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過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內院正房花廳。

    季英杰看著端立在屋子中間的季筱薇,面色稍稍和緩,但口氣依舊嚴厲:“筱薇,這一整天的你都到哪里去了?聽說你還把自己渾身弄得水淋淋的,莫非掉到池子里去了不成?知道不知道大家都很著急?”

    季筱薇看著自己的侯爺爹爹,目光清明,語氣淡淡:“女兒的確掉到池子里去了,十姐和她的丫鬟都看見了,女兒好不容易才從荷花池里爬出來,讓爹爹擔心了。”

    申氏一聽她提到自己的寶貝女兒季蘭蕙,立馬像被蛇咬了般霍然立起,也不顧侯爺就在身邊,指著季筱薇厲聲道:“你自己貪玩掉到池子里,怎么又扯上蘭蕙?真是一點兒閨閣修養都沒有!”

    “母親息怒,我并沒有說是十姐把我推下去的啊,我的命呀硬的很,輕易死不了的!”季筱薇聲音溫軟柔和,仿佛小女兒撒嬌般,但是一字字可不含糊,語帶雙關。

    “你……侯爺,你瞧瞧,這丫頭好一張利嘴,枉費我一片好心,為她擔驚受怕!怎么平時就沒有看出來她居然這么不聽話!”

    季英杰皺著眉頭,仔細看著這個一向被自己忽視的女兒,那一身的破舊衣衫單薄襤褸,哪里像是堂堂侯府小姐!即使是庶出女兒也不應該被如此虐待!這畢竟是我安平侯的親生骨肉!

    不過申氏有一句話說的對,季筱薇什么時候一改怯懦膽小的膿包樣,敢和正室夫人針鋒相對了?這個女兒,倒是不能再忽視了。

    面對季筱薇清麗凌人的氣勢,季英杰眼前浮現出另一張絕世容顏,盈盈,對不起,我沒有好好看顧筱薇,今后絕對不會再讓她受委屈了。

    看著侯爺爹爹表情變幻莫測,季筱薇依舊傲然站立。直視眾人,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卑怯懦弱。

    “夫人剛才不是還為了筱薇失蹤傷心落淚?現在人找到了,就不要再責備孩子了,不過我看筱薇該做點兒新衣服了,穿成這樣怎么見人?”季英杰慢慢的說道,見申氏的臉色變了,心里冷哼一聲,又道,“蘭蕙一向性子跋扈,你該多訓導才是,不然將來傳出去,就是說親也會被人挑揀,女兒家還是性子隨和些好。”

    申氏本來想反駁一下,但是侯爺今日明顯是偏向這十三娘的,而且自己做得也太過了,哪個當爹的見自己的女兒穿成乞丐的樣子估計心里也會不爽的,何況這個爹還是堂堂侯爺!

    于是申氏連忙換上一副笑臉:“這小孩子長得快,不見人長高,只見衣服小,是該給他們做新衣服了。不過侯爺不當家不知道,今年莊子里收成不好,侯府的幾處鋪面生意不景氣,各處的應酬和年節的禮物也要打點,不能失了侯爺的體面不是?咱們府里啊人口多,我天天是精打細算,這銀子還是出的多進的少,真是愁死人啦!不過孩子們大了,這也還是要穿的體面些,我這幾日就給他們做去。”

    季英杰和季筱薇聽她滔滔不絕搬出一大堆的道理,可是看看她自己,渾身珠光寶氣,綾羅綢緞,就連地下近身伺候的丫頭婆子也都穿戴齊整,就明白她不過是心疼銀子罷了。

    季筱薇沒有說話,季英杰哼了一聲,“夫人多費些心,將女兒們打扮體面了,也就是我安平侯府的體面了。”

    “是,筱薇也是我的女兒,怎么能夠虧待她呢?明天就帶她們選料子去。”申氏咬著牙假笑,心里卻是肉疼無比。

    “嗯,既然筱薇沒事,我就放心了,妙琴那里準備了絲竹小酒,夫人要不要過去放松一下?”季英杰站起身,斜睨了申氏一眼。

    那個狐貍精!申氏暗暗咒罵,面上卻是溫良賢淑:“侯爺也乏了,到妙琴那里正好放松一下,妾身還要交代筱薇一些事情,就不陪侯爺去了。”笑話,我堂堂侯府夫人,豈能去你小妾屋子里玩?

