜歡看到繃著臉的人了,帥就了不起嘛,大家都是爺們兒,她毫不示弱昂首道:“不好意思,我才不稀罕什么功名呢,你的事我也自然不會答應,沒什么事,我們可以走了吧。”

    四爺終于露出一絲神色,只不過是似笑非笑,“殿試之日臨近,你可要想好了,本王可以讓你題名,也可讓你落榜。”

    “那你最好讓我落榜,不謝!”

    佳垚說完拉起子仲的手臂向外走,紀綱和朱能攔下二人。

    四爺繼續說道:“這么晚了,你們二人不妨在這客棧住下。”

    四爺哪是真想讓他們住下,是想禁足他們二人。

    “四爺,恐怕房間不夠,您自己一間,我和紀綱一間,道衍師父回妙智庵,那就剩一間了,還有朱能和他們二人,總不能讓我們當中誰跟爺您擠一間吧?”張玉別看是一介武夫,分析起來問題還真是有條不紊。

    這樣一來反倒正和四爺的意,讓朱能跟二人在一間,正好可以看住二人。

    “那就讓朱能和二位擠擠好了。”

    納尼?我要沒記錯的吧,這古代可都是單人床大小啊,擠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朱能這種身材的人。God!四爺你究竟是何許人也,還能再損一些嗎?

    朱能將二人押回了房。

    他一肚子不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呀呀呸的,趕了一天的路,竟讓朱爺爺跟兩個小白臉擠著睡!”

    別說朱能不滿,子仲受制于人無能為力,雖說他也不像會反抗之人,一想到和如此粗狂之人同床共眠也倍感無奈,頻頻嘆氣搖頭。

    佳垚就更不必說了,身為一個漢子要和兩個漢子睡在一張床上,還有比這更恐怖的嗎?

    —————————————————————————————

    暫時一天一更(中午或晚上),人多后再加更。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最強鬼醫:暴君寵妻,無下限
作者 韓星辰
  【1v1甜寵】她被人陷害,渾身無力。   他化身餓狼,遇食惡撲。   清晨,她嬌聲怒喝:“...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