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九宮之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乾瑞元年的十二月初七

    終於到了這一天。

    薑朝**規矩:每年十二月初七,凡入宮年滿四年且未承寵的宮女向內侍府上報申請,即可領取遣送銀,回家鄉嫁人生子。

    這曾是我最期待的一天。但那隻是曾經,只是過去。

    我叫陸煙雨,今年二十歲,現在在蘇妃的景旭宮裡當近身宮女。我留在宮裡的目的,就是向“九宮”裡的那些人複仇,揪出殺我全家、害死楊柳的兇手。

    “陸姐姐,娘娘醒了。”一個身著素色宮服梳著單螺髻的小宮女跑進我房間裡,對我說道。

    “知道了。”我應聲站起來,領著一班宮女拿了盛好熱湯的水盆、熏過香的毛巾、漱口的茶碗、洗臉的鮮花,進了蘇妃娘娘的房間。

    一進房,只覺得鼻息裡全是淡淡的安息香的味道。蘇妃睡眠淺,每晚必點安息香方能入睡。

    重重帷帳之間,蘇妃蘇瑜躺在雕刻精細的紫檀木床上,香肩半露,肌膚勝雪,宛若凝脂;巴掌大的鵝蛋臉上雖不著一絲妝容卻依舊光滑如玉,淺淺的柳梢眉配上大而明亮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加上紅若朱丹的櫻桃小嘴,顯得楚楚可人,美麗非凡。

    “娘娘,您醒了?洗漱都安排好了。”我立在床邊,對著蘇妃輕聲道。

    蘇妃點點頭。立起身來,任由我和幾個穿衣宮女將衣衫一件一件給她穿好。蘇妃個子不高,卻極為纖細,腰肢不盈一握,彷彿隨時都會隨風歸去一般。

    蘇妃名蘇瑜,是太傅蘇合生的長女,十七歲入宮,今年不過二十三歲,卻已是極為受寵的妃子。我跟著蘇妃已經快一年了。最初只是個護花的宮女,如今已晉陞為貼身宮女。

    我差人將茶碗、熱水等送來,由宮女跪著舉過頭頂呈給蘇妃。蘇妃立著身子洗漱完畢後,移步梳妝台,對我說:“煙雨,昨夜皇上歇在哪裡?”

    我一邊捧起蘇妃的長髮細細梳理,一邊回答道:“回娘娘,歇在蘭美人那兒了。”

    “是麼?”蘇妃沉吟道:“且去跟內侍府吱一聲,說本宮近日身體不適,不能侍奉皇上了。”

    “娘娘可要傳太醫?”我關切的說。

    “不用,”蘇妃笑笑,從銅鏡裡看著我說:“你還不懂本宮?”

    我眼珠一轉,不由得“撲哧”笑道:“娘娘英明。如今蘭美人新得寵,風頭正勁,九宮裡正鬧得不可開交,娘娘卻激流勇退,倒讓另一位心急了。”

    “正是。”蘇妃嫣然一笑,果然是天姿絕色。

    我也是一笑,給蘇妃綰了個墮馬髻,又在發前橫插一支紅寶石金鳳釵,後面墜上瓔珞步搖,心道:這樣也好,說不定還出了場好戲。接著便和幾個宮女給蘇妃畫了個淡淡的桃花妝。

    蘇妃看了眼銅鏡中的自己,點頭道:“如此,便去晨省吧。”

    薑朝**除皇帝住的太極殿外,與皇上關係密切的宮殿分為壽寧宮、坤頤宮、淳憶宮、康黎宮、景旭宮、慶安宮、長樂宮、翠微宮、希秀宮,合稱“九宮”。其中壽寧宮為兩宮太后的住所,坤頤宮為皇后的住所,希秀宮為新晉秀女的住所,其他宮殿均為妃嬪宮殿。“九宮”自古多爭鬥,至今亦如此。而我,就是要找出隱藏在“九宮”之中的幕後黑手。

    我隨著蘇妃到了皇后的坤頤宮。

    皇后名祈瑄,為天機閣聖女,為了保住**子嗣安全,坐鎮**。皇后每日四更天起,焚香沐浴後進內閣祈福祭祀,因而一進坤頤宮門,便能聞到濃重的奇楠沉香味道。

    入了殿,見皇后著一身黑白相間的道袍端坐於大廳中央的鳳座之上。皇后雖是國色天香的美人,到底不同於各宮娘娘或嬌或媚,總是面色冷清,不苟言笑,骨子裡便透出一股如同寒梅般的孤傲冷豔。

    而皇后鳳座下左手邊位置空懸,是留給身體不適免去晨昏定省的德妃——汪清若。右手邊坐著一衣著華麗的中年貴婦——賢妃李綠水。接下來按身份高低分左右依次坐著曹妃——曹瑩、齊妃——齊潔、柔嬪——劉堂靜、惠嬪——胡明玉、李淑媛、蘭美人——夏日娜、雙美人——吳億雙以及周才人。

    賢妃見蘇妃來了,便笑著道:“蘇妹妹可算來了。讓姐妹幾個好等。聽聞妹妹這幾日不舒爽,可好些了沒?”

    我心裡想著這賢妃消息到快,我這邊剛差人去報了信,她就知曉了。

    蘇妃轉頭朝身後的我望了眼,隨即又向皇后行禮,道:“參見皇后。”並沒有搭理賢妃。

    賢妃臉色一黑,身形有些發抖。

    皇后倒是沒說什麼,只是招呼了蘇妃坐。眼下就等一個人了。

    過了一會兒,只見一女子著暗紅色鎏金綢緞裙,梳著高高的驚鴻髻,上面綴滿了各式各樣華美多彩的金釵玉簪。一張美豔絕倫的容顏,本就精緻不凡,又細心著了桃花妝,描了遠山黛,略點半抹朱唇,額頭還有精心描繪的花鈿,美麗不可方物。女子走路姿勢婀娜,步伐輕盈,舉手投足間有股說不出的嫵媚動人。她高高的抬著額頭,保持一種睥睨的眼神。來人正是季嬪——季沫雪。

    我暗自握緊拳頭,咬緊牙關:季沫雪,楊柳的命,我遲早要你還回來!

