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回家的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5年暑假末,合肥。

    電風扇嗡嗡的轉動,將屋子里悶熱的空氣吹動。

    狹窄的出租屋里,一只雙肩旅行包靜靜的放在破舊的桌子上,看上去還是癟癟的。一只帶滑輪的箱子,則靠著門邊站著。滑輪箱的上面,是一個DV盒子。對面的木板床上,鋪著一張席子。

    席子上,白涵雨赤著膀子吹著風扇,睜著眼睛躺下。

    中午和陳勁松喝了不少啤酒,也不知道是酒意上頭,還是被陳勁松一番吹牛比的話,撥動了心里的某根弦。白涵雨現在的內心深處,心潮起伏。這是一向大大咧咧的他,很少見的充滿感慨。

    以及小女人般的多愁善感。

    一九八八年出生的白涵雨,今年十七周歲,剛剛考上了安徽建筑工業學院,二本,土木建筑類工科。錄取的是建筑與規劃學院,建筑電氣與智能化專業。對于一位農村大學生來說,這個專業看上去前程遠大,起碼畢業后能做個工程師。

    能考上大學,對于白涵雨來說,是一件引以為傲的事情。

    他覺得自己比同齡人更加優秀,當和他一起的同學,暑假寒假在家瘋玩的時候,自己已經開始進城打工,見識了城市美好的生活,見識到了社會的形形色色。他有時候都能感覺到一種獨孤求敗的感覺。

    或者說,高手寂寞。

    別的同齡人還在朝家里伸手要錢,他已經自己攢下錢買了一臺筆記本,買了專業級攝像機,儼然已經會修理高科技的數碼產品。

    因此對于未來,白涵雨始終抱有積極向上的期待,他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脫離農村,扎根在城市中,過著人上人的生活。

    但是和陳勁松喝了一頓酒,白涵雨忽然又覺得,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未來是什么樣子的。

    上學,學習,畢業。

    畢業后做什么呢?

    工程師?工程師又是什么樣的生活?

    其實他和他的同學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都是一群還沒見識到社會殘酷的學生而已,躲在家長的羽翼下,可以放肆的揮霍青春。

    陳勁松說他應該闖一闖,當明星當導演。

    白涵雨何嘗不想呢,明星啊,導演啊,多么閃亮。可是看到自己攢了一個暑假,加上親戚的贊助,才買了一臺二手的水貨DV,白涵雨就覺得這條道路離自己很遠。遠的就像是攝影機和攝像機的距離。

    一個用膠片菲林,在大熒幕上表演。一個用磁帶錄像帶,永遠都上不了大熒幕。

    想到這里,白涵雨沒來由的一陣心情煩躁。

    尿意也涌了上來。

    對著蹲式馬桶,暢快的排完尿,抖了抖小丁丁,白涵雨的煩躁似乎也隨著這泡尿,送走了大半。

    洗完手,對著鏡子搔了搔殺馬特發型。

    鏡子中是一張普通的臉,臉型有點圓,也沒有什么立體的棱角,眉毛沒精神,眼睛也不大。鼻子沒有那么挺,嘴巴倒是自我感覺挺酷的,就是周圍一圈稀疏小胡子,實在太破壞和諧。

    “小伙,挺帥的嘛。”

    白涵雨昧著良心,對著鏡子中的自己,王婆賣瓜自賣自夸:“就沖你這身氣質,明顯應該走實力派偶像路線嘛,華仔和星爺的組合體,就是你了!”

    然后頓了頓,伸出一只手,好像握著話筒一樣,用尖細的聲音說:“白涵雨大明星,請接受我們的采訪吧。”

    再變換一個叼叼的姿勢,和一副沙啞的口吻:“你們這些記者,真是的,我很忙的,有什么事去跟我的助理說。”

    下一刻,白涵雨又助理附身:“請大家讓一讓,我們老板趕時間坐飛機啊,那誰誰誰,請他拍《泰坦尼克號2》,現在沒時間回應大家的采訪,有什么問題等拍完電影再說。”

    自導自演了一出情景劇,白涵雨這才仰著頭,模仿周星馳的經典笑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大爺白涵雨,遲早影視歌三棲。”

    ……

    第二天,背著裝滿禮物的旅行包,抱著DV盒子,拉著滑輪箱,白涵雨六點鐘就開始等公交,然后趕去城北的車站,坐進北上的中巴車里。一路顛簸,到了上午九點鐘,中巴車停在了朱巷鎮。

    花三塊錢做小摩的,經過二十多分鐘的石子路,到了排北村。

    剛下車,就看到村頭小賣部前面,幾個中年人抽著煙聊天。其中一位,穿著破舊的西裝褲,和那種兩根帶子的白色背心T恤衫,頭發已經微微有些灰白。看到白涵雨之后,立刻將手中的煙頭扔掉,走了過來。

    “爸。”白涵雨也看到了中年人,喊了一聲。

    “到家啦?”

