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拒婚白鹿原上病西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望著眼前一片蕭瑟荒蕪,蒙恬深深嘆了口氣道:“如果父母雙親都還健在,我們一家相依為命也許還能撐下去……父母雙親?對了,今兒可是清明,我怎么會把父母的祭日給忘了呢?”

    蒙恬狠狠地拍了一下額頭,帶著老狗奔向后山坡的亂葬岡。

    是日,清明節。薄暮籠罩下的“白鹿原”,愈發顯得蕭瑟荒蕪。

    在這個陌生世界生活了十五年的蒙恬,上一世的記憶已經變成了午夜夢回時的繾倦反側,才下眉頭;這一世父母的養育之恩分明難以忘懷,卻上心頭。

    “父母雙親,兒子來看您二老了!”他雙膝跪在父母的墳前,放聲大哭。

    蒙恬外表放蕩不羈,但內心則有萬載不易的堅定原則,那就是對“孝道”的尊崇。

    他哽咽著,掬一壺酒撒到墳上:“老爹、老娘,兒子陪您二老喝酒!”

    看著那一壺酒緩慢地流淌完。他擦干眼淚,從懷中摸出羌笛,一縷如訴的笛聲在苦澀的黃昏中散播開來,百轉千徊,柔腸百結。

    坐在荒墳前,他開始思索未來的出路,像他這種情況,最好出路就是頭插標草,到大戶人家去當“極品家丁”。

    “人活得要有志氣,老子寧愿餓死,也不當精神上的低保戶。”蒙恬堅定地搖了搖頭。

    秀賢靜靜地趴在他腳下,它雙飽經世事,看透人情冷暖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種極為復雜的神情。

    就在此時,蒙恬身后忽然響起女子繡鞋細碎的腳步聲,他詫異地回身看去,在身后俏立著一個病懨懨的美人——

    一襲湖色及地長裙,發髫上別著一根碧綠簪子,楊柳細腰,黛眉若蹙;皮膚白皙,端莊嫻靜,公正點說……真的是美膩了。

    細細端詳眼前這位連家大小姐,打蒙恬的腦海里冷不丁蹦出一句戲文: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弱西子勝三分。

    “嗨,苗條的美女……”蒙恬笑嘻嘻地打著招呼。

    此時,這位病西施,號稱白鹿原上第一美人的連城璧,用手捧著心,用一臉的幽怨凝視著蒙恬,嬌喘了許久,方才用一種同時夾雜了怨恨和埋怨的口吻道:“蒙恬,我知道我那不爭氣的族哥又向你逼婚了,而你,又一次拒絕了,我來就是想親口告訴你:那沖喜什么的餿主意都是我老叔和我族哥做的,我連城璧就算明兒真要死了,也不會做出此等丟人現眼的丑事蠢事。”

    這姑娘的火氣忒沖了點……不會剛好是大姨媽來了吧?

    蒙恬輕輕地將她的小手擒在手里,摩挲手背掌心,嬉皮笑臉道:“小璧璧干嘛生那么大的氣哦?我們自幼長大,我怎么會不懂你?我老早便說過了,像我這種窮光蛋是配不上你這位西涼太守的孫女兒的,我們就這樣當個知已朋友不是挺好的嗎?”

    連城璧輕輕將柔夷從他魔掌中抽出來,喘著氣,斂容正色道:“蒙恬,你從小給我連家扛長活,咱們是一起長大的不假。你知道我自小身子弱,便變著法子哄我開心,給我講那些好玩的故事:什么足療大師張無忌,送妻渣男小李飛刀,大盜楚留香……綠帽大俠神吊大俠楊過。”

    蒙恬裝模作樣地接過話頭:“接下來,你是不是想說,下面問題來了:人人都說一見楊過誤終生,那么,那個綠帽大俠楊過沒找著小龍女那些年,是怎么解決生理問題的呢……”

    連城璧想要笑又沒笑出來,倒是輕咳了幾聲,略微喘了口氣。

    “你講的這些故事都好有趣,讓我聽了很開心……但是,人畢竟都要長大,需知男女有別授受不親。”

    “人家都叫名十六了,很多大戶千金在我這歲數已經有許配的人家了。”許是憶起了和他小時候的快樂時光,連城璧深深地感慨那無憂無慮的童年一去不復返。

    白云千載空悠悠,此處只留百年遺恨在心中。

    連城璧惆悵莫名,軟了口氣,望著那天空中稍縱即逝的浮云,悠悠長嘆,糯聲道:“人啊,畢竟要學會自已長大,我來,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我爹已經找“莊神漢”給我測了八字,莊神漢說我有大仙緣,只有進那六大修真名門之一的‘白鹿書院’里潛修道法,我這病才有治,我馬上就要啟程趕往彼處學道了,我走了,你,你趕緊攢些錢娶個媳婦兒,結婚生子,好生的過日子吧……”

    似乎是觸動了心里最脆弱的那根弦。

    連城璧越說越激動,忽然劇烈的咳嗽起來。蒙恬嘆口氣,想去攙扶她,被她驕傲地一把推開,

    蒙恬忽然道:“你且慢走,我有句掏心窩子的話要與你講,你聽完了,隨便你去哪兒。”

    連城璧身子微微一顫,停住了腳步。

    蒙恬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從口中蹦出一句:“我這一句話就是……祝你一路順風。”

    蒙恬,算你狠!

