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生亦何妨,死亦何懼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甘自強在伊撒面前晃了晃手:“喂,口水流出來了。”

    信以為真的伊撒伸手擦了擦嘴角發現毛多沒有一根。

    甘自強吹了吹發梢笑著道:“看夠了麼?怎樣兄弟我也不賴吧?沒丟英雄的榮耀吧?”

    伊撒摸著腦袋憨笑道:"以前不是看你太娘們才那樣說的嗎,兄弟你別當真啊。男子漢大丈夫,要做就做,要干就干,磨磨蹭蹭那就是娘們。走,還要單殺9個你就激活血脈了。到時候讓我看看兄弟你血脈有多高。"

    甘自強應道:"行"

    伊撒帶領著隊伍繼續朝著“迪雅”深入。然而隊伍中一名槍兵趁著黑霧的掩護悄悄的脫離了隊伍。

    毫不知情的伊撒帶領著隊伍繼續前行。

    突然,黑暗中時不時的浮現一些陰影。

    甘自強他們聽見耳旁傳來骨骼磨蹭的聲音,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聲音并不是那么單一,聽著似乎是許多聲音重疊在一款,讓人聽的毛骨悚然。

    伊撒表情凝重道:"兄弟,等會小心點,感覺情況有些不對。按道理外圍是不會出現這么多的骷髏兵的。"

    在黑暗中等待未知的危險是無比恐怖的。“咯”“咯”聲傳入眾人的耳朵里是那么令人毛骨悚然。集中精神的眾人,心跳隨著“咯”“咯”的臨近,變的越發強烈。

    一名前不久才晉階的槍兵忍受不住轉身向著來時的路跑去。一聲慘叫,在身后響起。

    “不好!被包圍了。”伊撒驚呼出聲:

    然而甘自強與伊撒明白這種情況下士氣下降是多么嚴重的后果,如果在這樣下去,不用敵人出現,這些農民晉階而來的槍兵大多數被恐懼嚇破膽,到時候等待他們的絕對是命喪于此的結果。

    伊撒雙手握住長劍大吼道:"大家不要怕,拿穩你們的長槍,做好出擊的準備,你們已經是槍兵了,不在是以前的農民,用你們的武器為自己殺出一片未來。戟兵的稱號再向你們招手,你們的家人會為你們感到驕傲的!"

    在沒有技能“領導術”的情況下,伊撒只能靠最原始的喊話來激勵他們。不然,等待著他們的只會是死亡。

    伊撒對著剛剛靠近的骷髏兵就是一記重擊,還沒來得及劈出長劍的骷髏兵應聲而碎。伊撒十級英雄所擁有的純粹攻擊力,讓他就如一臺碎骨機一樣,所到之處一片碎骨。

    而甘自強,由于沒有解除封印,所擁有的力量比之槍兵還要弱上一些,上次的戰斗要不是運氣好,恐怖最后被骷髏兵蹦飛了武器。

    甘自強在伊撒的照顧下苦苦支撐著,憋屈的甘自強大吼道:“你奶奶的有種就來單挑啊,圍毆算什么好漢。”

    要是骷髏兵能口吐人言的話絕對會得瑟的說道:“俺們現在連人多不算,怎么還能有好漢的稱號,小子俺們就是人多,不服你來呀!”

    密密麻麻的骷髏兵從黑暗中殺了出來。槍兵隊里面不時傳來一陣慘叫聲。

    只見一名槍兵握著長槍,弓著步,雙手用力向前一桶,長槍順勢穿斷骷髏的肋骨,槍頭穿過空心的胸部撞斷了背骨。然后槍兵的雙手再那么用力一挑,長槍應力而起,挑著刺穿的骷髏兵就向旁邊的骷髏兵砸去,只聽見兩具骷髏“砰~”的一聲,應聲而碎。

    就在此時一名骷髏兵從碎掉的骷髏兵身后跳出,那名槍兵反應不急,被跳出的骷髏兵用長劍削掉半邊腦袋,鮮血以及白花花的腦漿噴了骷髏兵一身。一些膽小的槍兵看見后一陣嘔吐,當然等待他的是骷髏兵無情的長劍。

    槍兵們看著這名骷髏兵猶如血池中走出的血煞修羅,渾身的鮮血隨著它的跑動而四處滴落。

    甘自強看見那名骷髏兵居然敢如此耀武揚威,一股怒火由心中噴出,多年前的那股狠勁再次出現,本已苦苦支撐的甘自強突然變的“異常兇猛”。

    陷入狂暴中的甘自強沒有絲毫保護自己的意識,雙手握著長劍對著身邊的骷髏兵就是一頓猛劈,雙眼緊緊盯住渾身是血的骷髏兵。

    瘋狂的怒氣“引爆”了甘自強的狠勁,隨著一聲厲喝:“槽你瑪的給老子吃屎去!”

    只見甘自強右腳踏住一名少了下半身的骷髏兵,奮力一躍,左腳踏碎了一名趕來的骷髏兵頭部。帶著一股視死如歸的氣勢,雙手緊握長劍由天空中狠狠的拍下,一連串骨骼爆裂的聲音回蕩空中。渾身是血的骷髏兵被從天而降的甘自強拍了個正著。劍面撞擊在骷髏頭上,巨大的壓力擊碎了頭顱后,去勢不減,順帶著頸部,胸腔,胯部。應力而碎!

