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人送外號“兩杯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城堡右邊的山丘上,甘自強跟隨伊撒來到一座寫著槍兵營的地方。

    伊撒對甘自強講解著槍兵營中所能訓練的士兵。“槍兵營能訓練我們人族的一階士兵“槍兵”以及晉級后的士兵“戟兵”,槍兵身穿一襲藍色緊身服,胸前套著銀白色背心,頭帶一頂獸皮帽,手拿一桿兩米長槍。當他們達到規則的認可后手中的長槍就會變化成一柄大戟,此時的士兵也就是“戟兵”。”

    “槍兵有兩種方法可以得到,一種是在槍兵營里面的祭臺上放入60枚金幣,隨著向天神的禱告祭臺上會出現一座時空之門。當一名槍兵由時空之門走出后祭臺上的60枚金幣會隨即飛入時空之門中。祭祀得到的槍兵智商有些問題,我們稱之為傀儡士兵,雖然智商有問題,但是他們是絕對的忠誠士兵,除非招募他們的英雄拋棄他們,否則他們會無比忠誠的聽命于他的英雄。”

    【祭臺:建造槍兵營時搭建的石臺】

    “另一種方法就是用領地的居民在槍兵營中訓練一周轉變成民兵之后可以去擊殺任意一種一階的生物讓自己晉升成槍兵。這一種方法慢,但卻可以無限制晉升下去。甚至有可能晉級成七階兵那樣恐怖的存在。”

    甘自強突然伸手喊道:“等等!你說什么?士兵分階位?槍兵還是一階士兵?那七階士兵是不是長著翅膀的鳥人?”

    伊撒摸了摸腦袋想了一陣后道:“古書上寫著,人族的七階士兵似乎是一名長著翅膀的人類,好像叫“天使”。”

    甘自強突然罵道:“草!哥居然穿越到“英雄無敵”的世界里面來了。”

    “自強兄弟!你說什么?什么穿越?什么英雄無敵?對了,古書上說,英雄就應該無敵于世。”伊撒有些愣愣的摸著腦袋翻著眼珠子回想著古書上的內容。

    醒悟過來的甘自強連忙轉移話題道:“兄弟我們剛才說到那了?來繼續說。”

    隨著伊撒滔滔不絕的介紹著兵營的使用以及傀儡士兵跟普通士兵的區別,一個上午甘自強就把兵營的事情了解了七七八八。

    “自強兄弟,走,我們去演武場玩玩。”介紹完兵營的伊撒對著甘自強傻笑道:

    不明思意的甘自強等來到演武場才反應過來。“這你媽的是要揍我啊!”

    看著不懷好意的伊撒,甘自強頓時有點底氣不足。

    雖然穿越前是個小混混,打架的事情也經常干,可伊撒這大塊頭相當于古代的將領啊,那可多是以一敵百的高手啊,這要上去不被玩殘廢才怪。更恐怖的是這家伙貌似還會魔法。這根本就沒得玩吧。

    在臺上的伊撒看著甘自強在底下望著自己,大吼道:“兄弟你還是個英雄嗎。快,別像個士兵一樣,你這是在侮辱所有的英雄,這要是被你家老祖宗知道了,鐵定會蹦達出來抽你一巴掌。”

    甘自強在心里罵道:“槽,老子什么時候有說過自己是英雄了,想揍老子就直說,用的著用抬出老祖宗來說事嗎?”

    罵罵咧咧的甘自強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上演武場。伊撒早已拿了一柄長劍在手中揮舞著。看著站在臺上的甘自強也不去找兵器,跟個木頭一樣站在原地,順手抓了柄長劍就丟了過去。

    在看伊撒賣弄長劍的甘自強被突然飛來的長劍嚇了一跳,還好伊撒并沒有惡意,長劍在空中被甘自強穩穩的抓住劍柄。

    伊撒看著甘自強憨厚的笑了笑,右手仗劍在胸前行了一個騎士禮后,大吼一聲,“吃我一記重擊。”

    伊撒腳底生風,三兩步就跨到甘自強面前,還沒準備好的甘自強大罵一聲“卑鄙。”

    雙腳向后退去,雙手橫握長劍于胸前,劍尖處的左手用手掌用力頂住劍身。

    "叮”一聲脆響,伊撒揮出的長劍撞擊在甘自強的劍身上,一股強大的沖擊力,震的甘自強雙手發麻。躲過一擊的甘自強不敢停留,在伊撒想由下而上揮擊自己的時候。甘自強抽身后側。嘴里大聲嚷嚷道:"我草,你居然來真的。我警告你,別在來了,不然我可不客氣了。"

    伊撒甕聲甕氣的說:"不用客氣,讓兄弟看看你有些什么本事,不然明天出遠門把你害死就不好了。你放心出手吧,我伊撒的命硬著勒。"

    甘自強心里暗暗叫苦,"難道一定要老子喊認輸你才明白老子現在的處境嗎。你丫的還真把老子當武將了?"

