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逃婚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嗯”她難過地點點頭,“爹爹今日找我過去,告訴我回來準備……準備七日之后就成親……”“親”字剛落地,又失聲痛哭。

    “成親?那是好事啊!小姐應該高興啊!”春兒表示不明白。

    “高興?我如何高興的起來?我今年才多大?就要離開爹爹,我又怎么忍心呢?”魏景藍裝出一副孝順模樣,跟剛才咒她那便宜爹時的樣子差了十萬八千里。

    春兒一聽,這才破涕為笑:“春兒知道小姐一片孝心,但小姐今年已經十七了,也該嫁人了!至于孝敬老爺,小姐成親之后一樣可以孝敬的呀!何況府里還有四姨娘她們呢!小姐不必擔心”

    四姨娘?這跟四姨娘有什么關系?來不及多想又接著說:“我知道……可是那吳公子……”

    三個丫頭都一臉好奇。“吳公子?不知是哪家的吳公子?”春兒問道。

    哎?她們不知道嗎?原主不是跟那個吳公子指腹為婚的嗎?她初來乍到不知道還情有可原,這幾個丫頭也不知道?哦!對了,這個吳員外好像是早年就破產死了,魏家估計是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后沒想到還能找到吳公子才沒提這件婚事的吧!哎!哎!哎!多少年沒找到的人,一來就被她趕上了,真是倒霉倒到姥姥家了!

    見魏景藍遲遲沒有人反映,春兒丫頭試探性地喚了一句。

    魏景藍這才回過神來,還想接著問點什么,卻一時又想不出要問什么,就想打發丫頭們出去。春兒丫頭也沒追問,乖乖地帶著冬兒出去了。可是那秋兒丫頭卻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魏景藍本想問問她是不是有什么想說的,她卻搶先一步跨出了門。

    有的時候,當你希望時間過得慢一點的時候,它偏偏過的飛快。就好比現在,距離成親的日子只剩下三天!魏景藍本來還想著好好計劃一下拒親的方案,卻發現現實根本就沒給她這個時間啊!自從上次見過她老爹回來之后,還未等她想好,成親的諸項事宜就蜂擁而至,什么選嫁妝啊!量衣服啊!挑布匹啊!這些個瑣事讓她忙得腳不沾地。最坑爹的是她還要接受婚前培訓!!!就是一些生理上的知識,比如……洞房該干什么……怎么干……

    這天的中午,魏景藍好不容易得個空閑。突然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照這樣下去,不等她想出解決方案,估計就要嫁做人妻了!雖說不是自己的身子,但好歹長著一樣的臉,自己又正用著,搞不好還要用一輩子,她可不想隨隨便便就被嫁了!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反復斟酌,還是覺得古人說的有道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打定了逃跑的主意之后,又發現一個技術性難題:怎么逃?

    且不說她現在正值婚期,每天被一大批人前呼后擁脫不開身,便是以前她老爹沒回來時,她做為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姐也是連內院的門都出不了的。大戶人家的小姐好像只有在某些特定的節日里或者跟隨家里的長輩出去拜拜神上上香的時候才能離開府,現在既沒有節日也無需她拜神,這想逃出去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思之及此,魏景藍不禁愁腸百結。這簡直就是非法拘禁么!萬惡的封建主義!

    “哎?”魏景藍似乎想到了什么。

    既然光明正大地走不出去,那就換個方法么!看小說電視里怎么講的?混在下人堆里?翻墻?還是鉆狗洞?不管哪一樣,有效就行!

    正高興著,又突然想起:自己是魏府的大小姐,雖不說每個下人都認識她,但那內院的丫頭們大多都是見過她的。她要是扮成丫頭保不齊房門還沒出得了就被架回來!不行不行,這個方案要剔除。

    至于翻墻……這是個體力活,這個魏大小姐的身子一看就是個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那魏府的院墻看著至少也有兩米。魏景藍這個身子雖說跟蘇婧的臉長得差不多,但是身形上卻是矮了一截,小身板估計不到一米七。況且這古代的衣裙又是左三層右三層的繁復異常,她剛來的時候光裙角就不知踩了多少次,穿著那樣一身還要爬墻,難度略大。

    改裝不行,爬墻也不行,剩下的也只有鉆狗洞了!雖說臉上有點掛不住,但大丈夫能屈能伸,等她逃出生天,這點小事算什么?韓信還受過胯下之辱呢!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思想工作準備就緒,剩下來的就是著手去做了,魏景蘭悠然地走出院子,準備去踩點……

    這前腳剛一出門,這后腳事兒就找上來了。

    只見那春兒丫頭風風火火地迎了上來:“小姐小姐!大姨娘說讓您過去一趟。”

    “天!要不要這么煩人?”魏景藍誹腹,面上卻云淡風輕地道:“有什么事嗎?”

    “大姨娘說嫁妝已經都準備好了,讓小姐您去清點一下呢!”

