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香蕉皮,大糞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是一個如同封建時期的年代,夜晚吃過飯沒什么娛樂活動,人們早早的就睡了,有睡不著的就開始做生產小人的活動,當然,一些有公事的人除外,比如蕭無淚。

    作為一城之主,蕭無淚是很忙的,至少他自己認為是很忙的,比如說忙著點數自己庫房里的銀子和金塊,或者忙著看自家的書畫先生幫自己畫的仕女圖,或者想一個辦法怎么才能得到張員外家的大丫頭等等,這些都需要他親自操勞,所以他很忙。

    鼻子上纏著一塊白布,蕭無淚背著手來到自己的庫房,當看到里面整箱整箱的白銀的時候,笑了,可是他一笑就牽扯到了鼻子上的傷勢,頓時又讓他疼的直抽冷氣。

    “方成個老匹夫要是明天不把一萬兩白銀給我送過來,那么他在城里的生意就全部給我查封了。”

    他身后一個叫姬單的家將應了一聲,幫助城主謀取最大化的私利,這是他的職責所在,如今城主發話了,那么自己只有奮力去做,其它的都與自己無關。

    “姬單,你聽說過剛出生一個月的嬰兒就會說話的事情嗎?”蕭無淚查點完庫房的錢財后扭頭問道。

    姬單搖搖頭:“城主大人,別說一個月會說話,就是五六個月能夠說話的嬰兒小子也很少聽說過。”

    “可是今天在方成的家里,我見到他的那個孩子已經會說話了,不僅會說話,而且還能跑,更恐怖的是他竟然迅速如猿猴,就那么順著我的腿直接爬到了我的身上,你說這是不是一件怪事?”

    “城主大人,如果真是這樣,那么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這個孩子肯定不是只有一個月大,第二就是這個孩子是個天才神童。”

    蕭無淚笑了笑,這一笑鼻子又開始痛了:“天才神童嗎?呵呵,你說如果這事讓上位者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姬單一愣,這還用問?要是上位者知道人間有個天才神童,肯定會直接過來帶走重點培養啊,關鍵這樣一來勢必會造成人家父子分離,估計今生都不能見面了。

    “好像不是什么好事。”姬單小聲的回答道。

    蕭無淚輕輕哼了一聲:“那你說這樣的事情能做嗎?”

    姬單此時明白了蕭無淚的意思,心中不僅鄙視了一把這位城主大人,你說你跟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叫什么勁啊,你要是這么做了,方成不哭死才怪,可是作為家將,他知道自己的意見說出來跟沒說是一樣的,點點頭:“得罪城主的無論是什么樣的人,都應該是一個凄慘的下場。”

    蕭無淚哈哈大笑,就連臉上的肌肉牽動鼻子上的傷勢也不在乎了:“這句話你說的很對,所以等一下你將這封信送往京城,要當面交給帝王陛下。”

    從袖子里掏出一封火漆完好的信封遞給姬單,蕭無淚笑著離開了。

    姬單看了看手中的這封信,感覺里面有一只魔鬼在來回的撞動著。

    方寶兒這一覺睡的天昏地暗,小黑人的酒不是那么好醒的,足足到了晚上十點鐘左右的時候,才慢慢的醒了過來。

    扭頭看了看,自己被放在一個小筐子里,應該是方成讓人專門給自己準備的,不過下面墊的軟軟呼呼的,挺舒服。

    又打了個哈欠,方寶兒從小筐子里坐了起來,看了看烏漆墨黑的房間,傳來方成的呼嚕聲和劉氏輕微的鼾聲。

    知道他們睡著了,方寶兒將身上的襁褓解開,然后光著屁股就從小籃子里跳了出來,一陣涼風吹來,方寶兒感覺下面小蛐蛐有點涼颼颼的,趕緊用手捂住,然后悄悄的來到門邊,撥開一條縫就擠了出去。