    “喲,各位姐姐妹妹,這是等沫雪?”季嬪聲音尖細卻意外的嫵媚動人,她抬高了音量,似乎是故意如此。

    曹妃有些不耐煩道:“季妹妹來遲了。大家不是等你是等誰?”

    “曹妃姐姐好生嚴厲,皇后娘娘還沒發話,你倒是先教訓起我來了。”季嬪眉毛一挑,拖起聲音道。

    我看了眼皇后,只見皇后依舊是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並不在意曹妃和季嬪的爭鋒相對。

    “季沫雪,你太放肆了!”曹妃喝道:“不要以為你現在得寵就能失了規矩,本宮可是曹妃,你一個小小嬪敢對本宮無禮?”

    季嬪依舊不肯示弱,道:“曹妃姐姐可不要在這裡倚老賣老。”

    聽見季嬪暗諷曹妃人老珠黃,在場的李淑媛不由得笑了起來。這一笑,立刻遭來曹妃一記眼刀。李淑媛立即斂了笑,不出聲了。

    眼見兩妃嬪越鬧越大,蘇妃卻還是默不出聲,只抬手示意我給她拿些茶水來。

    皇后身邊的宮女謝子君便沖我一笑,拿出茶水給蘇妃的杯裡倒滿。

    謝子君是皇后身邊的宮女,卻也是我當年在子儲司一手**的,她跟我和楊柳的關係一直甚好,我也當她是妹妹,見她對我一笑,我也回著眨眨眼。

    “夠了吧,”皇后突然說話,聲音不大,卻冷得嚇人:“你們在本宮面前如此,是當真不把本宮放在眼裡!”

    曹妃和季嬪雖還想再說話,也只得閉了嘴。

    皇后輕輕歎了口氣,接過謝子君遞上來的茶碗,抿了一口,道:“蘭美人,昨晚可有好好侍奉皇上?”

    此話一出,眾人皆注視著蘭美人夏日娜。

    蘭美人皺皺眉頭,道:“謝娘娘關心,一切都好。”

    皇后點點頭,道:“如此就好,本宮期待你能給皇上再添一龍脈。”

    賢妃聞言,掩嘴笑道:“可不只有蘭美人要努力,蘇妃、季嬪、還有幾個新晉的美人淑媛,也得多努力才是。畢竟,有了皇嗣,這位子才坐的穩當。”

    曹妃接過話茬,尖著嗓音道:“可不是嗎?這宮裡再得寵,不過也就幾年風光,若是這肚子不爭氣呀,遲早得人去花黃。”

    季嬪當即臉色難看了幾分,奈何賢妃位高權重,為上三妃,自己也動不得,眼珠子一轉,便笑吟吟道:“賢妃姐姐自然是穩坐上三妃的位置了。只是曹妃姐姐,你說人說的倒好,自己這肚子也不見有什麼動靜。現在年紀也大了,恐怕也難有什麼喜訊了。”

    “季嬪,你!”

    曹妃正想發難,皇后先行一步,道:“季嬪,注意你的分寸。”

    季嬪心有不甘,回敬道:“皇后娘娘,我可有說錯?”

    蘇妃抿了口茶,對著皇后道:“稟娘娘,妹妹聽聞皇上今日安排了遊娛場聽戲,敢問娘娘,何時開場?”

    皇后露出一絲微笑,說:“現在時候也不早了,各位妹妹就先回去吧。一會兒本宮派人來通知。”

    季嬪雖還有話說,卻想著一會兒要見皇上,便也只好按下一口氣,行了禮,離開了。其他妃嬪也向皇后行禮告退。

    我也隨著蘇妃往景旭宮方向走。

    路上,蘇妃突然握住我的手,對我說:“煙雨,今天晨省之事,你怎麼看?”

    我搖搖頭道:“回娘娘,煙雨覺得,賢妃娘娘說的有理。縱是如今再得寵,若是沒有皇嗣,恐怕......”

    蘇妃沉默了片刻,用一種略帶悲哀的聲音道:“本宮何嘗不知?只是,本宮......”

    我心裡有些著急,正如賢妃所言,皇嗣才是后妃的第一等大事。蘇妃現今雖得寵,但又能得寵幾時?若沒有皇嗣,早晚有一天會失去皇上的寵愛,到時候又如何安生立命?而賢妃,雖說已近四十,但畢竟為皇上誕下四皇子,因而穩坐上三妃“賢妃”位置,而惠嬪、柔嬪,雖不受寵愛,但也因育有公主,而地位無憂。季嬪、曹妃也是一心求子,唯獨蘇妃,她的心似乎一直都不在皇帝身上。但假若是這樣,那我該依靠誰來除掉季沫雪,為楊柳報仇呢?

    我正低頭想著,就聽見一個熟悉的富有磁性的嗓音道:“見過蘇娘娘。”

    我趕忙跟著行禮,是九皇子漓追和他的第一侍衛衛顯。

    “衛顯,衛顯......”我的心裡,不斷迴響著這個名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26866_82_822-m
重生八零:棄婦帶娃撩軍夫
作者 是朕啊
  【一對一甜寵文】】末世女王葉婉櫻,一不小心被人害死,重生到八零年代,喜當媽!!!   這...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