    如果骷髏兵有意識的話肯定會被這樣不要命的打法唬住,可惜它們是一群沒有意識,只知殺戮的骷髏。

    瞬間功夫甘自強就渾身是傷,所幸并沒有致命的傷害。

    伊撒看著甘自強全身是血,毫無畏懼的甘自強,憑空掏出魔法書手指甘自強同時大吼道:“水系一級魔法,療傷!”只見甘自強身體被閃爍著點點光芒的水霧所籠罩。

    伊撒看著此次帶來的槍兵死傷慘重,在看看不遠處的甘自強,心里騰起一股怒火。

    “這事情一定有古怪!”在外圍轉悠了這么多年的伊撒不相信這么多的骷髏兵會平白無故的聚集起來圍攻他們。

    憋著一股怒火的伊撒手上的動作越發犀利,一劍橫掃過去就是一片。

    隨著時間越來越久,身邊的槍兵所剩無幾,伊撒的動作也越發的緩慢。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好漢也架不住群狼。漸漸的伊撒身邊只剩下一些資格最老的槍兵,他們聚集在伊撒的身旁,互相協防著。

    一名槍兵表情猙獰的喊道:"伊撒少爺,在這樣下去我們多走不了。我們集合火力對著某個地方猛攻吧。也許還能脫困。"

    伊撒看著這名槍兵的眼睛,他明白他的意思,他們想為自己殺開一條血路,為自己創造機會。可是,我伊撒又怎么忍心丟下你們。

    被伊撒一記“療傷”穩住傷勢的甘自強,在療傷所攜帶的“驅散”特性下恢復了神智,明白自身處境的伊撒朝著身旁的甘自強強殺過去。

    恢復神智的甘自強也聽見了槍兵的話,虛弱的對著伊撒說到,"只能這樣了,不然全部多的交代在這里。在晚就真的想走多走不了了。你聽聽周圍的聲音,就算把我們全累死也殺不玩這么多的骷髏。別猶豫了,早點決定還能有一絲生機。"

    伊撒泛著的淚光咬牙道:"前面,向“迪雅”內部殺過去,我感受到那個方向的骷髏兵最少,跟上我,兄弟們。"

    伊撒邁著沉重的腳步向著前方殺去,爆發一次后的甘自強在槍兵的保護下跟隨著伊撒的腳步向前。身后的槍兵用自己的身軀抵擋著追擊的骷髏兵。

    伊撒的“感覺”果然沒錯,向前突進了不遠后前方已經沒有多少骷髏兵的阻撓了。伊撒回頭望向身后的槍兵們喊道:“兄弟們快走,我們已經突圍出來了。”說著轉身就要回去幫助。

    被療傷恢復的差不多的甘自強一把拉住伊撒道:“兄弟你還看不明白嗎?這在回去不是白白亂費他們用生命拖住的時間嗎?走,他們的家人還需要兄弟你去照顧。”

    此時,僅存的幾個抵擋骷髏兵的槍兵看見伊撒少爺還想要抽身回來幫助他們,連忙吼到。“走,快走,你快走啊,只希望少爺幫我們照顧一下家小。我何小米死又何妨。說完,手里的動作也越發瘋癲。”

    視死如歸的何小米幾人豪氣沖天的吼著:“男兒血,自壯烈,豪氣貫胸心如鐵,生亦何妨,死亦何懼,待得十八年后吾等又是一條好漢!”

    聽著視死如歸的何小米幾人此刻的豪言,甘自強與伊撒強忍的淚水在這一刻噴涌而出。

    “你們快走啊!再不走,你們對的起死去的兄弟們嗎?”何小米看著不甘獨自逃走的兩人大吼道:

    “兄弟們!你們的家人我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他們。”甘自強與伊撒同時喊道。

    愧疚的兩人一咬牙,轉身朝著“迪雅”深處跑去。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666319_7_70-m
超凡玩家
作者 青衫取醉
  真正的硬核玩家,就是在《現實OL》中選擇了最高難度開局,也依然要用自己的神級操作carry... (馬上閱讀)
Sys_82_823-m
空間之美利堅女土豪
作者 喵娘娘
  大唐郡主李佩墜馬身亡,所帶玉佩沾染李佩血液認其為主,將她靈魂寄存于玉佩空間中,隨著墓室被盜... (馬上閱讀)
Sys_7_70-m
重生英雄世界
作者 神乎其妖
  盜賊,一個人族中最卑微的職業,地位遠不如騎士,法師,甚至連被弩手看低。   但重生的他卻知... (馬上閱讀)
Sys_4_74-m
美利堅倉儲淘寶王
作者 爐中火暖你我
  主人公楊勇在酒吧和人爭風吃醋,被別人敲碎了左邊腦殼,顱內出血壓迫了左眼視神經,產生了變異的... (馬上閱讀)
Sys_12_281-m
漫威世界的御主
作者 劍符文
  普通的鹹魚氪金玩家穿越到漫威世界,還獲得了從者召喚系統。   當幻想中的角色一個個出現在眼...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