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野比族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他們走向更深的黑暗里,佛曉抬頭瞧他。

    他的背影看起來無比壯碩,矮小的佛曉才剛剛高過他的腰而已。

    不過這也說明一個問題,他是自己的同族,野比族人!

    他總不會害她的。

    佛曉跟著他,七拐八拐,都轉暈乎了,他才終于停下來。

    他彎腰將地上一個不起眼的井蓋抬起來,然后看了佛曉一眼。

    佛曉小心翼翼蹲下,伸出腿慢慢往下探索。

    “太磨蹭了你!”身旁的男人突然說道。

    佛曉“啊!”的尖叫一聲,她的腰部一緊,懸了空,原來是男人將她拎在懷里,三五步就到了地道里。

    地道里很黑,只有墻壁上,隔著很遠,才會插著一支蠟燭。

    佛曉眨眨眼睛,讓自己適應這種光線,入耳的是不遠處,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咳嗽和**。

    她吃驚的看向身邊的男人,他低著頭,看不清楚表情,但是那種壓抑的沉默讓人心頭作痛。

    一直走到了盡頭。

    他推開一扇門。

    “霍利,你終于回來了!”

    一個渾厚的男聲叫道。

    佛曉跟著他進了屋子,入眼是黑壓壓一片熊一樣的漢子,她嚇了一跳。

    為首的那個已經到了眼前,他充滿力量的手臂砸向霍利的胸口,然后低下頭,詫異的看向這個弱小的不可思議的女孩。

    “這是……”霍利想要介紹身邊的人,這才想起來,自己也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叫佛曉。”

    “佛曉。”霍利念著這個有些陌生而繞口的名字,淡淡點點頭,“斯坦,這是我在街上遇到的女孩,一群尤族jing察差點殺了她。”

    斯坦猶疑的看向佛曉,“你是野比族人?”

    天大的笑話呀,這還有假。

    霍利惱怒的瞪了斯坦一眼,“你是天天呆在地道里眼睛都捂瞎了嗎,連自己的族人都認不出了!”推開他往前走去。

    斯坦這才不好意思的撓撓后腦勺,“我這不是被那幫尤族人折磨的快要瘋了嗎,他們那些間諜……”

    “呲!”的一聲,霍利擰開了桌上一只收音機。

    屋里一下子靜了下來。

    “所有飽受痛苦的野比同胞們,我是復國軍將領理南,對不起,在這里我要告訴大家一個沉痛的消息,今天上午,尤族人的軍隊已經徹底占領豐斯坦爾,至此,我野比國土北島一線全部淪陷……對不起,對不起……”

    將軍滄桑的聲音一遍遍喃喃著對不起,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所有圍在收音機前聽著廣播的漢子皆沉默著,一種無比壓抑的氣氛籠罩在這個屋子里。

    一個半坐在桌子上的漢子低著頭,眼眶通紅,可是他還是在極力的忍耐,不讓眼淚掉下來,野比族的男人怎么能掉哭呢!沒出息!

    墻角的半蹲著的男人,額頭和胳膊上都纏著骯臟的看不出顏色的紗布,可是絲絲血跡依然從內往外滲出,觸目驚心。

    “將軍,不好了……”收音機里傳來嘈雜的響聲,一個年輕而慌張的聲音在話筒附近說道,緊接著,嗡的一聲巨響,簌簌的塵土聲,“咔嚓”,廣播斷了。

    沒有人說話,誰都知道那意味著什么。

    在遙遠的豐斯坦爾,最后一只帶著希望的隊伍也許,就此……

    “砰!”一聲巨響,破舊的木桌在霍利的拳頭下倒塌粉碎,一聲低沉的悲鳴從他的喉嚨里壓抑的吼了出來,那里面,包含著的,是厚重的讓人不敢去想的痛苦和悲傷。

    拐角里有一個抱著嬰孩的婦女低聲抽泣,毫不知情的孩子也跟著母親大聲嗚嗚的哭著。

    “侵我國家,占我領土,燒殺掠奪,無惡不作!可惡的尤族人,走,兄弟們,我們出去跟這些惡魔拼了……”

    斯坦大吼一聲,沖出門去。

    卻被霍利狠狠的制住,“你瘋了嗎!”

    “我是瘋了!這樣的我們還有什么活著的意義,整天膽戰心驚的蜷縮在地道里,任那些惡魔在我們的領土上大搖大擺,殺我族人!”

    霍利沉默著,他也知道,確實是這樣,可是,又有什么辦法呢。

    他們都曾經是野比軍隊的一份子,他們清清楚楚的看到過這一切,可是到了如今的份兒上,到底能夠怪誰呢?

    野比族人懦弱而膽小?錯,大錯特錯!野比族的男人每一個都是英勇無比的漢子!可是,從來沒見過武器那種東西,只有赤手空拳的他們怎么和那些飛機大炮相抗爭呢?他們有的只是拿血肉之軀往槍眼上堵!可是那遠遠不夠。

    一個,兩個,無數個野比族人死在荒涼慘烈的戰場上。

    他們的老團長被一顆炮彈擊中,只剩半截身子,臨死前,用蒼老的聲音最后一次祈求霍利,“霍利,帶大家走,哪怕保存一絲力量,野比族人還有希望……”

    可是,躲起來的他們,卻一次次迎來更多,更大的失望。

    他們的國家被一步步占領!