    這個麻煩的大姨娘,她現在要去干正事兒呢,哪有閑工夫管什么嫁妝。耐著性子道:“春兒,你去同大姨娘說,一切聽大姨娘的,我就不過去了。”

    春兒一聽不樂意了,趕忙湊上來:“小姐!我的小姐啊!您又不是不知道,那個大姨娘素來就是個手長的,現在老爺將小姐的婚事交給她打點,她又欺負小姐單純,心地善良,從中不知撈了多少呢!這回清點嫁妝您要是不去,那大姨娘指不定會從小姐的嫁妝里摳出多少呢!那些個嫁妝可都是夫人生前為小姐準備的,可不能便宜了旁人啊!”

    魏景藍真的很想說,大姨娘要想要的話全部拿去也無所謂,反正這些東西也不是她的,現在的情況,自由比錢重要啊!

    “春兒,照我說的做,其他的我會看著辦的,不許多話,快去!”魏景藍微微板起了臉。

    不過春兒丫頭倒是很吃這一套,也沒再說什么就回話去了。

    在內宅里逛了大半圈,愣是沒發現一個狗洞!不至于吧,這么大個魏府,連只狗都沒有?

    不過這古代的園林建筑不得不說還真是精妙,那羊腸小道九曲十八彎,不知不覺就逛到一處假山后頭,剛想出去便聽到兩個丫頭的笑聲。

    “我聽說呀,這新姑爺以前也是個大戶人家的少爺呢!不過不走巧,早年家里敗落了,說是這么些年一直在外面漂泊呢!”

    “是嗎?我就說那新姑爺看起來風度翩翩,儀表堂堂怎么可能是窮小子呢?這大戶人家出來的果然不一樣,那通身的氣派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哼!大戶人家出身又怎么樣?再大的戶,這不也敗了嗎?要不是老爺心善念舊恩,他還指不定在哪兒要飯呢!”

    “話可不能這么說,我聽說呀,這老爺對新姑爺可上心了!照著新姑爺現在這樣的情況,便是給魏府做上門女婿,我們魏府也未必瞧得上。可是呀!老爺卻沒讓新姑爺入贅,反而將城東的那間大宅子送給新姑爺做府邸,還要將小姐嫁過去。老爺對新姑爺呀可真是沒的說,這樣的岳父哪兒找去?”

    “老爺這樣做肯定老爺的打算!老爺那樣賊精的人哪能做這樣虧本的買賣?聽大姨娘房里的人說,這個新姑爺呀學富五車,早年就中了舉人,過些日子就要參加春闈,以那新姑爺的才學,小小春闈何在話下?到時候姑爺當了官,老爺還會吃虧嗎?”

    “原來是這樣,難怪老爺急著將小姐嫁出去,這要是等到春闈,等姑爺考上了,這門親還不一定攀得上呢!”

    魏景藍在假山后面聽得一頭黑線。剛剛還是那新姑爺配不上她,現在又變成她攀不上人家,三百六十度轉體也不帶這么快的啊!還有,她的未婚夫竟然是個書呆子?!(在蘇婧的心里,學霸=書呆子)還好她決定逃婚了,不然真不知道以后跟書呆子說話會不會被噎死,她頓時覺得自己的決定無比正確,又堅定了逃走的信心!

    ……

    “小紅姐!小綠姐!王媽媽叫你們過去呢。”兩個丫頭聊得正歡,另一個小丫頭匆匆忙忙跑過來。

    兩人一見有人過來也不再說,跟著那丫頭離開了。

    魏景藍抬腳從假山后走出來,很是無語。這魏府的人起名字還真是簡潔明了:小紅,小綠,春兒,秋兒,冬兒……

    無奈地搖搖頭,準備再找一找狗洞,卻見那冬兒丫頭朝她走了過來,行了個禮。

    待冬兒走近,魏景藍眼珠一轉,問道:“冬兒,你怎么在這兒?”

    冬兒保持著一貫的怯怯的表情,認真地回答道:“李媽媽讓我去幫她取點東西。”

    其實魏景藍是想搭訕來著,這找狗洞找了半天沒找到,她一個剛來的對這魏府并不熟悉,與其像無頭蒼蠅似得亂撞,不如找個人問問。

    “冬兒啊,我剛才在那邊的草叢里看到一個東西竄了過去,好像是只狗,這花園里怎么會有狗呢?難不成附近有狗洞?”

    冬兒丫頭一聽,斬釘截鐵道:“小姐您一定是看錯了,老爺最見不得狗了,這府里更是一個狗洞也沒有,怎么會有狗呢?”

    魏景藍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沒!有!狗!洞!

    上帝一定在耍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毒醫狂妃:火爆魔帝,來一戰!
作者 銀瓶
  前世含恨而死,一朝涅槃重生,蕭長雲不小心救了一個甩都甩不掉的大麻煩。他疼她、寵她、縱她,卻...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