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禍害他老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蕭無淚徹底欲哭無淚,這他媽的讓人給陰了竟然一點頭緒都沒有。

    其實他想到了方成,可是他并不認為方成因為一萬兩銀子就能干出這么缺德的事情,這是要掉腦袋的。

    從茅廁里爬出來,蕭無淚大喊:“家將在哪里?都他娘的死了不成?家里來賊子了竟然還不知道,要你們何用?!嗎的,坑死老子了。”

    聽到城主大人在茅廁門口就喊了起來,一幫巡夜的家將趕忙跑了過來,可是還沒到近前就聞到沖天臭氣,一幫人忍不住嘔吐了起來。

    “你們他媽的吐個屁,老子都成這樣了還不過來幫忙,竇河,去讓丫環燒洗澡水,使勁給我燒,燒多一些,奶奶的,臭啊。”

    蕭無淚心中悲傷逆流成河啊,這個人直接就丟到姥姥家了,可是自己竟然不知道是誰在使壞,郁悶加憋屈,蕭無淚一著急背過氣去了。

    方寶兒在聽到聲音之后就溜了,此時這家伙并沒有離開城主府,而是三晃兩晃鉆進了城主夫人的房間,光著屁股直接就鉆床下面去了,聽著外面嘰哩咣當的聲音,嘎嘎直笑。

    聲音震天,城主夫人也被驚醒了,當聽到老爺出事了以后,趕忙穿衣服起來,指揮丫鬟婆子忙碌了起來。

    “要不要走?”小鳩鳩黑人問道。

    沖天軸搖搖頭:“不走,等下再禍害禍害他老婆。”

    小鳩鳩聽這話滿臉通紅,一臉的不好意思:“是不是太早了一點,小蛐蛐現在反應不起來啊。”

    沖天軸鄙視的看了眼小鳩鳩:“靠,你不是想歪了吧?就這種人老珠黃的貨色你也想有興趣?哎呀呀呀,口味真重啊,兄弟。”

    小鳩鳩知道自己想多了,人家根本不是這個意思:“那你要怎么辦?”

    沖天軸哼了一聲,小臉往上一抬,拍著小胸脯道:“看哥的。”

    方寶兒感覺房間里的人都出去了,這才從床下鉆出來,然后不知道從哪里搞出來一包白色的藥粉,笑嘻嘻的很仔細的灑在了城主夫人的被窩里,這才拍拍手從屋里跑出來,然后趁沒人注意,哧溜爬房上去了,腳下不停,直接往外面就逃了出去。

    城主府今晚注定是個不眠的夜。

    蕭無淚醒了過來,整個人泡在大澡盆里,渾身上下洗了八遍,還是感覺有點臭臭的,這讓他抓狂,徹底的抓狂:“告訴竇河,就算是將都安城倒翻過來,也要給我抓到這個賊,我要扒了他的皮!”

    幫他搓背的小丫鬟如蒙大赦般跑了出去,給老爺洗澡簡直快把她給熏暈了,趁這個機會正好出去透透氣。

    整整洗了十遍,蕭無淚才從澡盆里出來,不過身上被燙的紅紅的,差不多也快要脫一層皮了。

    坐在書房,蕭無淚發現桌子上的香蕉皮不見了,那么肯定剛才自己踩的就是,只是這個賊子是如何的膽大包天,竟然敢在城主府做這等骯臟事,抓到了必須點天燈。

    喝了幾杯壓驚茶,在城主夫人的攙扶下,蕭無淚回到了屋里,然后悶著頭直接就鉆進了被窩,他的夫人也脫了衣服鉆進來了,知道老爺今晚心情不好,只能在身邊默默的陪著他。

    剛躺下一會,蕭無淚和他老婆幾乎同時就開始抓癢癢了,剛開始兩人只認為是正常的刺癢,可是越來越感覺不對勁,因為身上的癢癢越撓越癢,最后竟然如同芒刺刺在身上,那種癢直鉆心窩,兩個人直接就從床上跳了起來。

    啊!!!

    蕭無淚都快瘋了,這他媽的還讓不讓人過了,這個賊,這個扒了皮點了天燈都不解恨的賊,自己到底什么時候得罪他了,要這樣的折騰自己。

    蕭無淚雙手如飛,在身上使勁的抓著,他老婆也是流著眼淚猛抓,速度比蕭無淚的還快。

    “老爺,以后我們不要再做壞事了,這是遭了報應,妾身身上現在奇癢無比,奇癢難耐啊。”

    蕭無淚呲牙咧嘴的抓著身子:“我他媽的什么時候做過壞事?這是有人看到咱家的成就感到眼紅,故意陷害我們的,啊!癢死我了!”

