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清池的想法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清池自顧搖頭似想到什么,又道:“對了姐,你昨晚在家可是聽到外面有聲響了?”

    清荷搖頭,“我睡晚頭疼的乏了,睡的混混沉沉,倒是不曉得家里進了賊。”

    清荷說罷看清池若有所思,略有猶豫便又說道:“對了,我昨晚睡前去柳夫子家看了秋芷姐。”

    “秋芷姐?”清池聞言詫異,“姐你什么時候和秋芷姐這般相熟了?自己傷沒好怎么就到處亂跑了。”

    清荷看著和自己長的想象一樣年齡卻似兄長關心自己的清池,心中涌過暖流,聯想前世記憶里父親并無提起過有清池這么一個學生,不由的皺眉問道:“清池,你想讀書嗎?”

    清池點了點頭,卻又搖頭,“我想識字,卻不想讀書,姐你不知道,我聽說錢家村有個書生讀了四十多年書還沒中過秀才,家里窮得就只剩下書了,而蔡家村有個叫胡吹的,只是識了幾個字,就在鎮上做了跑堂,吃喝不愁還讓家里過上了好日子。”

    “我可不想讀書讀一輩子還讓老娘養著,就想識幾個字,然后去鎮上找個跑堂的活做,每月拿錢回來讓爹娘和你過上好日子,咱家要日子過好了,姐你也能嫁個好夫婿,我也能娶個好媳婦。”

    清荷聞言鼻子一酸,在這個家里每個人心心念的都有她啊,清荷啊清荷,你該是多么幸福啊,而我秋芷能再重生穿到你身上,借你的身子活著,享受著所有對你的關愛,你放心,我也會好好的替你照顧你的家人,讓他們過的更幸福的。

    想到這里,清荷笑著將清池迎進屋,把筆墨紙研取出來,“看,這是我向秋芷姐借來的。”

    清池見狀雙眼放亮的就把筆墨拿在了手上,細細的摸索,只是還不到片刻,就見他心平氣和的把紙墨放下,同清荷說道:“姐,我現在還用不著這些,你把這些還給秋芷姐吧。”

    清荷又哪會看不出清池是欣喜想要的呢,“這筆墨紙研是秋芷姐送于清池你的,秋芷姐說了,只要你學有所成,她便是歡喜的。你放心,姐姐不會欠了秋芷姐的,等過些日,莊稼收了換些銀錢,也好還給秋芷姐。”

    清池執意搖頭到:“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在村里是外姓人,分到的地根本就沒多少,再加上今年雨水不足,莊稼鐵是不見收成的,等再交了稅,只怕又是連溫保都顧不了,又哪有閑錢買了紙墨還給秋芷姐,所以姐還是把這些還給秋芷姐,若是讓爹娘看到了,他們又要操心了。”

    清荷聞言稍怔,她前世雖說過的不順,但卻是不曾過于窮困潦倒的,何游成雖說是腹中喪父,但家里本身底蘊卻是不錯的,何游成的祖父也是位秀才,平日里幫人寫寫文書,雖然有些拮據,但卻也是吃喝不愁了,所以她一向是不知這種田之苦的,想過董家困難,卻未想竟是這般困難,且這清池遠比她所認知的要懂事的多。

    如今看來除了阻止秋芷再嫁何游成,首要任務還得將她現在的家富裕起來。

    想此,清荷便是點頭應道:“如此也好,姐姐便將這些還給秋芷姐,等咱家收成好了,有了閑錢再去給弟弟買些好的用,不過等過了夏,弟弟你定要去跟夫子識字。”

    閑錢哪是那般容易得呢,清池聞言搖頭道:“我沒想過跟夫子學識字,那是爹娘想的,跟夫子學字要送上六十個雞蛋,那是咱大半年的吃食了,這么浪費雞蛋,我還不如跟著虎子哥學讓他教我呢?”

    “虎子哥?”清荷皺眉。

    “對啊,姐,虎子哥比村長可好多了,平日里在夫子那里識了字,都會回來教我和狗子,不過自打被錢嬸看到后,虎子哥每天下學錢嬸都去接著,害得虎子哥都不敢親近我們。”清池說的咬牙切齒,可見很是不喜錢嬸。

    清荷聞言失笑,清池所說的錢嬸是虎子哥的娘親柳錢氏,因柳夫子與村長親近的關系,她前世倒是沒少接觸柳錢氏的,柳錢氏端得是富泰溫和,卻也是有些小氣自私欲的。

    至于清池所說的虎子哥,清荷卻是不少見到的,虎子哥是村長家的長子,與秋芷同歲,名柳舟,字吉舟,是柳夫子最得意的學生,端得是性格溫和。

    柳吉舟曾同何游成一起參加童試、鄉試,共得秀才、舉人之名,只是在會試前突然腹痛不止滿地打滾,從而失了會試的資格。

    清荷再次有他的消息便是三年后會試得了二甲進士入了翰林院學習,當時的何游成以同鄉的名義宴請柳吉舟,卻是被柳吉舟冷聲拒絕,為此何游成在家摔了兩個花瓶算是徹底絕裂了關系。

    想到這里,清荷心中暗嘆一聲,道:“吉舟哥才學好,清池你和狗子平日里要多與他親近親近,只是也別讓他為難了,總是這樣免費學習別人勞動而來的成果,是不妥和失禮的,若你和狗子真想和吉舟哥學,就讓娘備些吃食和雞蛋,讓爹爹帶著你去村長家里,好好和村長說說,想是錢嬸嬸便不會再阻止吉舟哥教你們的。”

    “對啊,我怎么沒想到呢,還是姐姐想的周道。”清池欣喜的點頭,卻又皺眉搖頭道:“也不行,錢嬸說虎子哥明年還要參加院試呢,我要老纏著他只怕會誤了他的學習。”

    清荷聞言一怔,對清池的品性越發的欣賞歡喜起來,便是笑道:“既然這樣,清池你也別多想了,等過了夏就去跟著夫子學,反正咱就圖識個字,不求考試中狀元,想來夫子也不會要太多束侑的。”

    雖然清荷有讓清池不只是識字的想法,此時卻也是不適宜多講的。

    而清池雖然不認同這話,但也沒反駁清荷,只是想著但愿今年收秋不會太慘淡,除去交了稅,還能多些拿去鎮上賣了好存些銀錢給夫子作束侑。

    兩人又小坐了一會兒,董氏夫婦就滿臉沉重的急步走了回來,進了屋就直接把門給關上了,清荷與清池對視一眼,也不由都面色一沉,“怎么了?爹,娘。”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70130_80_804-m
覆手繁華
作者 雲霓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
  當她重新睜開眼睛...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