    連城璧最想聽到的話沒聽到,頓時萬念俱灰……

    她狠狠地跺著腳。從頭至尾沒再多看蒙恬一眼。

    她自始至終都保持著大家閨秀的文雅和矜持,就那么驕傲地揚著頭,昂首離去。

    連城璧機械地挪著已經完全麻木的雙腿,一回到馬車上,便“噗通”一聲摔倒在車廂里,再也抑制心中的悲傷,淚珠兒滾滾落下。

    連城璧腦海里滿都是蒙恬那張輕佻桀驁的俊逸臉龐,無論怎樣也揮之不去。

    連城璧在緊閉的車廂內,捶胸頓足放聲嚎啕。痛苦得那叫一個死去活來。

    白鹿原上沒人知道:這位集萬千充愛于一身的連大小姐,無數男人傾心愛慕,但她一生所深愛的卻只有這個怠懶、機靈、耍貧,偏偏每一句話都能讓她無比開心的窮小子——

    愛如野火蔓延在心中,熄滅卻要一輩子。

    真的……愛情本就沒有任何道理可講。

    連城璧深知:當她開始踏上修真求道的這條道路后,從此便仙凡相隔,她與蒙恬此生便是永別。

    蒙恬望著連城璧銷瘦孤單的背影緩慢移去,心情也十分郁悶,畢竟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一塊長起來的,他比誰都清楚這位連家大小姐對自已的一番情誼。——但是時間是把殺豬刀,黑了木耳,軟了香蕉,他們已經回不去了!

    連家的族長是西涼太守,連城璧的家族實在太過顯赫,他們之間的身份懸殊實在太大。

    用太祖爺的話講:一個貧下中農和地主階級的鴻溝是無法彌補的,階級斗爭是殘酷的!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連家肯將如花似玉的大小姐這么便宜地送給他嗎,這里面一定有陰謀哦,蒙恬不是傻子,有毒的餡餅堅決是不吃的。

    況且,連城璧的這種病態美也不是他的菜。

    “小黑本,你說我這樣做,究竟對不對啊?”

    小黑本沉默了一下,立刻又打出了一行字:“根據我多年收集的連家的情報資料,經過云計算后得出的結論是:你所做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如果你答應入贅連家就死定了!”

    “話是這么說,不過好像連城璧從此也埋怨上我了。”他狠狠地敲了一下腦門,自言自語道:“為什么大家都對我忒無奈?莫非是我的人品有問題?”

    興許是他的人品真的有問題,

    蒙恬話音剛落,立刻從山坡下沖上來一群手持棍棒的連府家丁,二話不說對他摟頭便打。

    “我把你這個臭要飯的小子,你這廝不知道哪輩子燒高香了,被我們西涼連太守府邸內的大小姐招贅入門,這是多少后生打著燈籠也難尋的美事,你祖墳上冒青煙了才能被連大小姐相中啊,偏生你這霸比佬不識好歹,狗膽包天,給臉不要臉,我們今天就打死你這狗日的賤種。”

    蒙恬被連府的狗腿子家丁揍得鼻青臉腫,倒地亂滾。

    膽小的要命的秀賢本來躲得遠遠的,看見蒙恬就要被打死了,竟然勇敢地沖上來去咬這些惡奴。

    “男的打死,老狗剝皮!”為首的惡奴狠狠地揮手。

    一名惡奴一腳踢在秀賢的瘦削肋骨上,將它踹得遠遠的。

    秀賢發出憤怒的犬吠一次次地沖上來又一次次地被踹翻……

    “難道老子就要被這幫惡家丁活活打死不成?不行,殺一個賺一個,殺兩個賺一雙,臨死我也要拉個墊背的。”蒙恬抱著頭在地上來回翻滾,那一瞬間他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一股子勇氣,猛然從懷里抽出那個小黑本,狠狠的砸向一名惡奴的頭,砸得他嗷嗷亂叫。

    這個窮鬼竟然還敢反抗,這些家丁更是破口大罵,一名家丁一把抓住小黑本用力丟在地上重重地踩了幾腳,然后掄起棍棒專找蒙恬身上要命的地方打。

    蒙恬在棍棒的輪番敲擊之下,已經頭破血流,奄奄一息。

    而就在此時,奇異的一幕出現了,泥土內小黑本忽然自動飛上天空,上面浮現出了如劍般的一行犀利大字:你們這幫狗奴才膽敢用臟腳丫踩我,都給我去死吧!

    小黑本在空中自動翻轉,就像有一支神奇的巨筆在每一頁上用力涂繪著,小黑本內色彩斑斕圖文并茂。

    一道七色蓮花從流光溢彩的扉頁上徐徐綻放,蓮葉開處,赫然飛出一口巨劍,巨劍化為一道七彩長虹攪碎了滿天的亂云,那些被攪碎的亂云旋即又被虹光渲染為彤色,飛旋的墜向大地。

    緊接著,從彤云中迸射出的金光橫掃這些狗腿子家丁。

    金光亮瞎了狗腿子家丁們的狗眼。

    然后……

    然后,狗腿子們就沒有然后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123274_2_30-m
最強反派系統
作者 封七月
  什麼是反派?
  是拳傾天下,縱橫一世,還是萬人皆敵,攪動風雲?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