    丫鬟婆子剛躺下又爬了起來,聽到城主夫人屋里哇呀呀亂叫,剛開始還以為是夫人在和城主尋開心,可是聲音越聽越不對,有一個經常被蕭無淚寵愛的丫環壯著膽子過來,看到城主和夫人一個比一個在身上抓的厲害,兩個人現在光溜溜的,身上到處都是血印子,還有許多地方已經往外滲血了,這丫鬟嚇的大叫一聲:“老爺,夫人,你們怎么了?!”

    蕭無淚吼道:“將丫鬟婆子都給我喊過來,幫我撓撓,好癢啊,背上,對了,就是這里,我夠不到啊,趕快幫我撓撓。”

    女孩子的指甲的很長的,沒幾下蕭無淚后背就被抓出血了,可是蕭無淚還是感覺癢的崩潰。

    方寶兒一溜煙的就躥回了家中,然后撒了泡尿,又跑到搖籃里睡覺去了。

    “我說你那藥粉是什么東西?”小鳩鳩黑人問道。

    沖天軸嘎嘎賊笑兩聲,道:“癢癢粉,學名叫做奇癢無比滲骨髓癢癢粉,這下夠他老婆撓兩天的。”

    小鳩鳩目瞪口呆:“會不會撓死人?”

    沖天軸擺擺手:“又不是**,怎么會死人呢?頂多讓她生不如死。”

    小鳩鳩白眼一翻:“還不如死了痛快,兄弟,手段層出不窮啊。”

    沖天軸嘚瑟道:“不是我吹牛,要講使壞,我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想當初那些什么什么大羅金仙啊,銀仙啊,讓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這個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小鳩鳩點頭,他只是一個小小的雙博士的高材生,對于在這個世界賺錢,他是有自信的,如果論起折騰人,他還真得跟這沖天軸好好學學。

    城主府出事了,當聽到城主府門口守門的衛兵說城主府封門三天的消息后,全城人都知道城主府出事了,至于出了什么事,沒一個人知道。

    方成起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自己的兒子睡的好不好,當看到方寶兒在搖籃里睡的香香的之后,這才收拾一下開始一天的工作。

    昨天從各個店鋪抽了銀子,今天是要給城主送過去的,要是去晚了,蕭無淚那個人是個吃人不眨眼的魔頭,估計會變本加厲。

    所以方成將一萬兩銀子讓家將裝在車上,然后用兩匹馬拉著往城主府過來了,可是等他到了門口卻被告知這三天城主都不見人,有什么事三天后再說,這讓方成百思不得其解,這蕭無淚什么時候看到銀子也不著急了?難道學的仁慈了不成?搖搖頭,又將銀子拉了回來,這時劉氏抱著醒來的方寶兒過來了:“老爺,怎么將銀兩又拉了回來?那城主大人給我們免去了不成?”

    方成搖搖頭,苦笑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剛才過去的時候,那些家將說城主大人這三天都不見人,聽街上的人說好像是城主府出了事情,這個我們就不管了,銀子既然還有三天,那么就先退回店鋪,也好有三天回旋的余地。”

    “爹,不用送回去了,你就先放這里,要不然過三天又要籌集,麻煩,你要是嫌錢不夠的話就給我說,我看能不能幫你想想法子弄點過來。”方寶兒拿出嘴里的奶嘴,說道。

    現在方成也習慣了自己兒子一個月就說話的情況,聽兒子這么小就要為自己分憂解難,高興的他將兒子抱過來使勁的在臉上親了一下:“這事爹爹能完成的,一點銀子還不在話下,我的寶貝這么小就懂得為爹爹分憂,爹爹就是拿再多的錢也不皺眉頭的。”

    方寶兒搖晃著腦袋躲開方成胡子拉碴的大嘴巴:“老爹,讓人給我多準備點鹽巴和牛油,另外火堿也準備,我有用。”

    方成一愣,古怪的看著襁褓中的寶貝兒子:“你要那些東西做什么?”

    方寶兒不耐煩道:“哎呀,這你就別問了,你讓人給我準備下就行了,多準備一些。”

    雖然兒子很小,甚至是個嬰兒,但是方成可是對他疼愛的不得了,既然小家伙有要求,那么自己安排人去準備就是,誰知道這小鬼頭要這東西什么用。

    沖天軸眨巴眨巴黑白色的眼睛看了看小鳩鳩:“你要那么那東西做什么?”

    小鳩鳩嘎嘎一笑:“小子,賺錢這一行你跟我就比不了的,要這些東西當然是做好玩意賺錢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14121_22_18-m
陪師姊修仙的日子
作者 西瓜炒哈密瓜
  一句胸不平何以平天下,林峰穿越了。
  據說上面有了六個師姊,一個比一個奇葩,典...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