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小黑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被本兒爺選中的幸運兒啊,你即將踏上制霸修真界的蒼天航路,你的繩命將因此而變得精彩;進擊吧,倔強的騷年蒙恬君!”

    風在吼,馬在嘯。小黑本在嚎叫著,口氣比腳氣還重。

    被小黑本換做“蒙恬”的少年嘴角輕撇,神情冷漠地翻看著這個破舊的小黑本兒。這個破本子上除了在首頁那行歪歪扭扭地黑體字以外,其余冊頁上涂滿亂七八糟的鬼畫符,簡直比草紙還臟。

    小黑本,你還能更膈應人點嗎?

    一陣凜冽寒風吹過,蒙恬下意識地拽緊了身上裹著的那件單薄的老羊皮筒子。

    十五歲的他,頭頂上纏著羊肚巾子,腰上系著條破麻繩,腳下一雙破爛麻耳草鞋露出布滿泥垢的烏黑腳趾頭。

    他面上嵌著一雙上揚的狹長丹鳳、睛如點漆、挺直的鼻梁、斜插入鬢的劍眉----

    不管這孩子身上的衣衫如何襤褸,他這張臉蛋端的是……老俊俏咯。

    此時,從蒙恬那雙俊逸的眸子中,流露出對小黑本的深深鄙視和厭惡,他從牙縫里惡狠狠地吐槽:“你不吹牛會屎啊……”

    他這十幾年來快要被小黑本折磨瘋了。

    “下賤的小黑本兒,我要親手廢了你這個魂淡……”

    蒙恬恨的咬牙啟齒,他接下來的動作是:揮動鍬鎬在山上挖了個大坑,將小黑本扔進大坑內,填滿黃土,又無比解恨地在上面蹦噠幾下,最后再搬來好幾塊大石頭壓在上面——坑了!

    bingo……這個世界,從此消停了!

    坑了小黑本后,蒙恬長吁一口胸中的惡氣,手腳并用地攀爬到黃土高坡上。

    他獨自佇立于黃土高坡上,一手橫著三孔羌笛,一手敲著牛皮腰鼓,揚袂睢舞,慷慨悲歌。那一口放肆狂野的“信天游”嘹亮地回蕩在荒涼的白鹿原上空。

    蒙恬扯開嗓子吼著由悲愴的原生態民歌“信天游”,發泄著心中壓抑許久的情緒。

    他并不知道,此時在高坡下面,停著一輛官家大小姐的馬車。馬車由一頭高大魁梧,頭上長著獨角的妖馬獸拉著,櫸木帶蓬兒,車身小巧玲瓏,車把車身都包著白銀,上面鑲著精細的簪花紋路。

    馬車的簾子垂著,車中小姐聽著他哼唱的“神曲信天游”……已經醉了。

    俊俏少年方引亢完畢,白鹿原上凜冽的西北風立刻卷起猛烈的沙塵暴,粗硬的沙礫劈頭蓋臉抽下來,抽打得蒙恬臉和耳朵都麻木了,狂風夾雜塵土,灌得他口中滿是苦澀的黃沙,極為狼狽。

    “喂,老子上輩子可是文藝青年來著,你讓我重生到這荒原也就算了,可是你還不在這白鹿原上下場雨,又旱又荒,種田種田,還種你妹的田啊!呸!”蒙恬跺腳抖落一身泥土,隨即狠狠啐出一口黃沙。

    他仰首望天,頭頂上一行孤雁淡墨般的劃過長空。

    對著那冷漠的蒼穹憤怒地豎起一根中指,蒙恬繼續破口大罵道:“居然連老子吼一嗓子神曲你都要抽我臉?你既然讓我重生,卻又為什么不給我留一條活路?”

    作為一個苦逼的“穿越者”,蒙恬確實有抱怨的理由——上一世的他,本是個2B文青,有一天用山寨手機上澡堂子網,偷瞄蒼老師的愛情動作片時,山寨手機忽然莫名其妙的爆炸,連快播軟件帶他本人被那個冷酷的世界一并刪除了……

    這個死宅很快地在異界重生了。

    蒙恬這十五年來在白鹿原上的貧困生活,活脫脫就是一部非洲難民的生活記錄片。

    白鹿原……位于祖龍大陸上燕國最邊陲的西涼,因古時曾有“瑞獸白鹿”顯靈而得名。

    《白鹿書院-祖龍大陸列國圖志》上如此介紹:白鹿原,瘠多沃少。此地民風勇悍,有尚武之風,剛強,多豪杰,多慷慨悲歌之士!

    讓蒙恬氣不打一處來的是——不知道是哪個傻缺說的:穿越者的腦門子上都頂著“主角光環”,重生后就自帶王八之氣,運氣好到出門就能撞見光腚洗澡的白雪公主,成為大神帶小弟集萬千寵愛和膜拜于一身!