    “嗯。”

    “把東西放到大板車上。”中年人不由分說的把最重的滑輪箱和旅行包,一手一個提起來,放在了小賣部邊上的一張大板車上。大板車上,已經有幾包東西,看上去像是豬肉和鹵菜,還有一箱子圣泉牌啤酒。

    小賣部前的中年人,笑著問:“大喜,你家兒子回來了?”

    “嗯,打工回來,馬上要去上大學了。”白涵雨的父親,白順喜語氣里濃濃的自豪。

    “大喜哥以后享福哦,兒子好爭氣。”小賣部里的大嬸,一邊嗑瓜子,一邊高聲的說。

    “他以后自己過的好,我們就放心了。”白順喜笑著回應,又轉過頭對白涵雨說,“你也上去坐著。”

    “不了,我走走路。”

    “那好,回家,坐了一路車,回去打水洗把臉。”

    和小賣部眾人別過,父子兩拉著大板車,頂著驕陽,沿著泥土路,往自己家走去。

    路上,一開始有些沉默,白順喜打量了白涵雨兩眼,好半天才說:“沒瘦掉嗎。”

    白涵雨就笑說:“在快餐店吃得好睡的好,瘦不下來。”

    “DV買回來了?”白順喜又看了看白涵雨懷中抱著的DV盒子。

    “嗯。”

    “花了多少錢?”

    “4700元。”

    “那不算貴嗎。”白順喜知道一些價格,畢竟他外甥賣了好幾年的數碼產品,白涵雨也在那邊打了幾次工。

    “從香港那邊傳過來的二手水貨,遇到個不錯的老板,賣的比較便宜。哦對了,我現在在那家店做兼職,一個月給我五百塊錢,一個星期去兩次,幫忙修修機子。”

    “是嗎,不錯。”

    “我生活費以后就不要你們給了。”

    “嗯。”

    “我媽身體還好吧?”

    “好著呢。”

    “你呢?”

    “好啊。”

    “哦。”

    聊完了這個話題,父子倆個又沒有話了。一路沉默,到了家門,位于村子南邊,孤零零的幾間瓦房。瓦房旁邊就是一個小魚塘,白涵雨的父母,除了種田也養魚。

    剛進院子,一個中年婦女,系著圍裙,拿著鍋鏟從門口沖出來,笑的很燦爛:“小雨到家了。”

    “老媽,燒什么呢,這么香,是不是在炒小雞啊。”白涵雨拎上旅行包,快步走到家里。

    “你鼻子怎么這么靈,炒了一只老公雞,你不是最喜歡吃嗎。”

    “老媽燒的我都喜歡吃。”

    “臭小子。”

    “老媽,看我給你買了好多好東西。”白涵雨立刻獻寶似得,將旅行包打開,掏出一大堆雪餅、沙琪瑪、蛋糕、面包等吃的,還有擦手擦臉的化妝品和護膚品之類的東西。當然,也給白順喜買的幾條阿詩瑪牌香煙。

    “哎喲,花錢買這么多東西啊,一點不知道節儉。”白涵雨的老媽李翠萍,雖然高興,還是板著臉訓了幾句。

    “兒子孝順你的,你就收著。”白順喜接過阿詩瑪煙,也很高興,不是為了幾條煙,而是兒子的孝心。

    李翠萍一把奪過來阿詩瑪煙:“我給你收著,一天一包不能再多。還有小雨,以后不要給你爸買這么貴的阿詩瑪,他抽三塊的紅三環就行了。”

    “老媽你這就不知道了,好煙的焦油含量低,對身體傷害小一點,而且煙嘴里面有活性炭,能多吸收尼古丁之類的有害物質。”

    “什么好煙孬煙,不抽最好。”

    “好了好了,你趕快去燒鍋,我把排骨也買回來了,你去燉一下。”

    ……

    中午和老爸喝著啤酒,和老媽聊著打工的生活,吃著味道熟悉的飯菜。

    白涵雨覺得自家的生活雖然窮了點,但是充滿了溫馨與幸福。而且他相信,以后他會讓父母過上更好的日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232100_4_74-m
崛起複蘇時代
作者 極地風刃
  靈氣複蘇,物種秩序破裂,人類是否還能站在生物鏈的頂端,這是一次艱難的考驗。 (馬上閱讀)
Sys_4_151-m
重生之縱橫娛樂圈
作者 胯下殺氣縱橫
  林子杰重生到另一個的世界,腦海被種植時空信號接受系統,成為一代娛樂巨頭,金陵十二釵什么都弱...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武極宗師
作者 風消逝
   當今時代,武道崛起。一個平民,得到神秘的屬性異能,平凡庸碌的人生就此改變,... (馬上閱讀)
Sys_15_151-m
勁歌香江
作者 紀墨白
  音樂才子重生一九八三年,   見證香江歌壇的黃金時代。   ……   謝謝責編大大提供封面~ (馬上閱讀)
Sys_4_151-m
重生之引領全球
作者 黃金雙子鼠
  《董小姐》請問你要不要和我《私奔》,我會《征服》所有人,我一定要成為《K歌之王》。   如...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