    說歸說兩人的動作絲毫沒有停頓,甘自強根本就不敢跟伊撒硬拼,伊撒就一直追著甘自強一陣猛劈。

    話說狗急了還跳墻,兔子急了也咬人,被追的到處亂跳的甘自強,一咬牙。那股子混混的狠勁就上來了。

    跑動中的甘自強突然轉身躍向追來的伊撒,手中的長劍高高揚起,正所謂劍隨人動,人隨氣勁。這一劍劈的伊撒小心肝不爭氣的蹦蹦亂跳。毫無防備的伊撒被劈了個倉促。

    然而這一下就不的了了,甘自強借助氣勢對著伊撒連劈三劍,"叮"叮"叮。

    倉促應付的伊撒被甘自強一頓劈砍后,之前的氣勢完全消散。這氣勢一散整個人也慫了。

    好在還算有些對戰經驗的伊撒勉勉強強的完全防御著甘自強的攻擊,這才沒讓自己受傷。

    已經陷入瘋狂的甘自強,逮住機會,完全不給伊撒任何機會,只見甘自強手中長劍對著伊撒猛劈著。“咔擦”一聲甘自強手中的長劍在劈砍中斷了,清醒過來的甘自強目瞪口呆的望著伊撒。

    演武場的戰斗結束后。

    伊撒帶著甘自強來到城堡左側的魔法塔前,現在的魔法塔只有一層,多不能被稱之為塔。

    伊撒從身上的一枚指環中掏出一把金幣,金燦燦的金幣被伊撒丟在祭臺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反復幾次后,伊撒大聲的念叨著:“偉大的魔法之神,英雄伊撒向你獻祭祭品,請求你給與幫助!話音剛落一本古樸的書籍出現在祭臺上,祭臺上的金幣也隨即消失的干干凈凈。”

    甘自強起初聽伊撒在兵營介紹的時候以為瞎說,現在親眼看見后,震驚無比。

    伊撒看著祭臺上的魔法書走道甘自強的面前說道:“兄弟,去拿起那本魔法書,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跟我一樣,也有英雄的血脈。”

    甘自強在了解這個世界后,對英雄是無比的向往,英雄那可是跟無敵連在一起的稱呼啊。

    甘自強此刻緊張無比,第一緊張自己是不是英雄,第二緊張是不知道拿起魔法書后會有什么反應,該死的伊撒輕飄飄的說了一句后就摟著手臂在那邊看戲。

    “我靠,我怎么覺得是這小子在想看我出丑的感覺。我到底要不要拿?我是拿還是不拿?”

    在甘自強糾結的時候,伊撒再也保持不住先前的平淡了。大吼道:“兄弟你怎么每次多這么磨磨蹭蹭的。你要是個英雄,也是個害人的英雄。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就滾。就當我伊撒的金幣丟水里去了。”

    甘自強對伊撒同樣吼道:"我這不是緊張嗎,你激動個屁。我自己多不急你急什么。你開始不是很平淡嗎,那你再裝下去啊。"

    看著伊撒現在的樣子,甘自強感覺內心爽快多了。

    磨蹭半天的甘自強終于拿起了魔法書,以為會發生什么事情的甘自強,等了半天多沒發生。扭頭看著伊撒,只見他沒了之前那著急的表情,又回到那副平淡的表情。

    甘自強腦袋一下就蒙了,難道哥們穿越過來居然不是英雄,那哥們來這個世界是來送菜的嗎。這沒天理啊!

    這時候伊撒走了過來,拍了拍甘自強的肩膀道:"兄弟,早就知道你跟我一樣也流淌著英雄的血脈,你還在上面磨蹭個什么鳥勁。一定要弄的兄弟我不爽了,罵你兩句才開心是吧,以前怎么就沒發現你這么賤勒?"

