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伊納大爺與德克薩斯油田的故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東得克薩斯油田是美國第二大油田,是一個“世界級”的大油田。在阿拉斯加的普魯德霍灣大油田被發現之前,它長期是美國的“油田老大”。油田的含油總面積達560平方千米,可采儲量達88億噸。

    這個油田的勘探工作開始于1927年。但在此之前的好多年,美國幾家石油公司,如普爾公司(Pure)、殼牌公司(Shell)、德士古公司(Texaco)、太陽公司(Sun)、漢伯爾公司(Humble,后來成為Exxon的一部分)就已經在東得克薩斯盆地從事地質普查。1927年5~6月間,普爾公司雇用地球物理研究公司做了折射地震勘探,7~8月間,布下了第一口探井,于1929年10月發現了一個小油田——范(Van)油田,埋深800米左右,產層是白堊系的烏德賓砂巖。

    這時,來了一位被稱為“大爺”的庫姆布斯‘馬里翁‘喬伊納(CoumbusMarionJoiner)。他不是一個有錢人,原先在亞拉巴馬州開糧食鋪。這買賣不太賺錢,他跑到田納西州,在立法機關謀了一個職位。不久,聽說俄克拉何馬州發現了大油田,于是他1913年來到喀興油田,當籌款人、找油人、鉆井工。他開始石油生涯時已經53歲。可是運氣總是不好。后來他跑到俄克拉何馬的阿德莫爾,在塞米諾爾縣的艾爾斯波羅打一口井,因為當時有人在那里發現了海爾頓油田。這口井剛鉆到150英尺(約46米)他就沒有錢了。非常可惜,如果他堅持再往下打一二百米,塞米諾爾大油田的發現者就是他了。

    喬伊納來到俄克拉何馬的塞蒙特再打一口井。他吃了同樣的虧。這口井剛有一點顯示就放棄了。假如他再堅持一下,他可能會找到又一個大油田。

    喬伊納在俄克拉何馬城偶然遇見了“地質家”A.D.勞埃德(Dr.A.D.Lloyd)博士。勞埃德給他看一份地質報告,總共只有兩頁紙。第1頁是一張圖,畫著美國已經發現的所有油田。這些油田都畫出了趨勢線(走向)。第2頁上是這些油田位置的說明。這些走向線連接的交點在東得克薩斯。勞埃德認為,油田都是按走向線分布的。多條走向線的交叉點肯定有大油田。勞埃德曾經到好幾家石油公司去“推銷”他的研究成果,但是遭到了譏笑。當時幾個大石油公司的地質家們都認為這片荒蕪的土地下面不可能有油田,因為這里無論地面或地下都沒有構造。然而,喬伊納動了心。

    1926年,當時已經66歲的喬伊納來到東得克薩斯的魯斯克縣(RuskCounty),從一家俄克拉何馬市的企業家手里以很便宜的價錢租下了200公頃的土地。這片綿延起伏的、長滿松樹的丘陵地,同俄克拉何馬州油田地區的地貌很不一樣。但是他深信在這里能找到石油。并且,還以更低的價格租下了10000英畝(約4047公頃)。勞埃德指出的井位在屬于戴茜‘布雷德福(DaisyBradford)**的農場上。但是這位戴茜就是不肯租讓她那395公頃地,因此,喬伊納的1號井只好布在勞埃德井位東南3.2千米處。

    喬伊納搞來一臺二手的很舊的鉆機和鍋爐。做井架的木料在戴西‘布雷德福農場大門口放了兩年,直到喬伊納籌集到打第一口探井足夠的錢。錢從哪里來?靠發行債券。先對這口井做出估價。然后折算為多少股,每股多少錢,印成債券兜售出去。這是有很大風險的。如果不出油,大家倒霉。如果發現了油田,大家獲利。

    第1口探井于1927年8月開鉆,第二年完鉆,鉆到334米的時候,鉆頭脫落在井底,怎么也弄不上來,這口井只好報廢。

    于是,把鉆機挪開100英尺(約30米),再打一口井,鉆進到2000英尺(約610米),發生了卡鉆事故,鉆桿被卡在井眼里,下不去,也提不上來。喬伊納到休斯敦請來有經驗的艾德。萊斯特(EdLaster)。萊斯特到了井場,認為這事故無法處理,井只能報廢。

    喬伊納咬咬牙,下決心打第3口井,并且請萊斯特主持。自己則往返于俄克拉何馬、達拉斯、休斯敦之間,為籌集資金而奔走。為了從普通人那里籌款,他把這口井的“資產”劃分為75000份,每25份為1股。簡直是一個一個分幣地收集資金啊。他向農民、鐵路工人、郵遞員等“小投資者”兜售他的有價證券。