    “嗯,如此也好。”季英杰離開錦湘院,屋子里呼啦啦走了一大幫人,只剩下紫月和幾個小丫頭。

    季筱薇依舊站在地上,說了這么一會子話,自己爹爹居然沒有讓自己坐下,可見也不是真心疼愛自己,倒是一心記掛著那個新進門的九姨娘,見自己沒有少一根頭發,馬上就飛走了,倒真不愧是京城有名的**貴人,只可惜,這貌似富貴無比的安平侯府,近些年越發的沒落了。

    爹爹喜歡雅樂美酒,更喜歡美人,老侯爺去世,他更是沒有了絲毫顧忌,這些年來姨娘一個接一個的往家里娶,更別提府外無數的紅粉知己了。這九姨娘妙琴出身**,是紅極一時的名妓,生得花朵兒般人見人愛,一手琴技更是卓然不凡,因為是清倌人,便幸運的被侯爺爹爹納為小妾,如今倆人如膠似漆,一天都不能分開,竟把滿府的妻妾一股腦兒的忘到后腦勺子去了,想來若非我失蹤了,還真是很難有機會父女相見呢。沒有爹爹護著,想要在府里活得安穩,恐怕已經不是一件易事了。眼前這位嫡母申氏,不知道要打什么壞主意呢。季筱薇沉默著,靜等申氏開口。

    “筱薇啊,你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是你娘死的早,我這做嫡母的素來待你不薄啊,你怎么可以在你爹面前說蘭蕙的壞話呢?她是你的姐姐,縱然有時候看你言行不對,提點你幾句,那也是為你好啊,你切不可再如此了。蘭蕙已經十四歲了,馬上就要議親,你肯定也不會想著壞她的名聲吧?”

    申氏話兒說得和緩,聽著真是慈祥和藹,但是那一雙丹鳳眼里卻毫無笑意,目光冷冷的盯著季筱薇。

    “母親多心了,筱薇豈敢說十姐的不是,筱薇說得只是實話罷了。”她淡定的回答,目光平靜,坦然的對上申氏的眼神。

    申氏笑了一聲,假惺惺道:“今日天色晚了,你好好呆在屋子里,不要再貪玩掉水里了,十二歲的姑娘家也不小了,該學著文靜端莊,以后出了侯府,也不至于被外人笑話,說我沒有好好**你。瞧你前頭的姐姐們,哪一個不是懂事兒的?現在可不是都有了好歸宿?我做嫡母的這樣為你著想,你也要讓我省省心。明日裁縫來給你們量尺寸,這兩日就給你們裁衣服。”

    季筱薇也笑了一聲道,“姐姐們果然都是有福氣的,十姐姐更是有福氣的,母親一心為我們打算,女兒很是感念母親的恩德,一定會好好孝敬您的。”

    申氏見她言語流利,坦然自如,那氣度與之前畏畏縮縮的模樣大相徑庭,心底奇怪之余也松了一口氣,不管怎么說,這個丫頭長大了,今后就是自己的一棵搖錢樹,聰明點總比笨笨的要好,她不過是個庶女,難道還能蹦出我的手掌心去不成?只要我稍稍對她好點,以后還不是由著我拿捏?

    她越想越是覺得愉快,加上季筱薇態度恭敬,進退有度,想著蘭蕙的驕縱任性,實在是覺得頭疼,更是覺得對筱薇好點絕對不會錯,聲音里不免就帶了幾分親切:“你有這個心也不枉我養你一場,罷了,回去好生歇著吧。”

    季筱薇答應著退下了,小蝶趕緊跟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71687_80_803-m
農女當家:帶著空間好種田
作者 奶油餅乾
  華夏最強特工慕璃,一日竟遇上傳說中的狗血穿越。 行吧,穿就穿吧,甭管是鬥正室還是耍小妾,...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