    甘自強本以為伊撒過來是安慰自己,結果....反應過來的甘自強笑罵道:"我草,你拿我開刷的是吧。既然兄弟我也流淌著英雄的血脈那你高興一個行不,你知不知道你板起的死人臉把我給嚇死了。還以為我失敗了勒,兄弟我以后可要無敵于世的。"

    伊撒笑著道:"這還不是你自找的,我本來就很肯定你有著英雄血脈的,但是看你磨蹭半天,心里也犯嘀咕了,不然我干嘛那么著急。算是給你的懲罰了。走!兄弟帶你去酒館里面好好的喝一頓,順便給你講解一下魔法書的一些常識。"

    酒館內

    甘自強與伊撒找了張小桌子,要了兩壇子杜康酒(隨便什么酒別計較)。點了幾道下酒菜。噼里啪啦的講解起魔法書的常識來:

    “魔法書中分為四系,土系魔法|水系魔法|火系魔法|氣系魔法|。”

    “英雄升級也許會領悟四系魔法中某一項的專精:又叫技能,技能跟魔法是不一樣的兩種能力,領悟哪一系的技能就會對施展那一系魔法得到強化。比如你現在書中記載的“護體石膚”這個土系魔法,在沒有技能的加成下只是為己方某一名士兵增加微量的防御,效果持續時間(魔力+技能決定),消耗的魔法值也不算少。”但是如果領悟土系技能以后,施展起“護體石膚”這個魔法增加的防御多了,消耗的魔法也會變少,如果能讓土系技能升級到高級的話,那就可以在瞬間對著所有的士兵施展“護體石膚”而消耗的魔法還更少。”

    “施展魔法很簡單,你只需要念出魔法書上已被記錄的魔法就行,獲得魔法也簡單,你每次遇見新魔法塔的時候魔法書會自動收錄魔法塔中的魔法,但是,沒有領悟技能“智慧術”的話,你就只能記錄三級以下的魔法。記錄的魔法只要你有足夠的魔法值,丟魔法就跟唱歌一樣簡單。只要你有魔法值,你可以無間隔的丟。當然,要是你有結巴,那就不好意思了。喊不完魔法的種類與等級以及名字,你就只能在旁邊瞪眼。”

    ————分割線————

    第二天一早伊撒就來到甘自強的房間外,看著還跟死豬一樣躺在床上的甘自強,伊撒不由得笑道:“兄弟,醒醒,醒醒兄弟。兄弟不要怪我。”

    “嘩~~”伊撒拿起臥室的臉盆,一盆水朝甘自強潑了下去。

    被潑一身水的甘自強搖晃著腦袋,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吶吶道:"怎么回事,怎么下雨了勒,咦,兄弟你怎么來了,哎喲艾,我頭好暈,不行了我還要在睡一下。"

    伊撒看著此刻的甘自強哭笑不得。

    ————

    昨晚

    “咦~這酒真醇。”甘自強聞了聞酒壇子說道:

    “喜歡你就多喝點,但是別喝醉了,明天早上我還要帶你去荒漠后面的黑霧中熟悉戰斗”伊撒笑著道:

    “哼~你也太小看我了,想當年,我可是人送外號千杯不醉,喝一壇小酒,沒一點問題”甘自強拍著胸脯道:

    “喔~是嗎,那就好,來兄弟我們干了。”伊撒端著酒杯笑著吆喝著:

    “干,兄弟”甘自強豪邁的道:

    “兄弟,小碗小杯的喝沒意思,來!”伊撒拿出一個大碗喊道:

    “誰,誰怕誰啊,你以為兄,兄弟我的外,外號,是白來的嗎?”甘自強大著舌頭說道:

    “噗通~!”一聲,話音剛落的甘自強一頭倒在桌子上。

    “咦兄弟,你怎么就到下了,這一壇子才喝一半就不行了?”裴丹霸鄙視的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71716_7_70-m
重生之最強劍神
作者 天運老貓
  從頭再來,為了掌控命運,再次進入了這款「活著的遊戲」。
  這一次,他不會在受人... (馬上閱讀)
3161291_9_251-m
無限動漫錄
作者 暈血的羔羊
  二次元的追夢,存在於我們心中的那份真摯的幻想,世界之門向所有御宅族開放,或許你會觸摸到那道... (馬上閱讀)
Sys_4_12-m
我的山河空間
作者 云上老白
  因工作功績被人冒名頂替,加上家里父親上山受傷,母親感冒無人照顧,且已經幾年未回家,徐嶺在同... (馬上閱讀)
Sys_4_74-m
超級懷表
作者 依然包子
  喜歡收集一些小東西的唐白收集到了一塊古舊的懷表,他驚奇的發現,這塊懷表可以帶他遨游那些瑰麗... (馬上閱讀)
1004895204_12_281-m
食戟之最強美食系統
作者 瀟瀟羽下
  鄭軻帶著「最強美食系統」進入了《食戟之靈》。

  咦?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