    1929年5月,喬伊納的第3號井開鉆了。艾德·萊斯特非常認真負責,而且十分在行。“大爺”可以放心地四處奔走籌款。

    鉆井的目的層是伍德本砂巖,因為得州的梅西亞油田就是伍德本砂巖產油。所以,當鉆井進入這個地層后,就開始取心,即鉆取巖心。喬伊納把一段巖心送到達拉斯一位古生物家那里,另一段送給芝加哥一位地質家,請他們做出評價。

    達拉斯很快做出了答復,這里的伍德本砂巖不含油。喬伊納告訴了萊斯特,要他繼續鉆進。

    喬伊納大爺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希望出現了。1930年lO月5日戴茜.布雷德福3號井于1930年10月5日鉆到1095米。萊斯特決定再取一筒巖心。他把取心筒下到井底,鉆進,然后起鉆。在鍋爐熄火以前,萊斯特取出巖心筒,扛到車上,拉回住處。到家后取出巖心,發現巖心下部9英寸(約23厘米)一段是含油砂巖。他懷疑是不是弄錯了,反復地用鼻子聞,用牙咬,用舌頭舔,不錯,確實是油!他趕緊跑去給在達拉斯的喬伊納打電話,報告這個喜訊。喬伊納訥訥地說:“老天爺呀,看來這回真的有希望了。”他們商定,就此完鉆,開始試油。

    第二天早上,萊斯特漪懷希望地早早就趕到井上去,也許井眼已經充滿了原油。可惜一點跡象都沒有。郵遞員送來一份電報:“抱歉,艾德,芝加哥肯定了達拉斯的意見。你沒有必要往下鉆進,下面有的只是鹽水。”艾德付之一笑,“我已經摸到油了!”

    萊斯特開動了鉆機。許多人來圍觀。他們大多是這口井的債券持有者。他們希望親眼目睹原油從井口滾滾流出來。鉆頭在井下鉆動,鉆開了水泥塞。鉆工們開始下打撈筒,一次,一次,又一次把井眼里的泥漿提出來。這道工序進行了兩天多。大家眼巴巴地看著井口,什么也沒有。

    難道是干井嗎?不可能!巖心是綠油油的呀!萊斯特于是下抽子抽吸。到下午三四點鐘的時候,井下開始有汩汩流水聲。有人看見返上來的泥漿表面有油花。萊斯特興奮起來。他命令鍋爐熄火。井口有原油溢出來。不一會兒,一股油柱沖向空中。井場上一片歡騰。趕回來的喬伊納大爺被人們擁抱起來。萊斯特飛快裝上了井口,控制住了井噴。原油流向準備好的儲罐。

    萊斯特估計,這口井每天產油約5600桶(約767噸)。他們沒有料想到,已經發現了當時美國最大的油田——東得克薩斯(EastTexas)油田。

    東得克薩斯的狂熱

    從此,東得克薩斯興起了找油的熱潮,人們蜂擁而來。于是,基爾戈爾小鎮家家戶戶的房前屋后,甚至連教堂的墓地里,都立起了密密麻麻的井架。

    在亨特買下喬伊納資產的前一天,離開發現井以北20千米的蘆·德拉-克利姆小姐的農場(只有364公頃大)上,一口探井開鉆了。老板是巴特曼,原先是福特沃斯辦報紙的。他跟喬伊納的辦法一樣,通過發行債券來籌資。喬伊納的井出油了,他的債券比較好銷。1930年12月28日,這口井出油了。日產約3500立方米(約2993噸)。

    幾個星期后,整個基爾戈爾幾乎全是林立的井架。

    基爾戈爾以北20千米的朗維尤,市議會通過決議,誰在本市范圍內打井找到油田,獎勵1萬美元。果然,二十多天后,在該城東北8千米處打出了高產井。獲獎的是J·A·蒙克里夫和他的合伙人。

    地質家們在地圖上標出了油田的輪廓。上述三處發現,是在同一個地層產油。它們是一個大油田。面積達546.5平方千米。

    從布雷德福3號井出油到朗維尤的發現,其間有4個月時間。大石油公司還來不及行動,幾千家小經營商已經搶購了大批土地。鉆機井架的“樹林”長達69千米,寬約5~20千米。油田發現一周年的時候,大石油公司擁有的油井和租借地不到五分之一。

    在第一批獨立石油商中間,有一位得州本地人格拉斯科克兄弟。他們有兩臺鉆機。在喬伊納發現東得克薩斯油田后,他們立即盡其所能買下一些土地、一臺鉆機為別人鉆井,另一臺在自己的租借地上干。位置在基爾戈爾的黑人學校校園里。這口井獲得