    重生在這個世界的蒙恬既不帥霸酷炸,也不是什么具有大氣運的修仙奇才。

    除了有張讓女生發狂尖叫的俊俏面容以外,按白鹿原的話講——這熊孩子是一個標準的……也就是廢物撒。

    更加令蒙恬感到氣憤的是:竟然還有一家不要臉的狗大戶,讓他倒插門娶那得了癆病快要死了的閨女,美其名曰“入贅沖喜”,條件是:蒙恬必須要改他們家姓……這尼瑪什么混賬狗屁話啊。

    有錢有勢就很拽了嗎,老子就是不尿你。

    蒙恬斷然回絕了對方的無理要求。

    入贅沖喜?整什么玩意,扯犢子啊。

    “香蕉你個巴拉,你當哥是臭要飯的嗎?為了賺那兩個臭錢就把自已賣了?老子再窮,也不給你們這幫土豪當狗一樣的使喚。”

    他正在大聲咒罵,忽然間,后腦勺被一個硬物重重地砸了一下。

    蒙恬捂著后腦勺扭轉過頭,頓時氣竭,原來又是那個陰魂不散的小黑本。

    小黑本帶著一種惡意地報復和挑釁,狠狠地砸中了他的腦袋。

    這可惡的地攤貨十五年來像牛皮糖般死粘著他,奇怪的是,蒙恬用盡一切手段,刀劈、火燒、水淹都甩不掉它。

    “你腦子秀逗了竟然想坑我?你算2到家了,你等著,我給你重重記上這一筆,我不但要黑你,我還要畫個圈圈詛咒你……”小黑本上氣哼哼地浮現出了一行黑體字。

    “尼瑪為什么總騷擾我不放?”蒙恬對著它怒吼道。

    “相愛相殺,糾纏到底,不死不休!”小黑本上又出現了一行淌血的大字。

    “你妹的,你這貨根本就是個無賴啊。”

    “身為前輩的我,是在指導和教育你,不聽話的孩子真令前輩桑心哦……”

    “前輩你個大頭鬼。”

    “蒙恬,不聽本兒爺的話,你的修真之路注定是暗淡無光的。”

    “你就是個無賴外加一騙子。”

    “我既不系無賴也不系騙子,我是你的本命……金!手!指!”后面的三個字,竟然變為了鎏金的楷書!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金手指你大爺的啊,你丫見過不幫主角忙,反而總是給主角幫倒忙的金手指嗎?史上有你這么不負責,不著調的金手指嗎?”蒙恬不憤慨地吐槽著小黑本,控訴著它的“罪行”。

    小黑本上面很委屈地浮現出一行讓蒙恬崩潰的大字:“你不能一切都怨我哦,是你小子太LOW有木有,好吧,我說實話,在你頭頂上確實有一個光環,可那是‘笨蛋光環’好不好……誰靠近你誰就變得笨笨噠,就因為你這個豬隊友,害得我一早便失去了自帶的技能。”

    敢情還是蒙恬太銼連累了小黑本兒?這也太過分了鳥!

    蒙恬手里揪著小黑本,氣急敗壞地咆哮道:“是你太爛就不要找借口好嗎,小黑本,你妥妥的一個BUG!”

    蒙恬罵也罵了,喊也喊了,嘴也乏了;嗓子也啞了,他極為沮喪地站在干裂的大地上,無論如何都還是要面對眼下最為嚴酷的現實——為稻梁謀,在沒人任何人能幫忙的情況下,他該如何醫活這張癟肚皮?

    他不是不想離開這塊極端干旱貧瘠的土地,實在是因為他父母都是燕國底層社會,最為淳樸憨厚的莊稼人,現在他父母雙亡,又舉目無親,這茫茫的世間,這孤苦伶仃的少年真的不知該往哪里去。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興奮地犬吠聲。一只又老、又臟、腿又瘸臉上還有疤的老癩皮狗,嘴里叼著一樣東西,興奮地跑到他腳邊,搖頭擺尾。

    “秀賢歐巴,你又叼啥東西回來了……我暈,怎么又是女性兜肚?咱不這么2不行嗎?!”蒙恬從狗嘴里拿起那條紅艷艷的女人兜肚,臉立刻汗了。

    老狗的口中銜著女人兜肚在地上蹭來蹭去,一臉的陶醉。

    這只老癩皮狗自幼陪伴蒙恬,蒙恬親昵地稱老狗為:秀賢歐巴!

    算是他唯一的財產,老狗有個特殊的超能力:相隔多遠都能聞到女人在在河里洗澡的味道,然后就跑去往回叼抹胸、兜肚啥的。

    蒙恬高度懷疑秀賢患有嚴重的戀物癖。

    這老狗才嘴里拖著女人的兜肚,在他腳下撒嬌,打滾,賣萌,玩得那叫一個歡實。

    “我勒了個去,秀賢你老狗才皮子又癢癢了,竟然還敢去招惹那群騷浪蹄子,小心這群瘋婆子沖殺上來扒了你的狗皮。”

    說曹操曹操就到,蒙恬話音未落,一大群手持搟面杖、打狗棒、洗腳盆的粗壯婆姨們已經追殺而來,口中喊道:“這回千萬不要再讓那老色狗跑了啊……殺呀!”

    蒙恬見勢頭不妙,抱起秀賢一路狂奔,一人一狗一直跑出好幾里地,這才氣喘吁吁地停住腳步。

    他回頭張望,身邊只有一只瘸腿老忠犬,這慘兮兮的情景確實有點……不忍直視。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14121_22_18-m
陪師姊修仙的日子
作者 西瓜炒哈密瓜
  一句胸不平何以平天下,林峰穿越了。
  據說上面有了六個師姊,一個比一個奇葩,典...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