    “咳咳!”地下渾濁的空氣讓佛曉的哮喘又犯了,她實在忍不住的咳嗽起來。

    眾人回過神來,這才意識到這兒還有一個新來的小女孩。

    “南茜大嬸,麻煩你帶這個小姑娘去隔壁休息吧。”霍利向角落那個帶孩子的女人說道。

    “不,不用了,我要回去。”

    “回去?”斯坦瞪大眼睛看向她,“回哪兒?”

    “我在城郊一個尤族人家里當奴隸。”

    “奴隸?”斯坦和霍利面面相覷。

    以他們所知,尤族人已然在野比的土地上開始大搖大擺的建立起自己的政權,一些貴族在他們的牧場,農場留下一些野比族人當奴隸也很正常。畢竟他們的力量驚人,完成這些體力活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只是,這么一個瘦弱到風吹就倒的小姑娘對他們能有什么用呢?

    殘暴而毫無人性的尤族人絕對不會留下一絲一毫對自己沒有用的東西。

    想到這里,霍利臉色一沉,“你在誰家當奴隸?”

    佛曉想了想,她隱約記得周圍那些家仆總提起什么馬克廖夫男爵之類的話語。

    “馬克廖夫?”斯坦大叫道。

    這下,他們知道為什么那個畜生會留下佛曉了。

    這個人以喜歡玩弄幼嫩的孩童著稱,據說在他家后院里常年關著十幾個年紀不大的少男少女供他享用,到了野比之后,他更是有理由大肆掠奪了,他明目張膽,肆無忌憚的擄去無數野比族孩子,不知多少孩子就這樣慘死在他魔爪之下!

    佛曉聽罷,臉色也慘白了一下,只是她想了想,還是決定要回去。

    畢竟來到異世月余,那里已經是她最熟悉,最信賴的家了。盡管常常被虐,但是他們說的那些狀況她并沒有見過,那個馬克廖夫更是從來沒有出現在她的活動范圍內,她不過是個小獸奴,他看上誰也不會看上她吧?!佛曉心底存了幾絲僥幸。

    斯坦難以置信的看著這個小姑娘。

    霍利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還是應允了。

    往外走時,有一扇門一關一開,在這空當,佛曉已經瞧見了里面痛苦**的幾個老人,大概是病了,可是卻只能在這冰冷,衛生條件極差的地道里茍延殘喘,缺衣少食,藥物更是不可奢望吧。

    佛曉猛地頓住腳步,后面的霍利猝不及防,差點撞倒她。

    扶住她弱小的肩膀。

    佛曉在自己的破口袋里一頓亂掏。

    掏出一大捧金幣銀幣,塞在霍利的大手里。

    霍利吃驚的問,“你哪來這么多錢?”

    佛曉臉一紅,“我,我偷的。”

    她當然不能告訴他,自己的鐲子里不僅有數不盡的武器,更有用不完的金銀,今天是為了出來買槍,她才拿了一些放在身上。

    霍利思索了一下,“你自己留著吧,實在有什么萬一,還能顧自己周全。”

    “不用了,我還有……我還可以偷!你用這些給大家買點藥品,吃的和穿的吧。”

    霍利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倔強的仰著頭,勉強微彎了嘴角,“我們這些人,只能行走在黑暗里,若是出現在地面,還帶著錢買東西,反而會讓尤族人格外警惕,恐怕為此丟了性命也是尋常。”

    佛曉聯想到自己去買槍的一幕,果然是這樣啊,一個民族如果連國土都被侵占了,擁有金錢的權利都是奢望。

    心頭的沉重又增加了幾分,佛曉低下頭,低低的說,“總之,你拿著吧。”

    霍利也不再多說,帶她走出地道。

    把她輕輕放在地面上,佛曉止住了他想送她回去的念頭,“我自己可以的,你們在這里,要自己小心。”

    霍利上下打量了幾遍這個瘦弱的姑娘,盡管臉色蒼白,但她并不怯懦,腰桿挺的筆直,好樣的,是一個野比的好姑娘!

    最后他默默的點點頭,返身回地道去了。

    佛曉這才轉身,重重的呼出一口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9-m
路邊撿到一隻貓
作者 夜如詩
  七月十五的雨夜,秦思思把一隻瑟瑟发抖的流浪貓撿回了家,從此,她的人生髮生了顛覆性的變化……... (馬上閱讀)
Sys_84_848-m
驅魔女妖師
作者 夢幻雙魚
  陸穎重生在一個經脈被廢的驅魔師身上,受盡白眼,婚約遭拒···   偶的造血寶骨,得以重回巔... (馬上閱讀)
Sys_82_822-m
星空如此寂寥
作者 即墨九歌
  對不起,我喜歡她。   我們的相遇來自一場車禍。   我說她是神經病。   我以為她裝瘋賣...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四朝妃后
作者 慕容瑞娭
  文藝版:歸云十年十二月,北衛文帝慕清歸薨逝。   他是個好皇帝,逼宮奪位只因憂國憂民憂天下... (馬上閱讀)
Sys_82_822-m
冷情總裁強制愛
作者 苦色的葉子
  顧錦城,商場上的霸主,在商界混的風生水起,耍陰斗狠,締創了一個又一個商業傳奇,功成名就,傳...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