    巨大成功,日產量高達39000桶(5320噸)。

    大石油公司敏銳地意識到這里大有希望。漢布爾公司的華萊士·普萊特(W.Platt)和法里什說服了董事會,拿出150萬美元現金和60萬美元期票(用將來的石油支付),買下了巴特曼一克里姆井和600公頃土地,把它的租借地擴大為4800公頃。終于獲得了這個大油田16%的權益。而殼牌公司則得到了油田的8%。

    東得克薩斯油田于1930年底開始產油。到第二年7月,油田上已完成生產井1300口,日產量已達18萬多噸。1931年一年,在油田上打了3612口生產井,到1933年,生產井已達11875口,年產量已達最高峰2740萬噸。得克薩斯鐵路委員會受命控制石油生產,逐井做了調查,查明這個油田的生產能力高達每天100萬桶(約5000萬噸/年)。由于經營者過多,各家爭相搶占一方,無計劃地濫采,自然能量浪費很大,油層壓力迅速下降,有些井三年就產不出油來了。原油價格也大幅度下降,因而使一大批小公司破產。于是州政府出面干預,強行給各生產公司規定了生產限額,即單井日產液(油和水)不超過多少,每月每口井開多少天等。除此之外,還采取間歇停產,即每口井7天或15天關井一天,以求油層壓力回升。

    東得克薩斯大油田發現以后,“記住東得克薩斯!”成為地質家們一句名言。對于“怎么能夠找到油”的回答,從前是“找到圈閉就打井”;而今,他們知道,圈閉的類型很多很多。東得克薩斯大油田就是從前沒有見過的特大圈閉。

    其實,曾經有過一些地質家主張在這里找油。

    早在1915年,福斯(F.J.Fohs)和加德納(J.H.Gardner)就建議過幾位獨立找油商到基爾戈爾附近去打井。他們也向殼牌公司的子公司羅克薩那公司提出過。羅克薩那的總裁、地質家格雷希特接受了,在他們建議的井位1英里(約1.6千米)之外鉆了一口探井,落空了。

    在喬伊納鉆井的過程中,阿梅拉達石油公司的青年地質師奧爾德曼建議公司買下32千米長、13千米寬的地區。公司執行官聽說要15萬美元,拒絕了。后來證明,那塊地方正好在油田里面。

    漢伯爾公司是唯一一家在喬伊納井出油之前就在這里有租借地的大公司。這多虧地質師克內貝爾(G.M.Knebel)。此人總愛“想入非非”,喜歡在地圖上給他認為有希望的地方插紅旗。他的紅旗插在了東得克薩斯。公司領導接受了他的建議,買下了_塊地。后來證明是在油田范圍內。

    至于喬伊納大爺,這口發現井還沒有鉆完,他已經傾家蕩產了。他的租借地只剩下農場上的1600多公頃。其他土地已經賣光了。他已經發行了太多的債券。投資者們紛紛到法院去告他。幸而法官是當地人,了解他這四年的艱苦奮斗經歷,保護了這位勘探家。出于無奈,他把發現井和租讓地賣給了阿肯色州的冒險家H·L·亨特(H.L.Hunt),只賣了150萬美元。

    亨特可以說是一位“職業冒險家”,阿肯色州人,家境貧寒,沒有進過學校,23歲已經流浪遍了大半個美國和加拿大,在阿肯色州安家,經營一個棉花農場,1920年破產。正好艾爾多拉多附近發現石油,他趕緊買進一塊地,隨后賣掉,玩牌的技巧使他賺了一些錢。1921年開始自己出錢鉆井,到1925年已經有了60萬美元的資產。“無巧不成書”,就在喬伊納的發現井成功之前一個月,亨特來到了魯斯克縣。在喬伊納不得不賣掉他那口油井和附近的農場土地的時候,周圍已經有幾口井已經和即將出油。亨特故意把那些井說得不大好,而且知道最好的地塊正是喬伊納的,從而以低價買到手。隨后,亨特在這里鉆了上百口油井,獲得了高產,一下子成為大富翁。

    同許多創業者的命運一樣,喬伊納退隱在達拉斯一條小胡同的小房子里,過著貧困的生活,靠老朋友的幫助度日,其中包括H_L·亨特。而這位亨特,就此創立了亨特石油公司,卻成了全得克薩斯以至全美國最富有的人。

    1947年,庫姆布斯‘馬里翁·喬伊納離開了人世,享年87歲。人們在東得克薩斯大油田上的紀念碑上能看見這位發現者的名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2-m
大唐農聖
作者 愛吃魚的胖子
  小農思想帶動小農經濟的故事。   這是一種先完本,再不斷修改上傳的寫作方法。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