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往事(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黑漆漆的烏云,沉甸甸的壓在山頭上,仿佛有人在云層下暗里操縱一般,一道道赤金色的閃電接連不斷的劈向了同一處山坳中,那閃電劈向的山坳就在前方不遠處,蕭彧站在這里恰好可以將山坳中的情景盡收眼底。

    “咔嚓!”

    伴著一道閃電狠狠劈下,刺目的金光照得小山坳中恍如白晝,蕭彧強忍著流淚的沖動,瞇著眼睛向山下望去。

    黑黝黝的山坳里,一具雪白的身體正蜷縮在滿是黑灰的坳洼中,頭頂閃電裂空劈下,地面轟然炸響,一時間黑煙四起,借著空中那一閃即逝的光亮,蕭彧踮著腳尖努力探出頭去,入目所及,卻是越看越心驚,那白花花的身子分明就是個不著寸縷的年輕女子。

    此情此景,實在是怪異至極,蕭彧心知自己不該靠近,可冥冥中竟好似有什么在牽引一般,心底還猶豫,雙腳卻已不受控制的向山下奔去。

    ………………………………………………………

    姜氏族人皆屬神農后裔,壽元可長至普通人類的數倍之多,自三歲起,部分新出生的孩童便會逐漸開始覺醒靈脈,此后每三年一個循環,直至五轉方竭,雖然能徹底覺醒靈脈的只是鳳毛麟角,數百年里也難能得見一個,但哪怕只覺醒了一脈,放在凡塵俗世中亦可稱得上是神醫般的存在。

    與其他修者不同,覺醒后的姜氏族人每七十年便需渡一次雷劫,成則伐筋洗髓如蒙再造,敗則灰飛煙滅渣都沒得剩,這本是天道給予修行者逆天而行的懲罰,即便姜氏族人得天獨厚亦無可豁免。

    半月前,姜純鈞雖以一己之力屠盡修羅滿門,自己卻也是身負重傷修為大損,眼見新舊仇家紛沓而來,無奈之下,她只得躲到了這深山野林中悄悄養傷。

    也是禍不單行,重傷后的姜純鈞再也壓制不住體內的心魔蠱,幾次失控險些就要釀成大禍,近日來她清醒的時間已是越來越少,明知自己不該再繼續茍活,以免危害世人,可大仇未報,她如何甘心赴死。

    為防自己在失去理智下鑄成大錯,她不得不趁著清醒時尋到一處僻靜山坳,并在四周精心布下了囚龍大陣,自己的陣法自然困不住自己,但失了理智的她卻無論如何走不出此陣。

    很快姜純鈞便悲喜交集的發現,她無需再為生死抉擇的事情糟心了,因為她竟然要渡劫了。

    在修羅門的那幾年中,姜純鈞曾犯下過不少的殺孽,雖非濫殺無辜,但罪不至死的也不在少數,這其中固然有心魔蠱的影響,但也是她報仇心切,太過急于求成,才終導致心魔反噬性情大變。

    錯了就是錯了,任何的借口都只會顯得更可笑。

    人犯錯了要受刑罰,修者犯錯了自有雷罰,所謂因果循環,報應不爽,這本就是天道循環亙古不變的定理。

    難得清醒的日子里,姜純鈞簡直沒有蛋都想借個蛋來疼,且不說身負殺孽后雷罰的威力會數倍增強,單憑著她如今這殘破不堪的身子,只怕用不了幾下就被劈成個渣渣了,哪里還有活路可言。

    可抱怨歸抱怨,姜純鈞也是認命的,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是她的劫數,她不會躲。

    那一晚雷劫如期而至,姜純鈞雷電加身五內俱焚,可就當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之際,一雙細瘦而有力的手臂竟將她緊緊的擁進了懷里。

    ………………………………………………………

    那一晚,蕭彧救回的女子正是渡劫失敗的姜純鈞。

    劫雷只針對渡劫之人,自然不會無端傷及他人,沒人知道那晚蕭彧是如何闖進的囚龍陣,是機緣巧合,亦或是冥冥中自是天定,總之就在她生死懸于一線間,他硬生生將她救了回來。

    僥幸逃脫一死的姜純鈞,很快便發現了一好一壞兩個消息,好消息是加量不加價的劫雷果然給力,劈得她險些廢掉不說,連那害人不淺的心魔蠱也一并劈成了渣渣,死到不能再死。

    壞消息則是自己如今神魂俱損,靈脈枯竭,三兩年內將會與普通凡人無異,根本使不出半點法力。

    當然,若能尋得滋養神魂的天材地寶日日進補,或許一年以內她便可提前康復,可眼下現實卻是外面不知多少人再磨刀霍霍的等著自己,她瘋了才會想要出去送死。

    郁悒欲死之際,姜純鈞突然想到那個無意間救了自己的羞澀少年,也不知他到底在害羞什么,她不過是多看他一眼,他便如受驚的小兔子般落荒而逃,要不是她事后特意尋了鏡子來照過,還以為自己是渡劫失敗被劈毀了容呢!

    當日姜純鈞被救回來后,整整昏睡了半個多月才醒過來,她當然不知道自己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已經被人家給看光光了,也是她太過粗心大意,醒來后竟從未想過,這里除了自己就只剩下蕭家爺孫兩人,若是沒人貼身照顧,待她醒來還不臭氣熏天了?

    這般瑣碎的雜事姜純鈞哪有心思去想,眼下她唯一憂心的就是如何說服蕭家爺孫暫時留下自己,可預先想好的借口還沒說完,蕭家老爺子便爽快的答應了下來,如此順利倒是讓姜純鈞有些始料不及。

    可不管怎樣,姜純鈞總歸是留下了。

    姜純鈞身上那些看似恐怖的傷勢,在她昏睡的那段時間里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結痂愈合,沒幾天就連傷疤都看不見了,蕭家爺孫從始自終都看在眼里卻視而不見般從未提及,他們也猜到姜純鈞與自己不同,可心里卻并沒有生出多少恐懼。

    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大山中的人們總是更愿意相信,這山這水都是有靈氣的,他們或許愚昧無知,但卻更懂得要心存敬畏,敬這山,敬這水,敬這山水化成的山精水魅,這也是蕭家老爺子會毫不猶豫便留下姜純鈞的根本原因。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1-m
女配修仙:小師妹的逆襲
作者 余光淚
  一朝跌進女主修仙文里,成為一枚炮灰小師妹,她可沒想與氣運沖天的女主相抗衡。   一次意外莫...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