    今天的雨并沒有下下來,只落了一個陰天,外面黑漆漆的,不遠處護院手中拿著火把在來回的走動著,偶爾傳來一兩聲狼狗的吼叫聲。

    方寶兒沒敢在門口呆時間長了,來到墻邊,身子輕輕一縱,小小的身體凌空而起,直接從墻頭跳了出去,然后翻過兩層院子,這才出現在大路上。

    往左右看了看,便向著左邊的方向就跑了過去。

    他要辦事,辦一件關于蕭無淚的事,他知道雖然自己老爹給了蕭無淚一萬兩銀子,可是蕭無淚并不會就這么算了,所以他在蕭無淚整治他老爹之前,要去收點利息,對,就是一點利息。

    方寶兒光著小腳丫,兩條雪白的小腿在地上使勁搗鼓,可是速度就那么快。

    “我說沖天軸,能不能再快點啊?就這速度等跑到地方天都亮了。”小鳩鳩黑人看著對面的沖天軸問道。

    沖天軸小黑人嘿嘿一笑,然后突然跳躍了一下,只見方寶兒跑著跑著突然一個跨越,直接就跳了十多米遠。

    “這速度還可以吧?”沖天軸說道。

    小鳩鳩黑人嗯嗯點頭,然后就不再說什么。

    方寶兒一升一落,如同一只在夜間捕捉兔子的老鷹,迅速的向蕭無淚的府上跑去。

    漆黑的晚上,雪白的小屁孩,夜,如此美麗。

    蕭無淚回到房間并沒有睡覺,今天畫師才給自己畫好一幅仕女圖,還是沒有穿衣服的仕女圖,這必須要看看,不仔細看看的話覺都睡不好。

    端坐在書案后面,大紅蠟燭多點兩根,將周圍照的雪亮,蕭無淚貪婪的盯著這張圖,滿臉的淫笑,伸手從桌子上拿一根香蕉,邊吃邊**。

    人有三急,當存貨來的時候,茅廁是必須要去的,蕭無淚將香蕉皮扔在桌子上,仕女圖也沒收起來,趕緊開了門往茅廁跑去。

    方寶兒蹲在房頂想辦法,想一個怎么整治蕭無淚的辦法,當看到蕭無淚往茅廁跑,這家伙哧溜從上面下來,然后一晃身就鉆進了蕭無淚的書房,看了看桌子上的仕女圖,噗的往上面吐了口唾沫,大眼睛四處掃了掃,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香蕉皮,嘎嘎賊笑兩聲,拎著香蕉皮就跑了出來。

    蕭無淚不知道為什么這次來的這么急,他必須立刻馬上蹲茅廁,有點忍不住了,再不蹲就拉褲襠里了,所以他剛開始還是在走,后來慢慢的小跑了起來。

    他是一個愛干凈的人,他不喜歡茅廁離自己的書房很近,所以家將就將茅廁修在了一個遠處的角落里。

    蕭無淚捂著褲子跑了起來,方寶兒拎著香蕉皮也跑了起來,速度絕對比蕭無淚快很多。

    蕭無淚著急上火的跑著,也沒注意到身邊一道小小的白影飛了過去,方寶兒跑到茅廁,比劃了一下距離,將香蕉皮很認真的扔在了地上以后,從茅廁一晃身又跑了出來,然后躲在旁邊一個黑暗的角落靜靜的注意著動靜。

    蕭無淚來到茅廁處,在離糞坑還有一米多的時候就開始脫褲子,注意力一分散就沒看到腳下,當他踩到香蕉皮的時候,感覺腳下一滑,再想收腳就來不及了,身子直接往前面趴了過去。

    噗通。

    啊。

    臭氣熏天,污漬亂飛。

    蕭無淚做夢也想不通為什么茅廁里突然多出來一個香蕉皮,而且扔的地方離糞坑正好是自己的腦袋能夠鉆進去的距離,他感覺自己快瘋了,這他媽的絕對是有人故意陷害自己,這個王八蛋到底是誰?

    將腦袋從糞坑里抬出來,滿頭黏糊糊的玩意,臭氣逼人,蕭無淚一著急,結果直接在褲襠里又開炮了,上下一起來,蕭無淚傻眼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92046_22_18-m
劍徒之路
作者 惰墮
  誰說沒有丹藥就不能精進?誰說不會煉器就沒有神兵?誰說挫於制符就沒有戰鬥力?   所謂一劍...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